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20 09:21:45  作者:白了个眼

   《物理老师上课讲化学试卷》白了个眼

  某天上物理课
  物理老师掏出试卷对学生说“这节课讲一下这次期中考试的题目。”
  低头准备抄写黑板字,一愣,化学试卷!!
  转身轻咳了一声。
  “这次考试题目都太简单了,没什么好讲的。”顿了顿,“刚好今天化学老师病了,我来帮她讲一下化学试卷。”
  学生们纷纷看向刚好经过教室门外的化学老师。
  嗯嘤嘤,要完,晚上回去要下不了床了。
  ----
  背景:同性可婚
  这是一篇按照校园线写的日常小甜文
  你撩我我撩你互撩撒狗粮
  点点收藏给个支持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若芷沈明月 ┃ 配角:林熙叶多多;三班学生 ┃ 其它:
 
 
第1章 开学(修)
  号外号外,在看了一下之前发的文,哈哈哈真心发现错字和文章质量不够,所以现在会从第一章 开始一章一章捉虫,并且会针对性的修改一小部分内容,使人设更加突出。
  如果之前已经看到后面的小可爱们,可以不用看修改后的文,大致剧情是差不多的,不影响后面的更新。
  刚进坑的小可爱可以只看附(修)的文,毕竟没修的文章文笔有点...挫,起码修过之后会更好。
  (捂脸)-///-
  修改工作大概会3-5个工作日尽快完成....吧。
  希望各位小可爱不要介意哟,么么哒!
  --
  同学A,“暑假怎么一下子就过去了。”
  同学B,“对啊,感觉一眨眼就没了。”
  同学C,“哎哎,你的作业做完没有啊?”
  同学D,“憋说了,我昨晚才连夜做完。”
  同学E,“借我抄一下呗~”
  同学F,“嘿嘿,幸好我刚放假的时候就做完了,昨晚还在家里爽歪歪的烧烤。”
  同学G,“+1”
  同学H,“+2”
  同学C,“哇呜,大佬们,我数理化三科都还没做啊...”
  同学D,“咳咳,喉咙有点痒。”
  同学C,“得嘞,小的听说门口新开了一家奶茶店,不知陛下可否屈尊放学的时候一起跟小的去品尝品尝?”
  同学D,“嗯哼。”
  同学E,“狗腿子。”
  同学C,“哼,就狗腿怎么了,你有本事别来抄。”
  同学E,“哎别别别,我可还指望老大借来的答案呢!”
  同学C,“狗腿子!”
  同学E,“...”好气哦。
  学习委员刚在黑板上写完开学需要交的暑假作业清单,看到下面那群人肆无忌惮的在自己面前讨论抄暑假作业这件事,握紧拳头,手指骨敲了敲黑板,发出叩叩叩的声音,略洪亮的朝班上叽叽喳喳说话的同学道,“各个科代表在第二节 课上课之前把各科作业收齐,下课的时候交给我。”
  同学Z,“啊!不要啊!学委大大。”
  同学X,“学霸学霸,快把你作业给我!开学第一节 课是自习课,刚好可以赶紧抄一下。”
  同学V,“别抢!这个学霸的作业是我的,你一边儿去!”
  梁凉悄悄的挪到班长位置的前面,双手合十拜托状,“呜呜呜,班长大大,你的作业可以借给我对一下答案吗?”
  班长方笙皱了皱眉头,当然知道这所谓的对答案就是传说中的直接抄,但是看到面前的人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免心软了一下,从抽屉里把叠的整整齐齐的试卷和练习册递给面前的人,“快点对吧,不要对的一模一样就行。”
  梁凉愉快的接过作业,拍了拍胸口保证道,“得嘞!”
  同学P目睹了这一场‘PY’交易,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班长,满脸震惊加控诉,“班长你偏心啊!为啥她来借你就给了,我借你就不理我!”
  “因为你长得丑。”班长淡定的说。
  周围的同学对比了一下,点了点头,“对。”
  同学P,“...”扎心了老铁。
  “铃铃铃”刚好上课铃响了。
  班长方笙站起来对还在班上闹哄哄的同学们说,“第一节 课自习,大家赶紧坐回座位上,不要吵。”
  全班同学都稀稀拉拉的回到位置上,没有做完暑假作业的都在奋笔疾书在抄,做完暑假作业的倒是跟旁边的人小声的讨论着暑假发生的趣事。
  --
  梁若芷一大早就回到学校参加老师例会,本来她是可以不用那么早就回到学校的,甚至可以不来参加这个老师例会,因为这个老师例会只要求校级领导、级长和班主任参加。
  想到自己以后都要这么早的过来,抬起左手就往自己右手手背上拍,“让你手多!”
  为什么这样呢?
  梁若芷又想起一个礼拜前,因为A市一中的老师都需要提前一个礼拜到校准备未来一个学期的一些教学内容,所以那天梁若芷就像以往一样,回到学校走向物理办公室,推开办公室的门,一眼看过去发现办公室里物理组的老师都已经到齐了,而且齐刷刷的看向自己。
  “早上好啊!”咧开嘴对其他物理老师打了声招呼,就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看到地上有几张纸,而且应该是写了什么东西的,不过因为字的一面正对地上,就看不出来写的什么字。
  梁若芷想可能是其他老师桌上的备案不小心吹到地上了,就伸出右手,从距离自己最近的纸开始弯腰捡起来。
  当她的右手手指刚触碰到纸的那一瞬间,周围本来坐在座位上的物理老师们就围了过来。
  物理陈,“看看,是什么是什么!”
  物理马,“别挤别挤。”
  物理高,“梁老师,你看看你捡到的纸是写着啥字。”
  梁若芷一脸懵逼,听到周围的物理老师都在催着她赶紧把纸反过来,她也就照着做了,看了一眼,上面就写了三个字母:YES。
  YES是什么?梁若芷表示不知道,耸耸肩,“是YES。”
  周围一群老师都长呼了一口气,像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的样子,一脸高兴的跟她说:“梁老师,以后三班就交给你了。”
  “???”梁若芷一脸懵逼。
  物理马,“对对对,相信梁老师一定可以的。”
  “what?”梁若芷二脸懵逼。
  物理陈,“梁老师啊,以后就辛苦你了。”
  “你们在说什么?”梁若芷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你们这么多人七嘴八舌的,我都听不清你们什么意思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一班的物理老师物理徐说,“梁老师啊,原本三班的物理老师陈老师,这个暑假去医院检查发现怀孕了,她家那口子高兴的不行,直接就跟校长请了一年的假,说要休产假。”
  陈老师今年已经四十有余了,跟爱人结婚十多年,一直都想要个孩子,但是一直都没有,现在突然检查出来怀孕了,她家爱人紧张直接让陈老师休一年产假,好像也...没毛病?
  毕竟陈老师现在怀孕,也算是老来得子吧?
  “那要恭喜恭喜陈老师了!”梁若芷点了点头,眉宇间也染上几分喜悦。
  物理何解释道,“所以啊,三班现在就缺了个物理老师,我们就想着从我们物理组里面抽签,看看谁抽中就谁去跟一下三班的物理课,抽签是最公平的了。”
  梁若芷突然明白了,原来放在地上的纸,是道选择题啊!?再低头看了看上面写着明晃晃的‘YES’,好吧,是她没跑了,“哦没事,跟一下三班的物理是吧?没问题啊,小意思。”
  物理徐笑得贼兮兮的道,“陈老师原本负责的,除了物理课之外,还有班主任。”
  “恩!我只负责物理就好了吧!”梁若芷满脸抗拒,一副‘你们死都不要逼迫我当什么鬼班主任’,神情跟被踩到了尾巴,一下子就炸毛的小猫咪一样。
  物理徐笑得更贼的补刀道,“是的没错,班主任的任务也搭到你的肩膀上了。”
  “不行的!我还有八班要跟呢,我怎么可能负责的来!”梁若芷连忙摇头,做什么班主任啊,累得要死还吃力不讨好。
  “级长已经说了,谁负责三班的物理和班主任,她之前跟的班就交给其他人负责。”物理郑欢快的替梁若芷解决了她所烦恼的事情,“所以你不用担心负责不来!”
  A市一中规定,如果担任了班主任及其所在班级的科目,则不需要负责其他班对应的科目。
  “别开玩笑啦~郑老师,我都没做过班主任,做什么班主任啊!”梁若芷再次使劲摇摇头,“要是带的不好,那就是祸害学生,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是毁了国家未来的栋梁,这我怎么担得起啊!”
  物理何诧异的看着梁若芷,呵笑道,“梁老师,你说的太过了吧?再怎么带的不好,也不会把人往死路上带啊。”
  物理徐拍了拍梁若芷的肩膀,“对啊,而且梁老师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教学能力非常好,根本就不存在梁老师你说的祸害学生这个问题。”
  物理马,“梁老师教过的班,学生的物理成绩都是比较好的,现在做三班班主任,绝对可以做得来。”
  物理陈,“恩恩,没错,梁老师肯定可以的,加油。”
  “不不不,要不然这样,我们来看看下一个物理老师走进来会选到什么,如果她选中了,我们就让她来负责三班好不好?”梁若芷还是想垂死挣扎一下。
  物理徐再次贼笑道,“梁老师,你是整个科组最后一个来的。”
  “...”都怪她的右手,早上起床的时候习惯性的关掉了闹钟。
  物理何也哈笑道,“而且只有你选中了yes。”
  “...”都怪她的右手,好捡不捡干嘛要捡最近的纸,从最远的地方捡不是更好吗!
  物理高,“梁老师,就是你,没跑啦!”
  “...”好气哦!
  --
  “梁老师,梁老师?”
  梁若芷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从一个礼拜前的回忆中回过神来,扭头一看,是级长,梁若芷乖巧的问候,“级长好。”
  “梁老师啊,三班的学生可能会有点折腾,就辛苦你一下了。”级长捏着嗓子,甩了甩拿着的手绢,扫到梁若芷的肩膀上。
  “我...我尽力。”梁若芷艰难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加油哟!”边说还两手比划着加油的姿势,级长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
  直到级长已经走远了,梁若芷才从刚刚级长那超级少女的姿势中反应回来,打了个寒颤,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老男人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说话还带个”哟”字,摇了摇头,想了想自己从今天开始算是正式上任三班班主任这一职位了,于是迈步走向三班的课室。
  边走还边轻拍自己的右手,嘴里嘀咕着什么话。
  如果身边有其他人靠近的话,一定能听到梁若芷在碎碎念着。
  “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都怪你,这么多手。”
  “哎,完了,以后都要起的比鸡早了。”
  “呜呜,已经开始想念校门口王阿姨的豆浆肉包了,不知道王阿姨会不会这么早起来。”
  在梁若芷思考以后早餐可以吃什么这个问题的陪伴下,终于来到了三班的教室门口。
  在A市一中,高一高二高三分别霸占一整栋教学楼,由高一统领的教学楼,被称作‘一座’,高二统领的教学楼,被称作‘二座’,高三的则是‘三座’。
  一座和二座相邻,三座因为都是高三学子,最后一年拼搏冲高考,所以教学楼相比于一座和二座,都稍稍远一些。
  一班二班三班四班,都默认位于整栋教学楼的最高层,依次往下,一楼是十三十四十五十六班。
  所以每栋教学楼,都只有四层,也不叫四层,因为四楼上面,还有一层,是天台。
  A市一中是整个A市里面最好的公立高中,每年招生都只会招这个多人,不会多,也不会少。
  三班坐标在二座四楼,每一层都有三处楼梯,教学楼的最两边,以及中间,三班的课室,刚好就在中间楼梯的旁边,而且所对应的门口,就是课室的后门。
  梁若芷刚上完楼梯,转了个弯,就直接站在了三班课室的门口。
  三班的同学都背对着梁若芷,所以不知道他们的新班主任,就站在教室后面默默地“视奸”他们。
  最靠近门口的何建益正在跟同桌玩五子棋,感觉到桌子上突然多了个阴影,想着应该是隔壁的同学来围观了,毕竟现在正处于‘决一生死’的紧张时刻,也没有扭头,直接冲着后面说,“哎,后面的同学,你挡着我的光了!”
  同桌默默的在纸上某个格子画了个圈圈,然后放下手中的笔,“两头蛇,你输了。”
  “!!!”何建益觉得这次输了,完全是因为后面的同学挡住了自己胜利的光芒,于是气冲冲的扭头,头还没转完过去,就大喊着,“同学,都怪你挡住了我的...光!!??”
  同桌感觉到何建益的语气,从一开始的气冲冲,到后来的疑似惊恐,不免好奇也扭过头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两人张了张嘴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默契的道,“老师好。”
  何建益两人的声音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但在一个处于自习的课室里,也足够让周围一圈人听到他们说的话,一传十十传百的,全班同学都纷纷扭过头来,好奇的看着站在课室后面,头发随便用橡皮筋绑在脑后,上身小猪佩奇T下身牛仔裤,跟他们穿的校服完全不一样的这位陌生的老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