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4 08:58:50  作者:大豆豆啊

 【邱蔡】熊和鱼掌和猫

 
作者:大豆豆啊
 
 
*原作向,蔡蔡是小猫妖,邱邱是铲屎的:*大概是武当居字辈鸡飞狗跳的日常吧*甜的,放心
 
 
 
从五岁的邱居新八岁的蔡居诚写起
*既然决心要甜甜的那就真的是武当居字辈鸡飞狗跳猫打人的日常了
*蔡居诚本体还是只幼年猫妖呢
*萧疏寒大概会变成了慈祥的老父亲……因为个人比较喜好那种很超脱又很有烟火气的感觉
*后面可能是双向暗恋
 
 
 
 
 
第一章
 
武当掌门的二弟子蔡居诚今年八岁了。
 
但他经常莫名其妙地消失。师兄们都说他是在背着大家练功。
 
于是当才五岁的圆圆脸邱居新被师父萧疏寒抱着来到蔡居诚的住处时,依然没有见到蔡居诚本尊。
 
只有一只背覆黑云腹面雪白的小奶猫趴在门槛上呼呼大睡,晒着太阳好不惬意。
 
萧疏寒瞥见小猫,神情高深莫测,冲邱居新道:“居新,你居诚师兄又不知去哪儿练功了,我们过会儿再来找他吧。”
 
“师父,那是师兄的猫吗?”邱居新就算没什么表情,奶声奶气地就已经很招人喜欢了。
 
“不是,为师也是第一次见,你若看着喜欢,便抱去养着吧。”说着萧疏寒便把怀中的小孩轻轻放下,目送他屁颠屁颠地朝小猫跑去。
 
小猫睡姿极其奔放,四仰八叉地横在门槛上,小尾巴还无意识地一晃一晃。邱居新心痒痒的,想伸手去戳戳小猫的白肚皮,又怕吵醒它,最后也只是轻手轻脚地把小奶猫儿抱起来揣进怀里,一动不动地盯着看起来。
 
然后被遗忘的师父萧疏寒就惊讶地看到,自己努力逗了那么久都没笑的死孩子,竟然冲着一只刚捡到的猫,笑得那叫个春光灿烂,那叫个又憨又傻。
 
最后还得萧疏寒亲自出马,把杵在原地不动了的邱居新拖回了隔壁他自己的屋子。
 
动作幅度大了点,惹得怀里的小猫不舒服地扭了扭,有些生气地“咪”了声,把邱居新吓得可以,却并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反而像是觉得邱居新怀里暖和般,还往里挤了挤,又安安稳稳地睡去了。
 
邱居新心里有点隐秘的小欢喜,于是拘谨地跟师父道了个别,便在自己院子里寻了个阳光最好的位置放下小猫,入定了一样看起猫儿来。
 
 
 
蔡居诚表面是享受的。
 
内心实则是懵圈的。
 
懒洋洋地睁开眼时,起床气都还没撒完呢,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肉嘟嘟的圆脸,吓得浑身炸毛,二话不说便给了这人一爪子。
 
那可真是一爪子呢。嫩乎乎的脸蛋儿上立马就多了三道红痕,人和猫一时都呆愣愣地互相瞅着。
 
“我……我我叫邱居新,是掌门新收的徒弟,师父说你没主人的,我就……就把你抱回来了。”
 
蔡居诚感觉自己差不多是被师父卖了。
 
大概是看见他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样子,眼里又残留着一丝凶神恶煞,这个叫邱居新的疑似他三师弟的兔崽子突然把他抱了起来,脸贴脸地,还蹭了蹭。
 
蔡居诚受不了了,抬起爪子就一脸嫌弃地要把邱居新的脸推开。
 
想他好歹也是只小猫妖吧,虽然还小,猫是奶猫,变成人也只有八岁这个样子,结果被师父卖完还要被师弟这样欺负。
 
蔡居诚气得要昏过去了。
 
然后他就真的昏过去了。
 
比起和自己这个对猫不敬居心不良的师弟相对着无语凝噎,蔡居诚选择睡觉。况且现在消失容易暴露他的小秘密,还得等到晚上这傻小子也睡熟了,再偷溜回去才是。
 
装睡的小猫吐吐舌头,引得邱居新好想亲他一口,完全忘了刚还被挠了一爪。
 
 
 
可第二天早上邱居新朦胧间感觉到抱着的软乎乎的小家伙消失了,一睁眼,果然怀中空空如也,只剩下几根小白毛,他一下子从被窝里翻身而起,外袍都忘了要披上,就火急火燎地跑去了蔡居诚的院子。
 
还特意在门槛那儿盯了会,东张西望地,却不见小猫,也不见那个素未谋面的师兄。
 
心急得脑子都有点浑,直接就推开蔡居诚的房门闯了进去。
 
结果就看见一个正在穿衣服的蔡师兄。
 
蔡居诚一见门口这个胆大包天的人是他,像是意外地更气急败坏了,中衣的带子都不系了,直跳下床来一巴掌把他推了出去,然后“嘭”地关上了门。
 
邱居新怔怔地站在门口,歪头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个终于见到真容的二师兄,莫名地有了个奇怪的念头——
 
嗯,师兄好像那只小猫啊!
 
 
 
第二章
 
*现在怂怂的小邱居新和以后秒怂的蔡师兄
*完了萧疏寒真的越来越老父亲了
 
 
 
蔡居诚窝在屋里认认真真穿戴整齐了,才黑着脸迈着大步走出来。
 
发现那个讨厌得很的师弟还蹲在门口,正要发作,却又想到好不容易来了个比他小的,是不是应该好好照顾师弟才能讨师父喜欢啊?
 
于是也就大了三岁的蔡居诚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老老实实把新鲜出炉的师弟请回了屋子,还给了他几条珍藏多年的小鱼干。
 
没想到邱居新却盯着小鱼干发起愣来,蔡居诚感觉到自己的最爱好像被嫌弃了,不开心地扁扁嘴,有些凶巴巴地问道:“你不喜欢小鱼干?”
 
“不是……师兄,你有没有看见一只黑白的小猫……”邱居新捏着小鱼干,整一个心虚又害怕的样子。
 
“没有!”蔡居诚想到这茬就气得很,又终于记起了还要去找师父兴师问罪这回事。
 
“那师兄知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小猫回来呢?”
 
蔡居诚心里哼起了歌——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回来~ 嘻嘻。
 
面上还是一脸严肃,像是认真思考了番,然后奶声奶气地(并不认为)告诉邱居新:
 
“你要给猫准备好吃的,比如小鱼干啊糖豆儿桂花糕之类的,还有,不能对猫不敬!你要把猫伺候舒服了,他就会常常来的,嗯。”
 
人,不,猫时刻都不能忘了给自己谋福利。
 
一旁紧挨着他的邱居新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般,把师兄说的每个字都牢牢记下了,决定等会就去后厨一趟。
 
只是万万没想到,被师父抱回武当后上的第一课,竟然是怎么饲养居诚喵。
 
我怕不是来了个假武当。
 
 
 
蔡居诚总算送走了自己的傻师弟,长吁了一口气,又一拍床板,便气鼓鼓地冲去找自己师父了。
 
他从小就活得稀里糊涂,刚生下来就稀里糊涂开了灵智,得了机缘,稀里糊涂就被萧疏寒从后山抱回了武当,在萧疏寒的帮助下稀里糊涂就化了形,稀里糊涂地就拜了师。成了这武当山上最小最宝贝的师弟。
 
但也不能这么稀里糊涂就被师父卖了吧!
 
所以当他看见师父站在金顶下被一群女香客缠住时,心里一阵幸灾乐祸。然而下一刻等他自己也过去了,才知道什么叫做羊入虎穴。女香客的爪子一时间全招呼到了他脸上,蔡居诚彻底笑不出了。偏偏女香客们还觉得这样一个瓷娃娃般的小人黑着脸的样子尤为可爱,一边捏着他的脸蛋儿一边捂嘴偷笑。
 
可即使看向师父的眼神已经从谴责变成了求救,萧疏寒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仿佛在说“麻烦徒儿替为师分忧了”,蔡居诚的眼神渐渐又变回了谴责,几乎都能喷出火来。
 
蔡居诚满脸的生无可恋,暗恨这种时候十一岁了的大师兄也不知躲哪儿去了,并且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把那个新来的邱居新拖出来给这群女疯子们蹂躏。
 
最后还得朴师叔出面解围,把她们都引去了前殿。
 
刚一进萧疏寒自己的房间,蔡居诚就横鼻子竖眼开了,结果瞪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师父,你太过分了!”
 
萧疏寒想到昨天那只被“捡走”的小猫,心里偷笑,便也只能从架子上拿下一罐小鱼干来安慰徒弟,温声道:“哎,不生气了,这个给你赔罪吧。”
 
蔡居诚瞬间破功,眼珠子亮亮的,想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又有点不好意思,只好偏过头说:“我不要……你还是给邱师弟吧!”
 
说完想到自己的小算盘,感觉丢脸极了,于是“腾”地一下变回了小猫,留下一地衣服,就迈着短腿逃走了。
 
萧疏寒在后面望着那黑白团子,突然微不可见地笑了笑。
 
 
 
太和桥上,蔡居诚四条小短腿依然跑得很快。
 
毕竟马上就能吃到小鱼干了。
 
他心里小算盘打得哗哗响,嘿,就坑邱居新。
 
 
第三章
 
*大概就是变猫的时候黏人的本性会暴露
 
 
 
刚跑得有些累了,蔡居诚就猛然被人抱了起来。
 
努力地扭过头去,一瞧,果然是那个最矮的邱居新。
 
邱居新的手试探着抚过他背上的毛毛,还一抓一抓地,似乎有往他的白肚皮那儿侵犯的意思。
 
蔡居诚意外地觉得有点舒服,但猫不能就这样随便屈服,那显得多没骨气。于是他立刻直起身子,躲开了邱居新那只乱动的咸猪手,反而自己挥舞起猫爪子,大有要往邱居新脸上再划几道的架势,一边还“咪”“咪”地抗议着。
 
邱居新见状不妙,乖乖从怀中口袋里掏出一条小鱼干递到了小猫的嘴边。
 
哎呀这个师弟,实在是太上道了!
 
蔡居诚心想算了算了,反正本来打的也是到邱居新这儿蹭吃蹭喝的主意,便听话地趴在他怀里,两只小爪子抱着小鱼干,自顾自啃了起来。
 
注意到邱居新脸上昨天被自己挠的那三道,现在觉得对不起他了,还想着明天要给他拿点伤药来。
 
渐渐地,甚至连邱居新大着胆子挠他下巴的时候,他都没怎么挣扎,加上吃得开心了,还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邱居新真是心都要化了。
 
 
 
“邱师弟,这是你养的猫?”
 
正往自己院子走着,便迎面撞上了笑容浅浅的大师兄郑居和,只见他好奇地盯着自己怀里的小奶猫看,似乎很想伸手摸摸毛。
 
“嗯。捡到便养着了。”邱居新一张小脸懒得多做表情,却是悄悄把小猫往里拢了拢,几乎要给藏进臂弯里去。
 
“这样啊,那便好生养着,莫亏待了小猫,哦,还有,要是有谁欺负你们了,只管来找我,我给你们出头!”郑居和像是仗着自己比师弟高出那么一个头的样子,拍着胸脯打包票。
 
邱居新却感觉到怀里的小家伙在听到他前半句时似乎狠狠点了点头,待听见了后半句之后,又扭了一下,便躺尸不动了。
 
“对了,你有没有看见过蔡师弟啊?不会又跑去哪儿练武了吧?太勤奋了,也要好好休息啊。”
 
邱居新转头望了眼蔡居诚那空空荡荡的院子,冲大师兄轻轻摇了摇头。
 
一边却心想,看来自己以后也要努力练功才是,一定要向师兄学习!
 
 
 
然而蔡师兄本喵其实正窝在某人的怀里,翻着肚皮,好吃懒做。
 
并且已经决定把这个好欺负的邱师弟当作饲养员和暖床的用了。
 
 
 
到了晚上,蔡居诚把自己卷成一个团子,睡在了邱居新的头一侧。
 
结果灯都已经熄了,邱居新却藉着月光,一直幽幽地盯着他看。
 
他装作不知道,兀自紧闭着眼睡觉,就是有一点点发毛。
 
“师兄。”邱居新顿了顿,接着说,“你怎么那么可爱。”
 
蔡居诚可给吓死了。
 
不会吧师弟才五岁啊不会真的发现了吧天哪那怎么办我还要不要脸了怎么可能啊我哪有那么明显一定没发现一定没发现……
 
心里碎碎念个不停,表面上还是要装作一派正常,却是一点也睡不着了。
 
可邱居新依然发现了,一旁的小猫听到他那声“师兄”的时候的确僵了僵,而现在努力闭眼的样子,也真是,可爱极了。
 
哎,太可爱了,明天喂它吃桂花糕好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