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28 09:54:43  作者:biutiful

 =================

《(晚吟在上〈曦澄〉)魔道同人》作者:biutiful
文案:
     那个,晚吟要是想在上边,也可以!
 
我,江澄,江晚吟,江宇直,就是死,也绝对不会喜欢你蓝曦臣——真香!?
 
曦澄,尽量不ooc
 
圈地自萌便好,不参加任何思b。
 
随便观看,谢绝转载,谢谢!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曦臣,江澄 ┃ 配角:忘羡,追凌等 ┃ 其它:
 
 
  ☆、夜猎
 
  “魏无羡,不需要你来扶我!!!”
  夜猎过后,莲花坞里传来江澄的叫嚷声。
  紫电到了身前,魏无羡赶忙闪躲,见不远处飘来的一抹金星雪浪袍,立马就躲了过去。
  “你你你…你干什么!”那人避之不及。
  见是金凌,江澄才收了紫电。
  “舅舅,你怎么了…”金凌去扶他,江澄骂两句,才自己扶着腰走了。
  魏无羡几乎要笑的满地打滚,惹得金凌瞪他一眼,剑马上就劈了过去:“再笑,叫我舅舅打断你的腿!!”
  魏无羡轻而易举避开剑锋,躲闪的同时,还在金凌肩上、背上拍了几下,惹得他更是恼怒不已。
  魏无羡道:“你舅舅受了伤,不能打断我的腿了……”
  “仙子呢?仙子!!”
  刚才说完,果真就听到两声犬吠传来,魏无羡立马变了脸色,飞速爬到了树上。
  仙子…仙仙仙…仙子!
  妈呀…真是仙子?!
  爬到了树上,魏无羡才稍微安心一些,他还没大叫,底下的金凌就叫嚷着跑了。
  “蓝思追,你来莲花坞干什么!!”
  跟在仙子后边的,竟然是蓝思追?!
  仙子近了身前,魏无羡紧紧抱着树的手有些发软,蓝思追打了声招呼,立马就牵着仙子走了。
  仙子回头忘了他一眼,魏无羡手脚一软,差点儿掉下树来。
  “魏前辈,含光君也来了。”蓝思追的声音越来越远。
  魏无羡本来要下来的,听见这句话立马就停住了。
  两抹人影近前来,一个分道往里而去,一个正往他这边而来。
  “二哥哥,接住我。”魏无羡扑进蓝忘机的怀里。
  坚实的臂膀瞬间揽住他。
  魏无羡在蓝湛怀里扭了两下,抱住他脖子的手松了松:“蓝宗主他出关了?”
  蓝湛道:“有几日了。”
  魏无羡道:“夜猎…不会他也去了吧?”
  蓝湛点头。
  难怪…江澄自从昨晚过后就一脸不悦,不过他好奇的是,他们昨晚怎么了?
  一路被蓝湛抱到了房间里,魏无羡还是没放开手。念及前几日,魏无羡的手又松了几分,故意打趣道:“卖枇杷那个小姑娘那么好看,二哥哥你不去照顾人家生意,人家该多……”伤心二字还未出口,就被打断了。
  “不及你…”
  不完整的一句话,却肯定至极。
  抬手扯了蓝湛的抹额,魏无羡直接捆在了自己手上,手脚并用,整个人像贴在他身上一样。
  唇在蓝湛耳边喷气,直到蓝湛耳根渐渐泛红才止下,咬了他一口,魏无羡又道:“二哥哥…”
  蓝湛望着他。
  魏无羡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越来越会撩了…”
  唇贴过来,捆住的手却松了,魏无羡睁眼,还没到榻边,不过很快就被压倒了。
  抹额被重新捆回了他手上,缠绕的规规整整,最后还打了个死结。魏无羡大张着腿翻个身,半跪着倒在蓝湛身上:“二哥哥,我捆得不好看吗?”
  回应他的只有一双扒他衣裳的手,魏无羡也不闪避,跨坐在蓝湛身上道:“蓝湛,你怎么越来越热情了…”
  自从“天天”过后,从无哪一天间断过,他觉得可能不只是蓝湛天赋异禀,可能他自己也是……
 
  ☆、送药
 
  江澄在夜猎中受了伤,所有属下见他一脸不悦便没敢打扰他,何况他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就算不用他吩咐,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门被推开的时候,他的药膏还没擦完,睨一眼过去,江澄立马穿衣起身,斥道:“谁?!”
  那头的声音平和温温,如春风化雨一般:“江宗主,是我。”
  蓝曦臣,他来干什么?他又是怎么进来的?莲花坞的人都死光了!!
  江澄正要动怒,便听见蓝曦臣款款温柔的道:“我见外头无人,便自己寻了过来。”
  他到外边时敲过门,不过江澄并未听见,打算离开时,里头却又传出响动,再三确认,他才推的门。
  紫色衣衫松垮披在身上,挡不住那一片美好的风景,不必刻意去瞧,便完完全全呈现在蓝曦臣的眼前。
  江澄扯过衣裳遮挡,正要开口,又被蓝曦臣抢了先:“昨日江宗主舍身相救,曦臣在此谢过了。”
  江澄表情没变,直接道:“蓝宗主误会了,我只是救错了而已。若无什么要紧事,请尽早离开……”
  蓝曦臣却把他衣裳扒了,江澄一怒,紫电瞬间怒目圆睁,要吃人一般,腰间的被一只温热大掌覆上,药膏触上时肌肤有微微刺痛感。
  明白蓝曦臣的意图,江澄才收了紫电。不过他完全受不了别人这般对他,转身面对着蓝曦臣道:“小伤罢了,蓝宗主不必如此!”
  江澄的手挡在蓝曦臣面前,不过蓝曦臣很轻易就把江澄的手拉开了,一只手沾满药膏覆在江澄腰部:“昨日忘机告诉我,江宗主生辰临近,晚间又得江宗主相救,所以曦臣备了薄礼前来……”
  意思不言而喻:是来给他庆贺生辰的。不过江澄似乎并不领情:“哦,我可没有待客的打算!”
  “……”
  来者是客,若是他把蓝曦臣赶走了,不知道其他人如何看待莲花坞的礼教,蓝曦臣自己偷偷走也就罢了,偏偏他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不是都说了,救错了吗?!
  最后江澄只得让门生带领蓝曦臣到客房住下,他的打算就是,第二日一定要赶走蓝曦臣。
  以往在夜猎中受伤也算常见,上了药将养几日就可以恢复,魏无羡跟他一样,也常常受些小伤,不过每回都比他恢复的快,还总是笑称他“师妹”,这时江澄就会骂回去“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皮糙肉厚?!”
  这回他受的伤不算重,不过也绝对算不上轻,毕竟腰部紫了一大片,不算很痛,却也不大好受。
  江澄的手扶上自己的腰,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蓝曦臣。
  那双的手掌十分温暖,而药膏又略带些凉意,触上时还微微带有刺痛感…暗啐自己一口,江澄立马裹着被子阖眸。
  不就是帮忙擦了个药而已!
  谁需要他蓝曦臣来多管闲事了?!
  翻个身,江澄看到了桌上的白玉瓷瓶,瓶身那抹云纹正对着他,不是他自己的疗伤药,而是蓝曦臣的。
  江澄更加睡不着了,一晚上都在想:蓝曦臣给他送药干什么?
 
  ☆、问话
 
  翌日清晨,江澄是被魏无羡吵醒的,并非他起晚了,而是魏无羡起的格外早。
  要说反常也就在这里了,魏无羡一个人睡的时候都是江澄去拖他起床,一连几日他都死皮赖脸不起,直到江澄拿出紫电威胁他才愿意起来。昨晚明明蓝忘机也来了,他却起的无比早。
  江澄腰痛,可他还是起来了。穿衣束发,然后扶着腰推门出去,魏无羡扶着腰跟在他身后,喊道:“师妹等等我呀,我腰也疼……”
  江澄丢给他一个白眼的同时恶狠狠的道:“活该!”
  魏无羡笑嘻嘻的去搭他肩,还拿腰撞了一下江澄:“你还没告诉我,夜猎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和蓝……”
  话还没问完,江澄就直接推开魏无羡,脸色还变黑了几分:“你的好蓝湛!”
  魏无羡:???
  蓝湛又怎么了?
  江澄夜猎遇见鬼了?
  “啊喂喂,江澄你把话说清楚!!”魏无羡道。
  江澄哪里会理他……
  石桌旁两人相面对坐,一个款款温柔正饮茶水,一个雅正端坐面色淡然,一问一答,甚是安静。
  蓝曦臣道:“想必魏公子他们就快出来了。”
  蓝忘机颔首:“嗯。”
  蓝忘机答话特别简洁,江氏门生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可以谈这么久,而且蓝宗主还说“含光君很高兴”,可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魏无羡扶着腰出来没看见江澄,和蓝曦臣打过招呼便坐到了蓝忘机身旁,蓝忘机早已倒好了茶,魏无羡没顾的上喝一口便问道:“江澄呢?”
  蓝曦臣道:“未曾见到。”
  魏无羡好奇心更甚,江澄方才明明往这边来了却又不见人影,莫非江澄在躲他?
  魏无羡一直盯着蓝曦臣,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个什么来,却只看到蓝曦臣的款款笑意。
  “魏公子可有什么话要说?”
  魏无羡又把目光移到蓝忘机脸上,蓝忘机这张脸面无表情,眼神也是没有什么变化,于是魏无羡又把目光移到了蓝曦臣身上。
  “前日夜猎的时候,江澄是不是遇到你了?”
  蓝曦臣点头:“江宗主他救我受了伤。”
  魏无羡道:“果然是这样。”
  蓝曦臣遇到江澄确实是偶然,跟蓝湛并无任何关系,那江澄说那句话什么意思?
  “江澄还没回来就火气冲天,蓝宗主把江澄怎么了?”
  蓝忘机揽住他腰道:“魏婴。”
  魏无羡靠在他身上,又问他道:“前日夜猎你们不是一同来的吧?”
  蓝忘机道:“不是。”
  这不就结了,江澄绝对是误会了!
  江澄出来的时候魏无羡蓝忘机已经走了,只有蓝曦臣还在这里坐着,江澄的步子略慢,看见蓝曦臣立马放下了手,腰板也挺的直直的。
  “他们都走了,蓝宗主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江澄没好气道。
  蓝曦臣把沾满泥土酒递给他,道:“这是魏公子托我转交的。”
  江澄没有去接,而是坐了下来:“你的呢?”
  蓝曦臣:“嗯?”
  江澄扶了下腰,道:“你的东西呢?”
  蓝曦臣把怀里的盒子掏出来,还没说话就被江澄夺过去了:“礼送完了,蓝宗主可以走了。”
 
  ☆、醉酒
 
  不待蓝曦臣做出反应,江澄已经走出了老远一段,酒坛没提,他只拿着蓝曦臣的礼物离开了。
  江氏门生被江澄训斥过,不再敢留蓝曦臣,介于蓝曦臣毕竟是一宗之主,只得委婉传达江澄的意思。
  原以为蓝曦臣会冷个脸什么的,结果他们完全想多了,蓝曦臣依旧温脸笑言,可他又不表明到底走是不走,这便让江氏门生有苦难言了。
  赶人不好,不赶人也不好,那到底该如何是好?!!
  蓝曦臣自然知道他们的意思,可答应过魏无羡,便只得留在这里,更何况前日夜猎……江澄现在还在气头上……
  把酒坛交给门生叮嘱两句,蓝曦臣终于道:“那我便不再叨扰了。”
  那门生感动的都快哭了,直道:“泽芜君慢走。”
  向江澄交了差,那门生终于解脱了,马上就跑的老远,生怕再被江澄训斥一顿。其实训斥一顿还是轻的,要是被紫电抽两鞭子,恐怕小命难保!
  江澄看着满身泥垢的酒坛,十分嫌弃的推了推,脑袋靠在门上望望天,见这一片繁盛的荷花袅袅婷婷,便又把酒坛抱在怀里,反反复复擦了数次才开封。
  熟悉的酒香,却没有熟悉的人了。
  “走了?呵,走了好啊!”
  反正他这么久都是一个人,也不需要谁…他从来就不需要谁!
  一坛酒喝完了,江澄又搬出了好几坛酒,依旧是天子笑,是他自己私藏多年的天子笑。
  原以为可以和那个人一起喝的,可是不可能了……
  脚步声临近,江澄偏头看了一下,道:“昨日下过雨,我就知道你打不到山鸡!”
  江澄把剩下的半坛酒递过去:“喝不完了,给你。”
  蓝曦臣没有接,而是坐到了江澄旁边,江澄直接塞给他,因为力气太大还溅了几滴在他身上,蓝曦臣喝了半口便放下。
  “江宗主,往事已矣,不必挂……”
  蓝曦臣的话还没说完,江澄就一把将他勒住,边扯他衣服边道:“魏无羡,你倒是走的干脆!你走了,可云梦还在这里……”
  ‘魏无羡’的力气似乎特别大,扯的凌乱的衣衫又被他拉回了,江澄的视线落到他脸上,然后突然恶狠狠的向他额头而去,意料之中的,扯下了一条抹额。
  蓝曦臣反应过来已经为时已晚,不过他还是揪住了一截。
  江澄见他呆滞的模样,笑了声放开抹额,又把他推开:“我都忘了,你是姑苏蓝氏的人了,扒了这身皮又能如何?姑苏那么好,我云梦怎么比得上!”
  以前云梦没有几道门,却关了很多人,如今云梦处处是门,却只能关住他一个人了。
  江澄站起身一脚踢了酒坛,酒坛瞬间被踢得粉碎,像是发作完了,江澄自己又跑进了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