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6 16:29:41  作者:指尖的咏叹调

   《星界旅行者[快穿]》作者:指尖的咏叹调

  文案:
    别人快穿:攻略男主角。
  墨菲快穿:让以诺跪下唱征服。(冷笑)
  扮猪吃老虎的渣受+X+总是非人类的男神攻
  PS:星界旅行者,“老牛逼了!”的一种法师。
  PS2:我知道你们已经把本文看成“一百种丁丁科普大全”和“非正常性生活指南”了……
  内容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天之骄子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菲,以诺 ┃ 配角: ┃ 其它:星界旅行者
 
 
第1章 血之契
  墨菲的意识接触到了召唤他的人,那是个羸弱的凡人。
  凡人的灵魂已经离开身体,悬浮在茫茫星空当中,说:“你……你是神吗?”
  墨菲说:“我不是。凡人,你还有三分钟的时间,可以与我签订契约。说吧,你临死之前,还有什么愿望,想要与我交换?”
  契约的一边已经被写好,墨菲想要的很简单:凡人的这具肉身。
  凡人于是说:“我……我从小就被血族圈养,再没有回到过人类的世界。我想再见一眼我的父母……”
  墨菲说:“他们已经死了。你想看见的是他们灵魂的形状,当前的肉身,还是过去的幻影?”
  凡人愣了好一会儿,说:“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不,等等,我……我还想再吃一次阳春面。我很小的时候,每天上学之前都能看见的,有时候爸爸会陪我一起吃的那碗面……能不能,让我再吃一次?”
  墨菲说:“很好,契约成立。”
  只用了大约半小时的时间,墨菲的意识便穿过了位面屏障,悄无声息地降临在这个凡人身上。
  他确保这一切都非常隐蔽,绝不会惊动星界诸神。然后他尝试着动了一下现在这具肉身——果然非常弱小。
  这个是血族统治的世界。
  血族,自称是该隐的后裔,也被人叫做“吸血鬼”。相比起孱弱的人类来说,他们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更智慧的头脑,甚至是更出色的外表。但他们的食谱却和其他生物都不一样,他们嗜血——血液是他们力量的来源。
  出于种种原因,早在几百年前,人类便已经沦为血族圈养起来的食物。
  血族内部等级森严,按照爵位向下排行,早已将这个世界划分成不同贵族的领地。而领地上的人类,自然都成为这些贵族的个人财产,可以任意进行处置。
  对于血族来说,人类的血液是所有生物中最美味的,而且还可以变得更美味——只要人类在心理和生理上都处于愉悦的状态,他们的血就能变得更加甘甜诱人。
  因此,那些上等的贵族甚至还会让仆人精心饲养这些奴隶,让奴隶们打扮、嬉戏、恋爱,甚至是带出去一起旅游,晚上时与他们交|媾——然后当这些人类奴隶得到了人生当中最快乐的体验时,再饮用那无比甜美的鲜血。
  这是血族的娱乐方式,有时也是彰显地位和财富的途径。
  墨菲的这具肉身,也是血族圈养的奴隶之一。他叫什么不重要,反正没人会在乎一个血食的名字,以后就叫做墨菲了,也没人觉得奇怪。
  比较特别的是,这个血食的主人——这片领土的主人是血族唯一的大公,据说是仅剩的纯血种。
  他叫做以诺。
  “以诺。”墨菲将这个名字放在口中慢慢咀嚼,然后微微笑了。
  是的,他悄然来到这个世界,为的就是这个名字——他在这个凡人的命运之线里窥视到了它。
  墨菲满足地叹了口气,任由自己躺倒在棺材里。
  这具身体的血液很有潜力,所以被关押了十年——血族圈养人的方式,就是关押在棺材里,用鼻饲管进行喂食,保证他们不死。
  这样被圈养的人,只要最后被放出去,一定会欣喜若狂的。那一瞬间里被抽干的血液,会成为公爵阁下的某一顿早餐。
  墨菲拔了鼻饲管。血液和食物一齐弄脏了他的胸膛,倒是那点疼痛聊胜于无。
  很快,大公的仆人发现了这具棺材的异常,过来将墨菲拎了出来,送到某位管事的面前。
  “这个人类快要撑不住了。”管事充满鄙夷地说,“将他带出去放血吧。”
  于是仆人们又拎起了墨菲瘦弱的手臂,将他架了起来,丢到城堡外面专用的草坪上——
  阳光,草坪,温暖的风,湿润的露珠,树叶摩挲的声音。
  是的,很多人类奴隶都是在这样简单的画面面前跪倒,然后痛哭流涕,然后膜拜为神迹,然后在无比的满足当中死了。
  仆人们见过很多这样的场面,已经不足以引起他们的关注。
  作为最低等的血族,他们无法在阳光下停留哪怕一秒钟,于是就站在不远处的阴影中看着墨菲。
  这时,只见墨菲站起来,然后走了回来,和他们一起站在阴影里。
  仆人们:“……”
  墨菲解释道:“太晒了。”
  仆人们难以置信,从来没见过心这么大的人类,他被关押了这么久,第一次重见天日竟然毫无反应吗?!
  他们瞪大眼睛,像第一次看见奥特曼的小男孩,试探着伸出手将墨菲抓住——嘎嘣,人类脆弱的骨头在血族的力量面前轻易地折断了。
  然后,墨菲还流血了。
  那血液的味道难以描述,仆人们苍白的面颊上开始挨个浮现出欲望的晕红,接着是渐渐急促起来的呼吸,发展到最后甚至成为了野兽的嘶吼……
  最后,管家到来的时候,只看见了走廊下面的几滩灰烬。
  那些吸血鬼仆人互相残杀然后死了,这种低等生物死后只会剩下灰烬。
  获得胜利的那个仆人现在正躬身在墨菲的面前,身上的伤势正在慢慢痊愈,腹部还有肠子裸|露在外面。他贪婪地伸出舌头拼命舔舐着墨菲的手腕,饥渴得喉头不停鼓动,发出狗一样的声音。
  墨菲的另一只手甚至还攥着他的头发,漫不经心且充满嫌恶,像训斥奴隶一样地说:“跪着。”
  仆人毫不犹豫地跪下了,有点恨不得直接趴下的感觉,两眼充满祈盼地看着墨菲。
  于是管家终于看不下去了,伸手插|入仆人的胸膛,将他的心脏捏碎——将他干脆利落地处死了。
  墨菲的血液的味道仍然在蔓延,管家闻到了它,鼻翼翕动了两番,双目转为赤红之色——这是真正血族的标识,他并非那种低等的劣化物。
  “上等货色……”管家看着墨菲说,他若有所思,最后将墨菲带走,关押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
  ……
  两天后,墨菲被带了出去。
  他洗得很干净,穿上一套干净的衣物,被管家押送着,到达宴会场地。
  别误会,那不是人类的宴会。
  那是血族的宴会,侍者会将新鲜的食物随时准备好,在场地里送来送去。食物当然就是人类,反正这种孱弱的生物根本没能力伤害到血族,所以看他们鲜活地走来走去、鲜活的被吸干血液,有时候还颇为有趣。
  当然,作为上等货色,墨菲是被端在“餐桌”上,等待宴会真正的主人享用的。
  墨菲将自己衣领上的褶皱数了第二遍,又打了一次哈欠的时候,公爵阁下终于到场了。
  唱名的人刚刚报过一次,全场所有的血族齐齐低下了头,一直到公爵站定以后说了第一句话,他们才抬起头来。
  和虚伪而复杂的人类不同,阶级森严的血族,哪怕只高一个爵位,也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和力量。
  公爵以诺是纯血种家族当今唯一的后裔,可以说在血族社会里就相当于人类皇帝的地位。他有着一头银灰色的短发,猩红色的眼睛有股无机质的冷冽感。就美貌而言,也许也会有许多人愿意侍奉他。
  他今天是在自己的领地上参加宴会,因此只是穿着件v字领的衬衣,莹白的肌肤像是上好的瓷器一样——但谁都知道,那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是另一个极端。
  他登场之后,宴会里所有的女性都像是闻到了花香的蜜蜂一样,蜂拥而上,极力地散发着自己的魅力。她们没有人类女子所谓的矜持,这么做的理由也非常充分:当今世上没有第二个纯血种,也就没有人有资格成为大公的新娘;那么剩下所有人的地位都是一样的,都可以争夺他的情妇的位置。
  别人都是被传有绯闻女友,但没人敢做以诺的女友,所以他是被传绯闻情妇有二十来个。
  但即便是他的绯闻情妇,也不敢距离得太近,就好像在担心被过于耀眼的东西灼伤一样。
  女伯爵芮妲是其中一个绯闻情妇,从爵位上也看得出,她是血族中实力较强的女性。此刻,她也是第一个有胆量邀请大公的。
  “今天的上等货色,有着很特别的香气……殿下是否有兴趣尝一尝呢?”芮妲说。
  她的目光指向了墨菲。
  墨菲的手腕被红色丝带捆着,那下面的伤口一直没有愈合,刻意散发着非常诱人的气息。
  早已经有许多血族被他的味道引诱得跃跃欲试了,只是等待着大公开口。因为这是为大公阁下准备的菜肴,所以要等大公先推脱了才能吃——反正以诺是从来不会在宴会上进食的,他嫌这些食物沾染了太多味道。
  “不必了,你可以自己使用。”果然,以诺冷淡地说。
  芮妲于是走上前。但就在她揭开红色丝带的一瞬间,墨菲身上的香味却突兀地消失了。
  他们颇为吃惊,很少见到有人类的血液味道会发生这样快的变化。
  “这个人类怎么回事?”芮妲有些不满于自己的颜面受损,扇了墨菲一巴掌。
  血族伯爵轻描淡写的一巴掌,差不多让脆弱的凡人直接去掉了半条命。
  血液的味道变得更差了,墨菲被捆绑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当芮妲扫兴地决定杀了他的时候,以诺又突然说:“别弄脏我的地方。”
  于是大家突然想起来,这里是公爵的地盘,食物也是公爵圈养的个人财产——突然就没人敢上前了。
  芮妲屈身道歉,以诺仍无动于衷。
  就是在这个时候,墨菲突然笑了,他咳出两口血——
  那血液的味道不知为何又重新变得浓稠而甜美,有点像醇厚醉人的酒意,当场就有一些血族发出了不体面的声音。
  以诺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看着墨菲。
  然后墨菲说:“做食物就不能有尊严吗?公爵长的这么好看,我就想被他吃也不行?”
 
 
第2章 血之契
  当时以诺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胆大包天的人类是在说些调戏的话。
  不过周围血族已经脸色发青,冰冷的躯壳里此起彼伏地流淌过战栗的电流——他们害怕以诺生气,纯血种一旦生气,绝不是处死区区一个人类就能解决的劫难。
  但以诺似乎也没有生气,他的目光是冷的,语调也是冷的:“你没有选择权。”
  他在对墨菲说话。
  强大的威压笼盖在墨菲的身上,甚至没允许墨菲回答哪怕一个音节。
  接着,公爵阁下就漫不经心地对女伯爵芮妲说:“他是你的了。”
  芮妲的目光一时间火热了起来——尽管她完全明白这是公爵对自己受损的颜面的补偿,但这依然是公爵第一次在公共场合下赠送血食给任何人。
  芮妲舔舐着猩红色的双唇,婉转的双眼中渐渐酝酿出了血族特有的兴奋——那种兴奋里,有欲望,也有暴戾。
  宴会还没有结束,墨菲就被拖了出去。
  不久,女伯爵芮妲回到了她的领地。她的第一件事就是割开了墨菲的动脉。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重新变得美味起来,点心。”芮妲充满恶意地说,“否则你很快就会死了。如果你足够好吃,也许我会想要把你藏进冰箱里,以后再多吃两次。”
  “唉。”墨菲叹了口气。
  接着,他的血液果然变得美味了。
  起初,芮妲以为这是自己的胜利,那声叹息是墨菲在绝望之下最后的反抗。
  但很快,她会明白一切。
  ——这是墨菲的胜利。
  ……
  二十天后。
  房间内充满了血腥味,芮妲痛苦的嘶吼声传遍整座城堡。
  墨菲坐在唯一完好的椅子上,两手交叠,撑着下巴,木然地看着芮妲。
  芮妲的身影如同一阵暗色的旋风,在房间内来回折腾。她将墙壁撞穿,徒手捏烂了上好的屏风,接着打碎玻璃,用碎片疯狂地戳刺自己的手心,任由手掌变得血肉模糊,又在血族强大的自愈能力下愈合,循环往复……用这样的痛苦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给我……给我……不!!”
  女伯爵珍贵的血液洒满了地面,腐蚀了上好的木质地板,这个房间甚至已经四面都被她的血染成了黑色。
  终于,她的意志力宛如脆弱的琴弦那样,轻易的断裂了。她猛然扑到墨菲的身前,一口几乎要咬穿他的小臂。
  “不……不是这个……”但芮妲丝毫没有得到满足,“给我血……给我真正的血!”
  墨菲面色平淡,甚至懒得将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臂收回来。他看着芮妲,语气甚至可以说是和善而轻柔的:“不是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吗?这样是不行的。”
  芮妲目眦欲裂,浑身抽搐了很久,最终瘫软在他面前,挣扎着说:“把血给我……把那个……”
  墨菲笑了笑,伸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乖孩子,跪下。”
  芮妲跪下了。
  墨菲又说:“先舔干净。”
  芮妲伸出舌头,像条乖顺的小狗,将他的手腕舔得干干净净。
  墨菲又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