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6 09:43:38  作者:落樱沾墨

   《祈缘》作者:落樱沾墨

 
  文案:
  沈楚秦(腹黑小皇帝攻)X季落(奇巧手艺人俘虏受)
 
  “你用了两年来锁住他,却只需一半的时间让他对你情根深种。你的漫不经心却成了后来最寂寞的守候。你是被他们宠大的孩子,笑看痴情人,却终有一天,要经受时间的后悔和孤独。”——沈楚秦。
  “你平凡无奇,却能做出世间最精妙的奇器。你的利器能抵百万士兵,却每一件都刻着他的印记。你是被俘的敌,他是大楚的皇;你是痴情的人,他是不经世事的孩子。”——季落。
 
  齐硫(茶楼老板专情攻)X齐意(武臣隐忍沉默受)
  “你为守护逝去的爱人拒绝任何人侵占自己的心,你用冷漠去伤害苦等你的人。你是世间最冷漠的痴情人”——齐硫。
  “你一直都明白,他的情深,让你爱,也让你痛。你的名字是他深爱的人,可在一次一次的伤害和绝望后,你终于承认,他唤的那个人,注视的那双眸,清润的声音,爽朗的笑,给的一直都不是你。”——齐意
 
  主角:沈楚秦X季落  齐硫X齐意。
  配角:邵越,颜修文,沈楚熙,黎景,和两个包子(祈安,祈宁)等人。
  双cp,古风生子,结局必定he.,虐只放在相爱前~~~~~《祈缘》算是《留缘》的续集,感兴趣的看官可以先看上一部。
 
 
第一卷
 
 
第一章 缘始
  这一年初春才刚刚开始,我的故事正要从此说起。
  没有说书人轰轰烈烈的战场厮杀,没有绝世容颜的倾国倾城。
  没有兵临天下的刀剑争鸣,亦没有虚情假意的皇权争斗宫廷暗帷。
  在这里,只有为了生活而简单精彩活着的人。
  他们或许为情爱所伤,或许为相守而悦,或许寂寞,或许满足。
  活着的一世,甘于天,甘于地,甘于爱人,甘于手足兄弟。
  这一次,我要讲的,是那个众人宠在手心腹黑聪明的小皇帝沈楚秦。
  哦,对了,也许他已不小了,也该用真心去尝试着爱人了。
  也许,他错过,忽视过,遗忘过,漠然过,也许,他以为自己终究不会同本子中所写那般痴儿怨女。
  可是,当终是离去,我们才会明白,原来爱早就刻骨铭心了。
  上天让我们活着,这一辈子,有的人一生一世。而有的人,却仍要选择在爱人逝去后,接受另一段感情。
  这可能就是,我们都不想让他在寂寞了。
  齐硫,大概他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就这样孤单到白头吧。
  在岁月静好的尘世里,我的故事娓娓而至。
  你听到了吗。
  ---------------------
  这一年,司继八年,春日正好。
  大楚的皇宫里,浓密的树荫里藏着清秀的花朵。宫女笑颜如花,在湖池边,杨柳下,亭台上穿梭忙碌,浅浅的衣色在穿梭中带起柔柔的香韵。
  “小酥要庆生了,父父让偶们不要乱跑”
  “想吃宫宫的饼饼,你去拿”
  两个三岁大的小娃娃正扒着亭廊朝远处看去。
  说话不清楚的小孩穿着稍稍紧身的深紫色侠客装,小小的锦带在身上缠了几圈,露出圆圆的小蛮腰和光洁的额头,衣衫上绣着的争鸣的剑痕因为娃娃圆圆的身子而显得可爱了许多。
  “不袅,父父会骂”
  白衫宽袖,青丝垂腰,宛如谪仙打扮的小孩拍了拍刚吃完果子的手,手插着腰向后退一步站到高一级的台阶上俯视瞪着他,“不听话,不和汝玩”
  白衣小孩说完就一扭一扭的走了,后面跟着的小侠客穿着玄色紧靴跟在后面,“安安,偶这就去,呜呜呜,泥回来”他说完脚下这只脚拌那只脚,扑通一声敦敦实实的摔在地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笨!”白衣小公子扭头就跑了过来,伸出小小的胳膊给他拉起来,又像小大人一样伸手在他脸上胡乱擦拭,“不是吾的错错,汝别哭了,爹爹又要说吾欺负汝了”
  “那泥还吃饼饼吗。。。。”
  “不吃呐,笨湿了,快点回去啦”小公子拉住他的手小跑着消失在了宫廊的尽头,没有发现小侠客在他身后露出奸计得逞的小模样。
  “哎”宫廷之中繁花绿意的深处走出身穿金色长袍,黑发束在身后用白玉冠整齐的扣住,容貌看起来不大,风度却胜人一筹的少年。
  他手里摇两下用锦绣纹出来的锦扇,“哈哈哈,邵卿,你这娃娃可是当定我皇家的媳妇了,朕这侄媳妇可真是贤惠呀”
  邵越一身玄黑色紧身长袍,外面用一层薄薄的金纱编成的外衫薄薄的套在身外,阳光一照,仿佛战神下凡般闪耀。
  但纵然一身光亮,却认识掩不住邵越越发深沉阴郁的脸色。
  “噗嗤,哈哈哈”闲王沈楚熙大笑出声,拱手向着金衣少年,“皇上明鉴,哈哈哈哈,皇上想的跟臣一模一样。”
  被叫做皇上的少年,今日正是他二十庆生,纵然早已长大,可他一张俊秀的娃娃脸却让人根本就想不到这人已年满二十。
  邵越冷淡的瞪着两个人,一挥袖子,冷冷的说,“皇上,御裁找您试衣,午时要您祭祖,您知道了吗?御史大人放在您案前的典文您又背会了吗”
  “额。。。”沈楚秦一顿,扇子捂住自己的嘴巴,“朕这就去”他说完便赶紧招呼着一边的仆人迅速溜走。
  邵越转头看一边没事人般的沈楚熙,“小王爷最近又重了两斤,邵越收徒弟可不要小胖子”
  “哎呀,什么徒弟啊,这是你儿婿。别瞪啦。”沈楚熙搂住兄弟的肩膀,“小孩子嘛,正长身子,现在胖点以后就劲瘦了,越啊,我最近发现修文更忙了,这可不行啊,影响夫夫感情,你看。。。。。。”
  ---------------------------
  沈楚秦托着下巴坐在偌大安静的书房中,与远处的热闹不符,他静静的盯着从窗外印进眼帘的繁阴,轻声道,“多少多年了。。。。”
  老仆人班班唇边带着慈祥浅淡的笑意,站在书房安静的角落,第一次发现,守护了这么久的孩子终于长大了,这么些年,少年竟然真的待在这空荡沉闷的皇宫,守着这偌大之国,竟然真的已经十年了。
  ----------------------------
  “老板,御茶淡酒已经准备好了。”
  “下去吧,累坏大家了,等此事过后老板我好好奖励你们。”
  “属下先谢老板啦”
  齐硫靠着宫廊边,屈膝坐着,闭眼小憩,长发被全部挽起,穿着干练的衣衫,袖口挽起到臂弯,露出麦色强健的双腕,有些疲惫的皱着眉头,阖眼浅眠。
  他没想到,当茶楼老板竟然比做侍卫还累,皇上这次寿宴,邵越作为齐家茶楼背后的主子,必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包下这个宴会以及外使来楚的所有茶水和甜酒的供应。
  用一只胳膊挡住眼前刺目的阳光,他微微眯起眼睛,说道,“出来吧”
  墨绿的武臣长袍从阳光照射不到的暗处缓缓走了出来。
  “做什么”齐硫开口,淡漠的问道,与刚刚的和蔼温和判若两人。
  齐意站在与他三步之远出,轻声道,“需要帮忙吗?”他顿了一下,“你看起来很累”
  齐硫翻身起来,拍了拍自己的下摆,“宴会要开始了,齐大人还是先离开吧。这边不用大人操心。”
  他说完将手腕的袖口整理好,不紧不慢的回了忙碌的置酒殿。
  齐意沉静的凝望他消失,深吸一口气,压下因漠然忽视的疼痛,也同齐硫一般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第二章 缘始
  皇帝成年,大楚这一次的宴会延迟三日,大赦天下,放轻罪者出狱,重罪者减刑,民间各地,商税农税各自减半,先不说百姓们如何乐呵,就光着三日的宴会,也够让人广开眼界,打呼称奇。
  皇宫之中的酒水御茶,点心糕点,杂技能人,几乎全部都是从外面请来的。
  谁人不知道“皇宫一有喜,民间伤大半”的说法呢。为了让百姓也能同乐,小皇帝大笔一挥,请民间能人出席宴会,付黄金白银应得之数。
  这样一来,原本积攒在皇宫贵族大臣手中的银钱流入民间,从一方面促进银钱的流通,而另一方面也恰好与民同乐了,共赏国中能人巧事。
  因为外来的人驻留宫中,宫内侍卫在这几日必须不眠不许的护卫着宫中安全,防范不法之徒。
  闲王沈楚熙的夫人黎景恢复了侍卫长的身份,统领安排人手布置明卫,琉璃骥负责暗卫,间或十八齐侍卫从中穿插,好不忙碌。
  而文臣颜修文正捧着厚厚的账本在御金殿细细的勘察出入账本的数目,防止有人从中牟利。
  “还没查好?”邵越站在他身边,伸手搂着他的腰让他靠着自己有一个支撑。
  颜修文头也不抬的点点头,又翻过去一页账本。
  “宴会马上要开始了,颜儿,你忙一上午了,先歇歇,身子会吃不消。”邵越搂着他的手给他揉着腰间,心疼的不行。
  颜修文快速却认真的翻过两页,口中念念有词,用墨碳在一角出画上一条细线,这才好像松了一口气,乖巧的靠着邵越的肩膀,“马上要开始了?都这么晚了”
  他抬头望望几乎爬到屋顶的太阳,明晃晃的春阳正是一年最好的光芒。
  “好累,你帮我换衣衫吧,越”他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瞅着表情淡漠却柔和的男人。
  邵越弯腰抱起他,“先休息会,不用担心,我帮你”
  “小安呢?”颜修文埋在他胸前问道。
  “在楚熙那边跟祈宁在玩耍,不用担心”邵越边说着,走进宫殿的内室。
  --------------------------------
  春末,浓郁的草香花香飘散在空中,淡淡的,香香的,柳叶花瓣打着小小的旋落如青绿色的湖池之中,荡齐逶迤的水痕。
  沈楚秦面如白玉,眸中的星辰闪烁,浅色的唇文雅的轻抿着,他伸直双手站在铜镜前任宫女摆饰。
  铜镜中的少年,身形一日一日修长,一张纯挚的娃娃脸却好像几乎没有变化,只有眉宇间和眼中更多了几分狡黠。
  “清儿,你说朕好看吗?”沈楚秦眨了眨眼,对着铜镜说道。
  被唤作清儿宫女正站在他身后将他的黑发整齐的顺在身后,“皇上,您是奴婢见过最好看的人。”
  “不对,皇叔和邵越他们都比真好看,啊不,更有。。。更有一种。。。”
  “皇上还很年轻。”清儿笑道。
  沈楚秦皱皱眉头,瞅着铜镜中的人,“要不然朕也试试经常皱眉?唔,还是这张脸的问题啊”
  “皇上,看起来。。。”清儿抿唇。
  沈楚秦朝她点点头,满含期待的回头看她。
  “皇上看起来惹人疼爱”
  沈楚秦郁闷的转身看铜镜,似喜似悲感叹道,“都二十了啊”
  铮!铮!铮!
  沉闷的大钟从远处响起来,深沉而浓郁,平稳的鸣叹。抬起头,正午的阳日已经高高的挂在头顶。
  祭祖,典礼,异国来使献祝,朝臣王侯贺词。
  与往常一般的宴会,只不过更大,更多人,更忙碌,也更危险。
  文臣落左座,武臣为右侧,王侯在前,朝使在后。
  邵越坐在颜修文身边,他现在已经不是将军了,刚好名为亲属与他同座,小纸儿颜祈安被颜修文乖乖的抱在胸前坐在低矮的案桌前,也认真的听着。
  齐意袖手立于沈楚熙的身后,他是三品官,是可以落座的,但是碍于闲王那点轻功,邵越不容沈楚熙反对的让齐意站在他身后,明着保护他。
  沈祈宁不喜欢听这些东西,奈何小安又痛的认真不搭理他,他便趁人不注意偷偷爬起来,爬出沈楚熙的身边。
  “去哪?”沈楚熙也听的不耐烦,景儿是皇宫侍卫,不在他身边,这种宫廷礼节他最受不了,奈何碍于着王爷的身份啊。
  沈祈宁将圆圆的小爪子握成圆弧小声的说,“父父,累,想去玩”
  沈楚熙轻轻摆摆手让他去了。
  齐意拉着沈祈宁的小手在宴会的不远处溜达。
  “意叔,硫叔呢?”他高高仰起小脸,问道。
  齐意将他抱起来,“你又饿了啊?”
  “想他了,偶们去看看他吧”
  齐意给他整了整衣衫,“宴会还在进行,一会典礼完成的话大家都要吃好吃的了,小王爷还要去吗”
  小娃娃嘟着嘴巴想了想,“还是吃吃聪要,偶们快回去吧”
  齐意勾起温暖的笑意,带着疼爱和欢喜抱着小孩儿在不远处等候典礼结束。
  --------------------------------
  见过百花宴吗?
  用浅粉色桃花酿成花泥做成粉嫩粉嫩的酥饼,白玉的颜色中透着绯色的娇羞。清雅绿枝仿佛还带着露水,便被人摘下放在精制无暇的盘中,上面倒上淡淡的甜粥。
  每一道素菜中都有花色的韵味,每一种汤类里都晶莹剔透。
  从未见过的新奇瓜果,流光珠宝被摆在宴会的周围。
  宫女传流不息,宫廷大臣举杯相贺,外使新奇多异,欣赏着来自大楚的舞女歌者翩然起落,委婉琴音。
  沈楚秦懒洋洋的靠在御座上,吃着妃嫔涟洏一口一口递上来的食物,偶尔望一下吃得正欢的众人。
  “景儿,饿了吧”黎景才刚走过来就被眼尖的沈楚熙拉到身边,随后一口菜便被喂到了嘴里。
  “爹爹,喝”沈祈宁将一杯清淡可口的果酒举着也要喂黎景。
  黎景弯腰喝下他小手里的酒,摸摸自家儿子的头,端着汤要喂他吃东西。
  于是他们三人便变成了一个喂一个的模样,看的下面的人一阵羡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