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2 09:07:34  作者:征宵

   《重生渣攻变渣受》作者:征宵

  本文文案:
  原绍越是一个渣攻,他因为太渣,导致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自杀而亡。
  然后他重生了,想要弥补他前生犯下的过错,好好对待自己的爱人,然而他却发现,他的爱人早就变得比上辈子酷炫狂霸多了……
  他本以为他拿到的是一份重生后悔悟甜宠的剧本,结果没想到拿到的其实是重生后惨遭制♂裁的剧本。
  双重生√渣攻转受√虐渣攻√ 小黑屋√
  美貌深井冰攻X霸总受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重生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绍越,楚今非 ┃ 配角: ┃ 其它:虐渣攻
  ============
 
 
第1章 前尘
  空灵路位于A市的老城区,它的道路狭窄而脏污,两侧低矮老旧的居民楼挨挨挤挤,处处透着过时和贫穷的气息。
  十一月末的一个下午,一辆黑色高级轿车驶入了这条窄路,不久之后靠着一栋灰蒙蒙的六层小楼停下。
  杨士川迅速从副驾驶位上下来,没等他像往常一样为他的老板开门,后车门已经自己开了。
  原绍越随手甩上车门,他那张英俊的面孔上几乎毫无表情,却显得格外冷峻阴沉,令人一看就不想招惹。
  他对自己的助理杨士川说了声“走”,就径直往那栋六层小楼门口大步走去。
  他身高腿长,体格强健,这时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走路时就好像带着一阵凌厉的风。
  杨士川赶紧跟了上去,他的心跳得有些快,因为这样的老板看上去是令人害怕的,也的确具有危险性,他不禁为楼上那个人感到一丝担心。他当然是和他老板站在一边的,可是想到那个人的遭遇,他又无法完全认同他老板的一些做法。
  楼道很窄,楼梯又陡,路多少不太好走,原绍越却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四楼。
  这栋楼一层有两个住户,四层左边那家的防盗铁门看上去还挺新,像是近几年新装的。原绍越敲了敲门,低声冷喝道:“开门,是我。”
  里面立刻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开了,门内站着一个高壮的男人,见到原绍越便恭敬地将他往里面迎:“原总。”
  原绍越迈进门去,狭小而陈旧的客厅里站着另外两个健壮的男人,也朝他颌首低眉地问好。
  原绍越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似的,他从一进门,眼睛就紧紧地盯住了坐在沙发上的人。
  楚今非披着一件厚重的深灰色外套,一张清俊的脸格外的白,甚至有些太苍白了,完全失去了血色一样。只是在原绍越的记忆中,楚今非逃走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瘦削得厉害,现在却稍微丰润了一些,也许他离开之后,比被迫留在他身边时能多吃下一点东西。
  楚今非抬眼看原绍越,他有一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右边下眼睑侧下方有一颗小小的泪痣,这在很多时候会为他这张略显清冷的脸蛋增添一种独特和诱人的风情,但此时没有,此时他的眼神冰冷到了极点,也淡漠到了极点,好像原绍越的到来并能激起他半点强烈的情绪。
  他只看了原绍越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原绍越非常讨厌他这种样子,这里面的拒绝和嫌恶太明显了,令他觉得自己似乎只是一个无足轻重、惹人厌恶的玩意儿,虽然他在楚今非心中本来多半就是这个样子。其实,楚今非曾经在他面前也有过听话乖巧的模样,只是后来想来,那不过都是在他的虐待和压迫之下不得不进行的伪装,如今这久违的眼神,才是真实的。
  他来到楚今非面前,高大的身躯投下一片阴影,将楚今非笼罩在里面。他一把捏住了楚今非的下颌,逼着他抬起头,想让他看向自己。楚今非试图挣扎,却没挣开。
  “我他妈找了你两年。”原绍越沉声说,他声音不大,每一个字却都像极力压抑着随时都要爆发的可怕盛怒,“你真够厉害的啊。”
  楚今非仍在挣动,原绍越猛地放开了他,楚今非往后倒了一下,背靠在沙发上,原绍越已经压了上来,他不在乎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对着楚今非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楚今非先是身体一僵,接着就拼命挣扎推拒起来,但是他的力气比不过原绍越,怎么都挣脱不掉,只能被迫承受着这个深吻。原绍越蛮横地吻他,舌头强硬地闯到他嘴里肆意舔|弄翻搅,侵犯他的口腔,力道大得像要将他整个人吞下去。
  楚今非不停地反抗,混乱中原绍越被打到好几下,说不痛是不可能的,但他不可能因为这个而停下。他就是这样的,楚今非越是不愿意,越是抗拒,原绍越就偏偏越想逼着他接受自己的一切,一直从未变过。
  原绍越等自己亲够了才放开他,楚今非剧烈地喘着气,他的嘴唇已经被亲得有些红肿,上面闪着亮晶晶的水光,下巴上也被捏出了显眼的红印子。
  原绍越拍了拍楚今非的脸颊:“好了,走吧。”
  他站起来,看见楚今非还有些狼狈地坐在原处没动,突然冷冷地哼笑起来:“怎么,不想走?难道你想在这儿……?”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楚今非浑身僵硬了一瞬,隔了一下他垂下了眼睛:“我给房东打个电话。”
  “不用打了,”原绍越冷言道,“我会处理。”
  可是楚今非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原绍越目光一沉,过去猛然把他的手机抽走了:“我说的话你没听见?”
  楚今非终于显露出明显的怒色,但他只是微微张了张口,没有说出话来。
  原绍越把手机收进了自己兜里:“你想让我扛你走是不是?”
  楚今非双手都握紧了,很快却又缓缓松开,他沉默地站起身,从沙发上拿起一个背包。
  这个背包里面就是他需要带走的全部东西了。
  在逃脱原绍越的这两年里,他一直处在不安之中,为了方便随时换地方,他准备了这个背包,一般情况下都带在身边,可他还是没能逃过原绍越坚持不懈的寻找。
  他没有任何可以与原绍越抗衡的力量。
  出门时,原绍越让两个保镖走在前头,楚今非接着走,而他就跟在楚今非身后。
  没有人说话,楼道间里一时全是脚步声。就在他们刚下到三楼时,有一阵轻柔的音乐伴着微微震动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原绍越顿住脚步,往大衣兜里摸出了楚今非的手机,楚今非也停下了,他站在逼仄的楼梯间里回过头,正好对上原绍越充满阴霾的视线。
  “李妍妍是谁?”原绍越把手机屏幕亮给楚今非,来电显示上有一张照片,是个挺漂亮的年轻姑娘。
  “我同事,可能找我调班。”
  楚今非强硬地看着原绍越。
  他说的是实话,他最近找了份兼职,在一个小学辅导班辅导孩子写作业。这姑娘的确是他同事,这会儿打给他也的确应该是想跟他调班,至于她那张照片,是她用她的手机应用设置的。
  “同事?”原绍越逆光站着,面色看上去愈发阴森得恐怖,他直接按了拒接,把手机放回自己兜里,“我记得你本来是喜欢女人的,对吧?”
  楚今非压抑着愤怒:“你在发什么神经?”
  原绍越几步上前,用力抓住了楚今非的衣服前襟:“如果你勾搭了别人……”
  他话没说完,楚今非竟猛然打开了他的手。
  原绍越在瞬间似乎有些惊奇,但下一秒他就一扬手,照着楚今非的脸一巴掌抽了过去。
  这一巴掌原绍越用上了狠劲,他力气原本又非常大,楚今非被他打得差点站不稳,踉跄了一下,紧接着却又扑了过去。他耳畔剧痛,嗡嗡作响,仿佛世界崩塌的声音,他实在忍无可忍,冲着原绍越挥拳就打。
  原绍越却早有防备,下意识地飞起一脚,直接往楚今非身上招呼,刚踹完就被杨士川和一个保镖拽住了。
  “原总、原总,请冷静啊!”
  楚今非被他踹中胯骨,不由自主地趔趄着猛退了两步,连跑上来的保镖都没完全拉住,他的左脚踩到了楼梯边缘,一个没踩稳便往楼下摔去。刚才拉住他的一个保镖被他这么突然一带,也被带得重心不稳,跟着一起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原绍越呆了半秒,然后疯了一样地冲过去想将人拉住,但根本来不及了,两人一下子滚到了楼梯底端。
  那保镖压在楚今非身上,正低声惨叫着想爬起来,原绍越已经过来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狠狠推到一边。
  原绍越看见楚今非倒在地上,惨白的脸上赫然印着鲜红的巴掌印,眼睛紧紧地闭着,心顿时仿佛沉入了酷寒的深渊。
  这不是楚今非第一次被原绍越弄伤,但这无疑是他伤得最严重的一次。
  他被原绍越的那一巴掌打得左耳鼓膜穿孔、听骨链损伤,那一脚又造成了他髋骨轻微骨折,最糟的是他摔下楼梯时受到了严重的撞击,再加上后来被那个一百六十多斤的保镖压住,导致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胸腰椎爆裂骨折伴不全瘫,很可能再也不能正常地站起来走路了。
  当原绍越得知这些的时候,他的拳头攥紧得几乎能把掌心掐出血,他恨不得当场打自己几拳,他甚至在那一刻希望他能替楚今非承受那些伤痛。
  可是最后他只能颓然坐倒在医院的长椅上。他什么都做不了。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原绍越几乎是住在了医院里,从A市的医院到首都的医院再到国外的医院,他每天必须要见着楚今非才能感到踏实一点。可是他看见楚今非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又觉得难受极了。
  楚今非受伤后就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以前不论楚今非对原绍越究竟有怎样的情绪,都无法长时间彻底忽略他的存在,可如今,面对着天天在眼前出现的原绍越,楚今非却始终视若无睹。
  事实上,楚今非现在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他在醒时通常只是一动不动地躺着,乌黑的眼睛怔怔地盯着某个地方出神,没有半点神采,只有一片沉沉死气。医生或者护工在为他工作时,他虽然从来都是好好配合,但他总是不说话,仿佛只是沉浸在他那不可捉摸的思绪中,好像发生在他身上的任何事都与他无关。
  他吃得很少,如果硬要他多吃一点他会由于反胃而吐出来。他整夜整夜的失眠,最后只能借助药物才能睡着。他眼看着一天天地枯槁下去,脸颊都有些凹陷了。
  原绍越心如火焚,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楚今非脑部的损伤不算严重,恢复得也不错,医生说他这样多半是心理或是精神原因,原绍越先后找了心思咨询师和精神科医生来,也进行了相关治疗,依旧不见多少起色。
  渐渐到了春节,原绍越不得回了趟家,他和家里本来关系就很不好,这回离开时更是和他爸大吵了一架,他的心情格外差,只想快些见到今非。但等他坐着飞机跨越了半个地球来到医院,楚今非还是老样子,把他当一团空气。原绍越跟楚今非说了半天话没得到理睬,情绪更加坏了起来,终于沉下脸:“你就打算一直这么不搭理我吗?”
  他原本心怀愧疚,又不敢随便刺激人,有时即使脾气上来了也硬是忍住,可今天他忍不住了。他狠狠地拧过了楚今非的下巴,逼他看着自己:“说话。”
  楚今非微微皱起眉,目光却仍如落在某个虚空之处。
  原绍越盯着他,突然按住他的肩膀去吻他,楚今非碍于身上的伤,连挣扎都难有多大动作。这是楚今非受伤后这三个多月以来,原绍越第一次在他醒着的时候吻他,原绍越简直不想结束这个吻,不过他还记着楚今非的身体状况,吻得不十分猛烈,等对方气息稍有急促就放开了他。
  楚今非胸膛微微起伏,他的视线还是偏向一边,避免直视他上方的原绍越,他忽然开口,声音很低很低:“何必呢?”
  原绍越好久没有听过他对自己说话,一时有些呆住:“你说什么?”
  “我这个样子——已经瘫了,”楚今非像在说一件毫不关己的事,“你还能上得下去?”
  “我不是……”原绍越僵住了,最终他坐了回去,叹了口气,“我没那个意思。”
  隔了一会儿,他又说:“现在医学那么昌明,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他把手伸到被子里,握住楚今非的手:“而且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照顾你一辈子。”
  楚今非没挣脱出去,只是很疲惫似的缓缓阖上了眼。
  第二天原绍越又跟楚今非的主治医生聊了起来,这医生是世界顶尖级别的医生了,许多名人都曾在他这儿进行过治疗,而他依旧维持原来的说法:如果病人积极配合治疗,勤加康复锻炼,保持良好心情,还是有可能出现奇迹的。
  这就是说,楚今非以后正常行走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原绍越痛苦不已,却也只能祈祷奇迹的出现。
  无论让他怎样都可以,只要楚今非能好起来。
  可是他没有等到奇迹,反倒等来了一个噩耗。
  那天晚上有个定居当地的友人请他吃饭,正吃着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守在医院的杨士川打来的。
  “原总,”电话那头那个一贯镇定的声音此刻竟有些颤抖,“楚先生他……自杀了……被发现时已经死亡,没法救了。”
  刹那之间,原绍越眼前好像暗了一下,然后他听见“啪”的一声,他很茫然地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慢慢低头,发现原来是他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第2章 重生
  原绍越走进墓园时,灰沉沉的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
  冬末春初的雨冰冷刺骨,原绍越没带伞,却也不在意,他右手提着一个袋子,左手抱着一束白玫瑰,独自一人走向墓园深处,任由细密的雨珠落满头发和大衣。
  他终于在一座墓前停下。
  这座墓修葺得颇为清雅,洁白的墓碑上,右侧镌刻着楚今非的名字,左侧却空了出来,那是原绍越为他自己留的。
  原绍越放下鲜花,轻声道:“今非,我又来看你了。”
  他将袋子里的酒和杯子都拿出来,开上酒,先自己喝了一杯,再将一杯倾洒在碑上。
  “三年了,你在那边过得好吗?”
  “我过得还是很不好,没有你在,我活着都没觉着有什么意思。如果你知道,你应该会感到高兴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