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8 11:39:46  作者:而苏

   《切特洛庄园》而苏

  腹黑公爵攻x天真少爷受 18c初设定
  不小心闯进公爵的庄园了怎么办
  cp:奥亥里斯·休登x莫恩·兰森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阴差阳错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恩·兰森,奥亥里斯·休登 ┃ 配角:尤利安,莱迦等等 ┃ 其它:庄园,he
 
 
第1章 Chapter1
  故事发生在一个晴朗的午后,阳光清澈,切特洛庄园的外廊上,休登公爵正与弗里德老神父谈论着翻修教堂的事宜。
  对比起老神父沧桑的面孔,奥亥里斯·休登则是一位年轻而英俊的绅士,金色的头发,高挺的鼻梁,他还有着一双灰绿色的眼睛,那毫无疑问是贵族血统的最佳象征。他背着手,信步走过外廊,姿态优雅地同老神父交流着。
  “……所以,尊敬的殿下,如果可以的话,我认为教堂可能需要在翻修的时候关闭一些时间,尽管这样会导致人们做礼拜不太方便,但是……”
  弗里德神父的话还没有说完,花园里就传来了一阵喧嚣,几个男仆扭着一位男子穿过草坪,中间还掺杂着女子低声地呜咽。
  休登公爵用手势对神父表示了抱歉,侧身唤来后面的贴身男仆,叫他请那些人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公爵大人,惊扰了您真的非常抱歉。”一个男仆战战兢兢地向休登鞠了一躬。
  正在啜泣地是庄园里一位牧羊女,她看上去受了不小的惊吓:“殿下,我必须向您坦白,我的羊群跑掉了,我想,我一定是要被赶出庄园了,可是,如果这样我又要怎样过活呢!”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请不要这样说。”被扭住的男子用愧疚地语气说道,他抬起头,看向被称呼为公爵的庄园主。休登这才看清他的脸,那是一张清秀的面孔,看上去没有经过什么风吹日晒,皮肤细腻而白`皙,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和殷红的嘴唇让人第一眼看到就无法生厌。
  “是我不小心闯进了您的庄园,惊扰了您的羊群,和这位美丽的小姐没有关系。”
  那声音和他的脸一样动人,带着年轻的朝气。
  休登公爵点了点头,从家丁手里将他扶起来:“让这位先生起来说话吧,要知道,人们面对彬彬有礼的人也总是会还以礼貌,即使他刚犯下闯入私人庄园的过错。”
  “谢谢您,公爵大人。”他捋了捋衣摆,“我叫莫恩·兰森,我的父亲是兰森子爵,再次向您表达我的歉意,庄园上所有的损失,我想我都能为此付出赔偿。”
  “兰森……”公爵大人喃喃地念了两句,然后笑了起来,“你一定是贝瑟尔·兰森夫人的二儿子吧,我和令堂说起来也是老熟人了,哦,请原谅我的男仆们这样粗鲁地对待,他们一定没有认出可爱的兰森少爷。”
  莫恩·兰森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他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么的狼狈,在他背着画具不知不觉走进这样美丽的庄园的时候,他就应该想一想这令人尴尬的后果,天知道他现在有多么后悔,作为一个子爵的儿子却犯下了这样的过错。不过,好在这位休登公爵看上去是个善人,不愿与他计较。
  休登看着莫恩·兰森凌乱的头发和蹭出褶皱的衣角,心中有了打算:“兰森先生,看在您母亲的面子上,我很愿意为您提供一个更换衣物的地方,我们可以衣衫整洁之后再进行深入的讨论。”
  “当…当然。”莫恩·兰森局促地拍了拍自己的头发,好让翘起的碎发老实一些,“那真是非常感谢了,公爵大人,您真的是一位好人。”
  好人?休登露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微笑,没有接话,反而转向弗里德神父,开口道:“神父,我想这件事我们可以明天再谈,我现在更应该将这位粗心的小少爷带回城堡里,给他一个房间。”
  莫恩·兰森听他这话红了脸,而弗里德神父没有丝毫不满,恭敬地说:“好的殿下,愿您今天过得愉快。”
  “哈哈,我想是会很……愉快。”休登公爵转向莫恩·兰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走吧,小家伙。”
  “公爵大人,还请您不要这样称呼我,我在去年已经成年。”莫恩·兰森向前追赶了几步。
  “好吧,那我就叫你莫恩吧,兰森总让我想到你的父亲。”
  这称呼对于刚认识的人来说有些过了,但是既然英明的公爵大人这样说,莫恩没有再反驳什么,毕竟休登可是大公爵,国王陛下的表弟,而他不过是一介子爵的儿子,也没什么反驳的立场。
  休登摇响了大门旁的铃铛,一个胖胖的老妇人提着裙子跑了过来,她是切特洛庄园的女管家,负责管理城堡的日常生活。
  “玛莉亚,去给莫森少爷安排一个房间。”
  “是,大人,请跟我来。”
  莫恩一边走着,一边欣赏着切特洛城堡的内部构造,切特洛城堡的年代已经相当久远,城堡的第一任主人是奥亥里斯·休登的曾曾祖父。
  然而,城堡的内饰依旧极尽奢华,象牙白的大理石墙饰花纹复杂,脚下的暗红色绒毯踩上去十分舒适,城堡古老的年龄只给它带来了更多的庄严和神秘。是的,神秘,实际上切特洛城堡是一处相当有名的建筑,听说这座古堡里有整整360个房间,规模几乎赶上了皇帝的皇宫,不仅如此,而且在经过了将近两百年的陆续修建,建筑群的风格也变得多样。
  莫恩抬头看向上方巨幅的油画壁饰,不禁发出一句感叹:“这真是一座漂亮的城堡,艺术家的天堂。”
  女管家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大人,很荣幸您能够喜欢这里。”
  说话间,女管家已经将他领到了二层走廊尽处的一个房间。
  推开门,房间十分宽敞,地上铺着白色的小羊毛地毯,向阳处有一扇很大的飘窗,床铺也是洁白而柔软,感觉可以容纳三四个人在上面来回翻滚,甚至在床铺上方还垂着奶白的床幔。
  即使身为一位子爵的儿子,莫恩还是对公爵城堡的奢侈瞠目结舌,“这,没必要吧,玛莉亚夫人,我只是在这里更换一下衣物,这样的房间弄乱了再整理实在是太麻烦了。”
  “大人无需在意,”女管家欠了欠身,又招呼外面的女仆进来,“公爵殿下已经替您准备好了干净的衣物,您现在就可以更衣了。”女管家走出去,合上了门。
  莫恩坐在床铺上,任由女仆们伺候他更换衣物,这些他倒是习以为常,反而是透过飘窗看着外面的景色若有所思——那是一大片葡萄园,正值盛夏,那些藤蔓长得极为葱郁,垂下的卷须犹如少女的秀发,让人只是看到,几乎就能想象到置身葡萄园中那种清香甘甜的气味。
  “大人,请您站起身来。”女仆的声音将他拉回神来,莫恩站起身,伸开手臂,方便她系上那些繁复的带子和扣子。
  “这个葡萄园很漂亮。”
  “是的,听说用这里的葡萄酿造的葡萄酒也十分美味。”说话的女仆看上去才十五六岁,一双眼睛笑盈盈地抬头看着他,“大人,您看上去同那些葡萄酒一样迷人。”
  “是…是吗,谢谢你。”莫恩听到这样的夸奖不禁面上发热,“我以为你在看过公爵殿下之后就不会再觉得其他人迷人了,毕竟所有我认识的小姐夫人,无不夸赞休登公爵的俊美,无不感叹他那双灰绿又深邃的眼睛。”
  “公爵殿下他……”女仆的笑容停在了脸上,随后她垂下了眼,“是的,公爵殿下的确十分迷人,所有人见过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被他吸引……好了,大人。”她站起身来,最后打量了一下莫恩身上的衣服,再次确认没有褶皱,才欠身离开。
  莫恩看向镜子里面还有些稚气未脱的青年,穿着一套蓝色金丝刺绣的常服,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凌乱的黑发,由于太过蓬松,即使是用手整理好也依旧有几缕翘起。
  算了,就这样吧。莫恩撇了撇嘴,最终放弃,打开门出了房间。
  女管家将他带到了会客厅里,公爵大人已经在了,长腿叠在一起,捧着一盏茶。
  “这是来自中国的红茶,”他将对面的陶瓷茶杯推了过来,“你尝尝看,是否和你的口味。”
  “谢谢您,公爵大人。”莫恩吹凉了水面,抿了一口,放下茶杯。说实话,他不喜欢绅士阶级说话的那一套方式,虚与委蛇,从不直击重点。
  “我想跟您谈一谈赔偿的问题,但真的很抱歉,我的身上暂时没有带很多钱币。”
  “哦,两百个银币的事而已……老实说,相比起钱,我更加好奇的是,您没有带任何随从?”
  莫恩愣了一下,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见笑了,公爵大人,我本不想说的,但我其实是偷跑出来的。”
  “噢?”出乎休登的意料,他大笑了两声,“不愧是兰森子爵的儿子,莫恩,你可真是可爱极了。好好讲讲吧,我愿意听一听这个故事。”
  “跟我的家庭没什么关系,公爵大人。”莫恩觉得这位休登公爵说得话有些失礼,可又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啊,非常抱歉,你知道的,我没有恶意。”休登看向他,眨了眨那双灰绿的眼睛,“我只是觉得你是个有趣的人儿。”
 
 
第2章 chapter2
  “他们想让我去上学,学法律。”莫恩开口解释道,“但是我实在对律师这个职业不感兴趣,还不如让我去画几幅画混个生活。”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继承家业才对。”休登挑了挑眉。
  兰森家的二儿子实际上就是家里的长子,因为他们一直对外宣称还有一个大儿子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但实际上,上流圈子里面没人见过那个大儿子,这是一件怪事。不过,话又说回来,上流社会那些人,哪家没有点怪事呢。
  “我的双胞胎姐姐,赛琳娜是个厉害的女人,她会继承兰森的家业,像我这种不学无术的二儿子,我想,我父母大概没寄什么希望。”莫恩耸了耸肩,面对子爵的爵位,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你这样跑出来,兰森子爵不派人找你吗?”
  “当然会找,不过,我那个正处在叛逆期的三弟应该会更加花费他们的精力,况且,他一向更抓住父亲大人的吸引力,家里最小孩子的特权嘛。”
  休登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一双迷人的眼睛紧盯着莫恩,“莫恩,你真是个奇怪的人。除了黑发蓝眼之外,你与一向追求权贵的兰森家族格格不入。”
  “哦,公爵大人,请允许我把这当做夸奖吧。”莫恩不太高兴地皱了眉头,“您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说着原谅了我的过错,却又一直在拿我的家族做文章。”
  休登听见这话,笑了起来,莫恩不得不承认,这位公爵笑起来的样子无比抓人眼球,他敢说任何人都无法抵抗这样的笑容,就连他自己渐渐升起的怒气也被压了下去。
  “你这样可爱,我怎么会不原谅你。我向上帝发誓,我绝不是因为你的粗心连累你的家族。”休登一边笑一边站了起来,拽起了莫恩的手腕,“走吧,我带你去庄园里看看。”
  莫恩不知道该怎样拒绝,只得大声告诉他:“公……公爵大人,我们关于赔偿的事情还没有谈完,我愿意向家里写一封信,让仆人送钱过来。”
  “那不是正好,你可以趁此期间在这里住上一阵子,过不了几天就是社交季了,这里靠近巴黎,我想你一定会玩得很开心。”休登摇了摇手里面的铃铛,“玛莉亚,吩咐后厨好好准备晚餐,招待好我亲爱的客人。”
  理智上考虑,莫恩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他的内心又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位公爵大人是不是有些太过好客了,或许,真的是看在自己母亲的面子上?可是为什么从没有听自己的母亲提起过休登公爵呢?
  “一路上过来,是否有哪处的景色吸引到你了呢?”休登偏过头问道,“希望不是太远,这样我们还得请车夫备马。”
  “老实说,我其实对那处葡萄园很感兴趣。”莫恩摇了摇头,解释道,“应该不远吧?我从窗户里看到它了。”
  几分钟之后,两人出现在了葡萄园里。那是上百亩的土地,莫恩从窗户里望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正值盛夏,所有的葡萄藤拼命地向上生长,藤蔓在木架上四处钩挂,葡萄的果实已经在日渐饱满,阳光的反射下变得晶莹剔透。太多的宝石是在经历成千上万年的质变下才拥有了光辉,而这植物全凭一己之力,吸收阳光变得圆润而富有光泽。
  葡萄,莫恩在童年描画静物的时候就喜欢画它,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那枝条的柔软,也许是因为那果实的酸甜,也许是因为它的生长是那样贴近自然。他可以对着一串葡萄发呆一个下午,那是小男孩的心思,没有人陪他,他就可以给这些葡萄粒编故事,反正他们长得都有不同,有的就连疤痕的曲线都那样优美。
  莫恩伸手摘下一颗葡萄,放在手心上。
  休登说:“这些葡萄还是绿色的,显然它们还没准备好被吃掉。”
  “有什么关系呢,它们紫的时候有成熟的美,绿的时候有青涩的美。”莫恩举起葡萄面向太阳,让阳光穿过它半透明的身躯,向观察宝石一样眯着一只眼,“造物主这样神奇,它和宝石一样美丽。”
  “那是因为你对它情有独钟。”
  “当然,我从小就希望兰森庄园里能有一小片葡萄园,可是我的母亲一直不同意,我想她大概非常不喜欢葡萄。”莫恩放下了手,将那粒葡萄放入了旁边浅浅流过的水渠里,那葡萄活泼地跟着水流一跳一跳流向了远方,“它的青白色让它看上去很像您的眼睛,公爵大人。”
  “谢谢夸赞,”休登回答,“尽管你刚刚的动作配上这句话显得有些血腥了,阁下。”
  莫恩自知失言:“是我失礼了,公爵大人。”
  本帖最后由而苏于 2018-2-14 22:54 编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