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5 09:48:13  作者:归骨

   《[综武侠]外挂,了解一下》(归骨)

  文案:
  原名[综武侠]秒天秒地
  秦珩带着他的式神们穿越了
  又有阴谋?没关系,开阴阳眼看。
  又有命案?没问题,叫死者自己说。
  又有不服?别担心,让式神们突突他。
  不过……一堆搞基的式神,咋就这么让人恨呢!
  香帅:“没关系,你还有我。”
  秦珩:“……”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珩,楚香帅 ┃ 配角:侠义的江湖人士and式神们 ┃ 其它:苏苏苏爽爽爽甜甜甜
 
 
第1章 .多管闲事-修
  秦珩站在衙门外等着传叫。
  还没来得及细想,自己只是管了个闲事,怎么就落得要来见官差的地步,就听来衙门内一声高喊,“——传证人秦珩。”
  周围人一听传叫,纷纷让路,且看着神色自若的秦珩窃窃私语。
  作为被议论的中心,秦珩镇定自若,表面上不为所动,理了理完全没有褶皱的衣袂,避开众人的碰撞,抬脚走进了衙门。
  英俊威武的县官高居堂上,高声喝问,“堂下可是证人秦珩?”
  秦珩单膝跪地,答道,“正是在下。”
  县官一拍惊堂木,“既然如此,你就来说说是怎么看见这刘老四杀人的吧!”
  话音落下,跪在秦珩旁边,自从他进来后就仇视的瞪着秦珩的刘老四就迫不及待地嚎哭道,“青天大老爷!请您给小民做主啊——那郑二娘是我明媒正娶的娘子,我怎么可能那么心狠,杀害自己的发妻啊——”
  前来围观的众人一听刘老四的哭喊,议论声又起,“是啊,平日里看他们夫妻恩爱,刘老四不可能是杀人凶手。”、“郑二娘命苦啊,她一个人走了,留下她那痴傻的孩儿可怎么办啊,我觉得刘老四不会管那个孩子了。”、“那孩子——”、“唉。”不知谁提起了刘老四和郑二娘的孩子,闻着无不摇头,却是为那痴傻的孩子。
  县官的眉头渐渐皱起,又一拍惊堂木,“肃静——”
  在渐低的议论声中,秦珩垂下了眸子,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低垂着头,安静下来的刘老四。随后一拱手,朝着县官道,“还请大人容秉。”
  刘老四是这条街街尾的一个木匠,凭着自己的手艺接些木活,日子还算过得下去,他有一个妻子,就是本案的死者郑二娘,郑二娘长得漂亮,可惜有一家恶毒的亲戚,为了那几两银子把人卖给刘老四,这本也没什么,刘老四有这么个漂亮媳妇他自己也知道是走了大运,因此成婚后刘老四对郑二娘极好,也是因为这,没一年,郑二娘就怀了身孕。
  这孩子是二人全心期盼的,然而孩子生下来后,却给了二人巨大的打击,只因为,这孩子是个傻子!一出生就不会哭,养大一点之后就连神情都是呆滞的,这对于刘老四和郑二娘来说真是天塌下来的现实。之前有多期盼,现在就有多恨。然而能恨谁呢?恨自己生了个傻子儿子?恨郑二娘生的不好?
  一开始的时候刘老四也不是没想过治好儿子,然而之前也说了,这个小家本来就不算富裕,只不过指着他的手艺活养着,再加上郑二娘也会做些针线活,勉勉强强可以养活一家人,但这点钱,却是远远不够给傻子治病的,巨额的诊金让刘老四望而却步了,但身为母亲,郑二娘却不想放弃,于是这个家,就开始一步一步陷入争吵当中。
  在互相埋怨中,孩子也受到了影响,整日哭嚎不断,邻居证言,有很长一段时间就听见了刘老四家的小傻子哭嚎,却根本不见人哄。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看不到邻居郑二娘后,终于有人发现不对,报官后,发动衙役四处寻找郑二娘,却最后在河堤找到了她的尸体。
  第一嫌疑人,自然是她的丈夫刘老四。
  经过尸检,已经确定人是被掐死后抛尸,衙役们去了刘老四家搜查,也没有搜到什么明显的线索,就在案件僵持的时候,号称看到嫌疑人的秦珩作为证人出现了,于是开堂重审。
  “前日清晨,草民本是起来晨跑,然而到运河那边却发现有嘻嘻索索的声音传来,草民的第一反应就是有情况发生,也是仗着艺高人胆大,于是草民藏身起来,就隐约看见刘老四背着个麻袋,走到河边将麻袋扔下转身就跑了。”
  “因为刘老四的妻子丢了,在邻里都有听闻,草民就感觉不对,果不其然,没过不久就听说郑二娘被人抛尸在河堤,于是草民就来了。”
  秦珩话音刚落,一片哗然响起,众人哪能意料到事情这般发展,也不知该惊讶抛尸现场竟有人看见,还是惊讶刘老四真是杀害二娘的凶手。本能的想要讨论,却碍于公堂之上的威仪。
  刘老四猛地抬头,“你我无冤无仇!休得血口喷人!”
  “人根本不是我杀的!!再说了你寅时不睡觉晨跑到运河边?我看你才是最可疑的那个!”
  秦珩冷笑一声,露出“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的神情,急速开口,“我可没说是寅时看到的,那么刘老四,你是怎么知道时辰的呢?”
  “——喝!”极度震惊与惊恐之下,刘老四瞪大了双眼,猛吸一口凉气,好像窒息一般,扭过头来快速朝县官磕头,“大人,大人饶命,我、我不想杀了她的!”刘老四面容扭曲了一下,“都是那个贱人的错!”
  堂上鸦雀无声,看到刘老四这个反应,县官也明白了内有隐情,猛地一拍惊堂木,“还不速速招来!”
  其实事情的起因很简单,还是因为他那个痴傻的儿子,家里被医治傻儿子的诊金拖累的贫穷起来,周围人听说他有个傻儿子而有意无意地议论他,而其他的木匠为了接到活,在客人找他做活时在一旁大声非议,由此失掉了客人,这种种的一切都化作无形的压力向他袭来。
  终于,在他有一天因为清闲而提早回家,在看到郑二娘在跟一个年轻男子谈笑时达到了顶峰。
  是啊,他刘老四身体健康头脑清明的人,怎么能生出一个傻儿子呢?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孩子不是他的!郑二娘这个贱人!竟然背着自己偷汉子!
  一切在刘老四这里都说得通了,于是一时激愤,关上房门,就把郑二娘给掐死了,更让人愤恨的是,那个傻子平时都呆滞的,那天也不知怎么,突然嚎啕大哭,刘老四一不做二不休,将那个傻儿子一块掐死后才算解恨。
 
 
第2章 .破坏平衡-修
  妻子儿子都死在自己的手里,理智回笼后,他开始怕了。只能慌慌张张地找了个麻袋将尸体装了进去,随后趁着凌晨没有人的时候抛尸在运河河堤。
  然而谁知道,就偏偏被人看到了。
  “至于那个傻子,我总不能把他一样抛尸在河堤,那样我的嫌疑就太大了。”刘老四说着说着伏地,痛哭流涕,“大人饶命啊,我真的后悔了——”
  “天啊,真是没想到平时看着不错的刘老四竟然这么丧心病狂,”来围观这起案件的人一脸嫌恶,“那郑二娘对他多好,竟因为他自己的恶意揣测就将人杀死了。”
  “唉,谁说不是呢,还好县官大人将他揪出来了,不然跟这么一个杀人狂魔做邻居,我都要吓死了。”
  “是啊是啊。”
  “我记得那孩子之前嚎啕大哭的时候我还敲门问了一句,岂不是那时候刘老四就在杀人?”说这话的邻居浑身打了个冷颤,喃喃道,“可怕,太可怕了。”
  “之后孩子不见了,刘老四说是怕孩子在他这个老爷们这里照顾不周,送回二娘的娘家去了,啧啧,人面兽心!”
  那些窃窃私语一字一句像刀一样割在刘老四的心上,再也没有脸面抬起头。
  县官还要再问那孩子的尸骨,在一旁当隐形人的秦珩轻咳一声,顶着县官大人的视线,低眉顺眼地道,“大人,我觉得多查查后院吧,那里最有可能。”
  县官笑了笑,指挥衙役去刘老四的破院中掘地三尺,很快,衙役们就在后院的一处角落挖掘到了一具已经破破烂烂的孩儿尸体,确认无疑就是那傻子,衙役的头头回来复命,县官看了秦珩一眼,随后让刘老四签字画押,供认罪行,将人押了下去。
  围观的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看,很快就散了。
  县官随着师爷走下来,路过秦珩时停住脚步,就听他说,“看在你帮我抓住犯人的份上,本官就不深究你为何寅时去河边,又‘恰巧’看到了抛尸过程,也不深究你为何‘刚好’知道孩子的尸体。”言罢,县官携着师爷晃晃悠悠地走远了。
  剩下秦珩无奈苦笑。
  县官的怀疑他完全理解,但这种情况完全没法说清楚,因为这是他的秘密。
  秦珩右手抬起,拳头虚握,伸出拇指和食指抵在额头,不停地揉着太阳穴。
  头疼!
  正苦恼是回去自己的小破屋呢还是到处走走,就看见一个穿着麒麟服,右边腰胯佩刀的英俊男子朝自己跑来。
  周围未散去的人瞧见这个证人竟然与六扇门的人有接触,看样子还是相熟,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
  那个六扇门的人眼神往周围一瞪,就呼啦啦地人全都散开了,简直比县官的话还管用。
  这二人也不管他们因为好奇的只字片言,那男子跑到秦珩的面前,还不等后者阻止,就微笑着道,“小珩,不用藏了,头儿已经发现你了,他叫你去找他。”
  秦珩扶额:他就知道会这样!
  那人笑道,“你搀和到这老赖子的案子里就该有所觉悟了,快去吧,别让你哥久等了。”
  秦珩生无可恋地点了点头。
  他大哥,一个奇男子,最大的爱好就是想把弟弟拘在家里,最好能接受他爱的供养,能不出门就最好了。
  他反抗都不行,因为他大哥可以拉外援,他爹和他娘。因为小时候的各种突发状况,让他哥十分惧怕他有什么意外,那时候体弱,可以说很大的时间都是跟大夫和药呆在一起,成天躺在床上养病。
  再加上他比较娇养,全家人都把他当做易碎的玻璃对待,让他无奈又没法反抗,只能在身体好上一些后,认真跟着他哥他娘学习武艺,有现在活蹦乱跳的样子,全家人都十分惊喜和小心,生怕他又躺回去。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具壳子里早在两个月前就换了一个人。换成了一个现代的灵魂。
  秦珩的这种情况有一个现代人广为人知的名称:穿越。但打从秦珩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个多月了,他还是没想明白,他怎么就穿越了,没有想死,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报,也没有被骗身骗心来个虐恋情深,他就是个热爱游戏,家庭幸福的芸芸众生,说起他有什么特殊的,就连自己都说不出来。
  然而就是这么玄幻,他自己穿越了还不够,竟然还带了一帮子式神来。
  式神,顾名思义,就是日本古时候在阴阳师的命令下驱使的灵体。
  这么说可能有点绕口,但只要一提大网-易旗下的一款平安京背景的抽卡类游戏,就没人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是的,他是疯狂沉迷这款抽卡游戏,但比他更疯狂的不是没有,那些氪金大佬,爆肝大佬更是数不胜数,怎么就成了他带着这个游戏界面穿了呢?
  而且,开玩笑这不是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吗??武力值最高也就是个捕快锦衣卫,酒吞茨木什么的乱入不觉得违和吗??难道就不会破!坏!平!衡!吗!
  秦珩内心的汹涌澎湃早就在两个月前就澎湃过了,所以现在接受良好的回到了他在京城的临时住所,在他关上房门的一瞬间,就明显地感受到了周围的温度骤降。
  秦珩带着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无奈认命转过头来,就看见那个身着淡蓝色连衣裙,在腰间扎了一个巨大天蓝色蝴蝶结的女生安静地浮现在他面前,她的双脚没有踩在地上,而是浮空着,这个女生有一头雪白的银发,和衣裙同色系的头饰张扬又锋利,她的双手老老实实地垂在身侧,却带着无法忽视的霜雪,使得一双手都冒着寒气,覆着冰雪的模样让人心惊,然而屋里的不管是秦珩还是这个女孩,都习以为常。
 
 
第3章 .回家-修
  “大人,您提醒那个县官干什么,他根本不领情!”和外表相当匹配的冰冷话语从女生的口中吐出。
  这个冰冷,是实际意义上的冰冷,女生一开口,房中的温度以皮肤能感受得到的速度又一次降低。
  秦珩一边看着自己裸-露在外的手臂汗毛直立,努力适应降低的温度,一边摇头道,“既然是任务就要好好地完成,没有奖励何来的灵力驱使你们呢?”
  “而且的确是我莽撞了,县官大人没有因为我突兀的提示将我当做嫌疑人抓起来就很好了。”
  雪女闻言内疚了许多,一双冰眸稍减锋利,反而温和了起来,就听她揪着自己的衣摆,难得小女儿情态,“都怪我没用,还要大人为我操劳。”
  秦珩招了招手,在雪女乖乖飘过来后,不顾刺骨的寒冷,动作轻柔地摸了摸雪女雪白的发丝,安抚地笑了笑道,“怎么能这么说,我还要多亏了你陪着我呢。”
  他没有说谎,突然就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刚开始的时候他是谁都不相信的,就算原身的家人他都远远的避开了,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是陌生的,只有他带来的这个游戏界面是他所熟悉的,能够给他带来一丝认同感。
  也就是雪女陪伴他度过了煎熬的适应期,他感谢对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觉得是拖累。
  雪女,那款游戏中赠与玩家的初始sr式神,初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变成了真正的式神能够现行于世,不过只有秦珩一个人能看到,别人根本看不到。
  秦珩不止一次感谢这个设定。
  因为式神们本质上是妖怪,而大多数妖怪,对于人类都是不屑且蔑视的,也因此,他因为式神们对人类不友善的态度而多次庆幸他们说的那些话只有自己听得见。虽然现在只有雪女一个式神,但还是可见一斑。
  说到这里,就要介绍一下秦珩的阴阳师系统。
  其实也不算是系统,它没有智能,也无法说话,只不过是个游戏界面而已,玩游戏的时候有什么功能,来到这个世家还是原样,只不过大多数功能都封闭了,亮着能用的,也根据他现在的实际情况进行了一定的改变,“町中”和“式神录”是属于式神们的独立场所,他问过雪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雪女只说是意念中想到“式神录”去,就会进去,然后思维就变得迟钝,像是困顿一样没有了知觉,直到作为阴阳师的秦珩召唤他们,才会恢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