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7:03:05  作者:是肆肆呀

   《如何优雅地向发小提分手而不被打死》作者:是肆肆呀

  简介
  1、本文为伪论坛体,第一人称,攻受双视角,番外上帝视角。
  2、主CP:纪承乐x迟星光   副CP:宋津x燕郁  (前面的是攻)
  3、百分之百纯糖,甜。
  4、主CP父母都是不负责任的父母,可以骂。希望现实中不要有这样的父母。
  5、祝看文愉快~
 
 
第1章 
  诸位,我想问个问题,如果我跟一个在一起还没有一天的人提分手,会不会被打得半身不遂?
  关键是,这个在一起,还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如果会的话,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提分手才不会被打?
  问我为什么要分手?
  好吧,其实是这样的。
  昨天,是我发小纪承乐的生日。哦,对了,我叫迟星光。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的草率,甚至让我一度怀疑我不是亲生的。
  据说我是在半夜出生的,满天星光那叫一个熠熠生辉,对,那时候污染还没这么严重。
  所以我叫迟星光。
  多么敷衍的名字。
  好吧,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四个小时前,九点,我在纪承乐的床上醒过来了。
  虽然我们不是没一起睡过,但是这样赤身裸体面对面是头一次啊!
  当我醒过来看到他的脸时候,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惊慌,但是等我发现我们俩什么都没穿的时候,我承认,我真的慌了。
  然后我从床上掉了下去,还没来得及用什么遮一下,我就看到纪承乐睁开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为什么这么蠢?我直接悄悄地走不好吗?
  这么尴尬的场面我一点也不想面对啊!
  这是我发小,兄弟,老铁,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哥们儿!我们俩就差认对方的妈当妈了。
  为什么生活这么魔幻?
  下一秒,我听见纪承乐说:“你怎么掉下去了?怎么这么蠢?”
  要不是我身上疼我早就跳起来打他了,但是他一如既往欠扁的语气让我瞬间忘记了这种尴尬的场面。
  “你才蠢!拉我起来。”我朝他伸出手。
  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看见纪承乐上上下下扫了我几眼,脸上写满了两个字,嫌弃。
  我被他的眼神看的浑身一凉。
  我tm是光溜溜地坐在地上啊。
  身体先于意识扯过床上的被子盖住我自己,可能是过于激动,我扯过头了,于是更尴尬的一幕出现了。
  纪承乐也是光着的。
  我大脑当机了三秒,我们面面相觑了十秒。
  估计纪承乐也没想到他会这样“裸露”在我面前。
  最后纪承乐开口了,“还坐在地上干什么?不冷吗?”
  不是,老哥,重点不在这里好吗?
  估计是我的表情太过懵逼,纪承乐懒得理我,从床上起来光着身子去了浴室。
  只不过,怎么看他走路的姿势都有点儿……奇怪,而且背上和腿上,有几块青紫。
  我熟门熟路地打开纪承乐的衣柜,找了件睡袍套上,然后瘫在沙发上回想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坐下去的时候,我感觉到屁股一阵刺痛。
  可能是刚刚在地上摔的吧?
  一定是刚刚在地上摔的。
  昨天晚上我喝多了,纪承乐也喝多了,可按理说,我现在应该是在自己家,而不是纪承乐的卧室。
  想到这里我给宋津打了个电话。
  “星子?你醒啦?昨晚上可累死兄弟我了,背着你上五楼啊?你知道你喝醉了有多沉吗?沉就算了,还不停的在我背上扑腾,要不是我下盘稳,今儿我们俩就在医院当病友了!”
  我还没兴师问罪呢,宋津倒是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我家住六楼,你把我送五楼干嘛?”
  “爬不动了。再说,你住你家,和住在乐子他家,有区别吗?”
  对,我和纪承乐算是上下楼的邻居,我六楼他五楼。因为我爸妈工作的关系经常不在家,我在他家住几晚是十分平常的事。
  可是这次不一样啊!
  我该怎么和宋津说早上这个尴尬的状况啊?
  “对了,还有个事忘记和你说了。其实昨天是你自己闹着要去乐子家的,走到人家门口,扒着门框不肯走,好家伙,门框都快被你扒烂了。”
  “反正你在乐子家住也不是一回两回,我就直接给你送进去了。”
  “你们两个醉鬼在一起相互折腾,省的来折腾我们。”
  听着宋津在那边絮絮叨叨,我只觉得前路一片灰暗。
  我,迟星光。
  扒着人家门框不肯走。
  睡了人家床。
  话说回来,纪承乐身上那些青青紫紫,不会是我干的吧?
  我昨天喝多了把他给打了一顿?
  怎么可能?
  纪承乐可是一人单挑五个大汉都不带喘气的。
  想当初我们打架的时候,带上纪承乐,绝对稳赢。虽然纪承乐本人是个爱好和平,一点也不喜欢打架。但是只要我叫他,他就一定会去。
  因此从小到大跟别人约架我就没输过。
  这也是我不敢惹纪承乐的原因。
  他可是我的金大腿。
  可是现在,我可能需要思考一下我该怎么才能活下来了。
  不管了,先回家再说。
  趁现在纪承乐在洗澡。
  还没等我的手碰到卧室门把手,纪承乐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你要去哪儿?”
  我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神尴尬地笑道:“我这不是看你在洗澡吗?我也想回家洗个澡。”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死之前也让我先洗个澡干净地走好吗?
  纪承乐皱了皱眉,“就在这里洗。你这样出门是个什么样子?”
  在纪承乐的威压之下,我屁都不敢放一个,灰溜溜地去了卫生间。
  苍天啊,为什么我要这么怕他啊?
  浴室里刚刚纪承乐洗完澡的热气还没散去,镜子上也蒙着一层白雾。
  我伸手把镜子擦了一下,然后我就看到了身上的青紫。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我真的和纪承乐打了一架?
  看来我今天真的不能活着回去了。
  爸,妈,儿子不孝,来生再报答你们。
  我怀着悲痛的心情洗完了澡,出来的时候纪承乐坐在床边玩着ipad,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那个,我先回去换衣服了。”趁着他心情好,我准备说完就溜。
  “等等。”
  我头皮一阵发麻,这个声音,怎么听都像是浸了冰水的刀子。
  “还……还有什么事吗?”我觉得我的声音都在开始颤抖了。
  “过来坐,我有事跟你说。”他拍拍床,示意我过去。
  我颤颤巍巍地走过去,为了保持尊重,我只坐了个床沿。
  我敢说,宫里的娘娘都不一定有我坐的标准。
  嘶,屁股疼。
  我的表情扭曲了一下,纪承乐扔过来一个枕头,“靠着。”
  他是大爷,他说什么我都照做。
  “你昨天……”
  “我昨天不该扒你家门框,不该要在你家睡觉,”我痛哭流涕,“我昨天更不该打你。我错了。”
  “你……打我?”纪承乐的表情有点微妙。
  “对啊。”我点头道,“不然我们身上那些青青紫紫都是哪里来的?”
  纪承乐欲言又止,手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
  这不会是要打我吧?
  吓的我用枕头捂住了脸。
  打人不打脸啊,打脸要我怎么出门见人啊?
  纪承乐的声音透过枕头传了过来,“你昨天说,要对我负责,要我当你男朋友。”
  “我答应了。”
  听到前一句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是可以解释的。
  可是听到后一句,我脑子里就像是一个炸弹爆炸,炸的我晕头转向,半天回不过神来,枕头也掉在了床上。
  “你不会不想认账吧?”他的语气倏然严厉起来。
  我不想,可是我敢吗?我不敢。
  我点头犹如小鸡啄米,“认认认。那个,所以说,我昨天,把你……”
  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就看见纪承乐点头了。
  完了,我上了我的发小,我最好的兄弟。
  除了负责,我还能怎么办?
  说实话,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甚至一度想要落荒而逃。
  可要是我跑了,那我就妥妥是一个渣男,而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我,渣男要不得。
  成熟的男人,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
  我可是个成熟男人。
  我不知道被男人上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突然对纪承乐泛起了一丝丝的同情。
  可怜见的,连女人的滋味儿都没尝到,先尝了男人的滋味儿。
  “我想喝粥。”纪承乐开始发号施令了。
  “我去给你煮。”我急忙从床上跳下去,“你坐着别动。”
  我需要去逃离这个卧室冷静一下。
  纪承乐家的厨房很干净,我找到小米洗干净放进了煲粥的锅里。
  我以前经常到纪承乐家里做饭,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酱醋茶放在哪里我比纪承乐都还要清楚。
  为什么要给他做饭?
  因为我需要他帮我打架啊!
  一顿饭换一场架。
  后来,我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纪承乐涨价了,一天三顿饭才能换一场架。
  谁让纪承乐是个战神呢?
  我只能委曲求全。
  纪承乐要是去做生意,绝对是个黑心商贩!
  打开电源之后,我靠在流理台边思考我应该怎么和纪承乐相处。
  突然从兄弟变成了恋人,有种别扭的感觉。
  明明可以正常说的话,陡然都变了味道。
  想着之后我们可能还要牵手,亲亲抱抱举高高,还要那啥……
  不是,这是能和兄弟干的事吗?
  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纪承乐应该会给我留个全尸吧?
  求求各位给我想个办法,我要怎么跟纪承乐说分手才不会被打死?
  “迟星光。”纪承乐在外面喊道,“我闻到糊味啦。”
  我的粥!
 
 
第2章 
  我的粥一点事没有,不仅没有糊,还稠的恰到好处,都快飘香千里了。
  我就说以我这大厨的水平,还能把一锅粥给熬糊了?
  我又不是纪承乐那个厨房杀手。
  哦,对了,纪承乐这个大屁眼子。居然骗我!
  以前我每次在他家做饭的时候,每隔十分钟他就会叫我一次,有时候是在客厅,大部分时间都在厨房门口。
  “迟星光,我好饿。”
  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说:“等等,快好了。”
  或者“桌子上有零食,你先吃点垫垫”。
  不过这个提议一般是被否决的,好像在他看来,我做的饭比零食还要好吃,宁愿饿着肚子也要等着。
  要是我不理他,下一秒他就能冲进厨房。
  他这个厨房杀手,让他进来了这房子还要不要了?
  第一次他冲进来的时候,我正在炒菜,没听见他的叫唤。
  等菜炒好了装盘的时候,我一回头看见纪承乐现在我身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我差点把一锅菜匡在他脸上。
  还好我稳住了,不然纪承乐这张“少女杀手”脸,会被我毁的一干二净。
  第二次我学乖了,每喊必应。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纪承乐会那么巧,在我榨果汁的时候叫我。
  于是我又一次喜闻乐见地没听见。
  后果就是刚榨好的果汁全喂给了地板。
  说实话,以前他这样喊我都没觉得什么,怎么今天总觉得哪里有点不一样了。
  以前我顶多觉得他饿了,毕竟帮我打架消耗的体力多,饿是正常的,我可以理解。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居然从他这一声里面,听出来了一丝丝撒娇的意味?
  妈呀,我在想什么呢?
  纪承乐那个钢铁硬汉,会跟我撒娇?
  以我的清白为赌注,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哦,我好像……已经没有清白了。
  我又一次会回想起这个惨痛的事实。气的我用盛汤的碗给纪承乐盛了巨大的一碗粥。
  “快过来吃。”我把巨大的一碗粥放在桌子上。
  纪承乐看了那碗粥一眼,然后做了个痛苦的表情。
  这要是放在以前,我绝对会认为他一点都不想喝粥。
  但是现在,我居然跟打通了关窍一样,直觉告诉我纪承乐是因为屁股疼不想挪窝。
  他现在是个“病患”。
  我都经历了一些什么啊?
  我认命的搬了一个小桌子放到床边,又把粥端过去放好。
  为什么我要用这么大个碗?
  纪承乐会自己乖乖地端起来喝?
  累的还不是我?
  我这叫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果然,纪承乐说:“喂我。”
  行,我脾气好,我不跟你计较。
  我用勺子舀了一小勺,吹了吹,又用嘴唇试了试温度,能入口了,便喂到纪承乐的嘴边。
  看他张开嘴喝下去了,我又舀了第二勺。
  试完温度抬头就看见纪承乐看着我,准确点说是我的嘴,眼神暗了一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