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5 09:49:17  作者:西络子

 《山神大人》作者:西络子

 
文案
 
江有汜突然成了山神,身边还有十分嫌弃自己的神使大人。自己能一步步成为合格的山神吗?神使会一直陪伴着他吗?
 
江有汜:白离,你一直给我当神使吧,好不好?
白离:好。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有汜,白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回家
“好的,江先生,回去等消息吧,通过了我们会通知您的。”面试官如此说。
 
“好的,谢谢。”江有汜礼貌的离开,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家这样回答了,这年头找份工作还是挺难的。
 
之前好不容易在一家小公司找到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不用加班,每周都有周末。可是试用期刚过,公司就被收购,开始裁员,江有汜因为刚过实习期很荣幸地就在裁员名单里。
 
就这样刚到手的工作还没热乎就没了,只能继续寻找工作中。又投了几份简历后,他就接到了爷爷的电话。
 
爷爷很少会主动打电话过来。
 
江有汜接的很快:“喂,爷爷。”
 
“哎,有汜啊,你能不能赶紧回家啊,爷爷估计时间没剩多久了,想见见你。”
 
“爷爷?你怎么了?病了吗?严不严重吗?有没有去医院看看啊?”江有汜一听爷爷病了就着急。
 
他是跟着爷爷长大的,父母早些年出车祸都去世了,奶奶据说在他爸爸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就剩他与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那时候带着他四处奔波,最后定居在了衡水镇上,镇上当时有个山神庙,但是荒废了很久,他爷爷就把一些积蓄拿出来重新修葺了一番,便定居于此,管理起了山神庙。
 
这庙没修葺前,门前长满了杂草,几乎没人注意到这里,自从江爷爷来了之后,大家才注意到原来这里还有个山神庙。刚开始庙里的香火并不好,但是因为一件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到庙里祈福了。
 
那次镇上有人盖新房,刚打了地基,他爷爷刚好路过,就去那对大家说不可以在这里建房子,会出事的。
 
建房子的人肯定不会相信啊,以为他爷爷就是一个疯子,过来捣乱的,就让人把他赶走了。但是第二天,他爷爷继续去那里说不可以建房子,次数多了,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任由他去了。
 
而房子就这样在他爷爷每日的劝诫下建成了,大家更加相信他爷爷是疯子了。那时候江有汜还在上高中,回家后就有些厌弃地对他爷爷说,让爷爷不要出去乱说话了。
爷爷说他小还不懂,明天可能就要出事了啊。
 
果不其然,第二天那刚建成的房子外面就出现了很多血手印,布满了整面墙,门口外还有很多死掉的老鼠。
 
建房子的那人慌得不行,还怀疑是人所为,但周围的邻居居然都没有听到任何响声,于是就雇人把那些手印都给洗掉了,老鼠也都处理了。
 
第二天,房子外围所有的墙面都有了血手印,门口的老鼠更多了。而且怪事不止这一件,建房人刚开始觉得是人为的,便报了警,希望报警给恶作剧的人一些警示,但是警察也没处理过这种事,也不好办这种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没过几天,建房人家里的鸡鸭,一夜之间突然就全都死掉了,不是生病病死的。是全部被吸干了血液而亡的。
 
房主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恐惧的心里让他不得不私下悄咪咪地去找江有汜的爷爷,提了些水果去。
 
“江爷爷,那个…..”
 
“房子的事情吧?之前就说了不能在那建房子,你们没一个信我的,现在知道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那您说该怎么办现在?”
 
“这要捐些香油钱,两百块。”
 
“啊?”
 
“要知道解决的办法,我不能白告诉你啊,我们家小汜还在上学呢。”
 
“哦,哦哦,好的。”那房主立马在口袋里收了一阵子,加上一些零碎的钱,只有五十二块钱,“江老爷子,出门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我待会就回家拿来,您看行不?”
 
“事后记得补上。”
 
“好的好的”
 
江爷爷拿着烟枪,点了一支烟,看了看那人,不紧不慢地说道:“准备一个碗,要没用过的,盛一碗刚煮好的白米饭,晚上十二点整,拿到新房门口供着,然后对着大门拜三拜,点上几炷香。回来的时候不要回头,就算有声音也不要答应,直接走回家,记住不要回头!这个过程不能遇到别人,否则你要重新来过。”
 
“就这样?能成吗?不会再出事吧?”
 
“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信不信由你。”
 
“信信信,我信的,我记住了,晚上十二点,盛了白米饭,拜三拜,不回头,不回应。好的好的,记住了。”房主嘴里碎碎念着回家去了。
 
出人意料的,没过几天,那个房子再没出现过血印子与死老鼠了。众人皆围着那个一夜之间又变正常的房子说个不停。
 
房主也是笑眯眯地提了一些水果和补品,到江有汜家里,以表感激,还多给了江老爷爷几百块钱,他爷爷也没多要,只要了还欠的一百四十八元,不多不少。
 
“江老爷爷,那房子还能住吗?”
 
“能啊,已经没事了,你要是怕,可以不住,给我住也行,我不怕。”
 
“那哪跟哪啊,嘿嘿嘿,谢谢老爷子。”然后笑眯眯地就回去准备房子的下一个阶段了。
 
这事也渐渐在镇上传开了,大家之后只要有些事,就到山神庙里去祈福,渐渐地,庙里的香火越来越旺了。他的学费大部分就是爷爷这样给他赚的,爷爷似乎不愿意与他说过多关于这方面的事情,而他也没有过多问爷爷这些事。
 
江有汜放下手机就开始收拾行李回家了,家里离得也不远,他在市里,有动车直接到市里,一个多小时,市里到镇上就一个小时。
 
不过因为等车费了些时间,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一进门他放下行李他就到爷爷房间去看爷爷。
 
“爷爷,我回来了,你怎么样现在,来,我们去医院吧。”江有汜很担心地问道。
 
“回来了啊?扶我坐起来,不去医院,我有事要告诉你。”
 
江有汜小心地扶他爷爷靠着床头做好,便坐在床边,握着爷爷的手,十分心疼。大学期间有空他就兼职,毕业后努力找工作,为的就是快点赚钱接爷爷到城里一起生活,让爷爷过上好日子。
 
可是如今还没有好好孝敬爷爷,爷爷就突然病了。
 
“傻孩子,生死有命,爷爷有你这个孙子,已经很满足了。你听我说,我走后,你要好好保护好我们的村子,我…..咳咳……之前教你的九字手印还记得吗?”爷爷有气无力喘着问道。
 
“记得,我还记得。”江有汜有些呜咽道。
 
“你结下印,我看看有没有错。”
 
“好的好的。”江有汜努力地睁了睁眼睛,抬头看了看,努力把眼泪框在眼里,“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江有汜一边念着九字真言,一边结印,然后他爷爷在空中画了个符咒,推向了他的右眼。
 
条件反射,他闭上了眼,但马上睁开了,只是眼睛有些痒,他便揉了揉,再睁眼时看到了眼前不远处正躺着一只白狼?
 
“看到了吗?咳咳……那只白狼。”
 
江有汜惊恐地看了看爷爷。
 
“我知道你一直就不信这些东西,但是你也没有说过爷爷什么,爷爷本来也不想让你掺和进来,但是爷爷没本事把事情处理好,所以还得辛苦你来解决了。那只……白狼是你的神使,他会守护着你,直到你死去。”爷爷伸出手,摸了摸江有汜的头,“有汜啊,爷爷就是不放心你啊,镇子就交给你了,你就是下一代的山神了……白狼他一定可以保护好你的……有他在,爷爷……爷爷就……放心了。”说完爷爷就消散在江有汜眼前。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江有汜还没能完全适应过来爷爷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眼前,再强大的人也会受到惊吓。
 
“爷爷!爷爷……”江有汜伸出的手不停地抖动着,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毕竟是生活了那么久的爷爷。江有汜就在爷爷床旁坐了很久,冷静下来的他在想第二天要如何解释爷爷的离世,以及葬礼又要如何举办,想着想着他竟然睡着了。
 
第二天江有汜醒了之后,打算简单地替爷爷办个丧礼,毕竟这里也没有什么亲戚,也没有特别熟的人,就请几个天师来祷告之类的吧。要出门的时候,就看到之前爷爷劝诫的那位来祭拜了。那人看到江有汜,立马走了过来感谢道:“哎哟,有汜啊,你在啊啊,我刚想给老爷子上柱香来着。”
 
“嗯,因为我爷爷他…..”
 
“嗯,你爷爷的葬礼也办完了,这不还没过头七嘛,我来再上柱香。”  
 
“……”江有汜有点懵,葬礼办完了?为啥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是,叔叔,我爷爷的葬礼?”
 
“啊哟,小伙子,节哀吧……哎,嗯?我要说什么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那叔叔,我爷爷是叫江见怀吧?”江见怀是他爷爷的名字,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的话,而且之前还是帮助了他,应该是知道他爷爷名字的。
 
“对啊,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爷爷走了太伤心了啊?没事没事,过阵子就好了,节哀节哀吧。哎。”那人拍了拍江有汜的肩膀。
 
爷爷不是昨晚刚去世的吗,还有说了一些话,也是很奇怪的话。
 
但昨晚的那只白狼,他透过眼睛看得是真真切切,难道爷爷真的是山神?可是山神也会死的吗?
 
江有汜这几天都有意无意地向来祈愿的一些人问(自己的爷爷,但是答案都一样,就是爷爷前几天就办过葬礼了。尽管这样,江有汜还是自己再给爷爷办了个简单的葬礼。他还是想到城里去闯荡的,于是第二天一早,江有汜拿拖着行李箱就往村口走去,刚还在感叹太阳出来得真早,不过还好他带了鸭舌帽,待会太阳太晒就可以戴着挡一些,毕竟男的又不能像女生一样撑着太阳伞,虽然同样都怕晒。
 
还没走一半路,就在山脚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嗯?你爷爷死了啊!哈哈哈哈哈,终于死了啊!哈哈哈哈哈。”
 
 有人在说话?
 
  “你爷爷死了,我自由了~但是,他欠下的账,你来还!”
 
江有汜听得很清楚,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可是并有看到有人在附近,难道自己幻听了吗?
 
 
 
 
 
第2章 神使
“谁?谁在说话?”江有汜狐疑地问道。
 
“谁?我啊?你爷爷死了真好。哈哈哈哈哈”一个诡异的女声。
 
“你到底是谁?”江有汜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周围的环境慢慢变了个样,已经不是之前村里的那条小路了。
 
“我是来找你报仇的啊!哈哈哈哈哈,谁叫你爷爷生前那般欺压于我,我奈何不了他,可是我可以对付你啊。哈哈哈哈哈。”
 
江有汜警惕地看着周围,一棵棵参天大树拔地而起,把他围在了里面,看不到天空,看不到外面,周围一点缝隙也没有,他想跑却不知往哪跑。
 
“你……到底是谁?”刚问完江有汜就觉得喉咙被勒住了,呼吸逐渐变得困难。
 
“哼,小伙子长得不错啊,白白嫩嫩的,一定很好吃!哈哈哈哈”此时一位女子出现了,一袭青衫,只是腹部那里插着一把刀,周围浸染的血液已经干涸,黑呼呼一片,因为离得有点远,看不清她的脸,直觉让他觉得,眼前的女子很漂亮。但此刻她的一只手,长长地伸展着,紧紧钳住他的脖子,江有汜努力地的用双手想要掰开那手,但是女子的力气无比大,竟一点也掰不动。
 
   女子的手指越伸越长,足足把江有汜的脖子绕了几个圈。
 
“你这小子,这么点能力还想与我抗衡?简直不自量力。就连你的爷爷,当年也是趁我不注意,才将我封印于此多年,然而也仅仅是封印而已,能耐我何?”女子的脸一步步逼近江有汜,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此刻江有汜才看清了女子的面容,那脸白的可怕,一道道小裂缝,就像刷了白漆的铁门,时间太久即将掉落的那样。
 
“如今你爷爷走了,他死了!哈哈哈哈,我解脱了!屈辱地在这过着囚徒般的生活,如今我要一步步讨回来,当然第一步肯定是把他最在乎的孙子吃了。哈哈哈哈!......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