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3 09:48:46  作者:浅昀°

 =================

《气运夺取专家》作者:浅昀°
文案:
     一招天衣无缝的狸猫换太子,究竟是还清了家族传承的怨,还是欠下了无法估量的债?
——你的命本不该如此,我可送你去平行世界,待你夺取气运,然后就可以回来改变这一生。
——命?既如此,又何必重来。
 不过,终究还是……不想死啊。
 
//////
 
无系统,无生子,苏到爆炸。傻白甜逻辑死。主角自带作弊器。
 本文又名《获得气运的特殊技巧》
 
 
暂定:末世,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宫廷,现代灵异,全息网游,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兽人,东玄西幻,星际,修真,原世界,神界
 
CP顾瑾安X慕泽辰
==================
 
  ☆、001.
 
  “哐当——”
  铁皮的空桶被愤怒的男人一脚踹翻,噪音回荡在狭小昏暗的地下室中显得格外刺耳。
  男人大步走到几乎昏死的少年面前,揪着他的衣领把人提了起来,眼睛里泛出的血丝让他宛如一只困兽:“为什么!为什么那两个***一点收敛的迹象都没有,那我当时费尽心思把你弄过来有什么用!”
  少年被狠狠地摔回地上,吐了口血却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地哼笑道:“早就和你说了,这是你做过的最傻的决定。”
  他的声音极轻,说是气若游丝似乎都不为过。但就是这种漫不经心的语气,惹得男人更为恼火,不过到底还是咬牙切齿地冷笑起来:“我跟那两个***说,要想你活命就乖乖交出跟我有关的证据并且退出家族把权力交出来,但他们不仅直接将那些东西捅出去,还继续大肆揽权根本没有把你的死活放在眼里……而你,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有什么可意外的。都已经到最后关头了,把你彻底整垮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我当然……也就可以让位了。”少年这么说着,缓缓将眼睛闭上了。他现在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生命力的流逝,两天一夜滴水未进,还被反复虐打折磨,没有痛觉又不代表伤害没有发生,他也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而且还可以膈应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他也就不介意把这个秘密告诉他了:“我又不是他们的儿子,他们所有对我的好都是做给你们看的,就是为了让你们觉得我才是他们培养的继承人。亏你自以为掌控了全局,却不知道自己只是打中了个假靶子。”
  “你——你说什么?!”
  “渡口村……竹石对面……”
  “我不信!我不信!”
  男人嘶吼着,疯狂地在地下室中打砸,与其说不愿意相信少年并非堂哥亲子,不如说不愿意相信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完全未被放在对方眼里。
  等他平静下来,再想问清楚的时候,少年却已经再也不会跟他多说哪怕一个字了。
  …………
  慕泽辰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和别人是不同的了。只要他接触过的,不论是物品、知识还是技能,脑海中就会自动演绎它的成分、构造、理解方式或是使用技巧,如果他想,他甚至可以一遍遍地反复练习或使用直到熟练得比任何一个该领域的宗师还要厉害,而哪怕他在脑海中演绎了千百年,现实也只过去了一瞬。
  自记事起,他最先接触的就是他的“父母”。那时候他刚发现自己的能力,小孩子玩心也比较重,所以乐意在脑海里一遍遍地仿若玩耍地将自己假装成另一个人。
  随后,他学会了演戏与伪装。
  再之后看父母精心的呵护就格外讽刺,然而那时候,他还不懂其中的意义。
  慕泽辰没有去过学校,父母只是请了私人教师来家里专门辅导他的学习。他要学的不只是学校里的知识,还有身在大家族不得不学习的技巧。但是这些老师都是和父母关系极为亲密的“战友”,他们从来没有将关键与核心教给他,永远都只是浮于表层,甚至有时还会故意教他错误的东西,对外却称赞他是个一点就通的天才。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在那老师刚开始讲的时候,慕泽辰就已经在脑海中演绎了无数遍,足以给对方当老师了。
  他本以为自己的能力可以让父母开心,至少可以真的爱他一次,只可惜在阴差阳错之下,他终于明白自己错得离谱。
  慕泽辰到底还是没有跟第二个人说过他这个匪夷所思的能力。
  ’
  他会到渡口村去是一次偶然。
  他接触电脑以后自然而然地学会了黑客技术,避开了所有人耳目独自一人偷偷在房间里大显身手的时候,得知国家几十年前曾经私下里进行过生化研究。不同于研究生命体的化学组成,而是那种通过各种刺激与辐射想要创造出新的基因或生命的实验。
  虽然领导换届后明令禁止了这个项目,但它毕竟曾经存在过。
  渡口村的地下就是一座废弃的实验室。
  渡口村临海,常有渔船在附近停靠,故而得名。曾经五代同堂其乐融融的渡口村近年来的出生率却极低,而且新生儿也极易感染病菌。老人们在这里活了一辈子,土地和大海就是他们的一切,落叶归根的心态让他们不愿搬离,但这个村子,终究还是开始衰亡了。
  冥冥之中,慕泽辰总觉得那里有东西在呼唤他,于是他去了。
  然后,他就见到了那个,让他彻底死心的人。
  ’
  他学素描和医术的时候,就不再将“看脸”局限在看表皮的层面上了。透过眉眼和骨骼,那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分明与他那对所谓的父母有七成相似。
  而那个少年的“叔叔”,便是当初为了救慕父而留下暗伤最终“卸甲归田”的忠仆。
  慕泽辰几乎要仰天大笑,因为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原来自己不过只是一个鸠占鹊巢的乡下土包子,而自己存在的意义,便是替这个真正的慕家继承人挡住家族其他人的暗害。既然如此,那两个人又怎么可能真心爱他呢?他还应该感谢自己长得还算过得去,没被其他人一眼就认出不是亲生的才是。
  '
  他靠在那片竹石上,垂眸浅笑,似乎是要彻底告别曾经。但是心底一阵抽搐,四肢完全脱力,紧接着,他就彻底昏了过去。
  再醒来,他发现自己的五感都有了显著提高,脑海更是一片清明。但与之相对的,是他完全失去了痛觉。
  慕泽辰觉得这是好事,也就一直那么过下去了。
  后来他慢慢地明白,既然渡口村的那少年是父母的亲子,自己想来便是那家人的孩子了。渡口村出生率极低,合着该是地底下那个实验室里的辐射导致的基因变异,但他们撑不过去,或是说变异的方向不太对,就死了,而自己的运气比较好,以至于得到了一个神奇的演绎空间。那次回去,被同源辐射干扰导致基因二次变异,才有了之后身体上的一系列变化。
  不过,他的好运气似乎全用在那两次变异上了,之后不论再做什么事,都仿佛上天跟他过不去似的,而他那几个堂叔的动作越来越大,他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么安安稳稳地躲着了。
  直到,那次的彻底死亡。
  慕泽辰以前并不相信人有灵魂,或是可以轮回,但当他飘着透明的身体,在空中冷眼旁观了之后的情节,又回顾了自己这一生之后,却有些不确定了。
  自己现在这样,算什么?
  他不是圣父,以前的不作为并不代表他没有能力,相反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站到常人根本无法匹及的高度,只是因为对一切都无所谓……
  得知真相后他自然有过怨有过恨,有过不甘也有过报复的心思,但这些,都在他亲生父母的眼泪中慢慢地消散了。
  那对小村子出来的夫妇,在被告知养育了多年的、最近一段时间如同开窍一般光辉耀眼的儿子其实并非亲子,而被强行解除了亲人关系、眼睁睁看着那个孩子头也不回地离去的时候,那个刚毅了半辈子的男人,终究还是没能忍住情绪的爆发,他甚至向那些人询问自己的孩子的消息时,得到的也只是“死了”的答案,连尸体都没能再见一面。
  慕泽辰向来不惜以最恶毒的想法揣摩人心,但到底血浓于水的感情让他心软,他甚至想过,如果他从出生开始就陪伴在他们身边,平碌无为也是愿意的。
  就在他一片迷茫的时候,四周的景象开始慢慢虚化,最终变成了一片白雾。
  他听见有一个声音对他说:“你的命本不该如此,我可送你去平行世界,助你夺取气运,然后回来改变这一生。”
  慕泽辰的眼底没有丝毫波动,“命?”
  “你的气运一开始是极高的,也本可以站上巅峰,但被人恶意窃取,才导致了你如今的结局。”
  “那既如此,又何必重来。”
  那声音显得有些愕然,“你不恨吗?不想夺回你该有的一切吗?”
  “恨?恨有何用。你刚还说这就是命,那么命已定,又何必强求。”
  “……我也说了那是因为你的气运被恶意窃取。”那声音有些无奈,停顿片刻才继续说,“好吧,实话告诉你,其实是因为前段时间命运之神莫名陨落了,导致许多世界的一些人气运紊乱,还有人因此得到了八辈子都得不到的机缘,然后几乎成为了世界的中心。新任命运之神……也就是我,觉得这样不好,所以想改变。但世界太多,我忙不过来,所以想找一些人帮忙,我觉得你应该有能力做到,又正好……”
  慕泽辰面无表情。
  “你要是同意,现在就出发,要是不同意,我也不强求。”
  “我同意。”终究还是……不想死啊。慕泽辰呼出一口气,答应下来。
  “那我再给你几个小东西辅助。”命运之神说着,向他抛出三个光团,以及一条挂坠,“坠子是一个空间,有什么东西都可以存放在里面,激活后就可以和你的灵魂绑定。至于光团,算是我能力范围内给你附加的元素亲和,不过你得到什么就要看自身属性了。”
  慕泽辰依言伸手触碰正中间最大的那个光团。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全身都被水流包裹。
  命运之神笑了笑,道:“看来你的本命属性是水,代表了坚毅、隐忍、坦荡和纯粹。”
  慕泽辰嫌弃地看了看那个光团,这四个属性怎么看也和他搭不上边。
  “这是你潜意识中的本我。”命运之神对他的不满视而不见,“恭喜你得到水系亲和。”
  水流很快延伸到另两个光团上,随后一个发出绿光,一个发出白光。
  “嗯,衍生属性是木和光。”
  慕泽辰讽刺地笑了笑,他的内心可从来没有光明。
  “这三个属性的联合属性是,净化,治愈,韧性。”
  通俗来说,就是百毒不侵,恢复力强,生命力也强。
  虽然觉得自己内心黑暗,但这些属性慕泽辰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先得保证自己活着,才能更好地让别人生不如死。
  “那我随机传送了……你的灵魂会进入那些快死的人的身体。你目前的气运值还比较低,所以那些人会比较……惨一些。你的目标是让自己活得更好,而如果能让那些气运高的人倒霉,你的气运值也会上升。”
  “等等。”慕泽辰打断他的传送,“如果我后悔了不想继续呢?”
  他确实不想死,但如果平行世界也没有让他继续活下去的动力,或许他很有可能让自己这一世的悲剧重蹈覆辙。
  “一切由命。”命运之神别有深意地笑了,再不给他多话的机会,一下子就将人传送了出去。
 
  ☆、002.01.01
 
  慕泽辰睁开眼的时候,半天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半坐起身,环顾四周,入目所及的是大片卧倒在地生死不明的人。天空一片昏沉,太阳被浓厚的乌云牢牢掩盖,隐隐透出猩红色的光芒。
  这大概是一条马路。
  人们像死尸一般交叠着躺在人行道的地上,发生了连环追尾的汽车拥杂不堪地挤在一起,一切都像是被定格住了似的一片死寂。
  然而很快,慕泽辰的起身就仿佛是个信号,陆续又有不少人挣扎着清醒过来。他们不明所以地互相对视了几秒,却被一道尖利的女声吓得浑身一颤。
  循声望去,一个或许不该继续称之为人的怪物不断地发出“嚯嚯”的声响,瞪着凸起的眼球,半张着嘴露出锋利的尖牙,青黄色的口水顺着嘴角缓缓淌下,露出的手臂上几乎看不见肌肉,黑褐色的皮肤紧紧地包着骨头,指骨凸出,指甲长而尖,它抓过身边刚刚睁开眼的路人,十指深深扣进皮肉,在对方惨叫出声的时候狠狠咬碎了他的头骨,享受般地吸食着脑髓。
  画面惨不忍睹,尖叫声此起彼伏。
  几乎每五个人之间,就会出现一个这样的怪物,它们似乎彻底失去了作为人的理性,只知道抓住人,然后吸髓。
  人们脑中浮现出一句话:僵尸吃掉了你的脑子……
  但那毕竟只是游戏,抱着娱乐的心态自然无碍,哪像如今这样直接面对?清醒过来的人一片混乱,他们尖叫着四处逃窜,被推倒、踩踏、吃掉,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原本祥和的世界会变成这样,而自己又是否能够继续活下去——恐惧在每个人心头蔓延开来。
  这一切在突然爆发的一阵火光中有了些许转折。
  那火光在昏暗中格外耀眼,仿佛撕裂了人们心头的绝望,而处在火焰正中的男人则是目瞪口呆,他在即将被那怪物抓住的时候本以为必死无疑,却不想下一秒就有大片的火焰从自己身体里冒了出来,将那怪物烧成了焦炭。
  被怪物吃掉的命运并不是无解的!
  这个认知让无数人重新燃起了希望,先前因为恐惧而消散的力气也仿佛回到了身体里。他们冷静下来,健壮的男人们更是开始找寻趁手的武器,强忍下看见怪物的恶心开始反击。
  很快,人们就发现,被怪物吃掉脑髓的人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它们同化,变得一样面容可怖,并且继续袭击下一个曾经的同类。而且这些怪物没有痛觉,如果不将它们四肢打断或是头颅砍去它们就会继续锲而不舍地向前迈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