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8 11:41:48  作者:山川水大

   《重生之养徒防死》山川水大

  仙界第一“美”的高岭之花渺尘仙人,有个小秘密。
  他是个修魔的,而且他死过不止一回。
  是什么让他放下魔界大业来仙界装X的呢,这就和他徒儿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他,堂堂一名魔尊,被一个人杀了无数次,重生了无数次,为了活命,只能将那个杀了他无数次的人带着身边……
  最后,人是不杀他了,改对他动手动脚了!
  某人:“师父,我想亲你!”
  魔尊:不,并不,你不想。(否认三连.jpg)
  ——原名《日蚀》
  阳光照耀下有些东西是看不见的。
  重生,养成,年下,师徒,轮回,相杀相爱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打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清亦湫,魏百忌 ┃ 配角: ┃ 其它:重生,养成,年下,师徒,轮回,相杀相爱
 
 
第1章 死后重生
  当剑刺入魏百忌的心口时,魏百忌怎么也不会相信他是被一个小门派出来的外门弟子给弄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停下的雨又开始稀稀疏疏的落下,白烟袅袅的竹林传来飒飒声。湿润的泥土地上的脚印正渐渐消失…………………………
  眼前一身正气,仙气飘渺的人正是那个外门弟子。他正面无表情,剑眉微皱,目光寒冷的鹰眼看着跪地捂心口的魔头魏百忌。
  雨打湿此人的头发,淋湿此人衣摆。
  魏百忌咳出血来,强忍着剧烈的阵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雨顺着他的头发划过他的脸颊和脖子进入了他的衣口中。
  “勉强还行,比那些恶心的老头要好多了。”说完魏百忌咳出血来,他用衣袖擦掉血液。勉强勾着嘴角笑着,尽量使自己不要过于狼狈。
  长凶神恶煞的脸勾着嘴角笑让人看了厌恶,脸看起来像是有四十多岁坏事做尽的恶人。这张脸准能吓哭三岁的小孩,用来僻邪都行。可是他的身形与脸极其不搭,身材均匀结实,看起来像只有二十出头。
  清亦湫面对魏百忌这张恐怖的脸也面不改色,淡色的薄唇轻启:“不要挣扎了。”
  “挣扎?哈哈哈!”魏百忌狂笑,胸口越痛他笑的越狂。“我与你无怨无仇,你却要至我于死地?你们正派也不过如此。”魏百忌嘲讽道,站不稳的他摇晃着靠到身后竹子上。
  “你做的事。”清亦湫面部还是没有变化,只是口气加重透露出说话人的愤怒。“用你下辈子还也还不清。”
  “你们正派也真是好笑。”魏百忌气势越来越虚弱,说这句话时轻飘飘的。“呵,就因为我是修魔的我就罪该万死?别说笑话了……咳咳……”
  魏百忌努力的抬起头直视清亦湫的眼睛。“你们正派又凭什么判定魔修就是坏的呢?”
  “你杀了他!”清亦湫右手拳头紧握,青筋突出。
  “你杀了他!”清亦湫再次说道。
  “谁?”魏百忌试图用法力恢复一点力气,在看准时机逃走。“你怎么就确定那人是我杀的。”
  “魔君贵人多忘事,怎么会记得残忍杀了一个散仙的事。”清亦湫讽刺的说道。“魔君你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我找你很久了。”
  “呵。”魏百忌不说话了,他这次真没有什么力气说了。他杀的人多着呢!他不可能杀人前还要问下那人名字然后记住他在杀了他吧?死在他手上的无名小卒多的都可以堆一座城了。
  “你不该杀他的。”清亦湫的语气越来越冷,眼里的杀意让他两眼发红。他拿出一张画的极其诡异的符,不像是修仙之人该有的符类。
  他将符横放用口呡着,站在原地双手合并,名剑“冰迎”悬在清亦湫的头上泛着点点蓝光。
  不会吧……魏百忌看着清亦湫的动作,大脑中浮出一个绝对不可能却又极其可能的矛盾想法。
  那个阵法他曾经在魔宫禁室里一个被锁在最角落的书中看到过。此阵法极其狠毒,阵法能无视一切将人的七魂六魄吞噬。不管你法力多么高,只要阵法一出,即使将出此阵法者当场杀死,此阵法也会生效。而且阵法一出就不能收,否则出此阵法者将被此阵法吞噬。
  这阵法在他们魔族也是禁止修炼的,为什么一个正派弟子会有此阵法?不对?是为何正派弟子会用此阵法?用此阵法的人不是只能是修魔之人吗?
  “你修魔?”魏百忌看着清亦湫,不敢相信他修魔。他曾装成一位散仙呆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度过一段时光。在他记忆中,此人为人正直和善好骗死心眼,心中都是些让他呕吐的大道理。而且在那个时候,他没有现在这一身让人作呕的死板清心寡欲的修仙气。
  清亦湫闭上眼睛,气势一变。口中的符上的字开始浮出来,一股剧烈的风将他的衣服和头发吹起,他脚下出现一个鲜红的图案,悬在他头上的宝剑一分为八,直直向魏百忌刺来。
  剑落入地里,展开阵型将魏百忌围住。一股巨大的寒意将魏百忌包围,他觉得自己的骨头如被冰包裹住一样。支撑不住的他单手撑在地上,吐出大量鲜血。
  他瞳孔睁大,全身的青筋暴露出来。骨头从脚趾头开始粉碎,他双腿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冰化。他清楚的感觉自己很痛,那种痛他形容不出来。但是那种程度的痛一定能使人昏迷,可是他头脑和感官却逐渐清醒,让他能更加明白这种痛苦。
  魏百忌狰狞的脸显得异常的恐怖,他血红的双眼盯着全身被魔气环绕的清亦湫。他大脑已经只能感到痛,却死死的盯着清亦湫,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一样。
  清亦湫却不在意,他用左手抓起他的头发,用另外一只手直直向魏百忌的胸口打去。他又在打出的瞬间用左手抓住魏百忌的右手。
  一瞬间,血液飞溅,雨肆意的击打着大地。血顺着地上雨水流的到处都是。
  清亦湫看了看一眼自己左手上魏百忌的手臂,直接将扔到地上。他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残忍,这是那个人应该付出的代价。
  清亦湫走向了魏百忌,他洁白的衣服已经点缀出红色的星点……
  “他的死,也让你尝一次。”清亦湫像死神一样,比魔鬼还要歹毒。他踏着鲜红的泥地一步步走向魏百忌,魏百忌人生第一次有觉得有人比他还心狠手辣。
  魏百忌已经冰化到腰部,疼痛越来越剧烈。魏百忌的大脑清醒的感受到外来的痛苦,此刻他开始明白“生不如死”这一词包含的所有意义。
  清亦湫被血点缀的白衣在雨中舞动,他仙气飘渺,神色淡薄。他做的这样事不过是在平常不过的,只是伸张正义为民除害罢了。
  他用最原始又最残酷的手法在冰还没有封到右手夺去他的手臂。他的脸上这次也溅到血液,但是他没有管,他只是看着背过他倒在地上的魏百忌,像是看一个死物。
  魏百忌的面具不知道为何从他脸上脱落,魏百忌的神识开始逐渐崩塌。冰封住他最后一根头发的时候,地下出现一个蓝色的法阵,魏百忌的身体悬在法阵上方,从双腿开始破碎,化成点点碎冰逐渐消失,冰泛着点点蓝光,明明残忍的死法却显现出一种神圣的感觉,诡异而又圣洁,像是某种祭祀……
  清亦湫简单扫了一眼,心里大概知道他的那个阵法的来历。只是无意看到魏无忌的脸时,双腿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强大的他开始崩溃,眼泪夺眶而出。双手无处摆放,深深插入泥地的深处。他浑身剧烈颤抖,绝望的气息包围住他。他身上环绕的魔气逐渐变成暗红色,这是心魔的表现。
  他疯了一样的肆意大笑,血丝密布的双眼看着空中的蓝光。笑声逐渐减小,接着是死一般的沉寂。
  “为什么会这样!?”清亦湫绝望的悲嚎。“他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这不是真的!”清亦湫摇着头,他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一切。
  魔君的脸和散修的脸是一样的……这怎么会……这怎么会……
  没人知道在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心里接受了多大的打击。
  他跪在地上,任雨水拍打他的全身。
  许久后雨停了,天空放晴,阳光照耀大地。雨洗净了一切,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清亦湫从地上站起来,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的看着远方,寒冷的双瞳没有一丝温度。
  他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拍了拍衣角,将剑放到他的背后便消失在竹林之中。
  泥地里的狰狞面具上的雨水在阳光下泛着点点金光……
  三年后,
  闭关三年的清虚仙人出关,带领众仙与群魔展开激战。最后赢得胜利一举摧毁魔界,便消失在人群中再也没出现。
  有人说他已经化羽成仙,成了神仙。
  有人说他元神耗尽,已经消失在人间。
  有人说他找到一块宝地,在那里修行去了。
  五年后,一个偏僻的小村庄的上方出现一个巨大的蓝色阵法。
  无数魔物发出惨叫声,不断化成冰然后破碎消失。
  阵法蓝光逐渐转为白光,阵法上出现华丽的金色的神纹。
  魔物不断从另外一个暗黑的阵法里往此阵法里送,阵法的神纹开始逐渐增多。
  一个素衣白袍的白发的青年男子盘腿坐在一朵巨大的荷花上,口中呡着一张奇怪的符,双手合并。他全身被金色繁多神纹围绕,充满神圣的感觉。
  此人的脸像极了当年那个在雨里崩溃而跪地的青年…………………………
  传说有一阵法,能逆天改命,踏破轮回,实现任何愿望……
 
 
第2章 重生之后
  百年来,魔界越来越猖狂,人界每一个角落都民不聊生。
  特别是近几十年来。
  在魔界的掌管魔尊的指导下,魔界更加嚣张的摧残人界。世人对修仙者的需要也越来越强,修仙热潮推到了顶峰。
  修仙者身份尊贵,高于皇权。要是哪个人家里出了位修仙者,那家人的地位就会高于常人。
  修仙者厌恶修魔者,认为是人类的叛徒,魔界的走狗,很不受欢迎。
  此时,魔宫。
  惨叫声划破天际,惊醒了熟睡中的众人。安静的世界开始变得吵闹起来,一盏又一盏的灯火点亮了黑夜,下人们弯着腰拿着灯,腰间插剑的护卫整齐的走在后面,众人纷纷的赶往魔宫最奢华的地方......
  床上躺着一个只有下半身重点部位被遮着的男子,他在轻盈飘渺的红纱中若隐若现……
  若是你能拿起红纱,你就会看见。他三千青丝遮着背,只露出肩膀一点春光。你会通过他俊美的侧脸看到他面露惊恐,以及头上豆大的汗珠。
  突然,男子像是疯了一样,跳下床,不停在房间里走动,发出压抑而又诡异的笑声。
  “咚咚。”
  “属下琴弦。请问主上您发生什么事了吗?需要什么吗?”门外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那名女子是魔界十二守护人之一。
  “下去。”房子内的男子说道,声音带着喜悦的味道。
  “是。”门外的脚步声逐渐减小,直到消失。
  男子拿起一坛酒坐到了床上,举起酒仰起头喝,酒顺着他脖子划过他的肌肤......
  魏百忌没有想到他居然重新活了过来,真是不敢相信,他魂飞魄散后居然再次活了!
  这简直让人难以相信,他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杀死的人。
  他魏百忌又活过来,又活过来了!
  “清亦湫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魏百忌将酒坛摔到地上,酒香在一声巨响后便弥漫在这房间里。
  魏百忌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外门弟子杀死。
  魏百忌现在非常愤怒,他会让那个杀死他的人付出代价!
  魏百忌起身穿上衣服,用了传唤符叫“暗”来。暗是魔尊十二护卫之一,专门管收集情报的。
  魏百忌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拿出一块玉,放在手上把玩。
  他首先要知道自己活在了什么时间点,在去找清亦湫。如果是活到那家伙巅峰状态的话,他应该还要在修炼一段时间才打的过他。
  不过那家伙居然修魔,难以让人相信。他那么一个开口闭口天下苍生的人,也有修魔的一天,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毕竟,那些自以为是,明明只想自己却要用苍天大道为由的虚伪小人们,不都厌恶他们这些修魔者吗?!
  “主上找我有什么事?”一个带着帽子,用面具遮着半边脸的男子单脚跪在地上。
  魏百忌勾着嘴角,眼里一片寒光,“去查查半月门派里的名为“清亦湫”的人。”
  “属下遵命。”男子起身要走,背后传来魏百忌的声音。
  “最近有什么活动?”魏百忌想通过魔界固定的活动来判定时间段。
  “一年一次的‘祭鬼’后天就要举行。”暗说道
  魏百忌突然狂笑,“不用去调查了,你下去吧!”
  暗虽然疑惑,但是不敢多问便走了。
  魏百忌前世只经历过一个‘祭鬼’,就是他当上魔尊后过的第一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因为被他废除了。
  他居然回到了他才刚当上魔尊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这个时候魔界动荡,不服他的人大有人在。
  还真是给他挑了个“好时间”,这下有他忙的了。
  还记得他前世可是用了整整一年,才将魔界的污虫给清除掉!
  不过这个时候,清亦湫应该没多大吧?从他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算起,恐怕已经过去十年了。
  那个时候他穿着淡灰色,绣有兰花的袍子,背后背着一把剑,身后跟着穿青色衣服的少女走进魏百忌所在的店里,本来也没有多在意他们,就当他们是小门派里出来历练的弟子。
  那知道,他们一进店,就有位客人对清亦湫身后的少女动手动脚,他们起了争执,没想到对方是高级魔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