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2 09:17:18  作者:方舒

 =================

《今天也胡乱养了弟子[修仙]》作者:方舒
文案:
     酸甜,年下,师徒养成文,慢热(叹气),小天使们多撑几章啊,哭唧唧
 
仙界第一渣的邱道被迫下界为人师表了
 
抹干净嘴角的酒渍,尽量不再烂醉如泥、人前扒衣——失败_(:з)∠)_
 
但仍立志做一个好好师尊,仙丹、仙器不是问题
 
徒弟要风,那得造龙卷风
 
徒弟要雨,最起码得捉条水蛟
 
可徒弟都不要
 
他只要抱着可爱乖乖漂漂亮亮的长耳兽,笑容甜美,要师父亲亲抱抱举高高
 
邱道随手拉过路人甲(惊恐脸):我徒儿是男的吗??我怕不是睡梦中自戳双目了吧?!
 
多年后,徒儿邪魅一笑:师尊,昨日弟子服侍的可好?
 
邱道:QAQ骗人的,什么乖巧懂事,徒弟都是大骗纸!
 
其实这是一篇剧情+升级流的修仙文……
 
伪白莲大佬徒弟攻x脑补型酒鬼师父受
 
师徒年下~
 
内含炼丹、炼器,或许慢热,喜欢的千万记得收藏_(:з」∠)_么哒~
 
 
 
 
 
文章名可点开电脑版文案
 
《师侄靠我称霸娱乐圈》
 
危虞背上小书包下山投奔师侄,大大的房子、大大的花园、大大的师侄,许他进门
 
哎,下山二十多年,富贵忘祖,也是难免,作为长辈,怎能轻易抛弃,只好谆谆教导。
 
穷亲戚危虞:师侄,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必有血光之灾
 
贺兰明:呵呵。
 
当天,康复医院。
 
危虞:师侄平日定是没有积德行善,灾难才会来的如此之快。
 
瘫痪在床的贺兰明:……
 
穷亲戚危虞:师侄放心,等师叔给你哭出两条腿!
 
翌日:
 
医生:奇迹!!!是我的医术感动了上苍吗?!总不能是那个藏毒、嫖/妓的私生子小三十八线吧?!
 
贺兰明:医生,请调到中央八台走进科学。
 
从此,危虞悉心教养侄子,顺便成为了他的金手指
 
贺兰明:师叔腿短,但是很粗。
 
这世界,贺兰明只坚信两条,利益和科学,后来,他也只坚信两条,师叔都是对的,反对师叔是要倒大霉的。
 
玄学捉鬼傻fufu师叔x坚信科学每天被打脸师侄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邱道 ┃ 配角:白唐 ┃ 其它:修仙,甜文,年下
 
==================
 
  ☆、仙君困起来自己都害怕
 
  邱道一直知道,他不怎么讨人喜欢。
  在人间的时候,只有师傅疼他,后来师傅死了,到仙界的时候,便只有烈涯一个朋友,后来烈涯大婚,让别人抢去了。
  可他做什么了?
  不就是路过某些大派薅了几把仙草,喝醉上街碰瓷要了点灵石,吵不过人家追家里踢了几次馆,“嗝”,邱道打个酒嗝,他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明明打的整个仙界全无还手之力,怎么就不认他做仙帝。
  “荒唐!”仙界仙人谷中,武陵仙君怒甩袖袍,“怎可只以武力定仙帝?!”
  不久前,天道忽然降下一令——比武招帝。力压群仙者封为仙帝,统领仙界三千年,时日一到便可飞入神界。
  飞升神界的名额,自是人人想要。
  人人称颂的青阳仙君,终是败在了人中之渣邱道手下,此刻正倚靠在自家大弟子身上喘息,脸色铁青,烧焦的眉毛一抖一抖的。
  邱道想做仙帝,在人间他做不成第一人,在仙界他想做第一仙。
  烈涯这次酿的酒烈了些,邱道酒劲上头,眯了眼,晃晃脑袋:“你待如何?”
  武陵仙君负手而立:“既要率领群仙,自是有德者居之。”
  邱道嗤笑,呼出的气息带着浓郁的桃花酿香,拿木剑指他:“莫不是在说你自己?”
  武陵仙君冷笑一声:“至少不是某个借酒装疯卖傻的家伙。”
  邱道笑:“说的必不是我,我疯,可不傻。难道说的青阳?也是,他若不傻,又怎会开自家秘境给你们后辈抢资源,他若不傻,又怎会损了自己修为也要抗击魔族,他若不傻,又怎会亲手杀了养育自己的师尊?”
  青阳大弟子立时不愿意了:“你胡说什么!仙界与魔界不通,我师父又何曾伤过师祖?!”
  “没有吗?”邱道蹙眉,面上闪过一抹困惑,“或是我记错了。”
  青阳拍拍弟子的胳膊,略作安抚,才道:“仙君醉的不轻,不若先化了酒力再说?”青阳看向凤王谷的烈涯,烈涯摇摇头,摊手示意管不了他。
  “我清醒的很。”邱道木剑插地,稳住身形,示意自己无事,“天道已说,败了你们,便是仙帝,你们岂能违抗天命?”
  武陵仙君冷笑:“天道认又如何,至少我武陵不认。”
  武陵话一出,四周响起嗡嗡议论声,大多对邱道想要号令群仙嗤之以鼻,武陵见此颇为得意,挺起胸膛:“有名无实,你若只想要个名头,拿走便是,就不知别人喊你仙帝时,是尊崇多两分还是……鄙夷多两分。”
  邱道以为挨个打过便算了,谁拳头大谁说了算,哪来的这么多麻烦事,可他连个挂名弟子都没,他们若是都不听话,他一个人也打不过来。邱道蹙眉:“你要如何才服?”
  武陵仙君想了想,笑道:“不如,我们问天?”
  能来仙人谷的至少也是金仙往上,这次比武,来的人险些站满了山谷,闻言又嗡嗡讨论起来。
  “问天好。”
  “本就是天道旨意。”
  “天道若再次认下,我也便认了。”
  ……
  能称仙君者都是帝仙的修为,“问天”便是以帝仙之力问一问天道,此事可行否,或是双方有了分歧,让天道主持公道。
  天道之前下旨说以武力定仙帝,各仙人不服了,便问天道,请再次设置考验,若通过了,他们就服了。
  天道或是会设置如吃三颗葡萄这等儿戏的考验,或是设置如炼制三千三百三十三万颗极品莲心清火丹这等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端看天意。
  武陵仙君见众人附和,笑道:“仙君可同意?”
  邱道挑眉,企图睁大迷蒙的双眼:“问天便问天,若是还要赖皮,便是那永世不能化形的畜生了。”
  武陵冷了脸:“哼,天意如何还未曾可知呢!”
  这么多仙人在场的问天,便是天道也要仔细琢磨,过了好一会,才降下旨意。
  人间界有一人魔混血,混的是魔帝血脉,也是邱道种下的因果,若是魔帝血脉觉醒,便有毁灭人间界的危险,如此便令邱道下界,将那人魔混血在成年前培养到金丹期,如此魔帝血脉无法觉醒,便算了了因果。
  旨意一下,武陵仙君蹙了眉,能飞升者都是万里挑一,不过是成年前修到金丹,有帝仙指引,有什么难的?转念一想,若要下界,又岂能还是帝仙修为?
  想罢,武陵仙君舒心了,问邱道:“仙君可认?”
  邱道恍惚间只听到要培养弟子什么的,不过是金丹期罢了,便霸气一笑:“认!”
  天道听他认了,立时在他脚下召出个黑洞,邱道身形一晃便陷了进去,吓得酒都醒了。
  “邱道!”烈涯冲上前忙去拉他,却碰不到他的手。
  众仙都没想到天道做事这么利索,纷纷退避,生怕被吸进去舍了一辈子的修为。烈涯道侣拉住他便往后退,情急之下,烈涯摸出一枚戒指扔给邱道:“你要的酒!”
  听到酒字,邱道眼睛直接明亮了三分,忙去勾那戒指,只见那枚通体圆润刻云纹的银灰色戒指,将将划过邱道的中指尖,没入黑暗。
  邱道怀着绝望,整个人陷落进去——嘭,后背着地落在草丛里,本就松松垮垮的紫袍衣襟大敞,露出白皙的胸膛。邱道反应了三秒才恍惚中想起,天道要他培养的弟子,貌似在人间界?
  上空,茂密的树冠遮住了大部分阳光。
  困,邱道决定就地先睡会。
  “哈——哈——哈——哈——!白元青,来日等你儿子来杀你吧!”刺耳的笑声如魔音入耳,由远及近,邱道蹙眉,眼睛不情愿地睁开一条缝。
  来人适时发现了邱道,踩着旗子飞在半空停下:“何人在此?!”
  邱道不想搭理他,眼睛刚刚睁开的一条缝缓缓合上。
  明明看到那人躺在地上,却不回话,焚天真人岂能罢休,冷哼一声:“既是找死,便休怪本尊手下无情了!”说罢五指成爪,印了个冒着火焰的黑手印朝邱道打去。
  仙界人皆知,邱道仙君醉的多重,使出的招式威力便有多大,有时没控制好,他自己都能吓一跳,于是邱道挣扎着眼睛睁开条缝,挥了挥木剑,“嘭”一道精纯剑气蕴含着雷劫之力直冲天际。
  焚天真人真的吓了一跳,渡劫时的痛苦回忆立时充斥脑中,各类法宝不要命的砸过去,连连后退,眼看还是阻止不住剑气来势,顺手把怀里的孩子扔出去掉头就跑。
  “哇!”四五岁的小男孩,愣了一下,立即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邱道捂着耳朵睁开眼,猛地瞪大眼睛,他明明看见是个成年人的,怎么一会变了小孩?邱道脚下雷光炸裂,瞬间便接住他,反手一道剑气击向之前的剑气。
  蕴含雷力的剑气却比方才弱了些许,嘭!两道剑气相撞,如炸雷响彻云霄,巨大的气浪掀起直冲邱道,邱道抱着小孩转身背对气浪,顺从地被吹飞了,越过逃跑的焚天真人,飞向远方——
  “哎呀……”邱道轻叹一声,落在草地上滚了三滚,仰面朝天躺在草丛里。小男孩趴在他胸前紧紧抓着他的衣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邱道觉得胸膛很湿,但眼皮略重,懒得擦,困,耳边却十分聒噪,手指摸上男孩颈部,轻轻一按——小男孩很快便睡着了,于是邱道也缓缓闭上双眼。
  夕阳西下,天渐渐黑了,微风吹过茂盛的树叶,沙沙作响,草丛里偶尔响起几声虫鸣,吵闹中含着一丝静谧,一小俯在一大胸膛上,两人睡的正香,看起来十分安详。
  白城主带着白家众人着急忙慌遍寻森乌林找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作者有话要说:  邱道:我厉害起来自己都害怕!
 
  ☆、仙君也有小爱好
 
  “师尊,烈酒烧心。”
  清澈的声音很好听,斑驳树影下,邱道靠着树干,抱着酒坛仰头灌下一大口,清凉的果酒带着树木的清香,穿梭在口腔中,邱道深深吸了口气,眯着眼。
  “师尊,师尊醒醒,在这睡着,师伯又要说教了。”
  师伯?哪来的师伯?
  邱道蹙眉,谁在喊他师尊?想起来了,他和武陵仙君打赌,要养个人魔混血弟子才能做仙帝。
  “师尊可是睡着了?”那人轻笑两声,“师尊不乖。”
  哪来的弟子,如此没规矩,邱道要呵斥,舌头却懒惰地抬不起。一只手缠上他的腰,邱道视线不自觉投了过去。
  白皙的手掌,细长的手指,圆润的指尖,邱道覆上自己的手比了比,小一圈短半截,竟逊色不少,指腹摸上去,皮肤滑滑的。
  那人轻笑,修长的手钻进他衣服里,摸摸蹭蹭:“师尊可是要这样?”
  邱道蹙眉,抓住不老实的手,胸膛痒痒的,邱道握着他的手,不由赞叹,真好看,不知要怎样的美人才能有这么好看的手。
  邱道仰头,看向环在他身侧的弟子。
  豹头、环眼、招风耳,鹰鼻、秃头、香肠嘴,肤如黑炭,咧开大嘴嘿嘿乐:“师尊,回屋吧。”
  “啊!!”邱道猛然惊醒,瞪着眼睛剧烈喘息,太恐怖!这梦太恐怖了!
  胸膛痒痒的,邱道僵住,低头,男孩睡梦中脑袋蹭蹭,邱道松了口气,蹙眉,挪开小孩搁到地上,起身整了整衣服。
  紫色长袍粘的满是草屑,邱道一根根捏住,丢掉,又整了整裤脚,看了眼衣袍内未着一寸的自己,蹙眉拉紧衣服,酒后的臭毛病还是没改。邱道努力回想断成碎片的记忆,他去争仙帝,打了很多仙,喝了很多酒,然后太热了,当众扒了衣服……
  邱道脸色青黑。
  “恩公休息好了?”
  邱道转头,是那个蹲树根的男人,盯了他一下午。以前师父看着他睡觉挺开心的,换了别人就讨厌了,只是太困,本着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一剑戳死的心态,才假装自己无处安放的神识瞎了。
  邱道没说话,白家主扯过揉眼睛的男孩,继续套近乎:“犬子白唐,多亏恩公搭救,舍下已备薄酒,还请恩人赏光。” 
  邱道低头,那孩子眼泡肿起,小小的一团,眼睛只剩一条缝,正抬头看他。
  啧,真丑,邱道蹙眉,豹头环眼的记忆冲入脑中,邱道忙转移视线,盯着白家主洗了洗眼。
  白家主外表三十来岁,是个俊俏的大叔,邱道此时对他的外貌甚为满意,便和颜悦色了些:“举手之劳,不必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