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5 09:44:34  作者:公子墨染

 =================

《我家的法医受》作者:公子墨染
文案:
     我叫言离,省公安厅的刑侦总队队长,对于我能而言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洛轩。
 
先说一下我们省厅的内部结构,除了一厅之长李厅长外还有办公室,政治部,机关党委,纪委,监督室,财务处,国保总队,治安总队,刑侦总队,禁毒总队,经侦总队,交警总队,网安处,出入境管理处,科技处,通信处,以及洛轩所在的法医部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机关部门。
 
洛轩是法医部的主负责人,同时也是我的挚友,他是省厅的“高岭之花”全厅的女警都想和他谈恋爱,引来多数男警员的仇恨,不过少数男警员也贪恋其美貌,我虽然也是个帅哥,但在以高冷霸道总裁型为主要审美的社会面前像我这种温润如玉的公子型只能位居其二,最惨的还是那些敦厚朴实的汉子型,单身比例呈逐年上升的稳定趋势,为此李厅长为了降低省厅的单身狗人数可是愁掉了一大把头发。
 
而我之所以说洛轩是第三种人是因为这货长的帅就算了,偏偏还是神童出身,从小就是跳级狂人,二十二岁就已经拿了剑桥的法医学和心理学双博士学位,国外工作两年回国一年,现在已经二十五岁正是男人如花一般的年纪。
 
接下来便是故事的开始。。。。。。
 
内容标签: 职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轩,言离 ┃ 配角:肖瑄 ┃ 其它:警员,助理
 
 
  ☆、冰上浮尸
 
  难得省厅清静,言离接到了昔日同学的电话:“你好!”
  “什么?同学聚会?去!当然去!真的好久没见了啊!”
  “嗯!好,晚上见!”
  言离刚挂了电话,局长就走了过来:“同学聚会?”
  言离站了起来,对着局长恭敬地说:“局长!”
  “推了吧!有案子,南越大桥下发现一具男尸,叫上洛轩去现场吧!”局长顿了顿,用手指了指言离说:“你好好表现啊!”
  言离瞬间站的笔直,挺胸抬头提臀收腹,那叫一个气宇轩昂,中气十足的说:“是!”
  局长满意的点了点头,走了。目送着局长的背影,言离立刻拿起手机打给了那个快捷键保存的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电话刚被接起,不等对方说话,言离直接开口:“南越大桥下发现一具男尸,我去接……”话还未说完,电话便被挂断了,言离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惊讶了一会,便对着电话大吼:“又挂我电话!我跟你绝交!”
  南越大桥
  洛轩刚到便见言离在桥下冲他招手:“哎!洛轩!这边儿!”
  “什么情况?”洛轩走进问道
  言离指着远处道:“如你所见,一个露天冰场,今早上有人来滑冰,换鞋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的薄冰下有什么东西在动,以为是鱼,便走到边上看,结果是一张人脸,吓得立刻报了警。”
  洛轩听着轻轻踩了一下冰面,冰面立刻发出了“咔嚓!”声:“报案人没掉里面?”
  言离摇头:“没有!”
  “那还真是万幸,虽然冰层不薄但也不厚,很容易断裂,胆子挺大的。”
  言离倒是见惯了的无所谓的样子说:“这年头,能占到便宜,哪还顾得上危不危险。”
  洛轩向不远处的尸体走去,言离也紧随其后:“死亡时间大约在两至三天前,死者腹部有七处刀伤。”边说着边从死者的衣服里怀里掏出了一本证件,“驾驶证”
  言离结过打开看了一眼:“司机?”随后便放进了证物袋里
  洛轩又仔细检查了尸表,面色沉静:“刑事案件,死因是失血性休克造成的溺水而亡,这里不是第一现场,”
  言离挥手,让人把尸体抬回去
  “我先回去了,肖瑄留这儿跟痕检进行现场勘查”洛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
  言离拍了拍洛轩的肩,想让他不用那么着急:“有驾驶证就解决了身份问题”
  洛轩拍开言离的手,说:“人手上有亿万个细菌,其中葡萄球菌,大肠杆菌较为常见,没带消毒手套你的细菌全到我身上了。”说完洛轩直接转身就走,只留言离一个人咬牙切齿的站在原地骂他。
  省公安厅,会议室
  “死者名为孙健,48岁,公交车司机,身边大部分都是同公司的司机,性格很好,没什么仇人,其他司机对他的评价都很高。”
  “离婚有十年了,有一个儿子,在外地工作,不经常回家,我查过了,从年初到现在,他一次都没回过家,他工友可以作证。”
  言离硬朗温润的声音,在会议室内逐渐湮没,洛轩将尸检照片交给一旁的肖瑄:“我说一下尸检的结果,死者口腔及鼻腔内有血性的泡沫,肺水肿,死因是失血性休克造成的溺水性死亡,腹部有七处刀伤,无一刀致命伤,也就是说死者是在失血过多昏过去之后被扔进河里的,死亡时间是三天前。”
  “根据伤口创角,大致画出了凶器,应该是家里削水果的水果刀。”洛轩声音凉凉的,言离认真地看着洛轩,心想:他和尸体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活着和思维。
  “死者极有可能在家中被捅了刀,是熟人作案”言离想了想说
  言离话落,洛轩便开口“不排除凶手尾随作案”
  “为什么?”
  “没有证据排除这种选项”
  “……”
  局长看了看两边,开口缓和气氛:“洛轩,你和言离一起去一趟死者家,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
  “是”言离回答依旧的中气十足,洛轩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这是老式的住宅楼,斑驳的墙壁带着时间的痕迹,楼道内落满了厚厚的灰尘,一阵风吹过就能带起一阵灰尘,洛轩看着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言离知道洛轩这种生理洁癖,精神洁癖都十分严重的人,来这种地方就跟极限挑战差不多。
  两人在一户青蓝色的老式防盗门前停下来,伴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言离温润如玉的嗓音响起:“有人吗?”
  等了一会,毫无动静,言离再次敲门“咚!咚!咚!”
  依旧无人应门
  “咚!咚!咚!”言离在次敲门,“有人吗?物业!收水费!”
  依旧寂静无声,除了敲门的回音什么都没有,言离侧头看向洛轩,发现后者的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
  “开锁!”洛轩语气不好
  言离蹲下身,开锁,洛轩挑眉看他熟练地动作,难得主动开口:“你当刑警真是可惜了!开锁才应该是你的本职工作”
  言离不理他,认真的开锁,搭理他一定自己会被完虐: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咔!”一声,门开了,虽然只是一个缝隙,但洛轩的眉毛皱的更紧了,作为一个法医,他知道那是什么味道,死亡的味道,两个人在门外套好鞋套,推门而入,淡淡的血腥味漂浮在空气中,两人环顾四周,看着血腥的现场,洛轩向前两步,看着墙上和地上的血印,语气冷淡:“地上有大量抛甩状,说明被害人在这收到了多次伤害,同时说明凶手是跟着被害人进入的房间。”
  言离点了点头,神色认真的问:“可以确定是熟人作案了?”
  洛轩摇了摇头:“还不确定,证据不足”洛轩看着案发现场盯着一个角落但是眼神却不聚焦,言离知道他在想事情,也不打扰他,洛轩蹙了蹙眉:“有一点,我很奇怪。”
  “什么?”
  “死者的居住地离南越大桥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说明凶手有交通工具,本身杀人就是最没有回报的一种方式”洛轩顿了顿,“如果杀人抛尸,不需要去那么远的地方,犯罪成本在增加。”
  “对,不符合犯罪经济学”言离点头
  洛轩抬头看着言离,言离有些心底发怵问:“怎么了?”
  “你不是经常花两个小时去信叶轩买东西吗?”
  “那是吃的!吃的!”言离咆哮,“你连吃的都不对自己好,还有什么可对自己好的?”
  “用的!”
  “……”言离有一种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洛轩叹了口气:“走吧!”
  言离明显思维跟不上洛轩的变化,有些呆愣的问:“去哪?”
  “公汽公司”
  “公交车?”言离反问,“看公交车干嘛?”
  “公交车上有摄像头你不知道?”洛轩反问
  “不知道”言离说的格外理直气壮
  “……”
  公汽公司
  刚到公汽的门口,便有工作人员前来接待:“言警官,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我们想调查一下孙健开的公交车上的监控。”
  工作人员礼貌地笑着:“好,请稍等”
  言离也挂着一贯温和的笑,点头说:“好!”
  看着工作人员想屋里走去,言离拉着洛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言离拉着洛轩的手把玩着,白皙修长,却一点也不显女气,反而骨节分明,常年拿解剖刀指腹上有一层薄茧:“洛轩,给我讲讲尸斑吧!”
  “人死后三十分钟到两小时内会硬化,九到十二小时完全僵硬,三十小时后软化,七十小时后恢复原样,但在土或水中或低温干燥会延续,高温多湿的条件下会加快,面部及四肢发凉,尸斑,尸僵开始出现,死后一到两个小时;尸斑成片状分布,尸僵大部分出现,死亡三到四个小时:尸斑融合成大片,尸僵全身出现,角膜混微浊嘴唇开始皱缩,用缩瞳剂﹑散瞳剂滴眼,瞳孔仍有反应,其为死后时间五到六小时。尸僵高度发展,指压尸斑完全褪色,角膜高度浑浊,眼结合膜开始自溶其死后经过时间约为十二小时。尸斑能完全压褪,羊皮纸样斑形成,角膜高度混浊,巩膜黑斑出现,口腔粘膜及眼结合膜自溶,为其死后二十四小时,这些是以春秋季节为基础,夏季加快,冬季则变……”还未说完便被出来的工作人员打断,“可以了,言警官。”
  言离放开洛轩的手,站起来对着工作人员温和的说:“麻烦你们了!”
  公交车司机一般每天规定往返趟数,然后结工资,孙健当天一共跑了十一趟。共十一卷录影带,洛轩看着办公桌上对着的录像,对言离说:“直接查死者最后一次开车的监控就好!”
  “好!”
  按下播放键,言离和洛轩两人紧盯着屏幕,放着放着言离的注意力就被认真的洛轩吸引了,两个人看着一个屏幕,身体挨的很近,洛轩身上清淡的冷香拨撩着言离的大脑神经:果然认真的男人最帅,如果这是自己的男人……呸呸呸,言离你想什么呢?播放了一段时间后洛轩突然喊道:“停!”吓的一旁出神的言离一跳,双眼迷茫的看着洛轩,洛轩指着屏幕问:“这是谁?”
  言离只疑惑的看着洛轩反问:“谁啊?你熟人?”见洛轩看自己一脸看白痴的样子,凑过去看着屏幕,半晌:“额,好像是我……”
  洛轩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转向屏幕,继续看着录像
  看着没几分钟便出现了司机和乘客争吵的片段,洛轩按下暂停,扭头问言离:“内容!”
  言离微微回想了一下:“我记得是司机到站没停车,然后就吵了起来!”
  “为什么没停?”
  “那人一直在喊停车停车,却也没按铃,车上那么多人,司机也听不见啊!而且那一站没人上车也没人下车,自然就被忽略了!”
  “他和司机吵了什么?”
  “大概就是说他会遭报应之类的,骂骂咧咧的,记不清了!”
  洛轩目光转回屏幕,继续看着录像:“他跟你一起下的车?”
  言离想了想说:“对,南越桥南”
  “南越桥……”洛轩轻声说道,“查一下这个人”
  言离睁大眼睛,大声说:“茫茫人海,你让我怎么找啊,就算这有样貌找起来也不是哪么方便”
  洛轩看着他,叹了口气:“你这智商是怎么考上警校的,去户籍科对比身份啊!”
  “拿这排查量也太大了”言离皱眉,A市是个海滨城市,且不说本地人口,就这外来人口就够受的了,这还不算流动人口,
  “排除流动人口,住在南岳大桥附近,家中有交通工具,却不经常使用的!”
  言离正色道:“我马上去查!”
  相较于言离忙得不可开交,洛轩就清闲的多,每天除了做做实验外就是看看书,身为部长除了重大案件以外其余的时候基本不会需要他,不然他也不会有空跟言离满世界跑去调查案件,虽然刑侦不是洛轩的本专业,但法医学和心理学的双学位也让他给言离查案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暖阳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进整洁不染纤尘的办公室,洛轩拿着一本砖头厚的《西方近代哲学理论》看得津津有味,白色的桌面上一改往日的咖啡,而是一杯清茶,碧螺春特有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中,言离推门而入,一点也不自知自己打破了一幅美好的画,言离从后搂住洛轩的肩,双手交叉在他胸前,语气轻快:“洛轩,你太厉害了!”言离收紧自己的胳膊说,“查到了!”
  “嗯!”洛轩难得的没有躲开任由他搂着,翻了页书,声音没有太大起伏。
  言离把头埋在洛轩脖颈间,鼻息间满是洛轩身上带着淡淡的消毒水混合着一种独特的冷香,闻着安心:“那人叫关震威,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搬走了,不过他的所有东西都留在他租的房子里,我们去的时候,房主正在清理他的东西,你才我们找到了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