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6 16:28:53  作者:一世华裳

   《敌敌畏纪事》作者:一世华裳

  文案:
  意外穿越到武侠世界里怎么办?
  学武功?当大侠?惩恶扬善?
  不!都不是!
  谢凉几人:“当然是活下去、活下去、挣扎地活下去!”
  “咱们穿越前后会不会也有别人穿越?”
  “那取个明显的帮派名,像电脑键盘什么的,把他们都招来。”
  “万一他们心眼坏,见不得别人穿越,要弄死咱们呢?”
  “那就取个隐晦的,既是现代物件,又能贴近武侠风格,让他们不确定咱们是穿越的。”
  小伙伴们:“比如?”
  谢凉想了半天,说道:“……敌敌畏。”
  CP已定,乔九X谢凉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凉 ┃ 配角:乔九 ┃ 其它:轻松,HE
  作品简评:谢凉某天邂逅了一群很丧的人,几人同时穿越到了武侠世界里,于是武力值负五渣、身无分文的一群人开始在这个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武侠世界挣扎求生,他们成立了名为敌敌畏的帮派,本想种种田、赚赚钱,岂料被卷入了江湖纷争,最终一不小心就“名满江湖”了……
  本文文笔幽默,人物刻画生动,剧情设计巧妙,随着剧情的展开,隐在背后的势力渐渐浮出水面,引人入胜。
 
 
第001章 
  谢凉万分后悔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事情是这样的。
  他苦熬多日终于搞定了毕业论文,本想拉着舍友庆祝一下,不巧三位舍友都和女朋友有约。作为宿舍唯一的单身狗,他挂着坚强的笑容目送兄弟们离开,坐在床上思考了十分钟的人生,决定对自己好一点,比如来场说走就走的毕业游。
  说是毕业游,其实就是去大学城附近的山上逛逛。
  这是几个月前新开的景点,山虽然不高,但山路曲折,绿化做得很不错,人们一般喜欢乘观光车沿路欣赏风景。
  谢凉出门这天不是节假日,景区人少。
  他是第一次来,便随大流买了观光车的票,因此有了现在的一幕。
  观光车共三排座,开车的是位四十岁左右的大叔。
  谢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第二排坐着两名男生,一个留着长发,穿着T恤牛仔裤,脸上画着眼线,另一个是正常的短发,黑衣黑裤,满脸严肃。谢凉上车时只看了他们一眼就没再关注了,但当观光车驶入山路,后面竟隐隐传来了抽泣声。
  他回头一看,发现眼线小哥正泪流满面,眼睛红得滴血,肩膀一抽一抽,特别可怜。
  那半臂远的地方,黑衣男坐得笔直,严肃地目视前方,正在神游,旁边哭得天崩地裂,他愣是没发现。
  谢凉瞅瞅这一身黑,再看看一旁的泪人,感觉把这二位扔进葬礼一点都不违和。
  他移开眼,恰好瞅见第三排的男生。
  男生挂着四五条项链,身穿绣着红纹的黑袍,目测是cos装,正摊在座位上往外望,目光凄凄凉凉,仿佛灵魂出窍。
  “唉……”
  极轻的叹息拉回谢凉的视线,他望向出声的司机大叔,见大叔眉头紧锁一脸愁容,同样很丧。
  谢凉看看大叔、看看第二排的葬礼现场、又看看第三排的哥们,发现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世界里,完全没在意他的目光。
  “唉……”司机大叔叹了第二口气。
  眼线小哥抹把泪,继续压抑地抽噎。
  黑衣男依然没听见,眼神空洞。
  第三排的哥们保持安静,凄苦苍凉。
  谢凉沉默。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整辆车都在冒黑气。
  他忍不住用手机查了一下黄历,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忌出行。
  “……”谢凉放好手机,清清嗓子正要说点什么缓和气氛,只听司机突然叫了一声:“糟糕,刹车失灵了!”
  卧槽不是吧——!
  谢凉浑身汗毛直立,睁大眼睛看着前方,后面两排的人被司机吼回神也看了过来。
  “没事,速度不快,还是上坡,”司机连忙道,“护栏是新装的,很结实,咱们这速度哪怕撞上也不会断,我往山体靠,等速度降下来咱们就……方向盘也失灵了!”
  伴着这声叫喊,观光车义无反顾地亲上护栏,然后飞了出去。
  谢凉瞬间只觉一口冷气灌入胸腔,浑身血液凝固,紧接着眼前一花,定睛再看,不由得愣住。
  四周既不是飞速倒退的风景,下方也不是百米的悬崖,整辆车悬浮在泛着白光的隧道里,正保持着刚才的速度往前开。
  “啊啊啊啊……啊?”
  “雾草什么玩意?”
  “这这这啥情况?”
  谢凉听着接二连三的惊呼,勉强稳住情绪,可事实上他的手仍在发抖。
  其他人嗷嗷地叫唤完也安静了,惊悚僵硬地坐在车里看着发光的隧道,几秒后看两眼悬空的脚下,茫然又无措。
  光观车载着他们,在死寂下继续驶向未知的前方。
  片刻后,谢凉找回理智开了口,尽量冷静道:“车开出悬崖但没摔下去,咱们是不是进了所谓的时空隧道?”
  司机惊愕:“时空隧道?”
  “好像有可能,不是据说特别大的速度和力量能撞破空间么?”第三排的cos男迟疑道,“但刚才的速度不快,会不会是平行世界之类的?”
  时空隧道、平行世界。
  这存在于传说和幻想中的东西,竟被他们赶上了?
  “那这是要穿越啊!”cos男试着挪动身体,发现车开得很稳,应该不会掉下去,便放心了,说道,“动漫小说里好多这种桥段的!我的天我要穿越了!”
  眼线小哥嘤嘤嘤:“我们要穿去哪儿……对了你有纸么?”
  黑衣男终于发现了他这个大活人,木着脸掏出一包纸给他。
  眼线小哥嘤嘤嘤地道了谢,开始擦鼻涕。
  cos男一改先前的颓废,激动道:“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哈哈哈!”
  谢凉道:“都先闭嘴。”
  一句话成功让众人消音,纷纷看向他。
  谢凉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向司机询问了车的情况,听说处于失控的状态,便认命地让它飘,说道:“我的观点是接下来咱们无论去哪儿、会遇上什么,最好先抱团走。”
  众人点头。
  “那做个自我介绍,”谢凉压着心里的悲愤和不安,“我先来,我叫谢凉,理工的大四生。”
  眼线小哥哽咽道:“我叫方延,艺术学院大三的学生。”
  谢凉道:“方言?”
  眼线小哥早已习惯:“延安的延。”
  谢凉忍了忍,没忍住:“我看你在路上哭,怎么了?”
  方延一提就伤心:“我参加比赛的设计被同学抄了,我和他提过方案,他做的时候叫了几个同学陪同,他们都能给他作证。”
  谢凉道:“没办法证明是你的东西?”
  “有,最早的一稿在我家里,但是要不到,”方延道,“因为我找他理论的时候他把我的性向告诉了我爸妈,我是gay,我父母不接受,说要带我看病……”
  谢凉作为同道中人,有些唏嘘:“你好好和他们说呢?你平时这个打扮,他们没说你?”
  方延道:“我从不在他们面前画眼线,我留长发给的理由是长发的设计师好找工作……”
  这波操作可以。
  几人默然。
  方延眼眶发红:“我父母都很传统,而且我爸特别独裁,我让我妈把底稿寄给我,被我爸拦下了,放话说我要是不配合治病,就不给我底稿。我如果答应他们,他们会亲自来送底稿,在学校等着我放暑假,然后带我去看病。”
  谢凉沉默。
  方延哭道:“最让我恶心的是抄我设计的那个人,我特么整整暗恋了他一年!我以为他不知道我的性向,一直在他面前装直男,结果他竟然全知道,还捅我刀子,你们说我是不是傻?为了他,我连一个礼拜不洗袜子的事都干过!”
  几人:“……”
  哥们你留长发、画眼线,就是一个月不洗袜子也会被怀疑是弯的吧?
  “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好过!”方延道,“我把这事发到网上了,他想弄死我,我就拉着他垫背!我爸妈再恶心我,看见我的遗书也会把底稿公布的,看他到时怎么办!”
  谢凉道:“所以你今天是想跳崖?”
  “准备假自杀试一试的,”方延道,“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还不知道要穿去哪儿呢……”
  谢凉安抚了两句,看向旁边的黑衣男。
  黑衣男道:“江东昊,17,棋手。”
  谢凉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遇见棋手,没顾上稀奇,问道:“我看你今天有点走神?”
  江东昊惜字如金:“输了,在思考。”
  谢凉道:“跑山上来思考?”
  江东昊道:“嗯。”
  成吧,谢凉没有再问,看向第三排的哥们。
  “哦,我叫窦天烨,农大的大三生,”cos男收到谢凉的目光,主动交代,“前些天我女友劈腿……这没什么,我是宅男,沉迷二次元还喜欢打游戏,她劈腿我理解,但她劈腿期间找我借了两万块钱,全花了说要慢慢还。我知道她是不想还,要了好几次都没要回来,态度强硬吧她就装可怜,她舍友也在旁边说男生要大方点,可那是我大四的学费和生活费,没了我怎么办?”
  谢凉道:“没和你父母说?”
  窦天烨道:“他们十年前就离婚各自成家了,我说完他们都不肯掏钱,让我自己想办法。那女人拉黑了我,我上网挂她也没用,因为她人缘好,一堆人在下面带节奏说是我对不起她,倒霉的是我微信的聊天记录不知被谁删了,我和她的对话连同转账信息都没了。”
  谢凉几人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最近考试我挂了三科,四级也肯定过不了,”窦天烨凄凉道,“游戏账号被盗,喜欢的动漫人物还死了一个,我觉得这是天意,不想活了,我今天其实也是想上山跳崖的……”
  他说着话锋一转,绷直腰板:“但现在穿越了我就不死了,我要好好活着!”
  谢凉做了一个深呼吸,看向司机。
  “我姓赵,赵云兵,你们叫我赵哥就行,”司机沧桑地叹气,“我最近也倒霉,前脚老妈刚走,后脚老婆出车祸也走了。我和老婆没孩子,家里就剩我一个,这几天我活得像行尸走肉,想着干脆也死了算了,什么穿越不穿越的,去哪都无所谓。”
  谢凉:“……”
  所以这车是开向地狱的么?刚刚整辆车都在冒黑气果然不是他的错觉!
  几人突然静了一下,齐刷刷看向谢凉。
  窦天烨道:“兄待,你今天也跳崖?”
  “我不是!”谢凉终于没压住火,“我只想上山散散步,妈的老子为什么要和你们这群丧的人坐一辆车!”
  几人生怕观光车被他的爆发弄出毛病,赶紧顺毛。
  司机:“别气别气,相逢即是有缘。”
  方延:“大家以后就是战友,穿一条裤子的那种。”
  江东昊:“嗯。”
  窦天烨:“哎呀说不定也和你有关呢,你听听你的名字,谢凉谢凉,谢谢,凉了。”
  谢凉道:“滚蛋!”
  窦天烨道:“我开玩笑的,谁知道你是哪个‘liang’啊,不一定是那个‘凉’对吧?”
  恰好就是那个“凉”的谢凉没回答,沉默地盯着他。
  窦天烨在他的眼神中悟出了某种真相,咽咽口水:“咳,我是说……我擦那是啥?”
  几人顺着他的目光一望,发现隧道尽头出现了一层半透明的薄膜,像结界似的。
  结界外有模糊的影子,隐约好像是两拨人在对峙。
  谢凉几人顿时紧张。
  “咱们是会穿越,还是会进入过去或未来的某个时间?”
  “不知道。”
  “哎,他们好像都是长发?”
  “嗯……”
  观光车越开越近,外面的声音渐渐传过来。
  只听左边那拨人的首领怒道:“放屁,这地方要是还能出现别人,老子立刻撒泡尿喝了!”
  “砰——!”
  观光车在那声“喝了”的伴随下冲出薄膜重重落地,恰好砸在两拨人中间。
  世界瞬间安静如鸡。
  谢凉一行人稳住身体,紧接着抬起头,几乎同时望向豪言壮语要喝尿的壮士,动作整齐划一,秒转。
  某壮士:“……”
 
 
第002章 
  这是一块空地。
  前方隐约可见层层青山,后方是片树林,旁边则是曲折小路,不知通向哪里。
  两拨人相距十几米,皆是古装长发,大多数都拿着家伙。
  谢凉等人初来乍到,没敢随便乱动,只默默看着某位壮士。
  两拨人也看着他们,很是不可思议。
  这几人是从小树林里冲出来的,那些树只有碗口粗,不可能挡住几个大活人,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坐的那奇怪的东西又是个什么玩意?
  谢凉打量某壮士阴沉的脸色和手里的刀,生怕他暴起宰人,干咳一声:“那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