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7:36  作者:酥雪京
  郑丽扶住前额,有些头疼。看来,她这个班主任,当得还不够称职。
  刘金可不信郑丽这番话,这么大一个烫手山芋,终于能找人接手了,那可不得把臭的也吹成香的吗?
  她好歹教学资历也有二十多年了,自认底下成绩不错,盼星星盼月亮只求分到个好班,谁料校长一拍脑门,说:“我们要关心后进生的成绩,这样才算是真正做到了教育的极致!”而一向自诩严格严肃、教育经验丰富的刘金,就成了二十班的班主任。
  狗屁的极致。
  刘金想,一个班里有一个差生就够受的了,五十坨扶不上墙的烂泥混在一起,还不得闹翻天啊?这样就算了,现在还多了这么一个扫把星,真是晦气。
  **
  笑青山从后门进了教室,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座位——挨着墙,椅子紧贴着桌沿,收在桌肚下。要是把椅子拉出来,就会正好挡住后门,想出门的同学只能提臀收腹,从椅子和后墙的窄小缝隙里梭出去。
  可想而知,他霸占了这方天地后,将会对二十班畅通的交通情况造成毁灭性打击——尤其是对迟到后,意图从后门偷偷溜入的同学极其不友好。
  笑青山拉开椅子,弯腰去清理自己的桌洞,那里面塞满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空白的卷子、字迹龙飞凤舞的草稿纸、老旧的漫画书……电线?芯片?单片机???
  笑青山知道,没人坐的座位往往会变成大家的公用空间,但是后面这些东西也太硬核了一点吧???
  他拿起单片机查看,那物显然许久都没被人动过,上面有些灰尘。
  别人的东西少动。
  把它放在桌面上,他继续收拾自己的桌子。
  梁永乐溜达了一圈回来,便见一人躬着腰在腾桌子。没有多想,他拍了下那人肩头,道:“哟呵叶哥,起床啦?你也真是转性了,居然会清理桌子,不错不错,咱班这周的流动红旗稳了!”
  然后他便看见“叶哥”慢吞吞挺直了腰背,空荡荡的校服贴着身体,隐约窥见腰部的线条。
  “叶哥”幽幽转过来,陌生的声音有些好听:“你说谁?”
  卧槽……这人长得真他妈好看!
  梁永乐一呆,立刻90°鞠躬道歉:“对不起,走错班了!”
  便同手同脚倒退回门口,盯了下门上的挂牌,都快把牌子盯穿了,才确认:没错啊,就是高二二十班。
  梁永乐紧张道:“那个,同学,你好像走错了……”
  “没。二十班是吧,我今天转班来的。”
  “哦哦,原来如此。”
  梁永乐一抓脑袋,觉得有些不对,开学两周了,转班?
  他心一跳,走上前问:“你是谁?”
  笑青山看了他一眼,答:“顾苏。”
  哦。怪不得。一中著名基佬小霸王嘛。
  梁永乐沉默了一会儿,默默退到后墙,抱拳道:“是在下有眼无珠,错将好汉认成了贼人,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
  笑青山:“……”戏好多。
  懒得理他,笑青山继续把桌洞内的东西往外抛。自认逃过一劫的梁永乐则在背后探头探脑,好奇极了。
  倒不是对桌洞里的东西感兴趣,而是对笑青山这个人感兴趣。毕竟在传闻里,笑青山不仅是同性恋,还是个暴力狂。
  他们全班已经为这位大佬的形象发生过多次争执,一派人认为他应该是热爱健身房,虎背熊腰,一拳放到大汉的熊受,另一派人觉得他应该是涂着粉色指甲油,每天定时做瑜伽,嘴里一口一个“姐姐”、“老娘”的泼辣母0……当然还有其他少数派别,比如随身携带皮鞭的女王派,因为支持人数太少不成气候。
  总之,无论是哪一派,都没有料到,真正的笑青山竟然长得——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长得突破天际的好看,气质还很干净。
  他忍不住瞅了一眼笑青山的手,指节修长,骨节分明,也是一双能让人尖叫的手。就是这双手,一拳头把楚明远揍进了医院。
  我靠,人不可貌相啊。
  桌洞终于空了,笑青山满意地点点头,见他还没走,便问:“这些东西都是谁的?”
  梁永乐指着他身旁的桌子说:“你隔壁的。”
  “都是他的?”
  “对!”
  眼见一座小山叮铃咣当空降到隔壁课桌,梁永乐痛心疾首:“叶哥,我对不住你,保不住你的小宝库了!”
  不知道叶哥是谁,笑青山拉开书包,把教材放进桌子:“又没给他丢了。”
  梁永乐捂住心口:“但是假借他人之手,它们的贞操已经不在了!”
  笑青山:“……”
  **
  事实证明,除了梁永乐这样的粗线条,二十班大部分人还是害怕顾苏这个校霸的。
  后门的交通算是彻底断了,没有人敢从那里经过,连下课后喜欢混在教室后排的同学,也纷纷转移了阵地,跑去小阳台闹腾了。
  毕竟他们只是成绩不好,又不是什么成天打架的小混混,而顾苏“声名在外”,正常人自然对他退避三舍,谁也不想惹祸上身。
  二十班和一班一个在头一个在尾,两边各通一条楼道,除了顾子川那个傻逼时不时带着同学“偶然路过”并附上刻意的欢声笑语外,也没有人刻意来围观他,或者说,围观得遮遮掩掩,只是投以嫌弃的目光罢了。
  所有老师都像达成了协议一样,没有管他,放任他正大光明地看闲书玩手机和补觉,估计也不想和这个二世祖多费口舌。
  下午第四讲自习课结束,铃声响起,同学们野狗一样冲出教室。
  笑青山讨厌人挤人,干脆开了一把游戏,结束后,班里打扫卫生的都走了。
  熄掉手机屏幕,他刚起身,便听见一道锐利的女声:“李文成,你是不是有病?!”
  走廊里,一个女生仰着脖子,瞪着另一个男生,后者长得高高大大,手臂下夹着篮球。男生身旁,还站着七八个男同学,勾肩搭背的,应该是一伙人。
  笑青山停下脚步,听了两句,大致是男同学追求女生不成,一气之下拉着自己兄弟过来“助威”,要用“气势”让妹子折服的故事。
  李文成依依不饶:“你不喜欢我,好,那你说,你喜欢哪样的?”
  女生说:“老娘喜欢楚明远。”
  李文成:“……”
  绝杀。一招致命。
  锦城一中的贴吧里,曾经有一个投票贴,标题叫做《这一届的男生质量真棒,大家觉得谁可以担任校草》。而李文成,明里暗里拉着兄弟去投票,仍以几十票的差距败给了楚明远,屈居第三。不少同学这样评价他:“一名往阴影里一站就隐身的男子。”
  而第一名因为成绩太差,影响不好,被一中学子无情除名,于是校草头衔,就落在了品学兼优的楚明远头上。
  从此,锦城一中男生的颜值只分作两档,那就是“长得比楚明远帅的”和“不如楚明远帅的”。
  李文成心道,妈的,那个小白脸哪里好了?老子这样的小麦色肌肤才是健康的颜色好吗?
  但他嘴上还是很诚实:“我可以尝试下美白——”
  女生:“别了吧,还是给自己的失败留一个借口。”
  李文成:“……”
  他恼羞成怒:“妈的林月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罢,便一个壁咚,掐住林月的下巴,意图模仿霸道总裁来一个强吻!
  林月又踢又蹬,但女孩子的力气根本压不过男生,更何况李文成还是校篮球队的,力量训练没少做,她那点动作就跟小猫挠痒痒似的。
  那张让她反胃的面孔越贴越近,周围小弟吹出来的口哨下流又轻薄,林月气得浑身发抖,正准备给他一击断子绝孙腿,便听见“啪”的一声,一颗什么东西打在了李文成的脸上。
  听声音,那东西应该很轻,包着一层塑料外壳,打起来也不会很痛。但在这种情况下,整条走廊尴尬得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都移到地上。
  那里躺着一颗糖。
  “谁?!”李文成捂着脸,转向糖果飞来的方向。
  一个清瘦的身影靠在二十班后门边上,慢条斯理从兜里掏出一颗糖果,剥开糖纸,将薄荷味的奶糖扔进嘴里。
  李文成挑眉:“你是……顾苏。”
  作者有话要说:  顾苏-原身名字。
  笑青山-主角名字。
 
 
第3章 我觉得我同桌喜欢我(3)
  顾苏。这个名字,在一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李文成周围的人顿时好奇地打量起这位传说中的大佬,可怎样也无法将面前这个清清爽爽的男孩子和那个凶神恶煞的校霸联系在一起。
  但另一个方面就很有说头了。
  李文成讽刺道:“英雄救美?转‘性’了?”
  周围的人立刻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笑青山冷冷地瞧着他,仿佛看着什么垃圾:“你碍着我眼了,黑仔。”
  这话可谓诛心,李文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你——”
  我他妈黑一点碍着谁了?你难道很白——
  李文成愣了下。
  他早就和笑青山打过交道,以前只觉得笑青山长得好看,但还不能击垮他的直男底线。可今天这么一瞧,那节白皙的脖颈,修长又脆弱,好像轻松就可以折断,配上笑青山那张带着戾气,也依旧漂亮的脸,让他有些难耐。
  不知道他和楚明远亲过没?
  他在接吻的时候,会皱着眉头,看似抗拒、实际迎合地推着楚明远的肩,还是乖乖收拢爪子,任由对方搓圆捏扁?
  李文成想着想着,有些口干舌燥,心里生出了新的想法。
  他放开林月:“今天算你运气好,有人替你受罪。”
  林月惊慌道:“你想干什么?!”
  李文成笑了两声,大摇大摆走到笑青山面前,刻意压低了声线:“别挂念楚明远了,你看我怎么样?”
  如果能把笑青山搞到手,他既坐拥美人,又打了楚明远的脸,可不是双赢?光想想就爽得不行。
  笑青山瞧了他一会儿,好像真的在考虑他的话。
  平心而论,李文成除了黑了点,其实长得还真不错,有种粗野的帅气,和楚明远温润清朗的外表是两种风格。
  笑青山的沉默给了李文成一种错觉,他勾起嘴角,觉得自己离摆脱单身狗身份就差几分钟。
  然后他听见笑青山说:“不行,你太黑了,会妨碍我抽卡。”
  李文成:“……”
  李文成深吸了一口气,皮笑肉不笑道:“顾苏,哥是给你一个面子,你以为你现在还和过去一样吗?顾子川都告诉我了,你爸爸早就把你的卡停了,你那些狐朋狗友也都和你断了,我现在就是动了你,你又能怎样?”
  笑青山抬起眼皮,问:“你想知道?”
  李文成低下头:“我很好奇。”他本来就长得高,像是一堵墙,自带压迫感,现在有意折辱笑青山,眼底更是带上一丝轻蔑。
  笑青山挑了下眉。
  **
  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和李文成。
  当他跌倒在地的时候,脑海里还是一片空白。
  直到痛觉从面部传到大脑,鼻腔里流出温热的血液,他才反应过来——我他妈被笑青山打了?!
  笑青山被称作一中校霸,手下自然是有许多骇人听闻的“战绩”,老师听了无不摇头叹气。
  但李文成并不是什么规规矩矩的好学生,他再清楚不过,那些事不说全部,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别人甩锅给笑青山的,而笑青山本人,最多也就是个翘课逃学的等级。别说亲自打人了,他恐怕都很少去围观别人打架斗殴。
  而李文成身为校队主力,球场上一个摩擦就容易惹起争端,收拾别人是家常便饭。
  但就这样,他居然被笑青山一拳放倒了,还是当着几个兄弟的面前!
  巨大的屈辱感涌上心头,李文成打开同伴搀扶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他撸起袖子,露出结实的小臂,怒道:“好,想打架是吧?!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一中到底是谁的地盘!”
  李文成算盘打得响亮,笑青山刚才那一拳固然漂亮,但根据顾子川的描述,他这个不成器的哥哥是绝对没有学过武术的,他刚才的暴发,估计是歪打正着。而李文成,从小就开始练习散打,想揍一个没练过的,就跟玩一样。更何况,他这边还有七个人,都是篮球队的,个个身强体壮,可谓优势巨大。
  他们不可能输!
  然后他们就被笑青山揍成了狗。
  少年一个侧身,躲过从身旁打过来的拳头,顺手一用力,便卸了那人的胳膊。
  紧接着,一个肘击撞向身后,李文成面容扭曲地捂着下巴,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1V8,仍然绰绰有余。
  笑青山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一点犯困的泪水。他问:“还打吗?”
  李文成急忙摇头,他是哪只眼睛瞎了,才会把这匹凶残的豹子误认为是小野猫?
  他终于知道笑青山为什么从来不打人了,因为他一出手,一切就结束了啊!如果把这比作游戏,别人的等级最高可以达到99级,而笑青山的等级栏上则写着两个大字“无敌”。
  我靠,那还打毛啊?!
  李文成只觉得鼻子里流的血,都是刚才挑衅时脑里进的水。
  笑青山漫不经心地拍了拍手,像是要拍掉灰尘一般:“顾子川和你很熟?”
  李文成疯狂摇头:“不不不我们一点都不熟!”整个一中都知道顾家兄弟互相不对付,他可不想再被揍一顿。
  笑青山歪头:“……骗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