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7:36  作者:酥雪京
  “买瓶水而已,哥一场球赛都打完了。”
  叶易把汽水递给笑青山,对着面色不愉的两人招了招手:“楚明远李文成下午好啊,听说你们班打起来了?”
  李文成一看见叶易就双腿发软,周身气势荡然无存:“哈哈哈叶哥,球打得怎么样啊?”
  叶易也不谦虚:“有我在,当然是大获全胜。”
  李文成吹捧:“那必须的,叶哥是什么人啊,乔丹再世!”
  叶易:“……乔丹还没死呢。”
  李文成:“……口误,口误。”
  叶易问笑青山:“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笑青山:“走错班了。”
  叶易笑了起来,额头几乎要和他贴在一起:“你还有路痴属性啊?”
  他几乎可以想象出笑青山在人群里茫然无措,又习惯性板着一张脸的样子,就像一只犯迷糊的猫。
  “人太多了而已。”笑青山有些不服气。
  叶易得意地说:“是啊,人山人海,我还是一眼就找到你了。”
  可他却和前男友(疑似)、追求者(确定)在一起!
  叶易捻了捻有些汗水的指腹,突然有些焦躁。
  他抬起眼,对着身前两位皮笑肉不笑道:“你们还有事吗,没事我就把我同桌领回去了?”
  李文成毫不怀疑自己说“有事”会被叶哥按在地上摩擦:“没没没,您请便。”
  楚明远沉默了一会儿,笑青山和叶易亲密的互动刺得他心痛,但他也明白这样纠缠下去对自己不利,只能说道:“你们走吧。”
  叶易推着笑青山转过身,随意的挥了挥手,算是当做告别。
  楚明远恍惚间想起不久前的一个傍晚,在没有人的路上,笑青山红着脸,将脸靠在他的肩膀上。
  笑青山只挨了短短一瞬,就不好意思地挪开了头,发丝间残留的清爽的洗发水味也很快就消散了。
  **
  操场上人太多了,知道同桌不喜欢拥挤的地方,叶易干脆带着笑青山猫腰穿过一片树藤,窜进学校后山小径中。
  他拿过笑青山手中的矿泉水,发现盖子是被打开过的。
  笑青山说:“那是我的。”
  叶易:“那我的呢?”
  “……被李文成喝了。”
  叶易骂了一句:“靠,刚才就应该打他一顿。”
  说完,嘴对准矿泉水的瓶口咕噜咕噜灌起了水。
  ……诶?好像不亏?叶易后知后觉。
  隔着透明的水瓶子,笑青山的脸有些模糊,但叶易却能准确的描绘出他眼角眉梢的走势。
  现在的他,眼睛应该是有些无语地瞧着这边,嘴唇抿住,像是猫嘴,有种别样的可爱。
  叶易不知道今天说了多少次可爱了,他在微博上看到,当一个人陷入爱河的时候,对着自己喜欢的人便只剩下“可爱”一个形容词了。
  可是笑青山,就是很可爱啊。
  可爱到有两个人想抢走他。啧。
  叶易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楚明远找你聊的什么啊?”
  笑青山回答:“问我为什么走到一班去了。”
  “没了?”
  笑青山看了他一眼,少年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还自以为自己装得没有破绽。
  “没了。就是对着曾经的老同学,很普通的问好。”
  叶易闷闷的“哦”了一声,将瓶子捏扁,丢进垃圾桶中。
  靠,就那种氛围,神他妈普通问好,我看是前男友求复合来了。
  叶易扪心自问,绝没有带着偏见去审视楚明远,但他怎么想,也觉得那个笑面虎配不上自家同桌。
  有颜有钱屁股还翘,他家同桌除了成绩差了那么一点,其他简直就是完美好吗。
  楚明远到底哪里好了,论长相家境,他叶易也不差,要是论成绩……
  叶易不屑地哼了一声,笑青山困惑地看向他。
  叶易露出一个纯良无害的笑容:“等着,哥给你拿个第一名回来。”
  笑青山以为他在说篮球,点了点头:“今天比分多少?”
  叶易爆出一个的惊人的数字,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咱们班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缺不了优秀队员的奉献。”他恬不知耻补充道,“比如我。”
  “哦?”
  笑青山意味深长地盯着他,叶易老脸一红,心虚道:“你干嘛……”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笑青山:“瞻仰下优秀队员的英姿。”
  叶易咬牙,把头凑过去,几乎要和笑青山面贴面:“来!高清无码任君观赏!”
  傍晚,微凉的风穿林拂叶而至,带不走少年面上的热意。
  两朵不知名的花微微摆动,互相依偎。
  他盯着对方微笑的面庞,连他的每一根睫毛都能看得清楚。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好像是为了他而生。
  他着了迷,缓缓低下头,鼻息相交,即将贴上那张水润的唇。
  一道刺眼的白光掠过,漫无目的地在整个林间扫射。
  张副校的怒吼传来:“谁在那里?!”
  叶易刚把笑青山挡在身后,便听得远处一个妹子的尖叫,随后是拨开树枝逃跑的声音。
  “好啊!又让我逮着一对!别跑,你哪个班的!”张副校虽然挺着啤酒肚,动作却很是灵敏,三下五除二就爬上了小山,朝那对小情侣追去,“我看还有谁敢早恋!”
  叶易松了一口气,他和笑青山躲在一个窄小而不起眼的角落,没有被发现。
  倒不是害怕什么早恋不早恋的,只是被张副校逮住了,少不了一顿麻烦事。
  副校长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叶易才发现自己从背后抱着笑青山,使得对方单薄的后背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流畅腰线下的臀部,也正抵着他。
  潺潺血液从心脏迸出,他的大脑像是过载的CPU一样停止了思考。
  他该放手吗?但是他不想放。
  这时,笑青山温热的手覆盖上他的,细腻的肌肤摸得他心痒难耐。
  笑青山轻声说:“你的心跳得好快。”
  ——他能听见我的心跳。
  这个认知,让叶易有些难得的羞耻。
  脑内的黄色废料被烧得渣都不剩,心底有些东西将要破土而出。
  他想问:你此刻的心跳,和我一样吗?
 
 
第7章 我觉得我同桌喜欢我(7)
  一班和二班的争执由二班获胜作为结局,这也意味着,和二十班进行最终决战的是二班。
  林月特意组织了拉拉队,为球员们加油打气;二班不遑多让,由班主任亲自领头助威。
  一方面,这是球场上的战争,另一方面这也是两个班集体在气势上的较量。
  二班有校队队长李文成,攻势自然凶猛。但二十班也有地表最强の赤龙(自称)叶易,两个班级的比分竟然呈现拉锯之势。
  梁永乐带球和对面的杜田对峙,正准备拉开防线,一击肘击从侧面袭来,他痛呼一声,跌倒在地上。
  裁判立马吹哨,二十班的几个队员冲上去询问情况。
  梁永乐捂着眼睛,泪眼朦胧,眼眶边已经透出青紫。
  叶易简单看了两眼:“送医务室!”
  “我还能打。”梁永乐说道,完好的一只眼睛愤愤盯着杜田,“不能让这龟儿子如意!”
  杜田摆摆手,虽然是道歉但语气中却完全没有歉意:“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而且球场上受伤不是很正常?”
  “你!”梁永乐气急,这人分明就是故意往自己眼睛上打!
  “你要是不服气,就去找裁判呗。”杜田有恃无恐,裁判托了他家的关系才在一中任职,当然不会判他犯规,而他也是凭着这点挤进了校队。
  “杜田你搞什么?!”李文成跑过来,有些恼怒。
  昨天和一班闹起来也是因为他,李文成已经警告过他不要再犯,结果这人狗改不了吃屎!
  “李队长,你是哪个班的人啊,这么为别人打抱不平,你也去二十班呗,反正成绩都差不多,哈哈哈哈。”
  李文成是体育生,对成绩的要求自然没有那么高,在学霸云集的二班里,光论成绩的确是有些平庸。
  但杜田那点破分数也好意思来嘲讽他?
  李文成提起杜田的衣领:“哈你爹呢,需要我教你怎么说话吗?”
  杜田挣扎起来,但李文成的手牢靠的就像一把镣铐,他只能脸红脖子粗地吼道:“你他妈放开我!”
  裁判见了这一幕,立马制止道:“干什么呢,赶快松手!”
  李文成不甘愿的松开手,对方滑倒在地,捂着喉咙咳嗽起来。
  梁永乐受了伤,没有办法继续打比赛。
  他属于二十班的主力队员,替补和他的水平差距很大,而杜田又是一个惯用阴招的,即使有叶易的带领,二十班的队员也左支右绌、力不从心。
  二班频频进球,比分拉大,对面的欢呼声显得尤为刺耳。
  **
  球场上,叶易绕过城墙般严密的防守,抢到一分。
  他揩了把头上的汗水,手背上湿漉漉的。
  对方请求暂停,李文成挑衅的看了他一眼,去和队友商量围攻叶易的方案。
  叶易啧了一声,回到大本营去休息。
  这一冷静下来,他又发现一个主力队员小腿因为过度的跳跃而一直在发抖。
  叶易:“冉宝,你的腿——”
  冉宝激动道:“我还坚持得住!”
  叶易皱眉,拍了拍他的肩:“别逞强,只是比赛,别搞成医务室三日游。”
  “可是——”
  叶易留给他一个自信的笑容:“放心,哥带你们飞。”
  眼底却是在寻思,换上哪一个替补比较好。
  看了一圈,叶易悲痛地发现,上谁好像都没差别。
  一带四啊,他今天就要创造奇迹!
  就在叶易准备随便点一个替补上场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我去吧。”
  叶易当然知道笑青山是替补之一,但那纯粹是为了凑数。他的同桌总是带着一股冷冰冰的疏离感,最讨厌参加集体活动,更别提篮球这种配合赛了。
  笑青山主动提起这件事,他还有些奇怪。
  “你别勉强自己。”
  笑青山剜了他一眼,叶易一愣,嘴角勾起笑容,谁也别想在他同桌的词典里写下“勉强”这个词语。
  笑青山套上印着数字的坎肩,嘟囔道:“丑绝。”
  叶易失笑,学校不可能花大价钱在非正式比赛的队服上,省钱的结果就是这些队服无论是质量还是设计都惨绝人寰。
  不过即使他套着塑料袋子,也能穿出一种走T台的气势。
  叶易搭住笑青山的肩膀:“好,是我们后桌男孩的表演时间了!”
  笑青山:“……”什么鬼名字。
  笑青山的出场,引起了一阵躁动。
  李文成在球场上拥有绝对的自信,他就像揪小姑娘辫子的男孩一样幼稚地挑衅道:“你打过球吗?”
  笑青山想了想,不确定道:“体育课上应该碰过?”
  “……”这话说出来感觉你自己都不相信。
  “不过我们会赢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略微勾起,是一种毫不张扬的自傲。
  李文成野兽一般敏锐的直觉让他一下子进入到了备战状态,他收敛起笑脸:“我可不会放水的。”
  **
  下课铃声响起。
  篮球赛的比赛时间,原本是下午第四节 自习课,在选拔中落败的班级,一般都会被老师赶回教室自习。
  因此,虽然是决赛,场上观战的人却并不多。
  而自习下课后,大部队才姗姗来迟。
  叶易和李文成都是一中的风云人物,围观他们决战的人也尤为得多。
  这相差巨大的比分,成了他们的指点江山的谈资。
  “哇塞这个比分,李队长牛逼,简直就是血洗新手村啊!”
  “成绩差也就算了,体育也这么差,二十班就是垃圾回收地吧。”
  “昨天比赛你们看了没,分数咬得特别紧,真是为一班感到不服气,他们就是签运差了点,不然哪轮到这个二十班来当亚军啊?”
  二十班的同学有些听不下去,告诉他们杜田的违规行为,当即就有一班的支持者和二十班站在了一起,但也有说风凉话的。
  “裁判都没有说违规,那就是他的行为没有问题,你们也太输不起了吧?”
  “拜托,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嘛,何必给自己找个理由,抹黑别人有意思吗?”
  “嘿嘿,我看就是没有杜田,你们也赢不了的,不是说智力不好的人,一般体育能力也不行……”
  林月听到这些话,气得浑身发抖。
  明明是对方耍手段,到了所谓路人的口中,却成了他们班没实力。
  如果站在这里和二班对决的是任何一个普通班级,这些人都不会这样说风凉话。但就因为他们是二十班,是差班,所以你的承受能力就应该比别人强大,遭受了什么不公正的事情也只能咬牙自己吞下。
  她看向球场,除了叶易和笑青山,二十班的队员们已经气喘吁吁,显露颓态。而二班的队员还精神奕奕,眼露绿光,像是一群捕食猎物的狼队。
  林月深吸了一口气,手合拢成喇叭,冲着球场上大喊道:“二十班,加油!”
  少女的声音声嘶力竭,沙哑之中还带着一点滑稽的破音,但她的声音却原原本本地传递到了场上每个人的耳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