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8 11:37:40  作者:咸鱼仙姑

 《耽美童话》作者:咸鱼仙姑

 
  灰字:给成年人看的暗黑童话
  文案:《小红帽》:小狼攻x小红帽受(深情童话,有肉,肥而不腻!)
  《白雪公主》:王子攻x白雪受(欢乐穿越,有肉渣,脑洞超越天际!)
  《丑小鸭》:养父攻x弃儿受(黑暗慎看!欧风,为良心而写,半真事!)
  《豌豆公主》:少爷攻x戏子受(民国戏,龙马文风,不看是你的损失!)
  四个故事连文风都不同,让人感觉不像一个人写的哈哈哈,但你们会看到作者的切换自如,成功精分。将我们小时候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全部改编成耽美童话。但这一次,是给成人看的暗黑童话。阅读警告:可能会颠覆你的固有认知,你准备好了吗?
 
 
第1章 小红帽(1)猎人
  朋友,我想给你讲个故事,可能会颠覆你的固有认知,你准备好了吗?
  从前,有一个少年。他的家,住在一座,非常、非常茂密的森林里。他的皮肤像玉脂一样白皙,嘴唇殷红,头发像金色的瀑布一样柔软。倒并不是很长,否则,配上他那长而浓密的睫羽,和鼓起的可爱双颊,就真要被人误以为是女孩子了。
  他当然是有名字的,但那不重要,因为很快,他就会拥有一个、你我都耳熟能详的名字了,我们就姑且称呼他为少年吧。
  少年的眼睛里,常含着忧郁,是那种化不开的,如一汪沉沉湖水般的忧郁。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在记忆的深湖漩涡里,握着那双宽大、厚实、温暖、炙热又充满安全感的手,亲口叫他一声“爸爸”。他的记忆里没有一道,名叫父亲的影子。
  而唯一最接近那个形象、但又绝对不会被自己认同是父亲的男人,是一个猎人。在他五岁那年,那个肥硕、瘸着一条腿的邋遢身影,扛着一把滴血的斧头,走进了他的生活。从此,成为一道赶都赶不走的诅咒,挥都挥不去的阴翳。
  这天,像往常一样,少年从森林里采完蘑菇回来。甫一打开门,就见到被强压在客厅地板上的母亲,下·体流着血,承受着那个满脸络腮大胡子的男人,粗鲁的操·干。
  少年已经十五岁了,是渐渐成熟起来的年纪,对于这种事已经不再似儿时那般懵懂。他知道,母亲那被刚刚扯下裤头、半挂在枯瘦的臀瓣上、还没来得及产生任何润滑液体的臀缝里,此刻遭受的,是怎样钻心蚀骨的戳刺和煎熬。
  是啊,面对着这样恶心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产生一丝一毫的情·欲呢?恐怕是无尽折磨的岁月,亦或是难逃命运桎梏的绝望,早就让母亲的下·体干涸了,眼里的泪也是。只是这种泪,每每面对着儿子,就又忍不住夺眶而出,汹涌而来。
  瞧瞧那个折磨母亲的凶手,又怎么可能配做他的继父呢!他就是一个下流的猪猡,一个长期贱·淫、玷污他母亲的罪犯。但是彼时尚幼的少年无力反抗,即使成长至如今半大的年纪,瘦小的肩头臂膀,又怎能扛起复仇的重剑、鼓起豁出一切与其拼命的勇气?
  那个猎户自从搬进了这座森林,粗鲁地踢开他们家木门的那天起,只给了他们两个选择:滚出去,离开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再也不许踏进这片森林半步;又或者,就是活成今天的这副模样。
  男人伸出紫黑色的舌头,粗鲁地舔着下嘴唇,毫不避讳地在少年面前行淫·秽之事,折辱他母亲的同时,也折辱着少年人心中的傲气。那居高临下、充满着恶意占有意味的眼神,似乎在向少年暗示着什么。
  少年逃也似的奔出来,夺门而逃。
  身后传来母亲绝望的哭喊:“孩子——你要去哪里——?!”
  “我去……我去看奶奶!我把新采的蘑菇给她送去尝尝!”
  少年没了命似的朝着森林的另一头奔去。那好不容易采来的一筐蘑菇,情急之中早就被他丢在了门口的地上——真是拙劣的借口啊。
 
 
第2章 小红帽(2)奶奶
  少年默默地流着两行清泪,两手撑在木桌上托着下巴,透过微微闪动的烛光,望着奶奶布满皱纹的、慈祥的面庞。奶奶已然八十岁的年纪,还要在摇曳的烛光下,勉力睁大了浑浊的一双眼睛,一针一线地,细细为少年缝制着衣衫。
  刚才,少年气喘吁吁地穿过森林,跑到奶奶的小木屋里来——他最温馨的避风港湾,本来心间是有千言万语,要对最最疼爱他的奶奶倾诉的。可是,当他看到年迈的奶奶,颤颤巍巍地连握着针线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的时候,不禁一阵心酸、心疼。
  他忽然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是轻轻地接过丝线,对奶奶说:“奶奶,您眼神不好,我来帮您穿针吧……”
  奶奶在为少年缝制一件斗篷,是纯白的、白得不带一丝脏污的衣衫,就像少年纯良得一尘不染的心性一样。虽然只是粗布衣裳,但每一针里都蕴含了奶奶对孙儿无限的爱怜和宠溺,叫少年看得好不动容。
  “我亲爱的宝贝长大啦,奶奶之前给你缝的斗篷,都穿不下了呢,”奶奶笑着,将针头放在自己满头的银丝里蹭了蹭,揉着少年可爱的肉脸颊道,“这次缝一件白色的,衬得你的皮肤更加白,好不好啊?”
  少年心中感慨万千:这么好的奶奶,怎么就早早失去了儿子呢?曾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她,是何等的坚强,才支撑着体弱多病的她,走到了今天呢?而自己,为什么又早早地失去了父爱呢?沦陷在那个畜生制造出来的人间地狱里,走不出去,又挣脱不出来。
  他恨,他恨自己没有用,没有能力带着妈妈和奶奶离开,去森林外面的天地谋生;他气,气自己为什么这样软弱,连扛起斧头,对着那个男人的脖子来上那么一下,就一了百了的勇气,都没有。
  他的眼里盈满了泪光,他尽量让自己躲在烛光的暗影下,不让奶奶发现后担心。
  “好,”他轻轻地说,“只要是奶奶缝的,都好。我都好喜欢……好喜欢……”他使劲憋了几下嘴唇,生怕自己的这种伤心就要藏不住,从喉咙间溢出来了。
  可奶奶眼花、心不花,她看出了少年的异样,似有欲言又止的心事,她拍拍少年的背脊:“小宝,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来,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说出来告诉奶奶哦。让奶奶来帮你一起分担,好不好?”
  少年在面上点着头,却在心里拼命地摇头。不可以,不可以告诉奶奶的。奶奶这么大年纪,如果我告诉他,那个猎人对我和妈妈一直都不好,她一定承受不了的。绝对不能让她再受到、除了失去儿子之外的、第二次沉重打击了。
  “嗯,奶奶您别担心,我只是帮妈妈打理家务,太累了而已,真的没事的。如果有心事,我一定会告诉奶奶的。”对不起奶奶,都是我没用,对不起。
  “那就好”,奶奶放心地笑了,“来,披上我给你缝的新斗篷,让奶奶好好看看,我的孙儿俊不俊!”
  白皙的面容,配上纯白色的帽兜,少年出落得,就如一株素色水莲那样,纯净洁美。奶奶见了,眼底是藏不住的欢喜。
 
 
第3章 小红帽(3)故事
  今天晚上少年没有回去。霸占了自己家的那个男人,他能躲一天是一天。他赖在奶奶的小木屋里,唯一的一间卧室里、唯一的那一张小床上。就像小时候一样,搂着奶奶,请他给自己讲睡前故事。
  奶奶给少年盖好被子,轻轻吹熄了烛火,和衣躺下。床上只有一条破烂的被子,大半都盖在了孙儿身上。但奶奶心中有爱,一点都不觉得冷。
  “小宝想听什么故事呀?”
  “我想听……关于咱们这个森林的故事。”
  “好。”奶奶慈祥的声音,从耳旁传过来,慢慢地,柔和地,展开了一个睡前故事,“从前,有一座,非常、非常茂密的森林,里头呢,住着一个少年,他长得非常、非常的可爱。”
  “奶奶……您是在说我么?”少年好奇地低声问。
  黑暗中,奶奶摸了摸少年的头,声音里多了一丝笑意:“他的确和小宝一样可爱。不过呢,是不是在说你,你听下去就知道了。”
  “好。”少年乖巧地点头。
  “森林的另外一头,还有一个小木屋,里头住着他的奶奶……”
  “等等奶奶,故事里那个少年的家里头,没有一个猎人吧?”
  奶奶顿了顿:“没有。”
  少年在黑暗中甜甜地笑了:“没有,真好啊。您继续说吧。”
  奶奶粗糙爬满老茧的手,在被窝底下紧紧握住了少年的手:“有一天啊,少年出门去采蘑菇,采完蘑菇呢,他打算送一些去给森林那头的奶奶尝一尝。走着走着,他在森林里头遇到了狼……小宝知道狼么?”
  “知道,就是那种脸上长着毛,有尖尖的獠牙,会吃人的,很可怕的动物!”少年小时候,只要一哭闹,猎人就会瞪着眼睛,用狼要来吞了他,来吓唬自己。所以,“狼”这个字,就是少年心里头一道最深的童年阴影,但其实最大的阴影,并不是来自他从未见过的那种动物,而是说反复说那个字恐吓自己的那人。
  “嗯,”奶奶继续说道,“但是故事里的这个少年,从未见过狼,也不知道狼性凶残。于是,他告诉了狼自己要去看望森林那头的奶奶。”
  “那然后呢、然后呢?”少年急急地拽住奶奶的衣襟。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故事的结局不会好。
  “然后呀,大灰狼就骗少年去别处再采一些野花,一同送去给他的奶奶,奶奶见了会更高兴。而它呢,就自己先跑到了奶奶家里,一口,把奶奶给吃下了肚子!”
  “哇啊——!不要啊!”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可天真的少年还是一下子抱住了奶奶,生怕奶奶会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大灰狼给吃掉。
  奶奶慈祥地拍着他的背道:“小宝不怕不怕哈,都说了是讲故事嘛,那个孩子肯定也不是你。奶奶相信,小宝是很聪明的,见了大灰狼一定可以认出来的。”
  “嗯,”少年赶忙点头,“我会保护奶奶的。绝对不会上大灰狼的当!”
  “那就好。”奶奶讲这个故事的本意,就是知道森林里可能有狼,想让少年学会保护自己。
  “那然后呢,你还没把故事讲完呢~”少年抱着奶奶撒娇道。
  “好,我继续讲。然后,狼就假扮成少年的奶奶,在奶奶家里等着少年来,把那个傻傻的少年也给吃掉了。最后,猎人来了,一斧头劈开了大灰狼的肚子,把少年和他的奶奶都救了出来。你看?最后什么事都没有吧?好了,别害怕了,小宝快些睡吧。”
  可少年却睡不着了。听了奶奶的故事以后,他辗转反侧,脑海中反复闪现着猎人挥动斧头的样子。他总觉得,那一斧头不是砍在了大灰狼的肚子上,而是砍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那个人也不是来救他命的恩人,反而就是要他命的魔鬼。
  可孩子终究是孩子,想了一会儿,也终于放下了戒备的劳累心神,进入了梦乡。
  其实那天晚上,有一个低低的拍门声,在奶奶的小木屋门前响起。可那声音很轻,熟睡中的少年,和他年迈耳聩的奶奶,都没有听见。
 
 
第4章 小红帽(4)小灰
  这天,少年一个人在森林里采着蘑菇。
  他俯下身,蹲在地上,将插在泥泞土地上的一个个小伞盖轻轻摘下,放进自己臂弯里挎着的竹篮子里。他的白斗篷披在肩头,白色的帽子兜在头上,在林间叶缝中洒下的细密阳光下,反着圣洁的白光。
  咦?那边怎么会冒出来一个蘑菇?一般的蘑菇不都是长在地上的么?
  少年一抬头,瞥到不远处的灌木丛上头,冒出来一朵形状怪异的蘑菇,同样是小伞盖的形状,但却比一般的蘑菇大上许多,而且还是……肉色的。那朵大蘑菇就像有生命似的,还会微微地颤动。
  少年感到好奇,蹑手蹑脚地靠近——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蹑手蹑脚,就像生怕吵醒了那朵蘑菇,怕它会忽然长了脚跑掉似的,少年慢慢地来到了那片灌木丛旁边,伸手去拽那朵肉色蘑菇……
  “哇啊——!”茂密的灌木丛里忽然传出来一阵响亮的呼痛声,紧接着,一个身影直直地坐了起来。
  少年吓了一跳,待他定睛一看,居然也是一个和自己看起来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但对方身形健壮,一点也不似自己这般娇小羸弱,胸膛、手臂和小腹的地方,长满了硬实的肌肉,真是让自己好生羡慕。可这少年却并不似人。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的脖颈上围着一圈淡灰色的毛,两只手腕上、还有他伸在灌木丛里的脚踝上也是。还不止如此,刚刚被自己误认为竖着一根肉蘑菇的地方,其实是他……形状傲人的男形,如果不是由于尺寸较之常人过于硕大,少年又怎么会把自己也有的那个同性部位看错呢?
  那长毛的少年居然就这样,光裸着身体躺在了灌木丛里打瞌睡,连白帽少年接近自己都没有发现,直到被他抓住那根挺翘着的肉·棒生生地往上拔,才痛苦万分地惊醒、大声呼叫起来。
  此刻他气呼呼地站了起来,两手插着腰,丝毫不惧自己的下·体袒露在白帽少年惊异的目光中。其实,要说“袒露”也不完全正确,因为就像普通人往往身着亵裤一样,这少年的三角区域,也覆着毛茸茸的一圈灰毛,只有那两颗蛋蛋和肉·茎的地方,是可爱的粉红色。
  “你为什么拉我的棒棒!很痛耶你知不知道!”灰毛少年比白帽少年高大好多,正居高临下气鼓鼓地质问自己。白帽少年注意到,他圆睁的瞳仁,竟然是灰绿色的。当他张嘴说话的时候,虽然吐出的一样是人类的语言,但却露出了他两只尖尖的小虎牙。凶悍,是有一点,可更多的是可爱,是那种不谙世事的懵懂的可爱,带着一种来自森林的、浑然天成的野性美。
  白帽少年看呆了,他注视了许久,才不合时宜地问出了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人类吗?”
  那灰毛少年本来盛满愠色的脸上,忽然愣了一下,随后就毫无芥蒂地漾开了一抹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我叫小灰,我是一头还未完全成年的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