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6 09:45:07  作者:一D小哥

 =================

《柳公子的打脸日常》作者:一D小哥
文案:
     [伦文叙老点柳先开同人]
 
学霸杠上学神
 
富家公子VS穷书生
 
双向暗恋甜甜的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校园恋情
 
————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港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先开(攻),伦文叙(受) ┃ 配角:赵天天,向钱汉,程情 ┃ 其它:伦文叙老点柳先开
 
==================
 
  ☆、第一章
 
  对我来说,打脸可能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柳先开
  作为广东最负盛名的才子,柳先开一直都是被人仰慕的存在。
  以出身而论,他乃柳公权的小儿子,家世显赫,本人生得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不论文韬还是武略都样样精通。然而就这样一个生长在豪门的公子哥,自身却没半点沾染纨绔奢侈之风,完美的着实令不少少女心系。
  但是现实其实不然。
  柳先开很苦恼,因为他自小就有一个毛病,这个毛病不大可它发作起来却很要命,住在他家隔壁的一个兄弟曾经告诉过他,那叫“打脸”,学名“福来哥”。
  虽然他不知道这位“福来哥”是哪位高人,不过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看着自家儿子被外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柳公权忍不住偷偷嘱托:“你不要搭理隔壁那臭小子,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早些年在城门外被雷劈过后,就越发神神叨叨,看着脑子也不怎么好使。”
  这般不太文雅而且还是背后议论他人的话,柳先开起先是不赞同的,但他看着隔壁兄弟搂着自己的肩膀,模样颇为高深莫测的说:“作为这个时代的先知,我将改变这个腐朽的世界,带领你们迈向新时代!你看看我如此霸气侧漏的气质,是不是内心有一股冲动想要追随于我,这样吧,看在咱们是邻居的份上,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头号小弟的位置就交给你吧。”
  柳先开心想:也许父亲说的没错。
  这天乡试放榜,他早早就出了门,其实这种考试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悬念,若非是父亲强烈要求他出去看一眼,这种看榜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浪费时间。
  走在闹市里的柳先开几乎是带着一种悠闲逛街的心情,同一路上各种愁眉苦脸的书生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正走着他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前方有一群人在聚集着,那些人指指点点叽叽喳喳,一看这种架势必然是前方发生了什么,柳先开来了兴趣快步往前凑了凑热闹。
  被围观的是一家小店子主要卖豆腐花,店铺不大但因为味道极好每天都有非常多的食客前来。听说这两天店铺里来了一位新伙计,还是一位貌若天仙的美女。食美味观美人本来是件极风雅的事情,但有些心术不正之人显然是动了歪心思。
  这不,眼前就上演了一桩。
  有个地痞老流氓吃完豆腐花指名要那位美人过来结账,言语之间调戏也就罢了,更无耻的是他将自己的钱串子系于腰间坠在□□,一脸没皮没臊硬是要逼着她伸手去取那饭钱。
  这一行为令围观的人都忍不住连声指责,可那老流氓一脸凶相身旁还带着几个打手,众人指责归指责倒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围观的人不敢挺身而出,柳先开可不怕这个,作为一个习武之人他最憎恨这种欺男霸女的恶霸了。
  “我不要你的钱了,啊,你干什么,放开我!放手啊你!”
  “哈哈哈哈,那可不行,快点来拿你的钱!”
  柳先开一听这话拨开人群沉着脸走到那老流氓的身后直接飞出一脚踢中他□□的那串钱币,老流氓虽然人品很坏但钱还是有不少。那串钱币又长又重被柳先开一脚直接反弹了上去,重重砸在了那老流氓的头上。
  这一击又快有准,直把那恶霸打的头晕目眩几乎要晕厥过去。
  钱币甩过去霎时就散了,全都飞散在空中马上就要上演一出漫天撒钱。
  柳先开看到这一幕突然在心里萌生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
  我应该是可以全部接住的吧?
  想法没有行动快,在他还没有决定要不要付诸行动的时候,身子就已经以一个漂亮的姿势翻身准备去接那漫天钱币,而且他手里居然还多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布袋子。
  漫天的钱币撒在空中,一位翩翩公子翻身前来身手极为利落干净,三下五除二将那恶霸的钱收于布袋,一番动作下来其实不过一瞬间而已。
  众人看得是目瞪口呆,也许是因为终于有人惩奸除恶,也许仅是因为这除恶的公子容貌与气质太过出众,才使得一群人竟没发现这其中的不和谐之处。
  作为一个武术天赋max的人,柳先开一向对那种花拳绣腿式功夫看不上眼,除了架子好看没有半点实用之处,不过现在他倒是有一丝丝庆幸自己还是会一点花架子的,比如刚刚拾钱的时候。
  柳先开拽着装钱的布袋子身子有点儿僵硬,以他为中心遍地都是没接住的钱币……
  啪!
  这打脸的毛病又开始了。
  “好!”围观的人群好似没看见地上的不寻常之处爆发出一阵一阵的欢呼声。
  柳先开绷著脸脑海中竟然突然想起隔壁兄弟给他灌输的歪理,“动作要快,姿势要帅!”
  还好刚才的架势唬住了不少人,柳先开悄悄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噗嗤”一声,非常轻微的笑声传入柳先开耳中。
  他忙一扭头正对上一双含笑星眸,对方是一个同自己年纪相仿俊俏的公子,两人视线相撞后者忙捂了下嘴,像是为自己的失态表示一丝歉意,紧接着那俊俏公子身旁的人同他说了句什么两人便转身离去了。
  柳先开看了眼那两个人离去的背影松了口气,脸上感觉火辣辣的,尴尬之色难以掩盖。
  手中的布袋虽然没接住多少钱,但付几碗豆腐花还是足够的吧?柳先开心里突然没底。
  “臭小子!你哪来的,居然敢管本大爷的闲事!”缓过神来的恶霸对着柳先开骂骂咧咧道。
  太及时了。
  看着周围恶霸带来的蠢蠢欲动的打手们。
  柳先开表面冷着一张俏脸,心道:还好你们救场快,放心,我争取下手重一点,希望你们这段时间都不要再出门了。
  噼里啪啦的一顿胖揍,观众看得极为舒适目送那群流氓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灰溜溜离去,对付这种市井三脚猫功夫,柳先开还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下手过重造成什么后果。
  “公子!公子!”拥挤的人群中费劲挤进来两个人冲着柳先开叫道。
  今天是什么运气?他心想:救场的一个接一个。
  不等那两个人开口柳先开问道:“放榜了吗?”
  “刚放,公子……”
  得到消息,柳先开转身将手中的布袋交给那位美人后就头也不回得往放榜的方向走去。
  那两个人望着柳先开的背影很是奇怪道:“公子原来这么在意自己成绩的吗?”
  “谁知道呀,快跟上。”
  放榜的地方同样围了一群人,柳先开再没有心情挤进去了,他远远的望了一眼,不出所料第一名的位置上他的名字被工工整整的写在上面。
  “公子!公子!你怎么跑这么快啊。”两人追来站在柳先开旁边气喘吁吁。
  其中一个抬头一望正好瞥见柳先开的名次,不由摆手道:“哇,公子你第一名,恭喜公子,贺喜公子。”
  名次这种东西你要问柳先开在不在乎?这真的不好说,因为从小到大他从未位居第二,然而纵使常年第一文韬上的努力也全然没有他练武来得辛苦。
  第一于他而言,仿若与生俱来的东西一样。
  柳先开轻声道:“你们若是要祝贺我,不如等我他日高中之后再祝贺也不迟。”如此倨傲的话被他说的相当自然,好像理所应当一样,不过介于他这么些年取得的成绩,倒也没人觉得这些话有什么不应当。
  “有没有搞错啊?公文也有人敢撕!”一个衙役扒开人群出现在榜单前面骂道。
  柳先开这才注意到那份榜单的不妥之处,他看了看自己名字前面不规整的被撕过的痕迹,原来前面还有一小部分被人撕下垂在地面,只是他站在人群外面视线被挡住了才没有看到。
  这隐隐的不安……柳先开心中突然升起一种熟悉的感觉。
  果然,当衙役将榜单重新贴好后,一切都变了。
  乡魁——伦文叙
  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柳先开自己也不清楚,虽然从小到大他被打脸次数多到他自己都记不得了,但他在比赛、考试什么的还真的没有失去过第一的位置,哪怕是一次,也没有。
  旁边那两个溜须拍马的人被打脸后的反应明显正常许多,当然也无非就是一些质疑考试不公顺带贬低一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伦文叙。
  这种话若是平时在柳先开面前说出来,那是肯定要被训斥的,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输了便是输了。
  但是现在柳先开脑子有点懵懵然,那些话在他耳朵里是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他认真想了想,难道是自己平日里懈怠了?可他确实在乡试里发挥的很稳定,那份试题答得也是非常漂亮。
  看着自己名字前面那个“伦文叙”,柳先开觉得一定是今天不宜出门!
  
 
  ☆、第二章
 
  对于柳先开这次乡试得了第二名的事实,柳公权表示很诧异,但是为了顾及小儿子的情绪,他偷偷下令柳家上下任何人都不得提与乡试有关的话题。
  这件事柳先开不知道,乡试第二的打脸其实并没有让他起负面情绪,这种程度还不如让他当众出糗来得打击大。
  毕竟能有人胜过自己,柳先开倒是觉得有些新奇,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想见见这个人,话是这么说可他没想到的是很快他就以一种奇特的方式见到了那个让他位居第二的人。
  个头比自己矮一些,穿着一身宽大不怎么合身的衣服,看样子家境不是很好。样貌倒是很是不错,唇红齿白剑眉星眸,但是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还有武功很差!
  柳先开倚着大门,看着前面被吃瓜群众围起来的那个和自家家仆正吵架的小子点评道。
  不过……
  柳先开心想:那文采确实了得。
  想到三天后的书院开学,柳先开没再继续看下去转身朝府内走去准备同自家父亲商量一件事。
  夜。
  清冷的月光下柳先开正在院落里练功,黑夜下周围是一片寂静除了他打拳、练剑的声音再无半点声响。过了半个时辰,院里突然传来瓦片掉落的声音,柳先开像是早就知道些什么头都没抬便道:“下次麻烦走正门。”
  说完他没再开口而是继续练完整套的剑法后才抬头朝院子墙壁上看,那个早年被雷劈过的隔壁兄弟眼下正挂在那里,一脸尴尬的朝他讪笑。
  柳先开叹了口气:“不会翻墙还偏喜欢翻,每次都挂在上面,你这又是何苦?”
  这边赵天天扒着墙一脸谄媚道:“柳哥,救救兄弟吧。”
  柳先开摇了摇头足尖轻点人就出现在了墙壁上,一手提溜着那人下来,这身功夫可把他看得羡慕不已。
  这人就是之前说的隔壁兄弟,人名赵天天。
  虽然名字不怎么霸气甚至有一丝丝天真,但他人长得还是……挺一言难尽的说。
  身形魁梧,个头足足比柳先开高了有两个头,脸长得虽说谈不上英俊潇洒,但是很有粗犷的男子汉气概,尤其是那一脸的络腮胡,明明比柳先开年纪要小上一岁,两人站一起一对比硬是比成叔侄的差距。
  这幅样子在当初可把赵家老爷愁坏了,明明他家是好好一个江南水乡出来的模子,偏偏赵天天越长越塞外风,难道说这就是被雷劈过的后遗症?
  柳先开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赵天天暗搓搓问一句:“柳哥,听说你要转到明校去?”
  柳先开淡淡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这小子不知道吃错什么药,近些年几乎每天都在打听自己各种消息,明明先前总爱叫他“小柳”要他做他的什么头号小弟,现在却是纠正不掉的“柳哥”称呼。
  赵天天不知道柳先开正在心里嘀咕他,他神色忽地严肃起来道:“难道所谓的剧情要开始了!”
  “什么剧情?”柳先开疑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我连这是什么类型的本子都没搞明白。”赵天天失声道。
  又在说些神神叨叨的话了,柳先开无奈,他这个朋友也不知道是被雷给劈傻了还是怎样,从小到大一直觉得自己生活在话本小说里,小时候逢人就说自己是大主角,为此没少被赵老爷狂揍。再长大些的时候,他念叨着是自己的名字连累了他,然后一心想要改名,要死要活的磨得赵老爷终于开口答应问他想要什么名字,他咧嘴一笑说不改多少,把他名字中间那个“天”换成“日”就行了,后续柳先开不太清楚,只知道赵天天被殴得浑身缠满纱布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病好后的他倒是安静了很多,因为他不再说自己是主角了,改称住在隔壁的自己是主角,柳先开一头雾水。
  赵天天依旧不知道柳先开正在内心嘀咕自己,他同柳先开分析道:“柳哥别怕,剧情开始也没事,有兄弟给你出谋划策保管你以后顺顺利利坐拥天下!”
  “啪!”柳先开一把捂住他的嘴,小声道:“算我求你了,这种话千万别再说了,我柳家可是清清白白的,不想招惹闲言碎语。”
  赵天天被捂着嘴“呜呜”的点头,等柳先开松开手他换个话题继续道:“我听说明校是一所不怎么样的学校,在省城校际比赛中也快有二十年没得过第一了,当然从中更是出不了什么科考人才,你怎么会放着东方书院不去跑去那里?”
  柳先开刚想开口,看着赵天天一副求知的表情,他突然就不想把真实想法说出来。去哪个学校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多大的用途,东方书院也好明校也好,他自认为不管是接受哪边的教学都不会对他科考产生什么影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