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2 09:16:40  作者:方六六

 =================

《睡我上铺的老攻》作者:方六六
文案:
     坐标:C市“皇家女子学院”
 
时间:公元二十一世纪
 
事件:内部男同志自发搞j,皇室血脉堪忧
 
人物:唐子豪(乡村野鸡作死受)×吕易(红烧猪蹄子病娇攻)
 
预警:寝室禁止私拉乱接电线,禁止使用大功率电器
 
★本文风格:校园,青春,校园
 
比较慢热,喜欢请收藏哦QWQ
 
谢谢,撒花啦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子豪,吕易 ┃ 配角: ┃ 其它:
 
==================
 
  ☆、高傲的上铺
 
  “我的上铺不仅睡了一个男人,还睡了一个女人。”
  唐子豪发出这条说说后,拿着一卷卫生纸拐进了厕所。
  他早该猜到的:吕易这货,对夜晚和书籍情有独钟,不在图书馆奋战到熄灯,是不会乖乖回来的。
  而如果他能多注意一点,就会发现:被子支起的轮廓并不属于一个男人,甚至都不是一个人。
  可笑的是,唐子豪前一分钟还背着站在床沿上向上床伸手要手纸,只是跟死猪一样的吕易并不乐意理他。
  最后,是那个女人爬起来炮|仗似的把纸扔在了他的头上。
  唐子豪大概一辈子都不能忘记她大战三百回合后又被扰了清梦的黑脸。
  像锅底一样黑。
  而那条说说不负众望地炸了,唐子豪的好友评论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内容如下。
  张三:“??”
  李四:“???”
  王二麻子:“???”
  ……
  第二天,吕易顶了两个黑眼圈去上早课。
  教室在六楼,电梯挤得堪比公交,吕易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到这里等电梯,直到七点才坐上来。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过于绅士礼节,从不跟人挤。
  没人理解他清奇的脑回路,但他却以“为女士让位”为豪,入学以来便孜孜不倦,因而也荣获了诸多好评。
  所以这天,他又迟到了。
  法语张老师的嘴角快要掉到了下巴,吕易不为所动地走了进去,找了一个空位,拉开椅子坐下。
  法语张老师:“吕易同学,上学两周,迟到七次,我认为我们很有必要单独谈谈。”
  吕易推了推眼镜,声音有些沙哑道:“正好,我对条件式过去时和虚拟式过去时一直存有疑虑,多少请教一下。”
  “我想你得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已经是大学生了。”
  吕易安然地坐在位置上道:“抱歉Rosalie,刚才你没有叫我的法语名字,Jean,谢谢。”
  周围一片嘘声。
  法语张老师拢了拢她的披肩,没有和他一般计较。两片嘴皮子几下张合,吐枇杷子儿一样说出一串天文。
  唐子豪把书随意一翻,心道:“又要上课了。”
  C市外国语大学,别称“皇家女子学院”,应用研究型高校,特色小语种,特产美女。
  这里有神一样的男女比例,传说今年新生男女比达到了破天荒的8:1。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大概所谓的语言天赋就是如此神奇。
  开学考英语分班考,唐子豪收买了直系学长替他代考,有惊无险地被分到了中等班——B2班。
  B2反过来,就是2B。
  唐子豪收到分班消息的时候面部抽搐了几下,看着学长面饼一样的脸,解读出了几丝的不怀好意。
  每个班30人,B2班3个男生。
  据说法语系百分之九十九的男生都在C班,而他们三个,大概占了百分之十。
  记得师生见面会那天,B2班的张老师、胡老师、杨老师和穆老师拉着几位男士的手,一副快要涕泗横流的模样道:“你们是我带过最好的一届!”
  “??”
  原因很简单,因为C外自建校以来,就没有能有三个及三个以上的男生被分到C班以上的班级。
  男人强则学校强,这是C外一个不成文的理论。
  胡老师激动道:“可算是为我们C外的男人争脸了!”
  唐子豪和另外一个男生——邓智对视而笑——我连考试题都没见到什么样呢。
  课上到一半,唐子豪折了一个纸飞机,打算扔到了吕易的课桌里。
  只是着飞机飞到一半,突然遭遇空难一般左右颠簸起来,唐子豪暗道:大事不妙!
  说时迟那时快,唐子豪在一秒钟之内跃上课桌又跃下,一下子落在吕易旁边的位子上,几张桌椅脚上的塑胶已经掉了,摩擦声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唐子豪用法语课本把纸飞机拍死在地上,用脚底带到了自己面前,长长舒了口气。
  张老师Rosalie从教三十余年,对这样的货色的事早就见怪不怪,瞥了两眼没说什么。
  只是她迈着修长的双腿走上打开了PPT,鼠标点上第一张。
  一个标题甚为醒目:GayPrideParade.
  唐子豪:“……”
  吕易有些不屑地笑了笑,他从来那样,唐子豪跟他相处几周,也深刻体会到他与生俱来的高傲。
  昨天,他对吕易说:“你这人还真是不是人间烟火。”
  吕易推了推眼镜,故作文艺道:“为了让我更食人间烟火,你请我吃饭吧。”
  唐子豪:“……”
  接下来,阳光大道的那一头便有一个女子踩着高跟鞋滴滴答答过来了。
  唐子豪想到这里狠狠拍了一下额头。
  妈的!就是他床|上那个!
  
 
  ☆、电啐热油浇死狗
 
  张老师:“Tom,请用流利的英语朗读以上文本,并谈谈你的感受。”
  Tom是唐子豪的法语名字。
  张老师说完,用中老年人特有的和蔼目光瞅着他,耷拉的眼皮底下一双眼睛仿佛在发光。邓智戳了戳唐子豪的后背,不厚道地笑了。
  “Axel,管好你的爪子,不要影响Tom.”
  邓智乖乖地把手缩回去了。
  好半晌,唐子豪才吐出几个中式发音,读一个跳一个地折腾完了。
  张老师:“很好,请谈谈你的感受。”
  “呃,我觉得……”
  “我觉得,同性恋是有悖伦常。”吕易在旁边不轻不重插嘴道:“不能生孩子,就是有悖伦常。”
  张老师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同性之流,烂且矫情,不值一提。”
  众人目光刷刷向这边投来。
  吕易扶了扶眼镜,正襟危坐道:“老师,该上课了。”
  唐子豪有意怼他。
  “Jean,未免太以偏概全。什么是‘同性之流,烂且矫情’,莫非男女之间的情愫才是华美真实的?什么是真爱啊?”
  这明显是话中有话。
  大半个班的人都是唐子豪的好友,当然也看到了那条惊天地泣鬼神的说说。
  谁能想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吕易是个衣冠禽兽。
  那个女孩是大二的学姐,前一周加部门的时候他俩刚认识。
  吕易不动声色地把心情收拾好,不再发言。
  一个女生局促地站了起来,面有尬色道:“抱歉,这个exposé的主题选得有点尴尬,你们还是不要再讨论了。”
  唐子豪趁机把纸飞机塞到了吕易的手里,瞬间转回了位子上。
  射手座今日运势:半颗星,忌宅。
  唐子豪一命呜呼,一锅电啐滚油狗血地要了他的命。
  十一小时前……
  中午,二食堂。
  唐子豪百无聊赖地敲着桌子,饿狼般的眼神落到面前的满汉全席上。
  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绕过他身后,来到了他的对面。
  “吕易,我们有必要谈一下。”唐子豪闷了一口水果捞。
  吕易:“这顿饭花了不少钱吧,你父母那么辛苦,你舍得挥霍?”
  唐子豪不屑看他,自顾自道:“吕易,同寝一个月,我真想不通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有的人穷尽一生都无法将人看透,史官花费数代之力,都不堪给前人下个一锤定音的结论。你凭什么?”
  “油腔滑调。别扯到天南海北去了,我是来找你取经的。你说说,你跟那学姐怎么回事?也教教我?”
  唐子豪的眼睛眨巴了几下。
  吕易标志性地推了推眼镜,把手臂抱在前胸。
  “这不是西天你也不是唐僧,佛祖跑路了,你来得不巧。至于你说的,什么学姐?”
  唐子豪把勺子叼在嘴里,脚踝转成了打蛋器:“废话,你昨晚跟谁睡了?”
  吕易:“唐同学,我严重怀疑我们的大脑处于两个平行宇宙中,无法建立信息连接。”
  “那你得给我不在场的证据。”
  吕易不慌不忙道:“昨晚在图书馆洗手间的空挡,大门被锁了,我在里面待了一夜。”
  图书馆待一夜?那岂不得感冒?
  唐子豪这才发现吕易的声音有些沙哑。
  “可是我还是不能通过一面之词相信你,你得出示证据。”
  “校园卡今早五点半刷卡出门的记录,想要挖到底尽管去查。”
  唐子豪有些动摇了。
  “你唬我,那个学姐你认识,就是昨天晚上见你那个。”
  “是的,那个外联部的学姐帮我找到的校园卡,我前天就挂失了。”
  “那床|上那男的怎么解释?”
  “听说隔壁寝室昨天被辅导员光临,有人被记了夜不归寝。你应该摇醒那哥们的,兴许他是走错了。”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小黄|书的唐子豪压根不知道这档子事。
  “……太不雅,我不认为辅导员会从轻处理。”
  “也是,五十步总归比百步好。”
  “……”
  “所以?问完了?那吃饭吧。”
  唐子豪低低骂了一句:“吕易,你他妈的可真混蛋。”吕易翘起一根兰花指,叉了颗菜花到嘴里,不置一词。
  实际行动诠释了食不语的深刻含义。
  “对了,怎么不叫邓智来?”
  唐子豪眼皮翻到了头顶:“老人家您如此清高,我恐叫上那厮脏了你的狗眼。”
  “那敢情好,我们俩吃散伙饭,改天叫他出来了,换我请。”
  吕易扒饭的手止住了。
  “散伙饭?”
  “我报名申请转到项目班,张老师刚通知我申请通过了,接下来我会和你们有不一样的课表。庆幸吧孩子,我这两年加强版高三的生活可不是好过的,你也要……好好学习。”
  吕易心不在焉地接了一句:“天天向上。”
  项目班,顾名思义,是一群资本丰富追求高尚且身处“2 2”项目的学生组成的。
  大学四年,两年在校,两年出国,其余福利不可数,建议脑补,是为2 2。
  理所当然,待遇是和学费成正比的。
  那一晚,唐子豪辗转反侧,始终不得眠。
  同寝六个人,B2班的占了三个,还有三个是C班的。
  对面新传系的男生在练气息,化身为长号,把楼层震得老响。
  唐子豪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一句:“他妈的!别吵了!”
  新传那个男生漏了气,倒是寝室里的人都被这一嗓子吼得越发清醒,精神抖擞了。
  蓝巧巧是一个贪食的胖子,他那千层面一样的下巴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双手捞着新买的汉服襦裙,挪到阳台起锅热油,又烧了一壶水。
  唐子豪扫雷一样瞥过了他粉扑扑HelloKetty主题的床帘,莫名有种想把这位女装大佬从四楼以三分后空摔的方式扔下去的冲动。
  “嘿,向行,你说平行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
  向行把机械键盘敲成了算盘。
  “以我敏锐的洞察力和判断力看来,有。”
  “指条明路?”
  向行正经道:“少年,穿越有风险作死需谨慎。除非你的速度达到超光速,否则你一辈子都别想捕捉到虫洞。当然处于亚光速的物质,想要突破光速,是不可能的。”
  “十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没有?”
  另一个睡得死猪一样的兄弟梦里来了一句:“Godie!”
  唐子豪笑笑,转身拐出了阳台。
  蓝巧巧肥硕的屁股在唐子豪的身侧蹭来蹭去,屁大点的阳台被他整成了大杂烩。唐子豪赶鬼子似的把他轰了进去。
  接下来是命运转角的地方。
  唐子豪朝热油里扔了几根火腿肠,而后厕所昂首挺胸的半吊子花洒回光返照喷出一口泉,溅到了锅里。
  唐子豪踩着两只右脚的拖鞋狂魔乱舞刮了几下手上的油,骂了句“卧槽”,手肘正好拐到悬在桌边的电热水壶,毫无悬念地把它打成了天降热瀑布。
  唐子豪周身一阵酥麻感,有意识地僵硬十分之一秒,便不省人事了。
  。
  好容易才克服了鬼压床,唐子豪摆脱了梦魇醒了。
  电光石火之间,他把自己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没有被沸水烫过的红烧猪蹄,也没有被|操蛋的鞋连累得崴了的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