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5 09:50:21  作者:陌花笺骨

 《又见楼外霜飞雪》作者:陌花笺骨

 
文案
 
顾鸣:“给我一盏忆生茶or一包梦情粉我就能行走天下。”
 
然,面对一个暴力(楼晚尘)的时候,顾鸣:“呵呵,你以为我会屈服?”,再来一个暴力(苏千璟),顾鸣:“呵呵,你以为我会不屈服?好死不如赖活着。”
 
前期各种耍贱招听故事,后期各种被耍扒自己的故事。
 
注,顾鸣无心,无心之人,有恨会伤,可惜无爱。
 
爱挑眉有苦心里咽的苦逼攻and翻白眼各种装的精分受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鸣 ┃ 配角:苏千璟楼晚尘 ┃ 其它:前世今生
 
 
第1章 若河间
  “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一把神斧将混沌天地一分为三,斧正面孕育仙人,浩然正气,斧背面滋生阴暗,魔族诞生,两者之间的间隙,留下人、妖、鬼三族苟且,成神,成魔,一念之间。”一群小妖围坐在树爷爷周围,听他讲若河以外的世界。
  “咦,那爷爷,斧头不是还有斧柄吗?那斧柄又对应什么?”
  “斧柄?那可就厉害了,直指无间!”
  大概是几万年前吧,那时仙魔大战还没有发生,若河也没有被封印,无间狱还处于鼎盛时期。那时的无间可是与仙魔二族比肩的存在,众鬼魂皆以进入无间为荣,天地之间,终于有了孤魂野鬼的容身之所。
  无间日益强盛,仙魔不可能任其发展,于是联手铲除无间,无间措不及防,被重创。从此再不见踪迹。
  后来仙魔两族独大,发生嫌隙,又是一场恶战,两族都没讨到好处,停战,安好万年。
  可自从仙魔大战之后,若河就被封印,与世隔绝。
  “花月姐姐,那无间是个什么地方啊?”
  “哟,那可不得了,那是一个鬼族趋之若鹜,仙魔避之如狂的地方呢。”
  “真的?那是因为无间收纳鬼魂,让他们可以在里面为所欲为吗?”
  花月挠了挠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突然就发起怒来,“鱼小虫,你哪儿来这么多问题?”
  鱼小虫撇了撇嘴,“姐姐你该不会是不知道吧。”
  哦呦,花月听了,作势就把嘴里叼着的苹果核吐出来,要扔鱼小虫。
  树爷爷从回忆中醒过来,就恰看见这一幕,将花月从自己的身上摇下去。花月措不及防,险些以脸着地。
  “花月,你多大了,怎么还和他们一般置气?”
  花月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吐舌头,“那我还没说你讲了八千年的同一个故事。”
  “八千年怎么了?我又没听够。”还是鱼小虫。
  花月一脚踹上了鱼小虫的屁股,怒道:“滚一边玩儿去,我有事和树爷爷说。”这小破孩儿老拆她台!
  被踹了一脚的鱼小虫还不甘心,碎碎念,“你还能有什么破事儿重要的!”音调一路往上拐,听着不伦不类,但望见花月一幅要吃人的表情,还是带着一帮小妖,麻溜儿的滚了,小命要紧。
  “这小破孩儿就是欠踹,爷爷你还惯着他。”
  “好多年没见这么活泼的后生了,让他陪我说说话也好,反正也在若河。”树爷爷捋捋胡须,倒是不介意。
  听到这儿,花月皱了皱眉,想说什么。
  “花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若河的封印最近有所松动,凭你我二人之力,应该可以打开一条缝隙。怎么,你是想走了吗?”
  花月抿了抿嘴角:“我是想出去看看,但我还是很爱若河,很爱您的。”
  “少拍马屁,想出去就直说,不过走了就不要回来了,外面勾心斗角,这里的小妖可都没经历过,特别是逃难的时候。”树爷爷着重强掉了最后一句话。
  花月翻了翻白眼,“我个几万岁的老妖了,还没个自保能力吗?”
  “年龄倒是几万岁了,修为呢?”树爷爷也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她。
  这话倒也没说错,若河被封印之前,花月每日贪图享乐,荒废修为,直到若河被封之后,她才开始修炼起来,不过她天赋极高,如今在人族横着走应该无忧。
  于是没过几日,花月就背着若河里的一群小妖,偷偷离开了若河,啧,要是让他们知道可以离开,指不定会闹成什么样。花月同情了树爷爷三秒。然后还是大跨步离开了。
 
 
 
 
 
第2章 一语成谶
  “诶,姑娘,我看你面犯桃花,是红鸾心动之兆,可又眉间紧蹙,想是这段感情不会很顺畅。让贫道替你改改命如何?”
  “你胡说什么呢?看清楚,这可是当今圣上钦定的太子妃。”旁边的婢女护犊子似的护着她家主人。
  花月暗叫不妙,骗到惹不起的人了,于是赶紧道歉,“贫道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太子妃了,贫道这就走,这就走。”说完赶紧溜了。
  花月一路急行至郊外,才扯掉脸上的胡子,暗暗抱怨,这人间哪儿都好,就是规矩多。等级制,皇族制,像我们这种万年老妖怪都没敢说统治天下,你说人间的皇帝谁给他的自信?
  抱怨归抱怨,花月还得赶往落霞峰一趟,那儿有只虎妖今天成亲,给她递了份请柬。去了还得备份礼,入不敷出,日子过不下去了啊。
  刚进入落霞峰,花月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主要是周围魔气太重,她想忽略也做不到。
  其实人界很少有仙魔之人,主要是人家都有自己的地盘修炼,来人界这犄角疙瘩做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奇遇!于是花月偷偷摸摸的往魔气最盛之地前去。
  哟,十来个魔族之人围着一个老头儿做什?魔界之人又不吃人肉。
  其实不怪花月不待见魔族之人,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的谜之审美,脸上用黑气围绕着就算了吧,还爱在头上插鸡毛,腰上挂腿骨,厉鬼都没他们品味这么差的!
  几个魔界之人有动作了,先是他们其中两个去抓那老头,结果被老头的护体金光打退。哟?还有护体金光呢,果然不是一般人。
  其中两人被打退之后,他们中间出来了一个穿玄青色衣袍的人,应该是他们的头儿。那人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玉佩,亮在了老头的面前,看架势是在劝降。
  花月盯着那举止玉佩的手,那里似乎有一朵黑色的罂粟花,咦?魔族终于有了审美正常的人了吗?
  忽然听到老头冷哼一声。这是劝降失败?花月突然意识到这老头有护体金光,到时候就把这金光赠与虎妖作为新婚大礼,岂不刚好?
  简直完美!
  思及此,花月决定救下这老头,伸手在脸上覆了道法术,掩去面容。
  结果花月刚出现,那身着玄青色之人就开了口,“听了这么久,阁下终于肯出来见人了?”
  花月面上一僵,摸摸鼻子,原来早就被发现了,还有点小尴尬的说。
  “众位也不怎么样啊?这么多魔族之人围着一个老头做什么?”
  “呵,所以阁下为什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呢?”
  什么聊天内容,简直牛头不对马嘴。
  “不扯了,直说,我想要那老头,你们走人,还是开打?”
  那几人估计没见过花月这么直白的人,都愣了片刻,随即大笑起来。
  几个魔族之人笑完之后,都争先恐后的要教训花月。
  花月祭出归去绫和来兮扇。归去绫缚住来人,花月手持来兮扇,直奔那玄青之人,擒贼先擒王!
  敛青看着直奔他来的花月,嘴角泛起冷笑。提掌运气,直击花月面门。
  花月没想到敛青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只好化去加持在脸上的法力去化解这一掌。
  敛青带着杀意,快速袭来,看见花月能这样来化解危机,也着实震惊了一把,心中也更加谨慎起来。
  再次蓄力,还是面门。
  花月怒了,这是和她脸有仇还是怎么回事?虽然她长得是比较好看,但也不用毁了她的脸吧,要是在喜欢,大不了去做张人/皮面具不就好了?
  主人愤怒,来兮扇带着更强的法力迎战。
  敛青幻化出一个虚影,迷惑花月,绕道了花月的背后,一掌直击天灵盖。突然,花月回头冲他一笑,“我又不傻,虚影而已。”
  敛青看到她的瞬间就惊讶了,冲向天灵盖的手被他生生换了方向,肩膀也被来兮扇重伤,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
  其他几个魔族之人见头儿受伤,也不再和归去绫纠缠,护着敛青就撤退,不过走之前,其中一 个人猛击了老头一把,想取他性命。
  花月在心里骂娘,这是有多和人家过不去,逃命还不忘弄死人家。
  魔族之人走后,花月凑到那老头身边,却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向老头。
  花月大惊,心想不会翻车了吧,其实这才是真大佬,刚刚那几个是小虾米?
  不过很快花月就镇定下来了,老头的灵体飘在空中,刚那一下可能是回光返照。
  老头笑眯眯的在空中看着花月,“后生,赠你份大礼,你可要?”
  废话,大礼谁不想要?
  但花月还是颇为谨慎,“什么大礼?”
  “你把手放在我的头上试试。”
  花月翻白眼,“你让我试我就试,我又不傻,你害我怎么办。”
  老头有点着急,他的灵体维持不了多少时间。突然,老头一把窜进花月的身体,强行传承。
  花月,操,失算了,忘了他还有这招。
  随着传承的进行,老头的记忆大批大批的涌入花月的身体,以及他说的那份大礼,一语成谶!  附加能力读心术?这太逆天了吧。
  老头满意地看着花月震惊的表情,“我就说是大礼吧,你们年轻人就是顾虑多。”
  “能问为什么给我吗?”
  “还不是因为你无心。”
  花月又翻白眼,“不是无心,谁还专门跑着疙瘩来救你?”
  “嘿嘿,后生,你以后就知道了。”老头的灵体越来越淡,估计是愿望达成,想走了,但那这么容易?
  花月掏出一块玉佩,就将老头的灵体关了进去。
  “喂喂喂,后生你干什么?我赶着去投胎呢。”
  “投什么胎,我还不确定你这能力怎么样,你还是先跟着我吧。喝喜酒去。”
  “....”
 
  另一面,“首领,您刚刚怎么回事?明明可以伤到她的。”
  敛青冷笑,“伤到她,我们全都可以被处死了。”
  几个下属面色严肃起来,“她是谁啊?”
  “她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是唯一的....希望。”
 
 
 
作者有话要说:
看这打劫的情况,一看就是老手。
花月“...”
 
 
 
 
 
第3章 蚀骨花(一)
  引言:“我是一介凡人,可凡人如何凡人就不能修仙,就不能登仙途就不能...恋上仙?”
 
  元嘉国流传着一个传说,千百年前,一为名佳音的女子偶得机缘,吞下神仙草,一夜飞升。此后便保佑着元嘉国风调雨顺,人们纷纷给她立神像,修佛祠,供奉香火。元嘉皇族皆痴迷修行,对此传说更是深信不疑。
  到原谋这一代尤甚。广修仙音祠,供奉香火,从未间断。
  原谋遍访大江南北,可神仙草也遍寻不得。
  供奉仙音祠,连皇族都记不清已经多少代,多少年。
 
  上界。
  “佳音,你香火真好,那人间小国不知供奉了你多少年了。”与佳音同职的一仙子发出感慨。
  佳音抿嘴一笑。
  “我们上界虽不用人类供奉,但说出去也很有面子,更能羡慕死一大批下三界的人...”
  佳音听到这番话倏尔沉默了。
  她自飞升之后,在下三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
  呆在下三界的人,是需要人界香火供奉的,以便让上界来区分这个人是否具备进入上界的资格。
  可佳音是偶然飞升,于人界无贡献无佳绩,自然无人供奉。可无人供奉,法力就不会提升,过不了下三界的坎儿,上界无望。
  不知过了多少年,佳音早已厌倦了下三界的生活,期间有人飞升上界,也有忍受不了寂寞,而堕入魔界的。
  就在快崩溃的时候,佳音的法力突然猛增,这有人在供奉她?
  佳音愈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发法力,加紧修炼,终于,又是几年,佳音终于取得成功,可以进  入上界了。
  进入上界之前,她可以下凡间一趟。
  回到了她飞升之前的国家,发现这里四处矗立着她的佛像,大大小小的庙宇不计其数,还有许  多正在修建之中。
  佳音惊愕。
  听元嘉国的人说,这是他们新陛下的旨意。
  元嘉国几年前发生战乱,义军推翻了前元嘉国的昏君,新帝上位后连年号都未改,就下旨大修  祠堂,元嘉的百姓皆以为这又是一位昏君。
  可这位新皇帝又只修祠堂,并且告诉百姓信奉这位仙君,她能佑元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