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4 08:51:43  作者:燕和景

 =================

《道长弯否?》作者:燕和景
文案:
     【求个收藏,谢谢!】
 
乔没是个能捉鬼驱邪、算命放烟火(?)的道士,某日他遇到一个总裁。总裁体质特殊,和他相过亲的女孩子十个有九个会倒霉,还剩一个有血光之灾,最关键的是……
 
他能看到乔没的鸟!
 
于是,被基友坑了的乔没被迫绑定总裁成为自己的队友,在开始降(蹭)妖(吃)除(蹭)魔(喝)之前,他给总裁算了一卦:
 
克父母、克妻子,桃花运弱、子孙运薄,还是个情鬼缠身活不过三年的短命命格
 
乔没有些为难,队友弱没关系,他一己之力奶全队根本没在怕的,可队友是个普通人加短命鬼,那还玩什么?开局先打五分钟,后面全靠苟吗?
 
然而三年三年又三年,短命总裁中途被乔没开挂,陪着他熬过了很多个三年,在这很多个三年里他给乔没放了无数次烟火
 
其实,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就看到了人生中最盛大的烟火
 
莫名想强调一下男主叫乔没(mò),本文日更,可能app不显示更新,但点进去看就好了
 
主金手指剧情向爽文,谈恋爱发糖也有。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没(mò),封一修 ┃ 配角:乔故,静静,一微,姚心安等等 ┃ 其它:苏爽开脑洞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
 
  ☆、默默
 
  初夏时节,苏城老街深巷里的乔家宅子难得迎来两位客人。
  “你叫什么名字啊?”一个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白白嫩嫩的小男孩眨巴着大眼睛,冲站在他面前的另一个小男孩说出了一句普通的话。
  “……”
  他对面的小男孩并没有答话,反而稍稍后退了一两步,随后才握紧了身旁爷爷的大手,小脸微红嘴唇微动,看起来有些想说话,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最开始的小男孩并没有被他的冷淡打击到,反而趁着乔故不在,颇为大胆地翘着唇角跑去拉住了对面小男孩的手:“我叫默默,默默无闻的默默,虽然老故说是沉默寡言的默默,但我查了词典,两个字根本没有区别嘛!其实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沉默寡言不就是希望我不说话啦!不过这怎么可能,哼!”
  被拉住手的小男孩一瞬间有些惊慌,又被他一连串的话砸的有点晕。眼睛闪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之后就是小脸一红,快速地挣开了默默的手,躲到了他爷爷的身后。
  默默有点失望,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还不知道什么叫表情管理,情绪都写在脸上,当下便不爽地撇了撇嘴。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默默鼓鼓脸,语气有些埋怨,“不介绍自己还不说话而且还甩我的手,真是没劲!”
  似是懂了默默的意思,也感受到了对方身上不太满意的气息,小男孩忍不住从他爷爷身后探出小脑袋,一双黑葡萄似的纯净大眼睛含着温润的水光,有些惊慌又有些文弱。
  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即使默默这时还不知道什么叫“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心却也不由得软和了下来。
  “真是的呐~”默默仍旧有点不高兴地嘟了嘟嘴,却也难得老实起来。
  小男孩的爷爷全程没有说话,一直带着慈祥宽容的微笑看着两个小孩子的互动,即使自家孙子一句话不说且看起来很是内向,他也并没有劝说的意思。
  乔故出去挺久了,默默有点不耐烦地坐在客厅的红木雕花椅上,一边晃悠着两条小短腿一边念念叨叨:“老故真是老了,腿脚不灵活了吗?怎么现在还不回来啊?”
  他这里话音刚落,青瓦白墙的宅子里兀地响起了一阵叮铃铃的声音,那声音像是铃铛发出的,却也并不是太像,听起来有一种特殊的韵律和感觉。
  当然,这声音只有默默听得到,老人和那个沉默的孩子丝毫没有察觉。
  默默闻声眼睛便是一亮,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呀!老故回来了!”
  开着天窗的大院子里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人,因着隔得挺远,小男孩还看不清男人的面容。
  院子正中央是一个直径只有两米的圆形小花坛,里面种着杂七杂八的植物,有花有草还有中草药,不过看起来长久没有被打理。
  小男孩试探性地向他爷爷身旁迈了一个小小的步子,头也跟着微微伸长些许,就是为了能更好地看清楚那个进来的男人。奈何小花坛里的杂草实在太高,他现在这个小个子看的有点辛苦。
  但随着距离的拉进,男人的相貌越来越清晰,先不说那飘渺无尘淡泊宁静的感觉,单就是一双似笑非笑的狭长狐狸眼,便让人心下迷乱。
  “老故老故!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默默迈着小短腿朝着乔故跑去,嘴上一边抱怨着,身体却很诚实地抱住了乔故的大腿。
  乔故有点嫌弃地抖了抖腿:“几岁了还撒娇,丢不丢人?”
  “不丢人不丢人!”默默嘿嘿笑着搂紧了他的大腿,后来怕被乔故抖下去,反而把脸都贴到了他的大腿上,“就算丢人也是你害得,成天不在家就算了,还把陌生人放进来,什么时候我被偷了都赖你都赖你!”
  “你要是被偷了我可就要烧香拜祖师爷了!关键是我把你扔大街上都没人想偷,人贩子都看不上你。”乔故懒得理这小破孩,敲了敲他的小脑袋,看似凶狠实则并没有用几分力,只道,“带着小朋友出去玩去,我有正经事要做。”
  “哦。”默默有些不舍地松开了自己的双手,一连好几步跑到那个一直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们这边的小男孩,“小默,我们出去玩吧。”
  “……?”小男孩有些懵,谁是小默?他吗?
  见他仍不答话,默默有点不耐烦了,干脆地扯过他的小手,仗着自己人来疯力气大,直接拉着他往外面跑,一边跑一边道:“我看你一直都不说话,怎么这么沉默啊?但是默默这个名字是我的,所以我就叫你小默了。怎么样,好听不好听?”
  “……”
  小男孩还是没有说话,眼神却不自觉地飘到了他们俩交握的手上,默默因着常年跑出门疯玩,肤色较之常年宅在家里的他自然黑上一些。
  虽然颜色并不是很搭,但两只藕节似的小胳膊这样拉在一起,仍旧透出了几分和谐可爱。
  小男孩还是没忍住,轻轻握了回去,露出了一个清浅的微笑来。
  乔故目送着他们俩离开,等到两个人都不见了以后才摸了摸裤兜里的一个小铃铛,小铃铛被拨动,却奇异地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闭着眼暗暗动了动手指,终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封严一直没有说话,忍了许久还是没忍住道:“乔先生,我孙子的情况,您……有办法吗?”
  “儿孙自有儿孙福,封老先生何必去在意您日后看不到也听不到的事情呢?”乔故对他完全没了对默默时的好颜色,一秒钟恢复了寻常的高冷模样。
  封严也叹了一口气,这人说的轻巧自在,他自己没有后代,怎么能体会有后代人的想法呢?
  “封老先生难免托大了些,在我面前说我坏话,您想什么我可都知道呢。”乔故脸色又冷了一分,心里冷哼,他是没有后代,但默默可是比他那个后代还要缠人麻烦的很,他操的心也根本不比他少好吗?
  自己心里的想法被别人探知实在是让人不舒服,但封严自己吐槽别人在先,当下只能尴尬地笑笑。
  两个人都不想说话,乔故坐在木椅上慵懒地品着今年的新茶,心底还在寻思着什么时候把默默这个烦人精给丢出去。
  外间,默默并没有带着小男孩跑去很远的地方,乔故很久以前警告过他不要乱跑,且给他划了一个出去玩耍的指定范围,他虽然平时皮了一些,在听乔故的话这一方面实在是没话说。
  这里是苏城,地处于江南,鱼米之乡兼着水乡的美称,是一个有着朦胧美的夹着细雨烟波的小城市。
  乔家的大宅子外右转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巷子,这里巷子很多很多,外地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没什么差别的巷子给绕晕。
  默默自能记事起就跟着乔故生活在这里了,据乔故说他小时候经常缠着拉着乔故出来走巷子,等到他自己到了已经可以不用人牵着就能跑的稳的年纪时,这些巷子对他来说就像是自家院子小花坛里的花一样熟悉了。
  更甚至他都能闭着眼从每个小巷子里绕来绕去并且成功回到自己家。
  然而今天带着新的小伙伴出来玩不适宜表演这个技能,默默只能拉着小男孩的手,一边小心地避开某些东西一边絮絮叨叨地道:“我看你一直不说话,你是不是不会说话啊?哎,你别担心,就算你不会说话我也不会看不起你的。老故说我以前也不会说话,后来有一天就突然会讲话了,不过他好像不太喜欢我讲话?还总嫌弃我唠叨,嘿,谁唠叨啦?我和他说话那是看得起他,这要是别人,我还懒得搭理呢!”
  小男孩因着他那句不会说话面色又涨红了好几分,但憋了好一会也没说出来,加上默默的话题跳的实在太快,他只能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是不会说话。
  可惜默默一直忙着避开东西,一时间根本看不到他的动作。
  两个小孩子绕了好一会才停下来,默默松了一口气,扯着大大的灿烂的笑容道:“来,苏城最有名的应该就是水啦!今天我们就来玩水吧小默?”
  被迫戴上小默称号的小男孩下意识地摆了摆手,他不能玩水,会出事的!
  默默看着他的动作有点不解:“怎么了?你不想玩吗?”
  小男孩有点想点头,但看着默默一瞬间写满了失望的小脸,犹豫了一会还是揪着衣服摇了摇头。
  “哎,那我们来玩吧!”默默的双眼亮了亮,直接小心地拉着小男孩下到河岸边的两块青石板上。
  青石板常年被水浸泡,早已长满了深绿色的苔藓,默默没注意到小男孩有些发颤的双脚,右手却一直攥着对方的手。
  小男孩有些颤巍巍的,在默默的帮助下适应了好一会才在石板上蹲好,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气,但也一直没有把手伸进水里。
作者有话要说:  立秋是个好日子,所以选在这一天开新坑,这一次想写一个道长捉鬼除妖谈恋爱一路爽爽爽的故事,会日更到完结,求个支持~
 
  ☆、定情信物【雾】
 
  默默自己一个人玩了一会也没意思,想和小男孩说话,却一直等不到他回答。没等他继续想些什么好玩的花样,脚脖子上的小铃铛突然发出了一声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沉闷的响声,这声音全然不似普通铃铛的清脆悦耳。
  “哎,我们该回去了小默。”默默翘了翘嘴角,一时没注意松开了抓住小男孩的右手,转而摸了摸脚脖子上的小铃铛,心里有点高兴又有点舍不得。
  难得碰到一个又好看又听话的小伙伴,这么快就要回去真是不开心。
  小男孩听这话却悄悄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跟着默默一块起身,然而他脚刚抬起来,原本还算平静的水面便是一抖,一道不起眼的白光闪过,小男孩像是踩中苔藓而没站稳一样掉入了水里。
  扑通的声音响起,水花四溅开来,默默愣了一瞬,下意识地朝着小男孩伸出手去,大声道:“喂,快抓住我的手!”
  小男孩一直在挣扎,虽然努力扑腾着想抓住默默的手,但这水深足够淹没他整个人,而原先还挺平静的水面似乎因着他的陷入而疯狂抖动起来。
  几乎只是秒秒钟的事情,河面中心兀地出现了一个漩涡,那漩涡似是见风涨,几秒钟后涡旋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一时之间竟卷起了几米高的水柱。
  那水柱看起来像是龙卷风一般,但整个场景看起来却更像是一场3D玄幻大戏。
  此时的小男孩随着漩涡的旋转已经快被卷到了这条河的中心处,眼看着没几秒钟就要被彻底卷进去了。
  默默的眼泪一瞬间飞了出来,一边伸手想拉住小男孩,一边疯狂地扯着自己脚脖子上的铃铛:“老故老故你快来啊!呜呜呜!老故!
  在他扯动铃铛的时候,原先还在宅子里的乔故身形瞬间消失,下一秒人便来到了这里。
  此时的小男孩已经被卷到了漩涡中心,默默还在扯着他的铃铛大哭着叫乔故的名字,乔故也没功夫安抚他,直接跳到了河里。
  河水在他跳下来的瞬间便消停下来,漩涡一瞬间消失,水面跟着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可有一股隐隐推着小男孩向河中心游去的力仍未消失。乔故眸光一凝,望着那边心底冷笑。
  他都下来了这东西还这么有自信?要不是时间点不对天缘不可破,他还真想一道符直接送这个东西滚去轮回。
  身上戴着的水符还在发挥功效,乔故在符法的加持下很快游到了小男孩的身边,那股推着小男孩的力对他来说就像默默平日里和他打闹时用的力气一样,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
  搂住了小男孩,乔故也懒得继续扑腾着游回去,索性直接把这片小天地笼罩起来,轻轻施力,便从水中飞了起来,接着飘回了岸边。
  在乔故抓住小男孩的时候默默就停了哭声,却一直揪着自己的手指蹲在青石板上看着乔故的动作,就算没参与进去,那种对乔故符法的敬畏也让他不敢动作。
  直到两个人到了岸上,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三两步爬了上去,默默赶紧跑到乔故身边,紧张又后怕地道:“老故,他、他怎么样了?没事吧?”
  “有事,出大事了!”乔故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内心在滴血。
  本来他是可以完全不用管这档子破事的,现在就因为默默这个小败坏精造了这个因果出来,他要是不管的话,不说封严那个老狐狸,祖师爷都不能忍他!
  不过说来说去还是他自己能力有限,不然怎么都能把这个风险规避过去。可惜,既定的天机是现在的他无法改变的。
  “什么大事啊?”默默掐了掐自己的手指,整个人已经泪眼模糊了,“他不会死了吧?肯定死了,你看他都不动了!”
  “都怪我都怪我!”默默抱住乔故的手臂开始嚎啕大哭,“我怎么就非要带他来玩水啊!他死了他死了,呜呜呜,都是我的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