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28 09:55:49  作者:白水涵孤城

 =================

《地藏龙吟(仲孟)》作者:白水涵孤城
文案:
     仲堃仪与孟章的故事,正剧向,微权谋,时间线从孟章于学宫遇到仲堃仪开始。
 
烽烟乱世,尔虞我诈
 
此心不泯,勉力前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仲堃仪,孟章 ┃ 配角:骆珉,凌司空,展珏 ┃ 其它:齐之侃,公孙钤,慕容离
 
==================
 
  ☆、章一
 
  孟章从学宫回来的时候是很开心的,凌司空甚至能从那按捺不住的笑容中,看到那么些许雀跃的意味。就连看到苏家今天方呈上的折子,孟章都没带着往日那郁结难耐的神色。
  凌司空心念,多半孟章在学宫中真有奇遇,莫不是他随口一箴,便真心想事成真了吧。
  凌司空也不急着去问孟章,安安静静的立于一旁看着孟章批折子。孟章倒是看似要抬头与他说话,但又不知想到什么笑了下,硬是又按捺了下来,低下头去批复折子。如此几次,孟章终究耐不住了,放下折子站起身来叫了一声凌司空,声音颇是轻快,少年稚气未退的脸上已是一片笑容。凌司空觉得孟章看自己的样子,恍若是一个怀有心事的孩子有好事情要分享与信赖的长者,有点不安,但更多的是兴奋。凌司空心中不由为孟章这般孩子气的举动颇有欣慰,却忍着笑做出一副恭敬之资,后撤一步,双手负前,躬身作礼【王上,有何事吩咐。】
  孟章站起身,从案后面走到凌司空面前,低头又酝酿了一下,方才很严肃的说【凌司空,我今日去学宫遇到一位很有趣的学子。】
  凌司空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能得王上青眼,自是有其独到之处。】
  孟章很赞同的点了点头【是啊,他只是一介寒门,却敢于众多世家子弟面前直指大族之害,推崇本王的新政。】
  凌司空听及此倒是颇感意外,原本想着王上也许只是遇到了些值得培养成心腹的好苗子,没想到听上去这位学子还颇有胆识,孟章一直为大族掣肘不如意,难得有这般愿意追随之人,也难怪孟章高兴到现在了。
  孟章似是越想越开心,不由拉起凌司空的一只胳臂,开心的打算着【本王打算想办法安排他个差事,若真是人才,日后想做重用。】
  凌司空觉得孟章打算任用此人也在情理,刚想嘱托这位自己看着长大的少年一些必要的用人之道,却感觉一阵气血上涌,汹涌而来的疼痛从胸口一直灼烧的咽喉,忍不住的猛烈咳嗽起来,急剧喘息冲的脑子一阵发懵,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双腿发软,就要倒在地上。
  孟章惊惶的托住凌司空下坠的身体,扯着嗓子喊太医,门外的宫人匆忙的冲了进来接替了孟章的位置,刻不容缓的给凌司空顺气急救。
  凌司空躺在侍者们的手臂上被抬到适合病者的软榻上,他看着不远处孟章担心到发红的眼角,刚刚酝酿想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凌司空想,孟章才刚刚想信任一个人,有些话要不然等孟章再长大一些,等自己再保护王上一些时间再告诉他吧,毕竟那个学子自己也没见过不是,若是真心忠于王上,有些话不说,也是可以的,就别让王上更操心了。想着想着凌司空终究是没能低过这阵疼痛,一下子晕厥过去。孟章焦急万分的喊声,也是听不见了。
  看着凌司空被太医和侍者抬下去,孟章心里顿时有种了无依靠的感觉,莫名的担心和害怕在看到书案上那些奏折时,就像被突然放大了,凌司空的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太医至今没有彻底根治的法子,万一哪天凌司空去了,也许孟章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就要一个人去面对前方注定步步染血的道路了。
  在孟章心里,不论是于国于自己,又或是想让愈发病重的凌司空安下心来,扶持心腹的想法,早已生根于心底,而这想法自遇到仲堃仪时便已破土而出,前后才不过一天时间,这个念头如烈火燎原般蔓延,无穷无尽的思绪催促着孟章快些去实现,而孟章如今被不安逼得也不想再抑制这种念想了。
  孟章于王宫的书房里,独自呆了很久,然后他传了一道口谕。
  【学宫学子仲堃仪,进宫见驾。】
  次日,来自天枢学宫的仲堃仪,褪去了那身学子青衫,换上了玄黄文士儒袍。
  升仲堃仪为通事舍人,随王伴驾。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表达我对孟章的爱,同时发至LOFTER,笔名依旧是白城,么么哒,希望各位看客喜欢~
 
  ☆、章二
 
  不知不觉,已经入了秋了,殿门外的枫叶渐次染红,被吹起的几缕北地的风带进了大殿中。
  孟章看着脚下半红的枫叶,不知为何略有些伤感起来。但他终究没有为此驻足太久,只是看了一眼便走进大殿里去了,因为孟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昨日凌司空奏请去往边关的折子已经送到了孟章的案头,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孟章在朝中的控制力就要有所减弱了。他必须想到一个好办法,将自己的人送上与凌司空等同的位置上去牵制三大世家。
  孟章坐上殿中的书案前,认真的整理了一下衣袂,确认袂角一会不至于在不经意中扫落些什么,方才提起事先就磨好的朱笔开始批阅文书,案上的折子书柬着实是多了一些的。
  才拿起第一本折子,孟章的眉头就开始皱了起来,这已经是自他提拔仲堃仪以来,第三本举荐苏家子侄苏严的折子了。
  苏严确实是个好苗子,文采斐然,天赋极高,可惜恃才傲物且若为官苏严必为苏家马首是瞻,提升他对于孟章而言实在大大不利。可是苏家如此几次三番力荐,横竖也是推不掉了,只得朱笔一挥也批上了舍人,为保安抚,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此子博学,本王闻久,望其勤勉报国。”
  合上折子算是此事过去,孟章马不停蹄开始看各地奏报,期间回绝了一次传膳,不知不觉中已是月至中天。
  夜风乍起,顺着门缝窗沿跑进殿上,因着尚未入冬,孟章便没让人烧起炭火盆,如今腹中空空加之晚间寒气浸染,孟章倒是猛然冻得打了个哆嗦。等回过神来,方知已近子时了。
  孟章阁下朱笔,刚想传来值夜的侍者端些许点心吃食来缓缓饥寒,却听门外有侍者高声通传,舍人仲堃仪殿外请见。
  孟章略微惊异,随即想起之前让仲堃仪多加留意三大世家行为,连夜来报仲堃仪多是有急事,便立刻召见。
  诏令一出,便立刻有人将殿门打开一半,仲堃仪身着一身样式极为简单浅黄直裾便匆匆而入,发髻尚未加冠,一看便知是赶着入宫的,孟章一看顿觉事情多是不妙,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下意识起身,绕过书案向仲堃仪迎去。
  仲堃仪前行至孟章面前,刚想撩起前裙行跪礼,孟章忙拉住他【仲卿不必多礼,卿深夜入宫可有急事?】
  仲堃仪点了下头,从袂口取出一封信件呈与孟章,孟章疑惑的接过,只看了两眼便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不由连退几步抵在身后的书案上,仲堃仪似是吓了一大跳,有些惶恐的揖下去。
  孟章深吸一口气,许久,又拿起信件细细读了一遍,这次,心情似是有所平复,皱起眉头缓缓开口【仲卿,此事,可完全属实?】
  仲堃仪听闻立时郑重再做一礼【王上,此乃凌司空方才谴人送至,乃司空安排在边城探子所送,皆为实情。】
  孟章,听着眉头皱了起来,细细思索起来,方信上所述,边关将领,已有五成听命于三大家族,天枢国,地广且贫瘠,经年依赖马匹和矿石交易于邻国以养国,这些年来,三大世家掌握天枢商贸,慢慢延伸至国之边境,似是要渐渐夺去出口的利润,如此,不知最终入了国库的还剩几成,也难怪凌空近些日子一直自荐去往边关督军,怕是也对此事有所知晓吧。
  【仲卿,此事莫要声张】孟章不由自主抚了抚额头,脑中思绪纷乱,宛若万千蛛丝绵杂,搅得人略微有些烦闷不安。
  仲堃仪听得孟章一言之后陷入沉默,亦知对方苦于世家掣肘,难以求得应对之法,眼前少年君王未及弱冠,一脸稚嫩,却已被无尽繁杂事务折腾的颇为稳重老成,此刻嘴唇抿成一条凌厉的线,眼神中透露着微微的怒火略有骇人。
  为官前,仲堃仪于学宫中便已听闻,如今天枢的君王孟章,本是一闲散诸侯。前朝灭亡之时,各地盘踞自立,三大世家皆想掌权,又不想担着不敬的名头,便将这位少年侯爷推上了王位。谁料孟章不甘做傀儡,倒是生出自己的想法,甚至想做成一方明主,此也是仲堃仪为之折服之处。只是孟章王处境之艰辛,比仲堃仪想象更为艰难,怕是日后步步荆棘,处处险峻。
  【仲卿】孟章思索良久唤了仲堃仪一声,仲堃仪立时应声,孟章从案边踱步下来,深深看了仲堃仪一眼,方道【又有一方诸侯要称王了,你可知晓】
  【臣知晓的,是天玑】仲堃仪缓缓道,心想天玑属地虽还算富饶,但推崇巫蛊之术,行事无论大小皆要卜算,没想到竟也要称王。
  【天玑建国,昭告天下,邀请我国观礼的帖子,今日已经送来了。】孟章眼珠缓缓转动,似是斟酌说辞【本王想让仲卿作为使臣,去往天玑观礼。】
  仲堃仪一听颇为吃惊,仲堃仪此时官职不过舍人,作为使节出访一事非同小可,虽然心里知道孟章有重用自己的打算,但没想到来的如此突然。仲堃仪抬头看向孟章,对上对方略为复杂的眼神,顿时恍然大悟。凌司空去往边关已成定局,孟章此时身边无人可用,与其被三大世家蚕食,不若远交,以求破解之法。
  思及此,仲堃仪深作一揖【臣定不负王命!】
  孟章看着眼前一身明黄的青年,紧绷的脸总算是缓和下来,慢慢露出一点笑意来。
  次日,孟章与朝堂之上,与诸臣谈及出使天玑一事,不出孟章所料,三大世家极力推荐苏家子侄苏严为使,孟章推及再三,似是漫不经心,便提起不如再加个刚入朝不久的仲堃仪一起前往。三大世家听得苏严可作为使节前往,便卖了个人情,未再有异议。
  下了朝,孟章吊在心头的一口气,总算长长的舒展出来。
  深秋昼短,此时天光方才破晓,立于殿前石阶,看远处朝阳明光飞溅,映得大地一片橘红。
  
 
  ☆、章三
 
  天玑国驿馆的初春还是透着些许凉意 ,凉风扯着枝桠的嫩芽,连绵不断发出沙沙的声音,这些细碎的响声萦绕在仲堃仪耳边,扰动的人有些心烦意乱,身边的烛火也跟着不耐烦的晃动得厉害,叫人看不进眼前的书页。
  索性放下手里的书册,站起身来,整齐自己的袖衫,便欲将窗关上,天玑土地富饶,驿馆建筑颇为精致,窗棂上皆雕有人画静物,与天枢颇为不同。仲堃仪无意间抬头,蓦然发现一轮明月悬至中天,皎皎月华,银辉陌陌,倒是合了心意,便干脆将窗打开,倚在一边,赏起月来,凉风簌响倒也不在意了。
  暮然间听见有脚步声传来,一看却是天璇国的公孙钤,想来自己与这位公孙大人也算有缘,仲堃仪便出声叫住了对方,邀请其进屋一叙。
  公孙钤倒也大大方方一作揖,进得门来。
  【公孙兄,甚巧啊,莫不是也被这月色吸引,出门赏月?】仲堃仪说着倒了杯茶,奉与公孙钤。
  公孙钤前倾接过,微微一笑【非也非也,乃是访友,我与那日于庆典上演奏的慕容乐师颇为投缘,一同走走。】
  【原是如此】仲堃仪莞尔【公孙兄,果然喜欢结交朋友,亦不在意身阶,此等胸径豪情令人钦佩。】
  【哪里哪里,仲兄雄才在下亦是在天璇就已听说,仲兄虽是寒门出身,却胸满经纶,为天枢国王上看重,亦是肱骨之臣。】公孙说着不由拱一拱手。
  突然听到别人这么夸赞自己,还是别国重臣,仲堃仪突然不太好意思起来,又听提到自己王上,思绪不由飘远。自己在天枢国时,虽官阶升的并不快,但是天枢王孟章确实是看重自己的,时常召自己入殿讨论事务直至深夜,末了还是一副不太好意思的神情,让自己回去好生休息,天枢王他却多半又扎回书房批阅奏报去了。如此也难怪身体一直并不太好,一直是副少年的模样,也不太见长。
  【仲兄?仲兄?】
  【啊?】仲堃仪突然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发起呆来,【对不起啊公孙兄,方才在下走神了,您刚才是在说什么。】
  公孙钤看着仲堃仪一脸尴尬,不由重新说起刚才的提议【方才我说,天璇和天枢虽离得比较远,但在下觉得有结盟的必要,如今天玑一立,同时与我两国接壤,有牵制的必要。】
  【公孙兄,其实这个问题我早已在来此的路上就已经考虑到了,也想这几天和您约时间详谈的】
  【真的吗,如此甚好啊】公孙大喜,但又想到这是在天玑的接待司中,便说【天玑国度中有一家酒楼闻名已久,明日午时,不知仲兄可赏脸一聚?】
  【如此,便不见不散了。】
  仲堃仪归国的时候乍暖还寒,他穿着一身厚实的袄子策马于前,唇边一抹笑意显得心情颇好。正当春初芒种,北地的人民与田野间忙碌,单薄的新芽尚在清晨寒风中发抖。但是仲堃仪知道,春天就要来了,无论是天枢的春天,还是他的。
  此去天玑,仲堃仪与天枢使臣暗地里达成了协议,真是值得欣慰的事情。只是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同伴,同行的使臣苏严却是遇害身亡,一时仲堃仪也不知如何回去天枢应对三大世家。
  估摸着回去又是一场不能回避的明枪暗箭了。
  仲堃仪叹了口气,脑中不由得开始思索起来了。
  而此时,突然有暗器声响,仲堃仪心中一秉,暗道一声糟糕,动作先于意识,回身便是一剑,刚巧挡住近身而来的黑衣刺客,企料那刺客还有后招,一击不成从腰间抽出短刀微一侧身砍在仲堃仪背上,仲堃仪身后皮肉撕裂,一下痛伏下去。
  这些刺客行刺时机选的不可谓不好,挑在清晨的乡间,赶路之人懵懵懂懂尚未清醒之际,正是行刺的好时机。
  仲堃仪被刺客压的身贴马背,疼出一身汗,却蓦的剑花一转,一个鹞子翻身,反手将剑刺入对方肺叶。刺客瞬间剧痛脱力栽在地上被马甩在了后面。
  仲堃仪一击得中还想支援同伴,只听四周侍奉的仆役大喊【仲大人快走,回国报与大王。】
  仲堃仪愤恨看了源源不断冲上来的刺客一眼,伏低身子强忍伤痛御马绝尘,冲向王都。
  仲堃仪费尽力气,回到天枢王都,幸得同行仆从勉力拖住了刺客的脚步,一路上没再见什么行刺。只是失血过多,一见到城门心下放松,却是支撑不住了。
  天枢驻城守军,早些时候孟章已换成了自己的人,是以一看到仲堃仪,立刻下城援助,另有探子快马回报与孟章。
  仲堃仪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天枢王宫内,医丞见他醒来,示意他需要换药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