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5 09:46:36  作者:狐狸小妖精

   《重生六零携手种田》作者:狐狸小妖精

  活了一辈子,却突然重生回那个最艰苦的年代,前世的遗憾今世弥补,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那个混蛋也跟着一起重生了???
  桑远:习绍,我跟你说个秘密,我是从未来重生回来的……
  习绍:桑远,我跟你说个秘密,我是从未来重生回来的!
  桑远:你说什么?
  习绍:你是那个桑远?
  桑远:(╯‵□′)╯︵┻━┻你给我滚!
  习绍:(乖巧可爱的跪坐好)可我们已经结婚了!
  桑远:╭(╯^╰)╮离婚!
  习绍:(霸道)不离!前世没离,这一世也不可能离!下一世也不会离!
  狐狸小妖精说:( ̄▽ ̄)~*两个在六十年代相遇相守了一辈子的人,却在暮年双双重生回相遇前的时间,所以说,老人=小孩,是有道理的!
  ===============
 
 
第一章 梦回初始寒心时
  “你是卖到我们习家来的!”
  “这辈子你都别想我承认你的身份!”
  “你卖到我们习家,就该给我们习家做牛做马!”
  昏迷中的桑远,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年轻时习绍对他的怒骂,本来还以为是做梦,但是耳边的声音却越来越清晰,让他烦不胜烦的微微睁开了眼。
  入目的,不是医院那洁白的天花板,也没有难闻的消毒水味道,却有一股干草的气息,让他想起身却怎么也起不来。
  偏头向声音来源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灰麻布衣,体态圆润的中年妇人一脸凶神恶煞的指着他这个方向大骂。
  “你们两个败家玩意儿,就是我桑家的丧门星!你一嫁到我们家,就气死了大志的爹,生了这个小丧门星,就让大志两个哥哥丢了工作,如今地里收成又不好,都是你们害的!”
  “我告诉你,你是我们桑家买来的,就算是再卖了你们母子也没人能说我们什么!如今家里缺衣短食的,你就自个想办法弄吃的吧!”
  桑远看清那妇人的模样,听到她那熟悉的声音,顿时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喊了一声:“奶奶!”
  然而,声音是出口,却是一个柔柔弱弱的稚音,让他再次一愣。
  “小丧门星!谁是你奶奶?我王春兰可没有你这种丧门星孙子!”中年妇人粗糙的大手一巴掌就扇了过来,让本就有些晕的桑远直接眼冒金星。
  这种事,他已经很多年没经历过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像看妖怪似的看着王春兰。在他的记忆中,奶奶的印象十分清晰,主要便是因为她经常打他。
  但是,她从来都叫他丧门星,什么时候加了一个小字?
  “看什么看?明天你两就给我滚出去!不下地里干活还想吃白食!”王春兰见桑远并不像之前那样恐惧的看着她,也不管他现在什么样子,狠狠的在他身上掐了几下。
  “装什么死?记得明天下地干活!”掐完桑远,王春兰又踢了踢床边的女人,见她没有反应,抓起她的头发就把她拎了起来。
  借此,桑远也看清了那女人,只是他记忆里却没什么印象。不过,那女人脸色苍白,明显出气比进气多,已是濒临之际。
  “娘,您都骂了半天了,歇会儿,喝口水吧?”站在门外的一个年轻妇人喊了一声,走进屋子,看着没多少进气的人,心里有些忐忑。
  如今是集体公社时代,每家都是按人口分粮,根本饿不死人。若是此时他们家出了丧事,可就说不过去了!
  再说,多留她一条命,他们就多得一份粮,何乐而不为?
  “娘!您这是做什么?”就在桑远看清那个年轻妇人的时候,一道身影冲了进来,直接把那年轻妇人撞到了一边,然后就扯开中年妇人。
  哦!老天!他看到谁了?
  这不是他爹桑大志吗?
  桑远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实在是觉得这发生的事有些匪夷所思。
  桑大志一看床边出气比进气多的女人,二话不说的将她抱了起来,刚要走,却看到一边脸肿得老高的桑远,气得眼都红了,却愣是没说半个字。
  找了一根布条,将他绑在背上,抱着那女人就冲了出去。
  “凤淑,你再坚持坚持……”
  桑远被颠的很不舒服,但是,看到他记忆里从来不吭声的爹,此时如此的紧张,他终于猜到那女人是谁了。
  那个在他们家,从来不被提及的人,甚至连个坟包都没有的女人——他母亲,金凤淑!
  他的记忆只有六岁以后,六岁以前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母亲,则是他完全没有记忆的存在。
  每次看到两个伯母,给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做衣服什么的,他就特别羡慕,但是他就算有爹,也跟无父无母一样。
  被卖到习家后,他也曾回去问过,但桑家谁都不知道。那事,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心病,没想到现在竟然见到了!
  只是,按照现在这模样,能不能救得回来,还是两说!
  “大夫救命!”桑大志手不得空,一脚踹开村卫生所的大门,吓得卫生所的老中医吹胡子瞪眼。“吵什么吵?”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凤淑!”桑大志本就不善言语,此时急的直接给那老中医跪下了。
  老中医看了看金凤淑的模样,脉都没把,便对着他挥手。“走走走,赶紧回去准备后事吧!”
  以如今村里的医药设备,要救一个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再看他一身破破烂烂,连补丁都少有,也知道他拿不出钱去县医院。
  虽说如今吃饭是不要钱,但看病治病还是要钱的!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凤淑!求求你!”一听要准备后事,桑大志就跟疯了一样,不断的哀求那老中医。
  “你媳妇儿打月子里就落了病,拖到如今也是受罪,你不如让她去了得了!”老中医冷冷的笑了笑,一点都看不起桑大志。
  他们桑家在老大老二回来前,家里就他一个男丁,他还掌不了家,让自个媳妇儿被婆婆和两个嫂子欺负。如今老大老二回来了,他还不分家,给那一家老小拼死拼活的干。
  现在好了,媳妇儿要没了,来求他又有什么用?
  “郭大夫,你还有没有一个医者之心?你赶紧给凤淑看看,我们老赵一会儿就借了车来,送凤淑去县医院!”
  一个精明的年轻妇人踏了进来,一脸严肃的指责那老中医,让那老大夫脸色有些不好看,却不得不给金凤淑看了看。
  “她身子太虚,我这里只能给她吊着命,路上出了什么事,你们可别找我!”郭大夫给金凤淑挂了个盐水,毕竟中药是慢慢调理,已经来不及了。
  “娘,爹把车借来了,问这边能走了不!”精明妇人才听完郭大夫的话,一个憨头憨脑的小子就撞了进来。
  “走!”精明妇人连忙拿着那盐水瓶子,高高的举着,拽了拽跪在地上的桑大志。
  桑大志根本半点思考能力都没有,只能跟着她匆匆而去。桑远在他背上看着那精明妇人,记忆里依然没有印象,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只是,现在谁也没能顾及到他。
  车子是解放初期那种绿皮军卡,载人运粮都是它。虽然时间仓促,但显然借车的人也是个细心的,在车斗里铺了一层厚稻草,让坐的人稍微舒服一些。
  桑远看到两个壮年男人,帮忙将他们一家三口弄上了车,后来精明妇人和那憨头憨脑的小子也跟着上了车。
  车一开,那精明妇人就看到了桑远,连忙叫桑大志将他解了下来。
  “这是做的什么孽啊!”精明妇人看着桑远脸上肿的老高,掂着他轻飘飘的身子,眼里瞬间就闪出了泪花。“大志,你难道就要看着他们娘俩被活活欺负死吗?”
  这孩子都四岁了,却活像两岁的孩子,这还能活吗?
  大的小的都这样,桑大志他这个当爹的,真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娘俩去死?
  他们村还从来没有如此死人的先例!
  “你要是不想养了,这孩子以后就跟了我!我张秀荷别的本事没有,养活两张嘴还是可以的!”
  原来精明妇人叫张秀荷,是村长媳妇儿,最见不得别人欺负人,是村里出名的护犊子。要是哪家有事,都不找村长,直接找她!
  “娘,我也可以保护小远弟弟!”张秀荷的儿子赵虎立即出声站队,让张秀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桑大志却是不开口,但是他紧紧握住的拳,却让一直看着他的桑远注意到。
  在桑远的记忆里,他还是第一次见有情绪波动的父亲。以前,无论是奶奶的喝骂还是伯母们的欺凌,他都是毫无反应的受着。等她们出完气,他就默默的下地干活。
  如果是现在,他是不是能做点什么?
  虽然不明白他怎么会回到他缺失记忆的那些年,不过这不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机会?只要他母亲能挺过来,以他的本事,他绝对能让母亲活下来!
  那么,他是不是就不会被卖了?
  一想到这,他一直强打的精神便松懈了,身子的虚弱让他直接昏了过去。
  就算是昏,他也并不好过。脑海里反反复复的都是别人的喊声,让他头疼欲裂,却又听不清那些喊声喊的是什么。
  张秀荷也是被他吓了一跳,好在摸到他还有呼吸,一颗差点跳出嗓子眼的心才落了回去。
  到了县医院,医生看了金凤淑的情况,告诉他们幸好还吊着一口气,不然阎王都难救。但是,那巨额的医药费,却让众人为难了。
  而且金凤淑那身子还得养,以后的花费更多,以桑大志他们家的情况,根本负担不起!
  “大志啊,秀荷也跟我说了,要不你就让凤淑住到我家吧?不然就算救过来也是白救!”村长赵立国以村子的名义担了那医药费,压在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不由得同意了他媳妇儿的主意。
  若不然,到时候人财两空,那才真的是赔本买卖!
 
 
第二章 我不想回去
  “桑大志,谁是桑大志啊?”就在众人等候的时候,一个护士横眉冷眼的走出来大喊。
  桑大志连忙应了声走了过去,那护士斜着眼看了他半天,又看了看跟过来的张秀荷等人,一脸嫌弃的再次开口。
  “你是怎么当爹的?那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生在你家真是活受罪!要不是送来的及时,比他母亲更严重!”
  “护士,护士,小远不是只有脸上有伤吗?怎么会……”桑大志顿时脑袋一轰,张秀荷连忙向那护士问道。
  “你们自己去看看!虎毒尚不食子,那孩子这次挺过来了,还不知道下次怎么样!”那护士虽然看惯了人情冷暖,但他们既然送到医院,想必还是有良知的,说话也就直白的很。
  “你,你呀!”张秀荷不知道该说桑大志什么,伸出一根手指半天没能指过去,匆匆进了病房,小心的掀开桑远身上的被子。
  被子一被掀开,桑远那小小身子上的各种淤青伤痕就显现在众人眼前,气得众人直哆嗦,眼泪都给恨出来了。
  “大志,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不会让凤淑和小远再回去受罪了!”张秀荷是当了母亲的人,看到桑远那么小就浑身是伤,对于桑大志是彻底的失望了。
  妻儿在家受了那么多委屈,他竟然毫不知情!
  桑大志痛苦的坐在地上,根本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当初金凤淑毅然跟他回了家,他想的是给她一份普通的生活,却不想差点要了她的命!
  如果当初她没有跟他回来,是不是就不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了?
  “秀荷,你也别怪大志了。等凤淑醒来,你还是好好劝劝凤淑吧!”赵立国却更明白,桑大志的主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金凤淑的想法。
  如果金凤淑下不了决心,桑大志同意也是没用的!
  “凤淑还能不同意了?”张秀荷并不知道金凤淑是为什么被卖到桑家,仅仅是凭她个人意见发话。
  赵立国摇了摇头,带着司机先回了村里,准备帮他们一家筹筹钱。不然人是救了,还不起医药费,可就又麻烦了!
  张秀荷见他走了,脑子里还转不过弯。医院里的医生给金凤淑救过来,就送来了医药费账单。看着那近五百块的金额,张秀荷突然就觉得她说大话了。
  就算她丈夫是村长,一年不吃不喝都还不上这账单!更何况,医院会等他们一年后再来交医药费吗?
  看着那账单发愁,张秀荷带着儿子赵虎去医院食堂买了点馒头,只能等她丈夫赵立国回来再说。
  桑远睡足了就醒了,但他如今的身体只有四岁,又虚弱的很,只能睁着眼四处乱看。熟悉的消毒水味,以及白色的世界,让他知道这里是医院。
  赵虎刚好拿着一个馒头回来,看到他醒了,连忙又叫着跑了出去,气得医院的护士连忙提醒他不得喧闹。
  张秀荷见他醒了,支了赵虎去买了一碗粥回来,看到那粥清汤寡水,叹了口气,给桑远喂了下去。
  “婶婶,我娘……”桑远稍微恢复了一下力气,便试着开口。好歹是会说话,让他微微定心。
  “乖孩子,你娘没事,你好好养着,等你娘醒了,婶婶就带你去看她。”金凤淑一直没醒,医生说是身体太虚弱的缘故,桑大志一直在那边守着,张秀荷就在这边看着桑远。
  桑远实在是对她没印象,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希望他这身子能快点好起来,他就能开始找帮他母亲调理身子的东西了!
  以前因为要照顾习绍,他那一手中医调理的法子,可得了不少老先生称赞!
  并没有去想另一个世界的他是死是活,就像这是一个梦,一旦看清事实,他就不得不醒来,然后又是一世遗憾。
  活了好几十年,经历了两个世纪的变更,他的一生,唯有母亲以及他被卖这两个遗憾。如今重回梦里,他一定要改变这两个遗憾的命运!
  至于改变命运会发生什么,那就不是他考虑的事了!
  他们这边醒了一个是好事,但是村长赵立国回去后却遇到了难事。村民们虽然被召集起来了,一听说要给金凤淑筹钱,就没一个吭声了。
  “各位乡亲,凤淑这病不是不能治,我以村长的名义作保,一定会还给大家的!”赵立国见没人响应,直接搬出了村长的名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