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8 11:32:06  作者:乔小玄

 ======================================================================

《傅先生今天又跑了》乔小玄
文案:
本岛丢失财务总管傅楚希,如有拾到请联系我,必有重酬!——莫辰
第二日,江湖快报头版头条:《傅先生今天又跑了,莫岛主寻爱走天涯》。
——————
傅楚希X莫辰
 
排雷:
①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历史,无具体朝代。
②内容涉及戏班时以京剧为主。
连载中:《洗洗睡吧,梦里还有卧底计划要搞》←禁欲系警察攻VS吊儿郎当腹黑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辰,傅楚希 ┃ 配角:杨琅、阿浪,白妍芷 ┃ 其它:陌尘岛主
 
 
 
第1章 我家傅先生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莫辰负手望着从山腰一路盛开下来的桃花,这句诗吟得甚是陶醉。
 
  陌尘岛上的温度总比外面要低,这会儿整个白安城里都寻不着一株桃花,独独他这陌尘岛上桃花灼灼。
 
  莫辰一身白衣松松地套在身上,靠在一株桃树旁,在这一片花海中格外醒目。他头发在脑后随意地绾了个髻,发丝被春风拂乱,却是几分清风道骨的模样。
 
  他手里拎着个白瓷做的酒壶,仰脖喝了一口,美酒配着那桃花香气,直教人未饮先醉。
 
  “岛主,咱们陌尘岛上可没寺啊!”
 
  煞风景的小厮走入这桃林,手里拎着个食盒,蹲在一旁的矮几旁,毫不客气地开口取笑主子。
 
  “还不如寺庙呢。”莫辰闻言,瞪了一眼十四岁的小厮,直挺挺往旁边铺了柔软狐裘的竹榻上一躺,跌入尘世之中,“和尚逢年过节还能见着敬香的女香客,这破岛上清一色都是男人,老子见着都烦!”
 
  也不知道陌尘岛的祖师爷是被哪家姑娘给伤了心,竟立下女子不得入岛的规矩。
 
  后来的岛主为了不破坏规矩,特地在陌尘岛外的陌尘山上又建了一处宅院,供岛内有女眷的人居住。年复一年,这岛上人是越来越少,到了莫辰当岛主的时候,除了每月开三回的例行早会,其他时候这诺大的岛上就只剩莫辰和他的一众仆人护卫们了。
 
  人生真是寂寞如斯啊……莫岛主感叹。
 
  “烦?”小厮将食盒里的桃花羹捧到莫辰面前,笑嘻嘻地问,“怎么傅先生来时就不见你烦?”
 
  “废话,那可是傅楚希!”莫辰眉梢一挑,说不出的骄傲,“我重金从京城请来的财务总管!业务能力一流,又是个美人,和那群混老头能一样吗?”
 
  “小心被傅先生听着,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是美人了。”小厮提醒。
 
  “怕个毛,说到底老子可是主子。”莫辰一脸嘚瑟。
 
  “傅先生好——”小厮突然起身恭敬道。
 
  莫辰一口桃花羹还没吃到嘴边,慌忙往旁边矮几上一放,一面手忙脚乱地开始整理衣裳,一面慌忙解释:“我是说昨夜我梦见了一美人,对,梦见一美人……”等他腰带都重新系好了,也不见有人走近,放眼看去,只有望不出去的桃花林。
 
  莫辰这才知道又被这小厮给耍了!
 
  “徐小良!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莫辰举起盛桃花羹的琉璃碗就要砸这混小子。
 
  徐小良立刻抱着脑袋蹿得没影:“那可是傅先生送你的一对琉璃碗,砸了就没了!”
 
  莫辰气恼了半天,终究没舍得丢出去,一屁股坐在美人榻上,闷头吃他的桃花羹。
 
  才吃两口,就听见脚步声回来了,莫辰佯作不知,等眼皮瞥见了人影,这才猛地抓起了旁边的白瓷酒壶,用力砸了出去。
 
  “哈哈——老子还砸不死你个臭小……子……”最后一个字才出口就恨不得全部吞回进肚子里去。
 
  眼前哪儿是徐小良?
 
  一席墨蓝广袖长袍,剑眉微蹙,眼眸如一池潭水般深邃中透着冷意,纵使这满树桃花也不能柔和此刻他周身的寒冷。这帅绝人寰犹如天神般的男人,放眼望去整个陌尘岛也只有一个人了。
 
  莫辰看着手里抓着他丢出去的白瓷酒壶,湿了半只袖子的傅楚希,呆立半晌,最终讪讪笑了两声,讨好似的将半碗桃花羹捧到傅楚希的面前,“傅先生桃花羹吃么?陌尘岛特产,我亲自给你煮的。”
 
  躲在桃花树后的小厮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他守了一上午的小炉才煮好的羹,就被主子抢去了功劳。
 
  傅楚希蹙眉,将酒壶放回矮几上,拿出一方帕子,却不急着擦湿了的袖子,抬手擦掉莫辰嘴角上沾着的桃花碎屑,然后便顺势撩袍在竹榻坐下,瞥了一眼莫辰:“你整日地衣冠不整无所事事,除了和小厮斗嘴胡闹,还做了什么?”
 
  果然,被骂了吧?
 
  小厮幸灾乐祸,每每这傅先生一来,他们岛主就矮了半个头,就好像傅先生才是岛主似的。
 
  莫辰一脸虔诚:“煮桃花羹啊——小良,快去盛一碗我亲手煮的桃花羹给傅先生尝尝!”
 
  小厮应了一声,总算给主人卖了个面子,乖乖盛羹去了。
 
  “这是上个月的账目,你自己看还是我给你说说?”傅楚希将几本账本放在榻上,看向莫辰。
 
  “你说给我听。”莫辰笑眯眯地说。
 
  傅楚希便将上个月的账目一一说给莫辰听,小厮回来时正瞧见傅楚希舒坦地坐在榻上,他家主子学生似的垂手立在一旁,不由得捂着嘴偷笑,却不想被傅楚希听见了,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小厮连忙把琉璃碗送到傅楚希面前:“傅先生,这是咱们岛主亲自熬的桃花羹,您尝尝?”
 
  傅楚希让小厮先将桃花羹放在一旁,先把账目的都汇报了,最后才端起了琉璃碗。
 
  这时似乎才想起来莫辰还站在一旁:“你站着做什么?坐啊。”
 
  莫辰眉开眼笑,顺势就挨着傅楚希坐下,傅楚希眉头微蹙,只瞥了他一眼,莫辰就连忙挪开两尺。
 
  他这傅先生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别人离他太近。
 
  莫辰坐在旁边,撑着下巴看傅先生吃桃花羹,啧啧,美人连吃东西都这么好看。
 
  傅楚希吃了几口桃花羹,想起了什么:“哦,还有一件事,差点忘记告诉你。”
 
  “你说。”莫辰心情很好,他拿起酒壶,见里面还有几口酒,便倒进口中。
 
  “现今大火的戏班陈家班你知道吧?”
 
  “嗯嗯。”
 
  “我买下了。”
 
  “……咳咳咳咳咳——”
 
  莫辰被酒呛到,咳嗽了半晌才捂住胸口抓狂地喊道,“养戏班者死啊!入岛时候你岛规到底看了没有啊!祖宗!”莫辰气到爆粗口。
 
  傅楚希勾起唇角,一脸淡定:“不敢当。”
 
*
 
陌尘岛规矩众多。
 
  大到不得背叛师门,小到不准随地吐痰,所有规矩加在一起有一两百条。莫辰刚入师门那会儿第一件事就是背岛规背到吐。
 
  他觉得历代岛主都很奇怪,没事就在这岛规里加几条规矩,就好像不加就白当一回岛主似的。
 
  说起来这养戏班者死的规矩,就是他师父加上去的。有回他老人家出去游历两年,回来就把自己关了三天,开门第一件事就是加了两条规矩。
 
  除了这条,还有一条——“不得在岛上养鹦鹉,违者重责二十”。 
 
  是不是一条比一条奇怪?
 
  全部岛规中,莫辰就对他师父加的这两条印象深刻。
 
  因为规矩加上的当天,莫辰养的鹦鹉就被师父烤了做成了下酒菜,不仅如此还打了他两顿鞭子。一顿为了鹦鹉,另一顿说是打个预防,防止他心血来潮养戏班捧戏子去。
 
  还捧戏子?
 
  莫辰简直冤死,就他每个月领的银钱,出去也就够带小厮下回馆子,别提进什么戏园子了,连唱戏的长什么样他都不知道,就白挨了这顿打。
 
  那一顿鞭子的痛现在他还记得,想起来脊背就火辣辣的。
 
  所以傅楚希一说他买了个戏班,莫辰立刻就炸毛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重生后宿敌总爱投喂我》9月16号,已经发文啦~甜文双重生~求小伙伴们收藏支持哟~
 
 
 
 
 
第2章 莫岛主炸毛
  
  “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傅楚希知道莫辰会反对,倒没料到他反应会如此大。
 
  “是你得先听我说!”莫辰心里头着急,也忘了傅楚希讨厌别人近身,抓住傅楚希的手,“你若喜欢听戏你平日去听就是,想捧谁你暗地里去捧,别被人知道!岛上那些混老头子一个个伸长脖子就等着你出错,你可千万小心让他们捉了把柄!”
 
  傅楚希一脸淡定:“买都买了。”
 
  “能退款吗?”莫辰问。
 
  傅楚希蹙眉瞥了他一眼:“你认为能吗?”
 
  “不能……”莫辰想了想,“那这样,这戏班子你给了多少银子就当送了那班主,这笔账从我这里拿银子平上,从今往后咱们就当没这回事,你没做过,我也不知道!”
 
  傅楚希薄唇微微抿起,没吱声。
 
  “你听我说话没有?”莫辰抓着傅楚希的手,急切地问。
 
  傅先生将琉璃碗放在矮几上,先从莫辰手里抽回自己的手,这才将一个信封递给莫辰。
 
  莫辰想起当初他请回傅先生时说过,只要他想走,将他们当初签的五年契约归还于他,他便放人。却没想到这才两年,傅先生就要跑了。
 
  莫辰跳起来,气道:“你这是闯了祸就要把这锅甩于我,自己跑路去么?!”
 
  傅楚希:“……”
 
  莫辰越想越憋屈,目光闪烁,可怜兮兮的。
 
  傅楚希被他瞧地直发毛:“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又不是流浪猫狗。先看看再说。”
 
  莫辰哼哼两声,站在一旁拆了信封,见着一张契约,却不是他们的,而是傅楚希以陌尘岛的名义同陈家班签的,签的是个三年契约。
 
  连莫辰岛的印都用上了,这事儿算是铁板钉钉了。因为在岛规靠前五十条左右有这么一条规矩,陌尘岛盖印之契约不可毁约。
 
  换句话,如果傅楚希把这印盖在一张写了莫辰名字的卖身契上,他也得认了。
 
  呸!当初就不该把印交给他,还巴儿巴儿地说些相信他眼光的浑话!
 
  莫辰知道这是自己打了自己脸,心里头直冒火,又不敢把气火往傅楚希身上撒。
 
  想想就郁闷得不行,也不顾这一身白衣,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从竹榻下面摸出了一个小酒坛,气呼呼地拔了塞子就往口中倒。
 
  一阵风拂过,桃花瓣被风送来,落了莫辰一身。
 
  莫辰就这样靠在傅楚希袍子旁边喝闷酒,等他喝了有半壶,傅楚希才开口:“我看过岛规。”
 
  “哼。”莫岛主还在生气。
 
  傅楚希见他二十出头的人还跟个孩童似的爱赌气,不由得觉得好笑。
 
  傅先生:“岛规写的是不得养戏班捧戏子。” 
 
  莫岛主:“哼。”
 
  傅先生:“我这契约是合作的契约,你可看清了?”
 
  莫岛主:“哼哼。”
 
  傅先生耐心解释:“这意思就是,陈家班就是陈家班,不是你陌尘岛的陈家班。我分两年给他们两笔银子,而他们须在我所规定的时间内,赚到我们所商定的盈利,当然这期间我会帮他们经营,以便更快赚到我要的盈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