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7:36  作者:酥雪京
  “二十班,加油!”从医务室回来的梁永乐站在她身旁,也同样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出这一声口号。
  紧接着,就是班上最文静的女生,此刻也和身旁的同学一起用尽全力地大喊:“二十班,加油!”
  大汗淋漓的少年们愣愣地转过头去,只有几个人的篮球场中,却仿佛多了几十个人的身影。
  从肌肉传来的酸楚感受还是如此的明显,但大脑里的疲惫已经一扫而空,他们重整旗鼓,准备迎接最后的要紧关头。
  球场上脚步声起伏,元采咬着牙,上前阻拦李文成运球。
  刚才因为他的失误,使得主导权被二班夺下了。
  李文成身为校队队长,球技如火纯青,他们根本无法阻挡他的攻势。
  第一球要是又被二班拿下,他们好不容易才提升起来的士气,又会降到冰点!
  林月焦急道:“我们追的上吗?”
  梁永乐身为后援队员里篮球技巧最高的人,眉头紧皱:“情况不乐观。叶哥现在被他们二人防守,赶不过来。”
  如他所说,李文成瞄准破绽,带球过人,一路畅通无阻,即将又是一个灌篮!
  对面已经提前欢呼起来,李文成也稍稍放松了一些。眼看篮球距离篮筐越来越近,马上就要灌入,一记猛烈的力道却拍向篮球,让它从空中狠狠坠落到地面。
  少年墨色的发丝飞扬,浅色的眼眸里闪闪发光。
  身后的叶易快速抢过球来,身如霹雳一般,电光石火之间便转守为攻,带球灌篮。
  李文成却没有心思管背后的发展,而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手有些微微颤抖:“你……”
  笑青山身高不矮,但和李文成这个小巨人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更别说李文成还接受过专门的特训。
  在这种前提下,他居然盖了自己的球,他的弹跳力究竟有多恐怖啊!!!
  笑青山将视线从远方的叶易收回到近前,捻了捻自己额前的刘海,觉得有点长了,挡眼睛。
  他注意到李文成铁黑的面色,笑了笑:“我说了,我们会赢。”
  球场上,欢呼声如浪潮一般,一声高过一声。二十班和二班的比分,正以惊人的速度拉进中。
  “妈的,一个叶易就够难搞定了,现在还来一个顾苏。以前也没听说过他球技这么好啊?!”有队友抱怨道。
  “行了,现在我们还是领先状态,只要拖到结束,我们就赢了。”李文成下达命令,“等会儿大家以防守为主。”
  他注意到杜田死死盯着笑青山的背影,警告道:“杜田,你可别想搞什么花样。”
  杜田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有些喘不过气,声音也断断续续:“哈哈,我知道。”
  但他的眼底之中,却是偏执的阴暗。
 
 
第8章 我觉得我同桌喜欢我(8)
  杜田已经想清楚了,二十班的厉害之处在于叶易和笑青山之间的配合:笑青山死守中后场,叶易没了后顾之忧,便可以全力进攻。
  所以,只要切断二人的联系,二十班就无力回天了。
  而根据两人在球场上的表现,一个迅猛如猎豹,一个懒惰如睡猫,该对谁下手,自然不言而喻!
  至于李文成的警告,那算什么?
  篮球比赛中,肉体对抗是少不了的,受伤了也无可指责。
  李文成私底下还不是经常打架斗殴,下手不知道多狠,球场上却想装正人君子,真是可笑!
  等他拿下这一分,他就不信这人还能有什么异议。
  而他作为决定输赢的功臣,在球队里的地位也一定可以上升!
  队友还在谨慎地传球,杜田看不过去,粗鲁地截过篮球,不顾李文成的指挥,如同冲锋的骑士一般朝二十班的篮筐下方跑去。
  如他所料,笑青山果然慢悠悠地挪了过来,软绵绵的,带着睡意,一看就没有什么攻击力。
  他本来打算照着脸出招,但看见这一幕如春睡海棠般的容颜,心下不忍,转念之间便决定舍弃旁门左道,改而秀一下自己得意的球技。
  所谓半瓶水响叮当,他那技术花里胡哨、华而不实,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深浅,笑青山都懒得敷衍他了,他还自以为运筹帷幄,牵制了对方。
  看这傻逼还自我感觉良好,李文成额角青筋突突地跳,骂了一句,指名道姓道:“杜田,传球!”
  杜田笑嘻嘻回答:“李队长,别这么生气嘛,还差几秒结束,我们闭着眼睛打球都不会输。”
  他的自大其实不无道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追上那逆转的一分,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但被笑青山盖过帽后,李文成已经不确定这个人的身体素质究竟有多么逆天了,而且他的搭档还是那个叶易。
  ——叶易。
  李文成身体一僵,叶易为什么没有追上来?
  他抽出空暇去检查叶易的情况,正好看见叶易比了个手势——
  肯定不是对着他比的!那就是说——
  “拦下他!”李文成大吼。
  但下一秒笑青山已经抢过了球!
  杜田根本没看清楚他的动作,在被恐惧以及惊慌攫住的那一瞬间,他下意识地甩出手肘。
  那是他应用过无数次的招数,曾有十几位竞争对手被他打得鼻血横流。
  而就在他的手肘即将碰到笑青山面颊的那一瞬,笑青山身体微微一晃,刚好躲过他的攻击。
  李文成的反应极快,立马上前阻拦,但笑青山的动作比他更快,一个带球过人,直接突破防守,杀入三秒区,起跳灌篮!
  整个过程只发生在短短几秒之中,看得人眼花缭乱,而在那篮球落地的一瞬间,象征着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
  球场上,静寂无声。
  记分员是个见过风浪的人,默不作声地将二十班的分数添上两分。
  二班:二十班,101:102。
  节目效果满分。
  叶易举起手,笑青山轻飘飘和他击了个掌。
  林月看着相似的两个分数,愣神了好一会儿,她眨巴眨巴眼睛,再三确认后,一声尖叫冲出喉咙:“啊啊啊啊啊!赢啦!!!”
  二十班爆发出一阵嚎叫:“赢啦!!!”
  林月像个狂喜的兔子,一蹦一跳地和场外的同学击掌:“我们赢啦,啊哈哈哈!二十班,流啤!”
  手掌一个个相接,打出清脆高扬的声音。除了本班同学,也有不少其他班的同学主动去和她击掌,为这样一场热血沸腾的比赛献出夸赞。
  林月的手掌都打红了,心底的雀跃仍旧未消。
  从被安排到二十班开始,迎接他们的似乎总是不好的事情。同年级学生的闲言碎语,老师的抱怨鄙夷,苦苦学习却始终不见起色的成绩,他们早该习惯了,可谁又愿意习惯这些痛苦?!
  他们心里还有一口气,他们想要证明,即便成绩不好,他们也有自己骄傲的地方。或许正因如此,梁永乐在去医务室时才会露出不甘心的眼神,队员们脚脖子都痛得打颤了也要硬撑下去,她才会在那令人绝望的比分差下大喊加油。
  她不相信奇迹,可是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意在结局出来前,像那些局外人一样冷漠地丢下一句“二十班输定了”。
  可现在,奇迹发生了!
  在笑青山转到二十班的那一天,他们猜想这个人会是目中无人的,或是暴躁蛮横的,总之,带着他们自己的傲慢与偏见,给笑青山贴上了无数负面标签。可现实里的笑青山,却是个懒洋洋的普通少年,他的确带着疏离感,偶尔也会露出森森的虎牙威胁人,但她能够感受得出来,这不过少年流露温柔的特殊表达方式罢了。
  而正是这个有些别扭的少年,带着他们扭转了局势!
  被人看不起又如何,被人冷嘲热讽又如何,我们班的勇士最终披荆斩棘,夺下了冠军!
  先前那些不甘和委屈,随着胜利的到来,转化为无比的自豪感。
  “顾苏!”林月朝着场内大吼,“你好帅啊!老娘都快爱上你了!!!”
  回应她的是叶易的怒吼:“我命令你三秒内撤回这句话!!!”
  “我就不!!!你来打我啊!!!”
  场内顿时揶揄、口哨声四起,而被告白的当事人,则是一脸置身事外的冷淡。
  林月哈哈大笑,这种反应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啊。
  李文成无奈地耸肩,自己上一个告白的女神,对着自己现在追求的男神告白了,请问他该怎么办?
  而人群之中,楚明远注视着笑青山假意板着、却遮不住笑意的脸,第一次觉得保持微笑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
  今天星期五,大家打完球赛,该动的动了,该喊的喊了,皆是饥肠辘辘,准备去吃一顿好的。
  生活委员掐指一算,这个学期的班费刚收齐,足够满足这群饿狼的口腹之欲,便也任由他们挑选餐馆。
  一中校门口,二十班同学聚在一起,向不得不先回家的同学挥手告别。
  叶易坐在花台边缘,一边翻美食网,一边问身旁的笑青山:“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
  “哦。”叶易当没听到一般,“吃香菜吗?折耳根呢?小米辣还是变态辣?鸳鸯你喜欢番茄的还是清汤的,诶,这个九宫格好像不错……对了,你喜欢喝醋吗?”
  魔音入耳,笑青山忍无可忍,骂道:“我喝你个——!”
  声音戛然而止,他想了想,还是把嘴边的“锤子”咽了下去,拒绝给叶易发骚的机会。
  他夺过手机,随便选了个评分较高的餐馆,将手机怼到叶易面前:“喏,就这个。”
  叶易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餐馆的简介,哼笑道:“喜欢吃甜的?”
  笑青山:“怎么?”
  叶易的眼神从他微张的唇上掠过:“没什么。”
  就是在想你亲起来是不是也是甜的。
  叶易突然道:“我的同桌,我一直这样叫你好像很奇怪,很生疏。”
  “那你叫我顾苏呗。”笑青山满不在乎地回答。
  “我不想这样叫。”叶易迟疑了会儿,解释道,“我总觉得这个名字……不像你。”
  他有些忐忑,似乎是害怕笑青山听到这话生气。但他确实是这样认为的,没有什么理由,只是下意识的感觉。
  笑青山愣了会儿,心情大好,凑到叶易脸前:“那你想叫我什么?”
  叶易红着脸拉开距离,喃喃:“卿卿……?”
  听起来就像亲亲一样,非常符合他现在想亲人的心情。
  笑青山笑着回应:“恩。”
  叶易得了许可,一连唤了几声:“卿卿卿卿卿卿——!”
  “干嘛?复读机?”
  “没什么,我就想叫叫。”叶易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子,恍惚之间,一段记忆一闪而过。
  他看见一个身着白衣的人站在雪中,明明看不清面容,却能知晓那人的羽睫上都凝满了雪花。
  他轻佻笑道:“仙长断情绝爱,未免少了些人气。本尊听闻九重天下素有取小字之礼,仙长无亲无友,不如就由本尊代为取之?”
  “仙长觉得,卿卿如何?”
  叶易一个激灵,从幻梦中醒来,他捂住额头,却怎么也想不起刚才的记忆。
  笑青山皱眉:“你怎么了?”
  叶易摇头:“没什么。”刚才的……只是错觉吧?
  **
  酒足饭饱后,班上还组织了ktv。但由于笑青山对此类活动毫无兴趣,叶易就和他一起先脱离了大部队。
  这周叶易父母出差,家里没人,他干脆直接留在宿舍。
  刚走到宿舍楼底,一滴雨落在地面。
  叶易连忙给笑青山打了个电话,听到对方已经买了雨伞应急后,才安心地挂掉。
  他突然又有点想回家了。
  今天吃的这家餐馆,饭后甜点奶油味浓厚,搭配的草莓新鲜又清甜,笑青山显然很满意,回程的地铁上靠着他小声哼歌,像一只餍足的猫。
  叶易家里也有一个烤箱,但自从买回来就摆在厨房落灰。叶易在节假日也会自己做饭,相信烘烤糕点并不困难。
  他正在手机上搜索蛋糕的做法,余光里一个人从寝室走出,见到他蓦地一抖。
  杜田。
  才一个晚饭的时间,这人就像从楼梯上跌了下来一样,走路一瘸一拐,眼睛一圈都是浮肿起来的乌青。
  被打了吧。想也知道,肯定是李文成下的手。
  叶易无意再打他一顿,但秉持着以怨报怨的原则,还是故意朝他迈一步。
  杜田又是一抖,宽大校裤下的两腿打起了哆嗦。但他还是梗着脖子叫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叶易手插在兜里,懒洋洋道:“打你。”
  杜田信以为真,双腿一软就跌倒在地,他想要爬回寝室,但一阵风刮过,锁声一响,门立刻关得严严实实。
  连天都不帮他。
  “你不要过来!”他念念有词,“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你打了我,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叶易似笑非笑:“这话你给李文成说过吗,他是怎么回复你的?”
  杜田一噎,显然回忆起了被李队长暴打的恐惧。
  叶易蹲下身,饶有兴趣道:“没事儿,我不是暴力狂,刚才那是骗你的。”
  接收到杜田怀疑的目光,叶易接着说道:“所以,你告诉我你爸是谁好不好?”
  一中作为名牌老校,学生之中家庭背景深厚者不在少数。杜田又不是傻子,听到他这一席话,立刻反应过来,捂住嘴巴。
  叶易微笑了一下:“你说与不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站起身,头顶的白炽灯照得他眼神冰冷。
  “祝你有个好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