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7:36  作者:酥雪京
  没一会儿,班群提醒了新消息。
  [系统消息]:管理员[叶易]邀请了[顾苏]加入群聊。
  一群友好的表情包伴随着撒花刷满了屏幕。
  班群氛围融洽,某个空荡荡的男寝中,却有一人不屑地“呸”了一句。
 
 
第5章 我觉得我同桌喜欢我(5)
  [胡凯伦]:早就仰慕顾哥多时了,今天看到真人,我当时就差点被帅弯了!
  笑青山盯着这个名字,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胡凯伦就是上一次污蔑原身作弊的人。
  照理来说,他和原身除了同在一中读书外,没有任何交集,更找不出诬陷原身的理由,但他没有,顾子川却有。
  在顾子川许诺给他一笔报酬,还再三保证不会让真相暴露后,胡凯伦毫无心理压力地就同意了这件事情,毕竟在他心里,原身这个富二代就算杀人放火了也能凭着家世轻松摆平,更别说只是“被作弊”一次。
  于是在月考时,胡凯伦趁着原身不注意,将一本教材塞进了他的桌洞里。
  一中的校风很严,哪怕是末尾考场,也绝对不允许任何形式的作弊。那天的监考老师又是一位严肃刻板的老教师,在胡凯伦故意朝着原身的桌洞里偷看了几次后,老师直接将原身逮了“个人赃并获”。
  而顾子川之前找好的黑客,则破坏了学校的监控录像,加上原身又有许多前科,简直是百口莫辩。
  如果站在这里的是顾苏本人,说不定还会被胡凯伦殷勤的示好给骗到,但笑青山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对他的品行如何也有了个底。
  挠了挠猫咪的下巴,给大橘和小黑拍了一张特写,笑青山跟着叶易回去上晚自习。
  **
  今天的晚自习归刘金管,她讲到卷子的最后一题,觉得讲了同学也听不懂,干脆打开投影仪,把标准答案投了上去,回办公室休息了。
  林月是数学课代表,坐到讲台上管理晚自习。
  她把答案抄在自己的卷子上,挠了挠头。
  那些字符分开看她都懂,连在一起就成了天书。
  林月其实想要去找刘金问问题,但上次去找她,刘金直接说:“你们就别钻研这种题目了,乖乖打好基础就行。”
  其实就是不想浪费时间,干脆找个理由敷衍她。
  林月想了想,在班群里问:“最后一题的第五步是什么意思?”
  她本来也不抱希望,她的成绩在20班都算拔尖的了,要不然也不会成为数学课代表。
  果然,班群里除了插科打诨的回答以外,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答案。
  林月瞄了一眼自己的草稿纸,那上面同一个步骤已经重复写了三四次。
  她在心底无声地哀嚎,就在手机屏幕即将熄灭的那一瞬,一张图片却出现在对话栏里,从预览图里隐约可以看出来是一张解析。但林月一看发言人——笑青山,心里那点儿雀跃也就熄了一半。
  刘金在讲卷子的时候,还故意把笑青山当做反面教材提出来嘲笑,说他卷子只考了个位数,十道选择题里只对了一道。
  虽然心里不抱希望,林月还是点开看了看,这一看,却立刻沉浸在他行云流水的思路之中。
  复杂的题目在他的笔下,被分解成了无数个简单的小题,配上他简明的文字和直观的图片,晦涩难懂的解法一下变得平易近人起来。
  林月先跟着做了一遍,又关掉手机跟着思路自己做了一次,发现自己也能凑出个七七八八了。
  她激动地打开手机,班群里的话题已经转到了另一件事上,笑青山的解答下面只有寥寥几句“顾哥牛逼”,都是班上不爱学习的人发的,一看就很敷衍。
  林月先是发了几个尖叫的表情包,@笑青山问道:“顾哥,你从哪儿搞到的这个答案???”
  “学霸写的。”
  “谁啊?”
  “我。”
  [林月]:我不信拥有这种智商的人,会和我坐在一个教室里[鄙视]。
  笑青山笑了笑,回了一句“随便你”,就把叶易的卷子还了回去。
  偌大的一张卷子上,叶易只写了寥寥几笔,没有过程只有结果,不过他的答案居然都是对的。但评卷子靠步骤给分,他这样只会被老师看作作弊,以零分伺候。
  笑青山看了他一眼,对方从游戏激战中抬起头来:“怎么,被哥完美的卷面折服了?”
  笑青山冷笑一声,手指一动,抢了叶易的八倍镜。
  叶易:“……”看来是没有。
  晚自习下课前,体育委员梁永乐走到讲台上,学着领导浮夸咳嗽了一下:“马上就要到篮球赛了,希望各位老铁可以捧个场,踊跃报名,不参加的同学也别忘了给咱们班加油打气啊!”
  “好!”梁永乐的僚机立刻大吼一声,疯狂鼓掌,班上同学也给面子的拍起掌来。
  叶易问:“你报名吗?”
  “不。”笑青山说得肯定,他讨厌人多的地方,自然也讨厌肢体接触很多的活动。
  叶易点点头,虽然他很想和笑青山一起打球,但是不参加也好,免得到时候磕磕绊绊受伤了。
  他搂住笑青山的肩膀:“改天让你看看我真人pk时的英姿。”
  笑青山斜乜了他一眼,明明是鄙视的眼神,却看得他心里痒痒,好像有一只小猫在挠他。
  掌声热烈,报名的人却没多少。好在正式队员是报齐了,体育委员咬着笔杆子,在替补那里刷刷刷写下几个名字,其中就包括笑青山。
  笑青山琢磨着有叶易带二十班起飞,自己估计没出场机会,也懒得去改。
  **
  篮球场内,欢呼声四起。学生们围在篮球场外,为班上的同学应援吆喝。
  “二十班天下无敌!”
  伴随着兴奋的尖叫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篮球,扣入篮筐!
  口哨声响起,中场休息,篮球从框内落下,在地面上弹了两三下后滚到笑青山面前。
  叶易和梁永乐击了下掌,小跑过来。
  和累得像狗一样的队友相比,他看起来还游刃有余,没有出多少汗,只是身边带着一股热气儿。
  刚运动过,他还兴奋的很,黑曜石般的眼珠里闪着亮光。
  叶易问:“我的水呢?”
  笑青山指了指林月,她站在裁判桌旁,脚下是一箱矿泉水。
  “哦。”叶易幽幽说了一声,去找林月要水。
  林月把最后一瓶水递给叶易:“你们是沙漠精转世,一箱水都没了。”
  叶易回来,扭开瓶盖,咕噜咕噜灌下去。少年人的脖颈上有些汗水,喉结上下滚动。
  他向后抓了一把头发,额头的碎发支楞着翘起来。
  “我在场上征战,亲爱的同桌连瓶水都不给我。”叶易很是委屈。
  笑青山眼皮一跳,面无表情道:“行,等会给你买。”
  他说这话时,一颗深白的小虎牙露出来,带着锐气。明明是凶狠得不得了,却又十分可爱。
  叶易的心猛然一跳,抱了上去:“我就知道我的亲亲同桌最好了!”
  笑青山挣扎道:“滚蛋。热死了。”
  叶易嘿嘿笑了两声,裁判吹哨子,才依依不舍的松开,跑向篮球场内。
  少年站在场内,向他招手,眼角眉梢都是年轻人的意气风发。
  笑青山不由笑起来,叶易一呆,此地无银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红得滴血的脸,嘴角勾起一个藏不住的弧度。
  **
  笑青山买水回来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一中的体育场很大,现下又挤满了人,地上的黄线标志都被挡得严严实实,他根本找不着自己班级在哪里。
  寻个大概方向走去,前面有一处场地却是乱了起来,同学推搡拥挤,打成一片。
  从他们的谈话里,笑青山大概了解了是一班和二班在比赛,一班有位主力选手被二班的人给撞倒了,扭了脚踝,一班觉得二班是故意的,双方便吵了起来。
  一班二班身为锦城一中的两个实验班,平日里成绩不相上下,运动会和音乐节也针锋相对,积怨已久,这次彻底爆发出来,阻拦劝告的老师也被淹没在暴动的人海中。
  笑青山执拗地认为穿过这片人潮就能找到叶易,即便不喜欢人挤人,也硬着头皮前进。
  这时,一张微凉的手却扣住了他的手腕,温和又带着点冷意的声音传来:“你在这里干什么?”
  是楚明远。
  笑青山带着黑色口罩,大半张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他居然还能认出来。
  楚明远拉着他挤出人群,走的很快,将笑青山落在身后,手却死死扣着他的,不愿放开。笑青山瞅着他的背影,觉得有点像一匹流浪的孤狼。
  他们在体育场边缘的花台停下,那里栽了棵棵松树,投下一片绿意。
  楚明远问:“你是来给李文成加油的吗?”
  “?”关李文成什么事,他只是个无辜的路过群众。
  楚明远松了一口气,又问:“那你是来……”
  他把“我”咽了下去,换上一句平凡无奇的代替语,“给一班加油的吗?”
  想也知道不可能,别说一班还有笑青山最讨厌的顾子川,就是别的普通同学,过去和他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果然,笑青山刚才的脸上还只是茫然,现下却是带上了讽刺的意味。
  “一班哪里值得我为它加油?”
  他眼神一转,贴近了楚明远,轻声道:“为了你,到是有可能。”
  明知道他这话语里全是讥讽,楚明远的指尖还是微微一颤,心脏像是一个被捏爆的柠檬,酸楚的滋味流淌而出。
  “哟,我还当楚班在和谁说话呢,这不是顾哥吗?”
  高大的身影投在地面,一个带着粗气的声音传来。
  李文成出现在他俩身旁,一手抓过笑青山怀中的一瓶水,毫不客气地喝了起来。
 
 
第6章 我觉得我同桌喜欢我(6)
  笑青山毫不犹豫给了他一记肘击,言简意赅:“不是给你的。”
  腹部的力道很重,完全没有留情,李文成咳嗽了两下,苦笑:“还是这么凶。”
  楚明远皱眉,在打球时,李文成骂他“渣男”、“没有担当”,他原以为这只是让他分心的战术,但现在看来,李文成或许还有几分真情实感?
  他不否认自己的行为很渣,但李文成也不是什么好人。
  楚明远一把将笑青山拉去自己身后,笑青山本想打开他的手,但原身残留下来的情感让他反应慢了一步。
  楚明远对李文成说:“球场上的事解决了吗?”
  李文成讽刺道:“我以为这些事情,都是您抢着去做的呢。”
  楚明远的嘴唇张开又合上,最终还是挤出一个微笑,标准而不刻意,是任何人见了都会感到如沐春风的笑容:“你说的对。我这就去处理。”
  他转过头去,那双清澈的眼眸里罕见的夹杂了一些情愫:“你回二十班吗?”
  李文成抢道:“楚班这么忙,还是我送他回去吧。”
  楚明远皱眉:“你有那时间还是多管管自己的球队,别在和外校的比赛上闹出笑话!”
  李文成有一些诧异,楚明远一向都是以善解人意的班长形象示人,从没有说过这么刺耳的话。他盯着楚明远拉住笑青山的手,一种原始的兽性在心底躁动起来。
  李文成说:“楚明远,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面对顾苏的?班长?但他可和一班没关系了,你也别忘了是谁把他推出去的。”
  楚明远呼吸一窒,面上还是完美的微笑,手却不觉加重了力气。
  疼痛感从手上传来,笑青山不悦地“喂”了一声,挣扎开对方的桎梏。
  那截手腕上被他捏出了红色的痕迹,衬着旁边雪白的肌肤,显得可怜兮兮的。
  而笑青山的眼角则冒出了一点眼泪——他发誓这娇滴滴的表现完全是这具身体的锅,他本人是一个被刀捅了透心凉都不会哼一声的真汉子!
  楚明远见笑青山的泪水,一时失语,垂下眼:“对不起。”
  他究竟是在为哪一件事情道歉,恐怕只有自己才明白。
  李文成眼里带着恶意的调侃:“看来楚班今天状态不太好,毕竟成天端着架子,肩膀受不住了吧!”
  楚明远看了笑青山一眼,松开他的手腕后,掌心空荡荡的,像是什么也抓不住。
  “李文成,你少去招惹顾苏。”
  李文成耸了耸肩,觉得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楚明远不光会讽刺人,还会威胁人了。
  他咧开嘴笑了:“若我说不呢?”
  他绕过楚明远,慢悠悠走到笑青山身旁,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暧昧道:“我上次的告白,现在还作数——嗷!”
  李文成捂着下巴,整个人像是下了油锅的水,蹦跶个不停。
  笑青山活动了下手腕,漠然道:“你说什么?”
  李文成立刻做了个投降的姿势:“我什么都没说!”
  楚明远脸色阴沉下来,执意要提:“什么告白?”
  ——大爷,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吧!
  李文成默默远离笑青山:“就是那种告白啊。”
  楚明远握紧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把心底的怒火压下:“李文成,你别想耽误顾苏。”
  李文成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耽误’,哈哈,楚班长不愧是年级第一,这用词就是有水平——我可以把它看作是你对自己过去的总结吗?”
  这两人都是学校内的风云人物,此刻剑拔弩张,不少同学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同样是当众打架斗殴,对李文成这个经常惹事的小混蛋而言,不过是再添一笔战绩,但对楚明远而言,那就关系到今后一系列评奖评优加分保送的事项了。
  笑青山正准备以杀止杀,给这他们一人一个爆栗,面上却贴上一瓶冰凉的汽水,熟悉的气息从背后将他笼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