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2 09:22:22  作者:八耳九空

   =================

  书名:进城的小树精他膨胀了
  作者:八耳九空
  文案
  陆玉锵小时候身体不好,算命的说他命中缺木,他妈就让他认了棵院落中的古树为干爹,每天驱虫剪枝叶陪说悄悄话,服务到了第十岁。
  之后他的父亲做了大生意,举家迁徙至大城市生活,老房子一时空荡下来。
  几年后,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的大少爷难得回一趟老家,开门进去时见院落石凳上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少年,正在无聊晃着脚丫子,见他过来时哭着跑进他怀里,软绵绵地喊:“儿子啊,你终于回来看干爹了,干爹好开心,干爹现在就给你去做饭,你这个头发什么颜色,你在外面学坏了吗?”
  小树精手握成拳悲愤不已。
  陆玉锵:“!”
  住住住住住住手,谁是你儿子!
  后来整个娱乐圈的人都知道了,那个整天跟在大少爷背后的漂亮小少年是他爹,算命特厉害,打架也厉害,大家都喜欢。
  陆玉锵百口莫辩。
  划下小重点:
  1、原汁原味如假包换的小甜饼
  2、作者求生欲很强的,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啦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清,陆玉锵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国内最大的寻人论坛首页,此时飘着一个新帖子,帖名为,寻找失散多年的儿子。
  网友们以为又是一场寻常可见的走失案,点进去收集信息时,他们以为自己眼瞎了。
  楼主:我有个宝贝儿子,今年已经二十五岁,叫做陆锵锵,小名叫锵锵,十五年前离开的时候,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白色短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皮鞋,手上抱着大熊玩偶,胖乎乎的很可爱。眼角有一颗泪痣,屁股上有一块圆形胎记,这个是他小时候的照片。[照片]
  照片有很多,年龄横跨一岁至十岁,各个姿势的都有,还有穿着开裆裤摆着pose的婴儿照,一些隐秘的地方被楼主细心地用贴纸打码盖住。
  有网友看了一会就觉得不对劲起来,在下面跟帖。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些照片跟太子爷很像嘛。】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就是陆玉锵,泪痣的地方也一模一样,而且你看楼主说这孩子就叫陆锵锵。】
  【真相了,钓鱼贴,陆玉锵的爹不是荆江的首富吗。@一号管理员管理员出来了,有人放假消息,麻烦处理一下】
  【小时候的照片截图了,疯狂想看锵锵那几张高清无码照,露出痴汉笑。】
  牧清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出去倒了杯水的时间,回来帖子就被删除了,后台收到一号管理员的私信:尊敬的论坛用户您好,由于您在今天14时25分发表的帖子《寻找失散多年的儿子》违反论坛相关规定,现做删除处理,您的账号根据规定被禁言七天。
  牧清一愣,立即去找发帖记录,显示帖子已被删除,他再回复也发现不行,一番操作下来,弄得他气到头晕,把省吃俭用买来的手机扔到陆玉锵的床上,自己出去翻桃果干。
  这些桃果干是要带过去给陆锵锵吃的,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越来越胖了,毕竟以前喝口水都要胖,估计没错了,不过没关系,牧清挽着袖子边翻边想,爸比永远爱他,父爱如山永不动摇。
  牧清,陆家老宅的桃树精,刚从本体化形不久,几个月前光着身子突然出现在陆家大院,后来撬开老宅的房门找了衣服穿,之后才慢慢适应这个现代化的生活。
  适应后,他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陆锵锵,记得就是这个名字,除非他已经改名了,他们十五年前举家迁徙,之后再也没回过住宅,牧清想这宝贝想得紧。
  此时认真翻着桃树干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删除的帖子在网上掀起了一场大风浪。
  【娱乐圈老司机:点点关注不迷路,老司机带你分析陆玉锵的十五张床上照,张张各领风骚一百年。】
  【陆玉锵的资源已有,加。maiziyuana免费领取。】
  【我已经拿到了层主的资源,陆玉锵真帅,悄悄说,身材很好,大家快去骚扰层主啊。】
  保姆车上,向姚的手机没忍住摔在了陆玉锵的脚边,她哆哆嗦嗦地弯腰捡起来,看了眼还戴着眼罩闭目养神的自家艺人,气就不打一处来,喊:“到了!”
  “再睡一会儿。”陆玉锵手枕着脑袋,长腿一屈,不动。
  “睡睡睡!”向姚过去蹲着,“你是不是瞒着我出去约炮破处了,牛逼啊,床照都流出来了,舅舅知道的话你就完了,这事我都公关不了。”
  陆玉锵:“?”
  他长腿一缩,将人坐直了,整个人懵在座位上,脸上还带着睡醒后的惺忪,问:“你在瞎说什么玩意?”
  “等一下,好友申请通过了,什么,还要钱,卖资源的这么不要脸,十块钱,行吧,买大明星的十五张床照,值得的。”向姚碎碎念,“你给我安分点,我在买你的资源,有点害羞,毕竟第一次买。”
  陆玉锵:“你在说什么,我有点头疼。”
  片刻后。
  向姚:“哈哈哈哈哈上热搜了,免费热搜美滋滋,这小伙怎么这么优秀,哪里来的这么多你的照片,连我都没看到过,他还给你打码了,良心啊。”
  向姚是陆玉锵的表姐,妈妈那边的分支,这几年一直负责陆玉锵的工作和日常事务,只带他一个,算是经纪人也算是助理。
  陆玉锵此时面色黑如锅底,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抖,向姚见到他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忙安慰他:“安啦安啦,不就是几张照片不就是被人叫了几句儿子,你想想网上每天那么多人叫你老公,他们亏了吗,他们没亏。”
  “这能一样吗?”陆玉锵问。
  向姚说:“那怎么办,都已经发生了,万一对方就是要气死你,你被气死了,不就如他所愿了。”
  陆玉锵:“你还是别说话了我想静静。”片刻后他觉得奇怪,“这么多照片,胎记,原本的名字,他怎么知道这么多,鬼啊。”
  陆玉锵原本就叫陆锵锵,但他中二的时候嫌弃这个名字不够霸气,缠着父母在当中加了一个玉,陆玉锵就是由此而来。
  “那,那我也不知道,总不会是舅妈干的吧。”
  “我爸妈不会开这种玩笑。”陆玉锵想得头疼,“行吧,别被我逮到那个人,不然他就完蛋了。”
  陆玉锵的这条热搜挂了整整一天,之后还出了一系列的表情包,最为著名的是一只带了墨镜的猫,通身带着大佬气质,配文道,我陆锵锵,别惹我,我爹在找我。
  最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粉丝的脑洞总是无比巨大,等陆玉锵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一个专属外号,爹宝。
  谁让那个楼主开头就说,我的宝贝儿子陆玉锵的,怨不得大家。
  陆玉锵那天十分冷静,冷静地悄悄吃下了一大碗叉烧芝士牛乳饭,他从小身体情况特殊,喝口水都能长胖,之后实在不行才开始减肥,平时向姚都不给他多吃饭,今天看他心情差了,只好默默给他点了一餐又一餐。
  她现在倒有点怨恨起那个发帖子的小崽子,发什么不好要发那种东西,找打是吧。
  又过了几天,一切收拾完毕,牧清将桃树干打包好放进背包,用浅显的算卦技能算了一卦,推测出陆玉锵的大致地点。
  牧清虽然化形才几个月,但从初生灵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一辈了,他自觉自己比陆玉锵的亲爹还要大上一些。
  正因为年岁长,以前在林间生长时也耳濡目染了不少东西,一些技能都有所涉及,不过并不深入,像算卦这类的,之前也有朋友教过他。
  牧清去看卦象,显示陆玉锵是在南边不远的位置,还挺近,财富聚拢之地,隐隐有股龙气,应当是个极其繁华的地方,但更多的牧清也看不出来。他之后又算了一卦,卦象说他能够心想事成。
  既然如此,牧清背上背包,进城去找儿子了。
  他花了五百块叫了辆黑车,本来动车火车才更便宜,但是牧清没有身份证,他现在就是个黑户,只能乘黑车,好在司机品性不错,问他什么就答什么,给牧清提供了不少关键的信息。
  这边最富裕的地方就是荆江,荆江是华国最繁华的地方之一,金融中心,牧清一想就觉得对了,儿子一定在那里。
  司机找了个地方把他放下,荆州很大,沿路高楼大厦披红挂绿,巨大的外墙屏幕,飞驰而过的车辆,一切都让化形不久的牧清觉得眼花缭乱,此时地面刚下过一场雨,地面湿淋淋,牧清于是踩着水面慢慢往前走。
  正当他迷茫时,一辆公交飞驰而过,车屁股后贴着一块巨幅,停在离牧清不远处的公交站台,牧清是化形的精怪,视力好,一眼就看到上面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手上拿着一只手机,额前刘海拢至脑后,即便只露了上半身,也能看得出这人身体匀称修长,眼下有一颗泪痣,给了牧清一个甜甜蜜蜜的wink暴击,和胖完全不搭边。
  牧清看到男人旁边有一行小字,写道:知名演员陆玉锵。
  儿子长大了,又瘦又帅,这是牧清心里一瞬间的想法,他悲喜交加,擦眼再看了看,不会错的,原来是改名了,现在叫做陆玉锵。
  真好听,不管是陆锵锵还是陆玉锵都好听,牧清心想,不过要是叫牧玉锵就更好听了,别人一听就知道是他的儿子。
  牧清正要上前时,那辆公交车上完乘客,司机一踩油门,车屁股冒出一串烟,熏的陆玉锵那张脸都有些不清楚,之后这车在牧清的眼皮子底下窜出了几十米,就要转弯。
  牧清下意识地飞奔上前。
  虽然这些年地球灵气稀薄,好多精怪也没了曾经上天入地的本事,但牧清到底还是只桃树精,本事比普通人高出不少,跑起来也--
  “那是什么?”小姑娘问旁边的闺蜜,“跑这么快他要上天吗?”
  刘玄通也看到了这一幕,彼时他正在和同伴交谈,牧清同他擦肩而过,带来一阵不小的疾风,身上浓郁的妖气不加掩饰。
  刘玄通见状在心中大骂了一句死妖怪,便飞身上前,作势要将牧清逮下。
  和平年代,怎么还有不长眼的小妖精在外面瞎晃悠,抓住了之后一定要让他褪下一层皮,然后扔进妖怪改造所改造,出来才是一条好妖怪。
 
 
第2章 
  牧清坐在刘玄通身上,将他的双手剪至身后,后者以一种极其屈辱的姿态跪趴在地面,刘玄通的一个同学上前劝架:“你干什么,好好说话不行吗,动什么手,还有没有素质了。”
  牧清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人立即噤声。
  “不说就不说,瞪什么瞪,眼睛大了不起啊。”同学小声嘀咕了一句,退后三步,心中莫名犯怵。
  牧清郁闷了,按着刘玄通的力道重了重,还要给自己讨回公道:“是他先动手的,不是我的错。”
  “是我先动手的。”刘玄通讪笑,挥手,“散了散了,都别看了啊,我没事没事。”
  在刘玄通说话的同时,系在他腰间的捉妖袋安静蛰伏,想要伺机行动,但不过是外强中干的东西,之后张开口子,给自己灌了一肚子呼呼的风,再也吞不进别的东西。
  刘玄通暗中出了一背的冷汗。
  刘玄通,出身于捉妖世家,从小跟着父母学习捉妖的本事,年仅二十二岁,荆江大学大二学生,已经是经过特别行动部门验证过的五等捉妖师,资历不可谓不高。
  他起先见牧清小小的一只,面庞清秀稚气,还以为是刚化形不久的妖怪,没想到连祖传捉妖袋都对他无可奈何,可见是个上了年纪的大妖。
  大妖都有没有素质了,吃饱了撑着来装小妖精骗人,刘玄通在心里骂,现在的妖怪不得了,还会钓鱼执法。
  “你是捉妖师?”牧清看向他腰间的东西,笃定。
  刘玄通冷汗涔涔,立即义正言辞:“当然不是,我是祖国的接班人,无神论者,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妖怪,我这一身是因为cosplay,cosplay你懂吧。”
  牧清:“不懂考斯普雷是什么,但你在骗我。”
  他虽然不懂,但并不妨碍他生气,牧清没化形时就是个暴脾气,气起来时满树的桃子能够一粒粒地砸到院子里,别人还以为这是桃子过分成熟所以掉下来了,除了牧清知道自己这是在冒火,他唯一的好脾气对象就只有陆玉锵。
  牧清掌下微微用力,疼得刘玄通当即招了:“我是捉妖师,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是我技不如人,我认了。”
  “我杀你干什么?”牧清把他拉起来,押到马路的另一边,问他,“当地人吗?”
  “是。”一脸惨败的刘玄通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微微郁闷。
  牧清这才开心起来,继续问:“你知道陆玉锵吗,他是我的干儿子,我今天进城就是为了来找他。”
  刘玄通:“你说什么,谁?”
  “陆玉锵。”
  “呵呵。”刘玄通继续,“呵呵呵呵。”
  呵呵到一半后他突然闭嘴噤声,上下打量了几眼牧清,牧清是那种标准的可爱长相,眼睛略大,杏仁眼,睫毛长,唇部有些嘟,抿实的时候唇珠压着下唇瓣,肤色白嫩细腻,小卷毛,看起来不到二十的模样。
  身高也不高,一米七多的样子,外表极具有欺骗性,刘玄通当时就是被他这副模样给骗住了,最后才落得个被打的地步。
  刘玄通问:“你不会是那个在寻人论坛发帖的楼主吧?”
  “是我。”牧清奇怪,“很快就被删除了,你怎么会知道?”
  牧清见状能伸也能屈,当即把手高举过头,装出一副脾气很好的样子乖乖说:“我是好妖怪,我知道你们捉妖师都只捉坏妖,我刚化形几个月,是一棵桃树精,叫牧清,锵锵是我的干儿子,他八字缺木,所以认了我做干爹,你认识他吧,带我去找他好吗?”
  刘玄通咋舌:“你刚化形几个月,那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牧清眨着他的眼睛乖巧提问,不知道他脾气的大概真的会被这张面貌诓骗,牧清之后拉下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扒拉出一只袋子,拿了些桃树干包好给刘玄通,讨好道,“给你吃,自己做的,谢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