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6 16:35:57  作者:鼠丰

   《傻瓜老攻是狼神》鼠丰

  文案
  家有大灰狼,器大活好公狗腰,可惜是个傻的:)
  傻的怎么啦?逗比粘人耍无赖,他就是个大可爱!
  ——————
  黏黏腻腻.一言不合就要亲亲抱抱.兽人攻X随心所欲.你乖乖听话我就任你浪.血族受
  *
  名字短,强强互宠,兽人混西幻。
  ——小剧场——
    第五卷别名可以叫:看我如何花式吹老攻hhh 
  阿道夫:你讲的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罗伊:吹着吹着就成真了:)
  阅读指南:
  1.先婚后爱,兽人生子。
  2.受会慢慢让攻懂得人情世故,最后大概是对外大狼狗对内小奶狗属性,正常智商。
  3.前三卷感情流,后两卷剧情流,看不下去也别太勉强,有问题可以提出来,希望大家多留言啦。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种田文 血族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伊,阿道夫 ┃ 配角: ┃ 其它:兽人,生子,二设,脑洞
 
 
第1章 傻瓜大剩男
  “嘿!你们瞧瞧!阿道夫又开始穿着肚兜乱跑了哈哈哈!他是多大了还穿着这玩意儿啊!”
  “这哪是肚兜啊?这分明就是围嘴!看来这小子智商才三岁吧!真不知道祭司大人为什么会生下这样的兽人,明明他弟弟安迪就是那么的聪明可爱!”
  “喂你们小声点儿!那可是安迪的阿哥啊,就算他脑子有问题也不能大声说出来!要不然又要跑来和我们干架了!”
  “你好怂啊,说!你是不是喜欢安迪啊?怕他不高兴吗?你忘记了上次安迪拒绝你之后,就直接让阿道夫把你从屋子里丢出来了吗哈哈哈!”
  “安迪算什么?干架就干架!上次我还没和他打够呢!只会用蛮力的小子!上次是我不小心,这次我们三个人一起还不揍扁他!”
  平日里阿道夫要是听到这种话,他肯定是气得哼哧哼哧,一言不合就要把这几个家伙揍得满地找牙!
  但是,今天的阿道夫很不寻常。
  从野外打猎回来的他步子轻快而谨慎,完全没有以前毛毛躁躁的粗鲁,肚兜也没有甩得七零八落灰不溜去拖在地上,反而是牢牢紧系在他的身上,肚兜略微下垂的形状,表示着里面好像藏着什么比较重的东西。
  三人组里的头头还在叫嚣着:“傻子阿道夫!你不会是怕了吧突然跑得那么快!不会是肚兜湿了急着赶回去换吧!”
  阿道夫不理睬他们,只是脚步越来越快,然后再快要跑出这几人的视野之时,扭头大吼了一声:“嗷呜呜呜呜!!!”
  直译过来是这么个意思:你们才是傻子呢!傻逼!!
  兽人族的兽语互通,这话气得后面的闲话三人组原地干跺脚,可惜阿道夫跑的太快,距离又隔得太远,谁追谁就是真傻逼了。
  说句公道话,虽然智商未开发的阿道夫老是干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傻事,但是今天是不一样的一天,他难得聪明了一回,干了件了不起的特别聪明的一件大事!
  阿道夫特别的激动,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甩着舌头,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动着,越跳越快越跳越快,四肢反复跳跃奔跑交替运动的过程中,他感觉到自己发热发烫,已经快变成一只冒着烟冒着火的大灰狼了!
  家!家就在那里!阿道夫一跳进院子里就迅速的变成人型,抱着他那大肚兜咋咋呼呼的狂奔,一头扎进了他自己的房间里,像一阵发疯的龙卷风。
  正在院子里大李油树下的打摘李油的安迪看得目瞪口呆:“爹爹!你快来啊!阿哥他又犯傻病了!把我打的李油全踩坏了!”
  在屋子里搞药材的爹爹相当冷静的道:“犯傻病就犯傻病吧,过一会儿就好了,至于李油的事,等你阿爸回来教训他。”
  安迪苦着脸想,阿爸还有俩三个时辰才能回来呢,搞大破坏的阿哥躲在了房间里,爹爹又得配制新药,这弄得乱七八糟的院子还得让他一个人收拾……
  傻阿哥太讨厌了!哪个雌性会喜欢这样的傻阿哥啊!活该带肚兜!
  等到晚上阿爸回来,爹爹把菜端上饭桌,安迪气嘟嘟的坐在饭桌旁准备告状时,他们才发现,平时一到饭点就饿死鬼投胎的大儿子阿道夫,已经蒙在自己的屋子里那么久,还现在菜都上齐了却没有出来。
  “阿哥,出来吃饭啦!”安迪奉爹爹阿爸之命,在阿道夫门口敲了整整十分钟的门,阿道夫这才磨磨蹭蹭、恋恋不舍的从屋子里出来,还小心的挂好了门。
  安迪忍不住翻个白眼,心里头又暗暗疑惑,天知道他阿哥从来不把门老老实实的挂上,爹爹说了他那么那么多次,阿道夫从来都听不懂话似的不记得挂门,今天竟然老老实实的挂上了?!
  安迪眼珠子转了转,还没有做出什么动作,阿道夫却刚走出两步猛然警觉的回头:“安迪你快走!我们不是要吃饭吗!”
  “对啊对啊。”安迪磨磨蹭蹭的往前走,阿道夫愣是盯着安迪走到前面了,才也磨磨蹭蹭跟在他后边。
  阿道夫今天这么奇怪……房间里肯定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会是什么东西呢?
  安迪的好奇心快要溢出来了,他吃饭吃到一半就找借口上厕所,暗搓搓的绕了个大弯跑到他阿哥屋子前,偷偷摸摸的溜了进去,结果一进去,安迪惊奇的大叫:“啊啊啊啊啊!”
  傻瓜阿道夫从来没有如此的迅速机敏过,他从来不会在饭桌上开溜,今天却哗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唰一声如风一般的跑回了声音的发源地,一把把安迪丢了出去,碰的一声死死关上了门。
  爹爹阿爸都一脸蒙逼,为时已晚的急忙赶到现场:“怎么了?你们怎么连饭都不吃了?”
  所有人完全猜不到到底发生了事情,包括阿道夫安迪那拥有神奇巫术的祭司爹爹。
  他们只见到呆坐在地上的安迪,忽然惊喜的大叫起来:“爹爹爹爹爸爸爸爸啊啊啊啊你们你们知道吗!我我要有哥嫂了!”
  这样讲,事情的一切就明晰了吧?
  ——原来那肚兜里有人!藏着一个雌性!
  一个阿道夫一见钟情、恨不得藏得所有人都看不到的雌性!
  被人认作雌性的罗伊,仍然还在昏迷当中,他昏睡在一个很长很疲倦的梦境之中——
  有什么东西会比血液更加甜美呢?对于罗伊而言,最美味的就是人类的鲜血了,他喜欢鲜血的颜色,鲜血的气味。
  ……可不知什么时候起,血族内部开始盛行人造血,这东西难喝的像加了苦瓜汁和芥末酱的咖啡,所以罗伊讨厌人造血。
  虽然冈格罗族的野性让他们习惯在野外生活,但事实上罗伊更喜欢在城市里生活。
  为了血族的和平,长老们规定的第一戒律就是避世,可罗伊明晃晃的违反了这一条规定——
  人类社会里没有吵闹得跟小狗似的狼人,人类们又总是像小蜜蜂一样不自觉地在他身边乱转。美味在身边环绕,有什么理由不品尝呢?
  看着这些小可爱这么主动又讨喜的份儿上,罗伊从来都不做出过分的事。
  只是让小可爱们偶尔兴奋的快要眩晕,他辗转在几个美味的小家伙身边,却总被误会成花心大萝卜。试想一直吃一种口味的面包总是腻烦的,雨露均沾又有什么不好?
  原本平时里长老们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罗伊做得太嚣张太放纵,他的名声大噪。
  就因为这样的理念,罗伊被十六代的一些年轻的初拥者反感,集体实名举报给了长老,并称他为“近代血族的另类”、“违反六戒的异端”……
  不过罗伊表示自己真的是非常的无辜。
  长老们喜欢圈养血奴,新生代又崇尚真爱初拥,夹杂在期间的十三代们大多数都销声匿迹,也只有他——罗伊·冈格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反而视为异类,还被迫于舆论压力的新人老人们携手扣上了背叛密党的高帽一齐策反,简直倒霉透底。
  “罗伊,我亲爱的孩子,你为什么要背叛密党?”这是他父亲哀长的叹息,“你走吧,我会当作你不曾来过。”
  罗伊不以为然。
  “罗伊!只要你加入我们,一同对抗长老,我们会包容你的信仰,原谅你花心的行径,帮你找寻命定者!”那群新生儿又开始叫嚣着命定者理论,试图给他施下一个恶毒的诅咒,“否则,你这个密党背叛者!你的信仰会抛弃你!你注定会困顿于命定者的血液中!”
  罗伊嗤笑,命定者?一群傻孩子被狡猾的人类所灌输下的以爱为名的洗脑迷幻剂罢了。
  “背叛者!信仰邪教的异徒!你将失去密党的庇护!投入永远罪恶的深渊!”
  罗伊撇嘴,披着青年皮却只会耍耍嘴皮的虚伪老头们,密党算什么?该隐将眷顾于他,直至永生!
  “被族群抛弃了的吸血鬼?很好,又少了一个敌人。”
  罗伊一脸冷漠,狼人怎么还八卦到他这来了。
  “血猎开始。”这是不自量力的人类。
  嘈杂的声音四散开,眼前的画面开始撕裂,地面忽然间冒出了一个大洞,罗伊重心不稳的跌落进去,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回响,他像一颗沉重的陨石,永无止境的下坠,仿佛坠入地狱的深渊!
  这不是梦,这是现实的折影!
  不过这其实个很长很戏剧化的故事,在这里长话短说——
  倒霉罗伊在血族长老和新生儿的合力追杀下东躲西藏,好不容易跑到了他母亲的祖国避难,却又被穷追不舍的吸血鬼猎人逼得只能像狼人一样化作野兽藏在森林当中,而且因为太久没喝血而体力衰弱。
  由于罗伊不是狼人不会捕猎吃生肉,并且他觉得动物血太膻拒绝饮用,最后被追杀而来的吸血鬼猎人,和狡猾凶狠的豺狼围堵至昆仑山巅,最终坠崖而死……
  哦还没死呢,只是坠落的时间太长,穿越消耗的能量太多,让罗伊不小心晕了过去,到现在还没醒呢。
  不过祭司一家倒正庆幸着他没醒呢,这是个趁火打劫哦不,是事随人愿的好机会——
  大剩男阿道夫正缺个老婆呢。
  作者有话要说:
  兽人!在下终于要开兽人了哈哈哈!虽然兽人热潮早早早就过去了_(:з」∠)_
 
 
第2章 如何搞个老婆
  大剩男阿道夫正缺个老婆。
  兽人族的雌雄比例差距巨大,不把握好机会的话,傻瓜儿子阿道夫就永远没老婆了。
  大灰狼族祭司爹爹哈森道:“这衣着瞧着不像兽人族的,倒像是个外来者,而且这外貌……像西洋人。”
  他瞧着瞧着,脑子里突然闪过那遥远的神明的预言,心中不免涌起了些许期望:“要是能愿意和阿道夫结契就好了。”
  家中领头狼阿爸埃里克是狼神认定的正义伙伴,但更是个相当会装傻的老婆奴:“啊我什么都听不懂,一切都听哈森的好了。”
  听阿爸讲正义故事长大的安迪投反对票:“爹爹在想什么坏主意啊?还有西洋是哪里啊?爹爹……你不会是要硬把阿哥和哥嫂配在一起吧?”
  哈森挑挑眉没解释,进一步开始扯歪理了:“乖安迪,你都说哥嫂了,总不能让你的傻哥哥没老婆吧。”
  “可是那也不能这样啊,每个人背后一定有自己的心酸故事,爹爹你说过的,”安迪义正言辞的道,“爹爹要是被当做童养媳嫁给阿爸,肯定不会乐意的;我要是被随便嫁人我也不乐意。”
  “道理是对的,但我们也要为你阿哥的幸福着想,”哈森的话语顿了顿,话锋一转,“阿道夫,要是这孩子不愿意想,反而选了其他的兽人雄性,你怎么办?”
  原本甜蜜蜜的抱着“外来者”亲亲而无视外物的阿道夫瞬间急了:“爹爹,你不能这样!我,我就要他!就要他!要他做我的雌性!!”
  安迪就讨厌阿道夫这副模样,从小到大总是这样硬抢他的东西:“哥!这不是玩具诶!而且他还晕着呢!”
  哈森也仿佛这时才意识到外来者的异常:“阿道夫,你先把他放在床上,我给他探探脉。”
  阿道夫抱着他心爱的雌性没有动:“爹爹也别想把我们分开!”说着波的一声狠狠的亲了口他心爱的雌性的额头。
  哈森扶额,简直对自家傻儿子没脾气了,于是哄骗道:“你的雌性现在得了绝症!再不给爹爹看他就要死了!”
  “不!不要!”傻瓜阿道夫听了难以置信,捂着胸口难过的快哭出来了,“爹爹快救我的雌性!我不要他死!我认定他了!他死了我也去死好了!”
  哈森都快怀疑自己儿子被穿越了,可见到他抽抽涕涕的真要掉眼泪的时候才感觉到糟糕。
  阿道夫虽然智商未开化,但也是傻得真性情,心情不好只会找人干架,从他生出来到现在几乎没掉过眼泪,难道阿道夫真的一见钟情的认定了这个外来者?
  哈森收敛起之前和孩子们开玩笑的心情,主动伸手给阿道夫怀里的雌性号脉,刚触到对方的皮肤他就觉着不对——冰冷,再一摸脉搏——完全没有?!
  哈森一惊,一贯冷静的脸都要裂开了:苍天呐!我儿子竟然爱上了一具尸体?!
  幸而思维回笼,他一拍脑袋又觉着不对,便让阿道夫把怀中人搁到床上,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番,心中大概确诊了病症。
  可是这种假死人的状态非常难治,要动用金手指吗?
  哈森正想着要怎么办才好,却想起什么似的,又撩开了阿道夫心上人的嘴唇——獠牙长。
  哈森心跳一惊,电光火石之间忆起了某些事情,他仔细端详着——面白,金发,没心跳,獠牙长——这该不会是西洋小说里的吸血鬼吧……
  不、不,也可能是变异的兽人哈哈哈。他的身量好像比一些雄性都要高,脸上没有兽纹,但是着装古怪,齐肩的金发还低扎了个马尾……怎么看怎么都像一个穿越者,和他一样的穿越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