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4 08:56:15  作者:九白乌鸦

 《兔儿爷》作者:九白乌鸦

 
文案
 
战争结束后,我带你走
将军胸怀天下,戏子儿女情长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琴茶洪生颐 ┃ 配角:高石一郎守安吴天娇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又是一个中秋节,生颐照例提了一盒玫瑰饼,怀里揣了一只小小的兔儿爷。-----题记
  “呦,三少爷来了”生颐还没走近,桂川楼的伙计就招呼开了“找琴茶啊,里边儿清里边儿请,他刚唱完戏,后台换衣裳呢。”
  生颐点点头,几个仆人跟着,一同进了桂川的后院。
  琴茶妆卸了一半,见生颐来了,眼睛一亮,又怕人知道似的快速黯淡下去。也不忙着起身招呼,只是用眼角一瞥,淡淡道“来了“生颐笑眯眯地点点头,点头示意旁边的仆人把肩上抗的东西放下来。
  琴茶通过镜子,看得清那些大包裹大篮子里是什么,青橘子,苹果,金黄的鸭梨…个个新鲜饱满,颜色亮丽,看来生颐没少花钱。
  “买这么多做什么,我又吃不完”
  “吃不完慢慢吃,慢慢吃。”
  “对了”生颐变戏法似的从自己怀里摸索出一个很小很小的兔儿爷“去年的你嫌大,今年特意给你挑了个小的,喏”琴茶脸上闪过一丝欣喜,接过来摸索一番,看兔儿那白嫩光滑的皮肤和一点红艳的三瓣儿嘴,说道“洪三少爷真是有意思,半来月不见你来听会戏,我还寻思莫不是少爷贵人多忘事,早把我这下九流的玩意儿忘了呢。不料您今儿突然来访,还记得给我带点喜欢的玩意儿”
  “怎会怎会”洪生颐连声说“一直挂念着呢,这不,最近在忙,没顾得上,一抽空我就赶来了,你喜欢的,我都记得呢,四胡同的刷羊肉,南老街的桂花糕,蒋家门的竹叶青,是不是,记得,我都记得呢”
  琴茶被这番话逗得微微一笑,忽而问道”洪少爷最近忙什么大事呢”
  洪生颐脸色一变,神神秘秘地走上前开口道“时局不大好呢,日本人打进来,再这样下去,北平要保不住了。”
  “哦”琴茶点点头,只是淡漠地应了一声。他对于北平没什么概念,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掌管,他只需要守着他的戏班子,唱好他的戏。日本人也要听戏的吧,
  “我要去参军了”洪生颐继续说
  琴茶不说话了,努力回想什么似的,问道“参军…是要离开北平的吧。“
  “那可不”
  “北平那么多军队,那么多警察,怎么也轮不到你一个堂堂洪家三少爷出马!”琴茶有些激动,险些失手摔了镜子。
  “国家沦陷,山河破碎,总得有人挺身而出吧。”
  “那也轮不到你!”琴茶几乎吼出来,随机发现自己失态,又不说话了。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琴茶打破了沉默“你这么走了,老夫人怕是不会同意吧”
  洪生颐点点头“但我非走不可”
  “罢了罢了”琴茶站起身来,把桌子一推,钗子钿头掉了一地“回去吧,你难得来看我一次,来了却口口声声说要离开北平,罢了,走吧,以后休要再来了。”
  “兔儿”洪生颐开口唤了他一声。
  “走吧”琴茶挥了下袖子”送客”
  几个伙计犹豫着走到洪生颐面前“少爷,您看,这….”
  “怎么的”洪生颐的仆人见状,抢先一步挡在洪生颐的面前“怎么,就你们这个破戏园子,还想撵人不成”
  “闭嘴”洪生颐喝道“有你说话的份儿?”
  他看了看背过身去的琴茶,叹了口气“兔儿,我走了,天凉,记得多加衣.”
  说完。他环顾了一番四周,摇摇头,带着几个仆人出了桂川楼。
 
 
 
 
 
第2章 第 2 章
   这世界上敢和洪生颐这么说话的,琴茶是唯一一个。琴茶没什么来头,戏子一个,如果非说他有什么特殊身份,那就是洪生颐的发小,玩儿了十几年的好兄弟。
   即便如此,他还是最卑微的戏子,和洪家没有半点关系。
   要说琴茶,故事长得很。他生在江浙一带,白白嫩嫩,一副姑娘样,纤细,柔弱。父亲是个纤夫,水上遇了难,死了。母亲带着他辗转到北平,给一户人家做活,没几日害了病,也死了,琴茶那会儿才五岁,也不叫琴茶,叫栓子。
   那会儿北平有个很大的戏班子,长期在一个叫桂川的茶园演出,久了,人们也记不得那个戏班子叫什么,只叫它“桂川”。那个戏班子的师父看琴茶长得白净,身量苗条,小小年纪,死了也可惜,就把他带在身边学戏。
   即使如此,好大的北平,洪生颐和琴茶还是没有交集。只是那天洪生颐去上学时,对门六号的陈家大少爷拉住他“桂川来了个小姑娘,听说很水灵,要不要去看看”
   洪生颐不以为然“瞎说,桂川收男不收女”
    “真的,别不信,这都不信我,还是不是朋友了”
    洪生颐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去和陈少爷看桂川的小妹妹。
    桂川是什么地方,戏子是什么人,这要让家里知道,定是一顿骂。俩人只能做贼似的,偷偷摸摸从后门溜进去,爬墙角朝里面看。
    琴茶唱的是青衣。一个人站在墙角,被师父训着,压腿,下腰,吊嗓子,有板有眼,却也少不了挨骂挨罚,他睁大了眼睛,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又被硬生生忍回去。洪生颐看了,心里像有一根弦触动了。
    从此洪生颐没少拽着陈少爷去看琴茶,一看就是一下午,他也不懂琴茶有什么魔力,把他栓的死死的,这要是以后成了角。洪生颐一定是他的忠实票友。
   他看了足足半个月,平日在家里呼来喝去,到了桂川就怂了,眼巴巴看了琴茶练了半个月也不敢进去和他搭一句话。有次看琴茶练功,被师父打的满脸是血,琴茶的血和泪糊了满脸,他正狼狈地用袖子擦着,师父却又飞起一脚把他踢翻在地“哭哭哭,不好好练功就知道哭,像个女人”“像个女人?!”洪生颐愣住,原来自己守了半个月的小妹妹居然是个男孩子,是个男孩子也无妨,但他总觉得自己被骗了,他不能忍受被骗!他看向陈少爷,陈少爷也是一脸愤怒,他也不能忍受!
    不等两个人发作,一双大手突然拍在了两人肩上,他回头一看,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洪生颐的父亲出现在身后,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们。
   后果是不言而喻的,他从未见过父亲发那么大火,小竹条把身上抽得青一道紫一道,手掌也肿得老高。父亲怒道“谁允许你们凑在桂川那边了?那都是些什么人?小小年纪,怎么学不会争口气?”
   九岁的小孩儿把这股气加在了琴茶身上,小小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名叫报复的东西。
    从此,他敢大大方方进桂川的后门了,带着街坊的其他几个少爷,找到琴茶用小石子丢他,上去推他,抓他过长的头发,看他躲在墙根,把眼睛都哭红了,才觉得解气,一种不知名的快感才涌上心头。
    琴茶当时是桂川最小的孩子,生的柔弱,本来在戏班子就没少受欺负,师兄们对于几位少爷的欺凌更是不闻不问,琴茶有一段时间成了少爷们消遣的玩具。
   洪生颐喜欢掐琴茶的脸,有力的手指深深嵌入琴茶的皮肤里,冰凉又光滑的感觉从指甲里传到心尖儿,看琴茶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他才开心,他忍不住想,琴茶这样,带着这一脸自己亲自掐出来的红色紫色去上台唱戏,该是怎样的场景,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高兴起来。
   他问过自己,是不是真的这么恨琴茶,因为他自己才挨了打。答案他不清楚,但是他清楚,自己在欺负琴茶的时候,心情会出奇的好。
    洪生颐是从那个中秋节开始不再欺负琴茶的。那个中秋节,琴茶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一个兔儿爷,当宝贝似的攥在手里,几个少爷见了,立马去抢“小丫头,你手里攥的什么?你的手帕吗?”大家哄堂大笑,一起涌上去,把琴茶团团围住,琴茶把手藏在后面,小小的脸上布满了恐惧。
    “躲什么,给大家看看呀”一个少爷抢先一步走上去,想把琴茶抓回来。
     琴茶不知哪儿来得力气,一把将那个少爷推的一个趔趄,少爷怒了,上去对着琴茶的肚子就是一拳,其他少爷也围上来,对着琴茶一通拳打脚踢。
    琴茶浑身都是脚印,痛苦地缩在地下,少爷擦了把汗,骂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藏了什么!”说着,就去扳琴茶的手,琴茶的手紧紧捏成一团,少爷快要把琴茶的手指扳断了,才取出了那个小小的兔儿爷。
    “还给我!”琴茶急了,挣扎着想爬起来。
     “呵,我当是什么宝贝呢,原来是这么个破玩意儿,我才不稀罕呢”少爷一扔,兔儿爷落在地下,摔了个粉碎。
      琴茶看着那些碎片,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
     几位少爷扬长而去,这一次,洪生颐没有参与。
   他只是在门口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切,这一次,他的心莫名地痛,好像被打,被抢了东西的人,是他而不是琴茶。
    他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似地走进了琴茶,琴茶看到他,一把将碎片藏到手里,惊恐地缩成一团。
    洪生颐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很坏很坏,看着琴茶可怜的样子,他的眼泪也差点掉下来。
    可他不能哭,他可是堂堂洪家三少爷。
    “喂”他走过去“给你”从怀中掏出一个格外精致的兔儿爷。
    琴茶看了一眼,摇摇头。
    “嘿,还不要”洪生颐气不打一出来,这可是奶奶给他的,小小的脑袋,饱满的脸颊,一点红唇....嗯?好像和琴茶还有点像。
    “起来吧”他扶着琴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琴茶的鼻子还在往下滴滴答答滴着血,洪生颐掏出金丝边儿的白手帕来,给琴茶擦了一下,顺势把手帕塞到琴茶手里“拿着吧,擦擦血”琴茶从来没摸过那么好的料子,捏到手里又滑又柔,用来做手帕太可惜了。
     “我去给你买,说吧,你要什么样的”洪生颐大方地把兜里的钱全部掏出来。
     琴茶摇摇头,看着手里的碎片发呆,眼泪还是止不住往下掉 。
    “好啦”洪生颐耐着性子“我去给你粘好,别哭了”说完伸手给琴茶抹了把眼泪。
     琴茶还是哭,洪生颐气得都想打他了“别哭了!上我家来!你看着我给你粘,好吧?”
    洪生颐心里也犯嘀咕,这小孩为一个兔儿爷哭哭啼啼,莫不是真的兔儿爷转世成了精,看到自己的粘土像被摔,心里不乐意?想到这,洪生颐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第3章 第一章
非常抱歉,本章节因出版、修改或者存在色情、反动、抄袭等原因而被作者或网站管理员锁定
 
 
 
 
 
第4章 第三章
   洪生颐走了,琴茶招呼几个伙计把水果洗了分给大家,一个伙计提着一个小篮子,问道“班主,这个...”琴茶扫了一眼“放那儿吧,我待会吃”
   琴茶洗了手,拿了一块玫瑰饼,扳开,紫红色的花瓣馅儿从酥皮中争先恐后探出来。琴茶习惯了扳成两瓣,只是今天...
   “师父”一个学戏的小徒弟在门口脆脆地叫了他一声,伸手,奉过去两支钗子“客人送您的”琴茶朝他温柔地笑了笑,将半块玫瑰饼递过去...
   第一次吃玫瑰饼,是那年中秋吧。
   洪生颐领着琴茶,手里捏着兔儿爷的碎片,急急忙忙往家里赶。
   几个仆人赶忙冲过去把他们拦住,少爷可以进,可这脏兮兮的小优伶是怎么回事?这要是进了家门,老爷非怪罪下来不可。
    “怎么的?我还回不了家了?”洪生颐的性子已经让琴茶磨到了极点,此时终于忍无可忍地发了火。
   “少爷,不是您进不去,是他不可以的啊,他是做什么的,您还小,不懂,这要老爷知道了,非再打你不可”
    提起上次那顿打,洪生颐又想起来琴茶是个男孩子。可是他一点也不恨了,琴茶也没说自己是女孩子啊。都是陈少爷瞎说!那么这半个月,琴茶真是白白挨了打。他那么小的个子,那么温顺的脾气,自己为什么要带人欺负他啊?
   越想越愧疚,越想越难受,他看了看手里的兔儿爷,今天无论如何也要亲自帮他粘好,要亲手给他,要好好给他道歉。
   想到这里,他搂住琴茶,对几个仆人大吼道“放我们进去!他是我的好朋友,我必须要带他进去!”
   说着,他对琴茶说“跑!”说罢,拉着琴茶往东屋冲去。
   几个仆人乱了手脚,想直接抓过琴茶打出去,无奈少爷把他搂得紧紧的,他们根本不敢用力,少爷细皮嫩肉,万一碰着伤着,他们谁也受不起。
   琴茶奇怪了,这位少爷说自己是他的好朋友,今天还带他上家里玩,可平时呢,这位剑眉星眸的少爷可没少欺负他,他是那群少爷中个子最高的,他可记得清楚着呢。
   几个人就面面相觑,眼睁睁看着少爷领着个唱戏的进了屋。
   “坐那”洪生颐指了指自己的大藤椅“我想办法给你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