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4 08:53:11  作者:筱玄

 ======================================================================

《陛下,请自重》筱玄
 
文案
萧含希死了。
寒冬腊月,新年的钟声刚过,他最终还是没等到他爱的人。
萧涵熙活了。
从雪地中翻滚而出,和过去郑重地道别。
泽国的皇帝死在腊月初一,东城的小孤儿从冬雪之中翻滚而出。
皇帝陛下放飞自我,想要活出不一样的人生,踏入了一个全新的娱乐圈,而他的故人,却因为一些原因,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之中。
 
陆韶珏:陛下,请自重。
萧涵熙:爱上上,不上滚,别打扰我混圈!
陆韶珏:微笑。
 
【PS:1.斯文败类隐忍·前·摄政王攻×放飞自我不羁皇帝受。双重生,总之是互相有意思的两只互相折磨多年后在现代重逢的傻白甜娱乐圈文。
2.苏苏苏爽爽爽,主角大概开了无敌金身,可以大杀四方,动不动就天凉王破那种。专注傻白甜三十年,童叟无欺。
3.陆尚娱乐同系列文,不专业文章都是bug,作者是个错字受,接受捉虫不接受考究!!!看文不开心的时候,只需要点击右上角的×之后出门呼吸新鲜空气即可,弃文不需要告知,不要和我互相伤害!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涵熙,陆韶珏 ┃ 配角:颜韶珩,陆烨 ┃ 其它:陆尚娱乐
 
 
 
文章字数:315205字
第1章 第一封奏折
  电话被重重的放下,于林瑾猛地起身,这一瞬间的神色的变化让总裁办的众人都忍不住抬眼跟着他的身影。
 
  他的动作极快,没两步,已经站在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前。即便情况紧急,他也没少了礼数,急促的三下敲门声后,门啪的一声打开,于特助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踏进了总裁办公室。
 
  门一关,总裁办的众人面面相觑,突然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出什么事情了……
 
  能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于特助,露出那般难看的神色。
 
  开阔的总裁办公室内,落地窗的窗帘被升起,本应该在处理公务的男人站在窗前,抬头看着天空,并未因为秘书进入办公室而回头。
 
  “BOSS,不好了!”于林瑾却并未在意自家老板的状态,他脚步匆匆,还未走到老板跟前,已经把话说出。“萧远知乘坐的MG-2333号航班在降落时出现意外,机身撞向机场仓库,发生爆炸,现在萧先生生死未卜!”
 
  说话间他已经冲到了落地窗前,才发现他的老板手中拿着手机,手机的屏幕亮着,虽然看得不甚清楚,但是依稀能见是短信界面。
 
  “我已经知道了。”若是看男人的面容,你会觉得他的情绪好似没什么触动。但是他一开口,便能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他的悲意。“我刚刚收到了他发来的遗言。”
 
  于特助本来紧张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变得苍白,本来还心存侥幸,但是遗言短信送来,那证明萧远知活下来的可能性很低。“BOSS……这件事情……”
 
  “是因为我,他才要赶这次的飞机回来,他的遗愿,我会帮他做到。”男人闭上了眼,伸手取下了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用手捏住了鼻梁。萧远知是他多年好友,更寄托了他一些无法言说的心思,这次突然传来这样的消息,男人的心中其实并不如表面上平静。但是心绪再怎么乱,现在的他都不应该表现出来。当务之急,是处理好萧远知的事情,为他安排好后事的。
 
  手机上的光暗下去了,那上面显示的是萧远知发来的短信简短,大抵是因为写短信的时间不多,所以他尽量简洁。两人相识四年,这是萧远知第一次透露这个消息给男人,虽然联想到了一些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但是好友拜托的事情,男人还是会着手去做的,毕竟那是萧远知的遗愿。
 
  “林瑾,安排一下吧,远知家中只有他一人,他的后事还要我们处理。”
 
  于特助心情复杂,但还是快速的接下了这个任务。“是。”
 
  冬日凌晨,北风呼呼的挂着,寒冷刺骨,催促着走在路上的行人加快脚步。
 
  东城本是夜里最为喧嚣的地方,但是在这样的早晨,却是最为安静的。昨夜下了一场大雪,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雪层,扫雪的车开过,欢快的音乐声跟着车子的脚步,好似要叫醒东城这片寂静的老城区。
 
  但是没什么用,唯有一小巷中,一双冻得发紫的手,从雪层下伸出。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人身上落满了雪,整个人竟然是被雪给埋住了。
 
  冬日里常有醉汉夜里倒在路边,清晨被人发现冻死,昨夜的温度极低,但是这倒在雪地里的少年,此刻却是猛地坐起了身。
 
  他不是体质好没冻死,而是死而复生,重新见到了今天早上的太阳。
 
  两三只不畏寒的鸟雀在雪地上蹦跳,少年全身都被冻得发紫发僵,只是一动,身上都是麻痹的痛感,感官实在是苏爽,这让他那张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了非常诡异扭曲的表情。
 
  但是随着这种疼痛越来越剧烈,少年的好似反应过来了什么,他撑住自己的身子,费劲又缓慢的,站了起来。
 
  紧接着,他抬头看向还未大亮的天空,两侧的楼都很高大,从巷子中能看到的天空只有那么一点,还显得灰蒙蒙的,但是少年并不在乎,他缓缓地捂住了脸,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笑。
 
  笑得悲凉,却又欢喜。
 
  朕没有死。
 
  朕又活过来了。
 
  萧涵熙的眼眶红了,他僵硬着身体,缓缓地迈开了脚步,在踏出第一步,落下第一个脚印之后,泪水不自觉的流出眼眶。
 
  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已经许多人不曾有过了,从他一场大病,失去了行走的能力之后,站起来,脚踏实地的迈出一步,都已经成为了奢望。却不想不过是病重闭上了眼,再挣开时,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萧含希死了,北宸殿点燃的长命宫灯温暖不了他,烧的温热的床铺,也也无法让他冰冷的身体回温。他累极了,想着闭上眼休息一下,却再没能够挣开双眼。
 
  死得突然,他还有许多的抱负,许多的壮志来不及的施展;还有许多的话,许多的情意来不及讲;还有许多的对不起,许多的心声,来不及和那个人吐露。他就那样死了,好似无牵无挂的撒手人寰,甚至来不及传那个人让他来见他最后一面。
 
  现在回想起来,他们最后见的那一面,竟然是无休止的争吵之后,自己将他逐出宫去。
 
  他在笑,笑得疯狂。
 
  他也在哭,哭得悲凉。
 
  笑生命重来,一切都变得不同,他不再是那个不良于行的废物帝王;哭千年斗转星移,此处再不是生他养他的泽国,再没有那个他爱的极深,也恨得极深的人。
 
  萧涵熙活了,泽国的皇帝死在腊月初一,东城的小孤儿却在雪堆之中翻滚而出,重新站了起来。
 
  他是萧含希,也是萧涵熙。
 
  含希,多么好听的名字,是那个人给他的,最为珍贵的祝福,包含着对未来的希望。
 
  但是他却配不上,毕竟他是那般的阴暗自私龌龊,对他还有那般不轨的心思。若是他知道了他的想法,怕是会后悔给他取这样好听的名字。
 
  现在他重生了,在这样一个精彩的时代重新活了过来,他应该要做的,是舍弃过去的一切,舍弃“萧含希”这个名字带给他的沉重的负担,改头换面,主宰一次自己的人生。
 
  死而复生这种事情,换成其他人是要接受不能的,或者是一点缓冲的时间。但是萧含希醒来之前,一场大梦千年,竟然好似从小就经历着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萧涵熙”的一生一般,对这个新的身份和常识都适应良好。加之他幼年经历不凡,本身就生在皇家那样恐怖的环境之中,所以除了最初的大悲大喜,缓过来之后,他已经可以完美的掌控自己的情绪了。
 
  等到身体缓过了最初的僵硬之后,他回头看了这条并不起眼的小巷子,勾了勾唇,缓缓地踏出了小巷。
 
  原身死在这里的事情,他早晚会和那些人清算回来。
 
  现在还要去一趟医院,他非常看重自己的身体,一点都不希望昨夜发生的事情给他的身体带来什么大的问题。
 
  他走在路上,脚步从最初的一步一迈,每一脚都要在雪地上踩出深深地脚印,到越走越是轻盈,仿佛要奔跑起来,留下的脚印也越来越浅,直至消失。
 
  萧涵熙很穷,打开了手机查遍了银行卡全身家当加起来只有500块,身上半毛钱现金都没有,手机跟着这个身体被冻了一晚上,没有坏掉也是非常的值钱了。记忆之中这些钱就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虽然很少,但这也够进医院进行一次简单的体检了。
 
  虽然拥有着关于这个时代的记忆,但是很多东西并不是说上手就可以简单地进行。所以萧涵熙一直都在观察旁人的动作,一路进医院,他的动作和模样已经和其他求医的旁人无异了。
 
  医院已经是完全自助式的办理了,根据给出的步骤用手机挂号和搞定了整套程序,萧涵熙跟着人潮,跑上跑下把所有的检查都做了。
 
  能够见到简单结果的检查,除了营养不良外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剩下的东西都需要等各种报告出来,萧涵熙把地址填上,就等着报告出来之后直接快递寄回。毕竟他是在路上随便找的医院,也不确定自己以后还会不会回到这边来。
 
  一夜未归,手机上除了电量变得岌岌可危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消息,没有人关心他去哪了,更没有人关心他会不会出事,有什么大碍。
 
  换成原身,怕是要悲伤感秋一番,心情悲恸之下怕是又要昏死过去。但是萧涵熙的心态现在因为重生都要爆炸了,并不是很想参合原身的人际关系,所以他只是皱着眉看着自己的手机电量,然后在医院里租借了一个充电宝。
 
  融入现代进行的非常顺利的皇帝陛下用手机扫码支付喂饱了自己,又喂饱了手机,这才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
 
  原身是孤儿,因为还未成年,所以并未脱离孤儿院,住所是在孤儿院内的。因为性格的原因,原身在孤儿院中一直都是小透明一样的角色,需要抢的东西他一直都抢不到。他的成绩不好,这次的高考没能够考上便宜的一本学校,填完了志愿,偏偏被一家需要昂贵学费的二本院校录取。孤儿院根本给不起这笔钱,复读也给不起,所以要他干脆辍学,去打工扶持一下孤儿院。
 
  原主虽然性子有些封闭怯弱,却是想要读书的,他喜欢音乐,好不容易考上了自己想要的专业,他一点都不想辍学,于是出来打工,希望能够靠自己负担学费。
 
  他身体不好,又营养不良,再加上因为性格内向,不想展现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怎么修饰容貌,整个人看上去干干瘦瘦的,完全是小可怜一个。偏偏是这样一个没有表现欲的人,却喜欢上了唱歌,他好像将唱歌当成自己心灵的一个出口,将自己所有说不出的语言都放在了自己的歌声之中。
 
  虽然技巧不够,但是胜在灵气十足,他的歌声让他找到了一份对他这样的学生来说,工资颇为高昂的工作。那便是一家酒吧的驻唱。
 
  这也是他一夜未归,但是孤儿院没有人打电话来询问的原因,因为他的工作都是在晚上,白天下午他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兼顾,为了凑齐高昂的学费,原身真的很拼。
 
  他的声音很有潜质,虽然还因为年龄和阅历还有各种客观因素没能够展现出原本的风华,但是已经很让人看好了。也正是因此,酒吧的老板才会破例让他在酒吧里兼职。只是那家酒吧并不是什么太过高档的场所,开在了X市东城最为喧嚣的地方,但是出入的人鱼龙混杂,在里面工作的人更是五花八门。
 
  昨天夜里,原身下班之后,被人打晕在了那条他离开酒吧必经的小巷子里,被踹了好多脚,让本就发着烧的原身彻底失去了力气。
 
  那些人大概没想到,原身没能够爬起来,而夜里的一场大雪,让原身冻死在了雪地之中。
 
  萧涵熙进入了这个身体,就好像给这个破败干枯的身体新的力量,原身平日是什么情况萧涵熙也有所了解,现在的他状态比起昨日的原身来说,要好上许多倍了。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奇怪的原理,萧涵熙不懂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却也不会去深入的追究和探寻,毕竟他现在身体很好,直觉告诉他也不会有后患,所以他心态非常的正。
 
  重生的萧涵熙今年十七,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年纪,一是他难以从孤儿院独立出去,发展起来之后还是会和孤儿院牵扯不清。虽然是因为这家孤儿院原身才能够长到这么大,但是萧涵熙对这家孤儿院却没有原主那般复杂的感情。
 
  毕竟原主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求院长帮他一下却被踹了一下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孤儿院本应该是福利机构,但是这家孤儿院的内里早已腐烂不堪,这些孩子养大之后,孤儿院就如同附骨之疽一般,吸食着这些孤儿的血液。培养是恩不错,但是不能够让这些孩子把一生都重新葬送在孤儿院之中。孩子们自愿回报是一回事,逼着这些小孩成年之后一定要给孤儿院送多少钱这种事情,却是让人恶心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