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2 09:10:10  作者:卿非

   书名:异界追踪之大腿不好抱

  作者:卿非
  文案:一个三观正直的直男,为了拿回事关地球命运的能量晶石而穿越到兽人大陆,抱了一根粗壮的大腿,却被啪啪啪的故事……
 
 
第1章 
  “噗……”
  “嗤……”
  “嗷……呜……”
  “嘁,没玩没了了啊,该死……”
  站在石丘上看着两根尖锐的树枝又准确的刺破两只野兽的双眼,谢丞呸出一口唾沫,咬牙看着又朝他狂奔而来的其他野兽,剑眉紧蹙,狭长的凤目微微眯起透出一股冷酷的劲。
  他掉入这片蛮荒大地已经三天了,三天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只有多不胜数的参天古木和遍地凶猛的野兽,还是块头大得惊人的异种,不用多想就知道自己掉落在了类似史前的时空里,为了不命丧兽口,他只能小心谨慎的前进。
  根据手腕上隐形终端器的微弱信号指示,晶石掉落的地方在森林深处,因此,即便再危险他都要继续前进,拿回晶石离开这里。
  可是,从刚才开始,他似乎就走进了某种群居的兽群里,足有十几只,外形像大金毛,只是异常的凶悍,而且,你见过像水牛一般壮大的金毛吗?
  “呼……”谢丞深呼吸一下,更加集中精力注意着周围明显变得更加狂躁的大金毛,看着手里所剩无多的尖锐树枝,继续下去对自己是极其不利的,而且体能也消耗巨大,要动用异能力量也不能支撑很久,
  “嗷……”
  “艹!”
  谢丞边思考对策边又甩手将一根尖木准确的射入一只冲过来的大金毛眼睛里,幸得他身手了得百发百中,野兽皮粗肉糙只有眼睛是最脆弱的部位,要不然单靠木头想伤它,谢丞猜想它一爪子就能把自己拍成肉饼都不带哼一声的。
  “呜呜……”
  “吼吼!”
  眼看冲过来的同伴一个个接连倒下在地上痛苦挣扎,剩余的野兽们更加暴躁,不断的朝石丘堆上的谢丞嘶吼,慢慢的,原本松散的队形变成一个包围圈,六只野兽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的围着谢丞所在的石丘打转,没有哪一只再莽撞的冲上来。
  看着将自己围住的巨型金毛,谢丞暗自捏了把汗,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紧起来,谨慎的注意着周围的状况,盘算着如果兽群一起冲上来,他能不能干掉两只再借着体型的优势从空隙中逃出去,自己要不要先发制人……
  “呼……”
  谢丞再次深呼一口气,野兽们似乎也蓄势待发了,看准体型稍微弱小一点的两只巨型金毛,谢丞捏紧了手里仅剩的两根尖木,
  “勇敢的雌性不要怕,我们来救你了……”
  正在谢丞想要先发制人时,头顶的树冠上突然传来清脆的声音,谢丞只愣了半秒就听懂了。
  兽语?
  拜植入脑内的智能芯片所致,他居然也能听得懂兽语,反应过来的谢丞用眼角余光瞄了瞄上方,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但他肯定自己没有听错,因为那些野兽也抬起头向上看去,
  “哼!”
  就是现在,金毛们注意力被转移是难得的好机会,谢丞轻哼一声身随意动,双手同时甩出两根尖木,身体敏捷的从空隙中窜出去,可是看准机会的不只是他一个人,当他准确的放倒两只巨兽时,巨兽的哀嚎声里夹杂着刚才听过的清脆声音:
  “啊,勇敢的雌性请不要乱动……”
  可是已经晚了,别说是动了,谢丞已经将野兽都KO了。
 
 
第2章 
  “哎呀,糟了,我的针打中勇敢的雌性了……”
  听到后面这句时,谢丞咬着牙在心里翻白眼,他已经冲出兽群包围圈十多米外,肩膀上瞬间刺痛一下,接着麻痹的感觉就传开来,心中暗道不妙,翻身迅速爬上一棵树然后闭上眼集中精神。
  呼吸间,被麻痹的右手快速的覆满一层淡蓝色的薄冰,麻木感也停下没有再扩散,只是整只手臂都毫无知觉了,
  “我艹!”
  谢丞低骂一声睁开眼,皱眉的看着如同摆设的右手,再投眼看向刚才的石丘,隔着十多米的距离那边已经没有了动静,原本狂叫不止的巨型金毛已经全部倒下一动不动,就连之前被他伤到没死的那几只也都没有了动静,看来是被麻痹了,真是一物克一物,没想到居然会有那么厉害的东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皮粗肉糙的巨兽麻倒,而且,放出毒针的东西还是无影无踪……
  “我知道你在,出来,”
  谢丞深呼吸一下开口,说的是刚才听到过的兽语,因为是第一次说,舌头有些不适应,难免有些僵硬,
  “勇敢的雌性,太好了你没事,”
  很快,周围茂密的树冠上传来沙沙的声响,一会儿发出声音的主人们就出现在了谢丞面前,料是谢丞做好了对方不是人的准备,在看到真身时也大吃一惊:
  “……呃,蜜蜂?蝴蝶?杂交?转基因?”
  谢丞看着眼前的生物,一米左右,长着人的四肢和五官,却有着蜜蜂的身体和蝴蝶的五彩翅膀,用力摇了摇头,又眨眨眼睛,确定自己不是错觉后,一脸的不可置信,莫名想到爱丽丝梦游仙境,
  眼前的东西,巴掌大精致可爱的小脸,小巧的鼻子、亮晶晶的杏仁眼和可爱的樱桃唇,头顶毛茸茸的毛发还有一对不断抖动的触角,就跟蝴蝶和蜜蜂一样,只是放大了而已,总而言之,就是人类蜜蜂蝴蝶的混合体,这种在地球的话算是异形吧。
  “勇敢的雌性被吓到了吗?”
  距离谢丞最近的一只不明飞行生物,歪着头看着呆愣住的谢丞问,其他一群也跟着歪着头看向谢丞,看上去要多呆萌有多呆萌。
  “你们是什么东西?”
  谢丞扫视着眼前外形华丽的生物,暗自让自己冷静,告诉自己这种未知的地方看到这些东西不奇怪,在地球的时候都看过外星人了,不过警惕之心一刻也没有放松,毕竟,他们有毒。
  “我们是天使族,专门在迷林里救助无助的兽人哦,我叫艾达,天使族是高贵华丽的兽人种族哦。”
  艾达开心的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谢丞了然,原来是兽人,难怪长得这么奇怪,这种地方,他早该想到,嗯,看来他来到了在无数猎奇的电影和中描绘过的兽人世界,入眼的一切真切的让他体会到,什么叫做,现实比幻象更精彩。
  视线顺着艾达的手看到那扁平的胸脯,谢丞才断定他是公的,因为艾达的声音偏中性,而且也没有明显的性别特征,只能这么判断了。
  再看看其他几只也是公的,因为它们全部胸脯扁平,四肢白皙露在外面,身体和尾部跟蜜蜂一样亮黄色的甲壳,谢丞微微偏头,看到他们尾部上面一根森然的黑色毒针,刚才麻痹自己的就是那东西了。
 
 
第3章 
  “你们的尾针有毒?”
  谢丞问,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的手臂什么时候能恢复,
  “只是会让猎物沉睡十天而已。”
  艾达开口回答,虽然说得客气,可精致的小脸上还是没把那小嘚瑟掩饰好。
  “十天?”
  谢丞皱眉,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十天那他要怎么行动,在这种地方毫无知觉的十天等于死了,麻痹晕过去之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野兽撕来吃了,幸好他有冰术异能,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勇敢的雌性被我的针刺到居然没事,好厉害。”
  艾达看着谢丞覆盖着一层蓝色薄冰的右手露出赞赏的眼神。
  谢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说你们是天使族?”
  “对啊,”艾达很自豪。
  “上帝会哭的。”
  谢丞摇摇头,左手撑着树干从树上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迷彩服,踏步离开。
  “上帝是谁?”
  艾达皱起小脸飞在谢丞身边追问,谢丞故意懒得理他,心里思量其他事情。
  看了看左手腕上隐形的终端指示抬脚向森林深处走去,心里想着既然这些天使族兽人对他没有恶意,那么就让他们跟着他一起走算了,这么一想便直接说了出来:
  “艾达,你们对这里很熟悉?”
  “对啊,迷林里只有我们天使族一种兽人哦,其他都是野兽。”
  艾达回答,又露出自豪的表情。
  “哦……那,你们是这迷林的主人咯?”
  谢丞点点头又问,脸上笑眯眯的,心里却在暗暗吐槽:难道兽人不是野兽?这有什么大的区别吗?难道兽人不是野兽成精进化的吗?
  “嗯嗯,勇敢的雌性好聪明,我们就是这里的主人……”
  艾达似乎对谢丞的说辞很受用,谢丞突然皱起眉,刚才他就觉得哪里不对了:
  “我的名字叫谢丞,不是什么勇敢的磁性,事实上我一点磁性都没有。”
  他又不是磁铁哪里来的磁性。
  “诶,谢丞……啊,谢丞,你的伴侣呢?”艾达惊讶一下就问,“他也在迷林里吗?”
  “我一个人,没有伴侣。”
  谢丞不知道艾达为什么突然没头没脑的问这个问题,他也后悔了,一个人来到这种鸟不拉屎满地野兽的地方,当初就应该多找个人一起下来的。
  “啊!谢丞……不不不,勇敢的雌性,你如果是无主的雌性,是不能随便把名字告诉我们的,雌性在有伴侣前是不能随便跟不相干的雄性说出自己的名字的,你只能把名字告诉你喜欢的雄性,不过我们天使族是不能跟外族结合的,这是禁忌,勇敢的雌性,我们都没有听到你刚才说的话。”
  艾达一脸吓坏的样子,弄得谢丞一脸的黑线。
  其他天使族也都一脸诚惶诚恐的模样,虽然眼前的雌性长得很好看,而且勇敢身手不凡,但是他们天使族是不能接受外族的求爱的,更何况这个雌性居然会用冰术,多半是来自那遥远的极寒之地,据说那个地方的雌性天生都会一点冰术,但脾气都不好。
  “……我只是告诉你们我的名字而已,你们有必要这样?而且,雄性和外族结合又是怎么回事?”
  谢丞皱眉,听得他头都大了,听到雄性和外族结合这些字眼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对磁性的理解错了,心里一阵不快,他一个堂堂血统纯正的人类被用雌雄这种形容动物一样的字眼来区分成何体统,而且还是雌性,不能忍!
 
 
第4章 
  “勇敢的雌性,我不能接受你的求爱,万分抱歉。”
  艾达急得满脸通红,不断的摆着手解释,更不敢对上谢丞的视线。
  “……”谢丞暗自握紧了拳头,要不是他自制力强,早就揍人了,他什么时候跟他这只公蝴蝶求爱了?
  “勇敢的雌性,你的部族在哪里?我们可以送你回去。”
  艾达看着谢丞沉默不语,以为自己的拒绝伤害到了他的自尊心,便小心翼翼的问,谢丞穿着很奇怪,他都没有见过临近的哪个部族有这样的着装。
  “……我没有跟你求爱,好吧,既然名字不能说,那么就不用称谓了,不要再让我听到雌性这个词,要不然……”
  谢丞说的时候心神一凛,左手掌心出现一支冰锥,寒光渗人,吓得艾达等人快速后退,心里暗道:果然是极寒之地来的雌性,脾气比其他雌性跋扈得多。
  “勇敢的雌性……”艾达小心翼翼的摆着手,却受到谢丞凌厉的眼神:
  “你可以直接说话,我勇敢,但不是雌性,谢谢合作!”
  “可是你就是雌性啊……”
  艾达无力,为什么外族的雌性都这么难缠,他们天使族的雌性温柔多了。
  “闭嘴,再说一句雌性我就把你们冻起来,然后就地解剖挂在树上晒干做成标本!”
  谢丞咬牙切齿,他不是那种纠缠不休的人,可是被这样叫就是不能忍,好好的名字不叫这样叫人不是欠抽么?
  而且,他哪里看上去像是雌的?还有,他的三观要崩到什么地步才会喜欢上兽人啊,在他眼里,这些天使族只有单纯的观赏价值好么?为什么一个简单平常的自我介绍就变成了这么复杂的求爱纠缠?
  “……那……”
  艾达急眼了,嘴巴抖动了半天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为什么明明是雌性的谢丞会有这么强大冷冽的气场,比那些外族的雄性都让人心生畏惧。
  谢丞想了想唇角勾起邪气的笑意:
  “无知,我谢丞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叫谢丞,如果你们还继续纠结的话,那么不如直接叫我谢大人好了,这样比雌性雌性的好听多了,我也不会把你们冻起来。”
  这些兽人毕竟不是人类,大脑自然也没有进化完全,哎,果然,跟不同世界的生物聊天就是累。
  “谢大人……”艾达被他的眼神吓到,轻声叫了一遍,其他兽人也跟着轻声嘟哝。
  “可是……大人是对强者和智者最尊敬的称谓……”
  艾达又纠结了,这可是有身份的人的尊称,一般的雌性哪里有这样的殊荣,除非是大祭司,可是眼前带着一股野蛮劲的谢丞完全不像是祭司。
  “难道我不值得你们用尊称?”
  谢丞眼睛眯了眯,轻哼一下左手一掌拍在身边一棵大树干上,树皮迅速被冰块覆盖,随后一声轻响整棵树干都龟裂开来,吓得艾达等人又后退几米。
  谢丞收回手拍了拍戏谑的问:
  “叫不叫?”
  “好吧,我们叫…叫…”
  艾达很无奈,为什么雌性都这么任性,但是为了不让他再继续无理取闹只能先好生答应下来。
  带着其他族人朗声喊了谢丞一声谢大人,谢丞摸摸下巴笑得得意,为了能安全的进入森林深处,收拢这群小跟班是很有必要的,其他的他才不想去管,只要拿回晶石他就离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