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8 11:40:27  作者:且叶萧潇

   《蚍蜉撼树(嫩芽复仇记)》且叶萧潇

  “咦~你是一个什么东西?”“我我我……是一株小嫩芽……”“一株有神识的小嫩芽?倒是有趣的很……”“你开心就好……”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春×凤兮 ┃ 配角:齐甫,伍童,洛洛,祁訸,孟柯 ┃ 其它:
 
 
第1章 嫩黄的忧伤
  它卯足了劲儿终于突破重重阻碍——牢牢包裹住它身体的三层坚硬的外壳——透出了点儿嫩黄嫩黄的芽儿。
  仿佛刚刚遭逢大难历尽劫波相逢一笑生命不止生生不息——它伸了伸卷曲的叶片儿,好似伸了个不大舒畅的懒腰一般,还借着微风颤动了两下表示不满。
  伸展开了身体,它这才稍稍分了丝儿神瞄了一眼栖身之所。
  抬头是厚实的木头桩儿,低头是坚硬的水泥墩儿,左右似乎还夹杂着气若游丝的鸟屎臭味儿……
  噫……还当真是前景堪忧——不出意外的话,这旁边的檐缝里肯定藏着一窝麻雀雏儿。
  ……何止是前景堪忧啊……简直是危在旦夕!
  这万一一个不小心被那野鸟瞅见了自己,这还不是眨眼间就成为了别人的盘中餐!
  没准过不了多久它就会变成一堆鸟粪润泽大地了。
  想想真是刺激!这才刚醒便要朝不保夕命不由己……
  欲哭无泪,它慌得抖了抖两片叶子,将自己蜷缩成了一个花苞。
  ……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既然已经发芽,再怎么蜷曲也蜷不回一粒种子,得想办法赶紧离开。
  它看了看自己的根茎,突然庆幸自己不是被栽在了这陡峭的屋檐下。
  自己只是迫不及待冒出了个头儿,根茎还未从壳里出来,更不可能扎根进墙里。
  大抵是那雀子去年搭窝时扯了把枯草顺带着把深埋进土里的它也带了过来,这才造成这上不上下不下的尴尬局面。
  真是岂有此理!
  这连天儿的一丝儿土都看不到,若不是我坚毅顽强借着这戊戌年雨水这天的几滴雨水,指不定哪天才能从这旮旯里苏醒过来。
  它愤愤的想着,却也突地泄了气。
  唉,想也想不到我好歹也是一株上古神树,存活了上亿年,如今竟沦落至此。
  可无巧不成书,谁能料到北国蛮荒之地竟也有鸟雀经过,你经过便经过罢,还偏偏扯一把枯草翻山越岭飞至南国一偏壤之地来搭窝?
  没准是上辈子欠了这鸟家老小了罢。
  它翻了个白眼,即便你根本看不出它的眼睛在哪里——大抵是象征性的翻了下叶子。
  总之,这一棵嫩黄的小芽儿现下心情很不爽就是了。
  ……
  不爽归不爽,现在它也没办法把那杀千刀的鸟儿怎么样,相反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它还得提防着不被那鸟家老小看见。
  它微微弯了下细嫩的茎,转了转叶片打量着天色。
  屋檐外淅淅沥沥的雨一直没有停歇的迹象。
  这可是一件好事。
  万物皆有灵性,而自古至今四时节气时候的天地灵气最为充沛。
  对于植物来说,雨水节气的雨更是如同灵汁仙露一样的存在。
  这也正是为啥它在这半点泥土都不沾的地儿觉醒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斜风细雨的润泽。
  只要这雨再大点儿,风再刮的猛烈点儿,没准儿就把它从这旮旯墙角里解救出来了呢。
  只要入了土,那天地的精气就会源源不断的供养自己,何愁无法恢复呢?
  它想到此处,说干就干。
  借着偶然间落在种子上雨水的润泽,它吸收着这微弱的灵气,使出浑身解数,拼了命的向着屋檐边缘移动。
  十厘米,八厘米,七厘米……
  不,还不够,还要再努力一点儿。
  累的整个种子包裹的根须都开始微微颤抖,它已然耗尽了那一丝丝微弱的灵气。
  长叹一口气,它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水,扭动着叶片打量着眼前的距离。
  唔……不行,还是太远了。这最起码还有五厘米的距离。可是今日的气力显然已经不容许它再耗费下去。
  看来只能从长计议。现下只能养精蓄锐,一边期盼着这雨不停,一边期盼着那鸟不出窝。
  ……
  大概真是衰运附体,亦或是老天逗弄它。刚刚祈祷着鸟别出窝出窝……结果就听得几声吱吱呀呀的叫声,左右鸟窝边缘的枯草都开始颤抖起来。
  “啾啾啾啾啾……”
  从屋檐缝隙中探出两只挤挤挨挨麻雀崽子的头。
  !!!!
  它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了,刚刚还随风摇晃的叶片儿也瞬间定住,不知道的还以为被谁施了定身术呢。
  一边在心里汗如雨下,一边哀叹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只求那野鸟千万千万不要发现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它上辈子大约是活的太自在了些,不懂得有时候老天爷就是这么不给面子,你越是祈求的什么,它越是和你反着来。
  这约莫是应了那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罢。
  在它怔愣的一瞬间,其中一只麻雀崽子犀利的眼神一瞥,瞬间发现了它。
  “啾啾啾啾啾……”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鸟崽子激动不已,盯着四平八稳纹丝不动的叶子,就要一脚踏上去。
  眼看着那只爪子对着自己的头踩踏过来,它此时此刻唯一能想到的一句话便是——老天爷你玩我呢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有好多脑洞好多债的我又挖坑了……这次大纲已经码好,日更不弃,emmm……一个挺短的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第2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预料之中的断头之痛并没有袭来,就在那魔爪袭来之前,一阵劲风吹过,打着卷儿的卷起那一粒未发育完全的种子扫落到了地上,堪堪避过了那锋利的鸟爪。
  薄薄的两片叶子无足轻重,还顺带着缓冲了一下速度,没有让它摔的七零八落肢体残缺。
  吓!无意中逃过一劫后,它终于把心又放回肚子里。
  那雏鸟毕竟是雏鸟,毛还没长齐,也只敢在窝边逞凶,没有办法飞下来。
  至此,它才慢悠悠的抖了抖自己的两片叶子,真正安下心来。
  不过这地面一层厚厚的水泥地,总是躺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终归是回到土地才更让芽儿安心。
  看着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泥土地,它正琢磨着怎么才能跃过这长达几十厘米的路蹦哒到土里。
  简直是太高估了目前的它了好嘛!
  这儿还不如那檐缝旮旯呢,斜风细雨居然斜不进来,一滴水都没有沾上,这不是要了它的命么……
  刚刚受到的惊吓还未恢复,现在哪有体力挪动身躯。
  两片叶子都皱成了个囧了,它仍然没有想到半点法子。
  这种处处受制的感觉真是糟心,它是有多少年不曾体会过了。
  不,应当是有生以来从未体验过。谁敢没事儿给上古神树下绊子呢?除非他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
  昔日风光不再,它也不想再耽于回忆了,显然这对于目前的处境来说并无半点用处。
  暂且歇息了片刻,它又开始活泛了起来。
  作为一棵曾经有着上亿年寿命的神树来说,它唯一不缺的就是耐心。现在的处境,妄想自给自足是不能够的了,只要有一个契机,一步登天(入地)也不是不可以。
  还不如趁着这和风细雨的微凉天气,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
  正在它的脑袋一点一点快要睡着的迷糊时刻,它种子包裹的部分突然感觉到一阵阵轻微的颤动声。
  那声音很轻很轻,极富有频率。
  它还没来的及摊开叶子瞅瞅是何方神圣就被连根提溜了起来。
  “喵~”
  一只猫爪似是捕捉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轻轻的用肉垫将它整个儿翻了个身。
  只见一阵天旋地转,它终于看清了罪魁祸首。
  一只通体乌黑四足雪白的猫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它。
  它感觉受到了惊吓,不过一会儿功夫它就淡定下来了。
  因为它从那炯炯的目光中捕捉到了一丝丝促狭味儿。
  能用眼神做出这么高难度系数表情的猫,必然不会是一只普通的猫。
  “喵~你居然不害怕本尊,看来胆子还挺大嘛。真是有趣的小东西。”伴随着一声戏谑的轻笑,它听懂了这猫言猫语。
  它努力抑制自己见到灵兽的欣喜,故作姿态的和猫打了个招呼。“哼!我好歹也是一棵灵木,就算现在还没恢复,也不必怂到那个份上吧。”
  “切~你看起来的确有灵性,不过就你现在这副模样,谁都能轻易弄死你吧。喵~”
  它听了以后颓然的耷拉了两片叶子,“这不是,一言难尽嘛。我也没有办法,要不是那麻雀叼了我来,我本来应该好好的待在土里的,怎会如此落魄。喂,我叫沐春,你呢?咱们交个盆友怎么样?”
  “喵喵喵?你是在开玩笑么?本尊可不屑与你这么个小东西做朋友。”只见那黑猫半眯着眼,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甚是高傲的抬起了头,甩了甩缎子似的尾巴,抬腿就要离开。
  它的叶子抽了抽,压下对这猫的一万分诅咒,讨好似的拼命扭动腰肢想引起猫的注意,生怕他真的离开了。
  “喵唔~”那猫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用肉垫揉了揉眼睛,就在不远处的窝里躺下了,一副天大的事都不在乎的模样,完全没有要帮沐春的意思。
  ……
  “喂!!你这猫怎么这样啊,你就顺手帮个忙帮我弄到土里不就行了。至于这么见死不救嘛。”
  “好猫猫,灵兽大人,帮帮忙,哪怕把我移到能淋到雨的地方也好啊……”
  ……
  它觉得嗓子都要喊哑了,那猫仍是纹丝不动,甚至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这该死的猫妖!
  看来还是靠不住。只能等待下一个契机了。它蔫头耷脑的看着逐渐变黑的天色。
  就像朝生暮谢的花一样,植株都本能的畏惧没有阳光的黑夜,不仅仅是因为不能进行光合作用,还因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更可能危机四伏。
 
 
第3章 暗夜猎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雨也渐渐停了。
  黑暗中,一股潮湿腐败的气味在暗处拼命滋长,然这对于被丢弃在水泥地上的嫩芽来说,并无任何裨益。
  他蔫头耷脑的躺着,半死不活的思索自己下一步的出路。
  初春的夜晚格外静谧,还没有过惊蛰,万物都好似没睡醒一样,他抖了抖自己的嫩芽,瑟缩了身体,感觉到了一丝丝寒意。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自己怎么会怕冷,就感觉到了一点点不对劲。
  有声音,从远处传来。不甚明显,却让他打了一个寒掺,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笼罩了他。
  他翘首以看,夜视能力不怎么样的他,自然是察觉不到那股不对劲是从何而来。
  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他瞅了瞅不远处正在安然入睡的猫妖,心下思量,计上心来。
  他尽力的弯曲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缩回种子的硬壳内,尽力挪动自己的身体,恰在此时一阵风吹来,借此之力他一下子滚出去好远。
  熙熙琐琐的声音越来越近,它借着风力,发现自己滚到了猫妖旁边,还没来得及说些啥,就被那黑猫一把按住了头压到他的肉垫下,“喵~别出声~”被蒙在黑暗里,搞不清楚状况的芽儿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喵喵~”听着头顶上明显带着一丝丝不屑和戏谑的叫声,那熙熙索索的声音似乎停了下来,而后慢慢消失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像掰开他的爪子抬头看看啊!想着就借力用叶片儿去挠他的肉垫。“喵喵喵?你这家伙是胆子太肥了么?”终于,头顶上的爪子松了开来,它得以呼吸了一下外面的空气。
  喘匀了气的它刚睁开眼就对上了那双有些不快的眸子。“没想到你这有点灵识的小草仇家还挺多的啊?哼!本尊好心护你周全,你却竟敢挠我的痒痒,真的不识好歹,喵~”
  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它转了转自己的两片叶子,“抱歉啦,我只是好奇刚刚那所谓我的仇敌究竟是谁?”“喵~哼!一两只小杂碎罢了,不足为惧。喵~你就暂且在我窝里呆一晚吧,不然怕你撑不到明天早上就挂掉了~喵~”他带着嘲讽的语气说着,却用肉垫轻柔的将它提溜进了软软和和的窝,随后也在窝里趴着小憩起来。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微微的鼾声……
  芽儿瞥了一眼看起来睡的很香的黑猫,不禁也放下心来。这猫妖看起来不靠谱,但实际上还是很细心温柔的,至少刚才它他按我头时还是有分寸,本性不坏,除了性格有点恶劣……芽儿想着想着,困意涌上来,慢慢合拢了叶子,蜷缩着睡着了。
  天色微明,清晨的一缕阳光洒落在芽儿身上,让它冷不丁一个激灵,完全醒了过来。舒展开了两片叶子,它微微伸了个懒腰。四处看了看,发现那懒猫仍然在打呼噜,不由得有些无语,这猫白天也睡,晚上也睡,果真是一只懒猫……
  正想着,突然听见门锁被打开的咔哒声。“洛洛,起来喽,吃早饭啦~”“喵~” 那黑猫睁开了眯着的眼睛,睨了一眼芽儿就慢条斯理的从窝里踱了出来。
  随着他的步子,芽儿使劲仰着叶子,终于看清了猫妖面前蹲着的人。没错,是一个人类。此刻正在伺候猫吃饭,俨然一副饲养员的样子。芽儿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颠覆了一下,这猫妖怎么说道行也够幻化成人了,怎么着也不需要委身于这普通的人类家里,除非……它不由得又看了那人类一眼,确实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半点灵气也没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