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8 11:42:33  作者:旋转的毛腿

 

 
 
 
《倔强魔尊的落跑小少爷》作者:旋转的毛腿
 
 
第01章 
  小少爷今年十六岁,是丞相府里一个妾室所出。妾室是个琴娘,长得的确是好看,小少爷的脸多半也继承了他娘的样子,杏圆的眼睛微微上挑,脸蛋又尖又精致,他还没有完全长开,却已经让家里的哥哥频频用他看不懂的目光打量。
  亲娘不受宠,生下他没多久就抑郁而终,小少爷也知道自己分不到那个严肃爹的多少注意力,大哥二哥更是瞧不起他这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但小少爷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遗忘在一座荒山上。
  一年一度的狩猎,尽管小少爷在家里是个透明,但还是被拎上来,分了一匹马。
  大哥坐在马鞍上,皱着眉头,小少爷知道他从来都不喜欢自己,迎着大哥的目光,小少爷战战兢兢。
  “自己能行吗?”大哥问。
  小少爷连忙说:“行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头和肩膀恨不得缩在一起去。坐在马鞍上的男人看着他偏女气的稚嫩面庞,又拧起眉头。最终什么都没说,策马离开。
  小少爷不敢去猛禽区,只能在边缘转悠,途中遇到一头小鹿,他追着小鹿玩,就忘了时间,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山上已经空无一人。
  “爹?”小少爷大声喊了一句,喊完缩着脖子等了半天,没有回音。
  天色已经黑下来,丛林在暗色中像是鬼魅般舞动着枝桠。小少爷扁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圈,“大哥?”
  周围静得只能听到风划过的声音。
  座下的马儿也有些不安,正在这时,小少爷似乎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响动,他心里燃起一点希望来,是不是大哥又回来找自己了?
  绿幽幽的眼睛像是鬼火,从灌木丛后后面走出一头豺狼。
  马儿受惊,翘起前蹄,小少爷被抖落下去,眼睁睁看着豺狼越走越近,嘴里腥臭的唾液几乎要沾到他的袍脚。
  豺狼张嘴露出獠牙,对着毫无还击之力的小少爷扑过去,在半空中却被一道剑光斩成两半。温热的血液不偏不倚溅了一点在小少爷的眉心,他怔怔的看着踉跄走进的男人,他披着夜色,墨袍沾满月华,俊美的脸上带了点惊诧——
  “阿绾?”
  那是小少爷第一次见到魔尊,在自己身临险境的时候宛如神邸般降临。
  他一直记着那一天,所以哪怕魔尊后来做了那么过分,那么贱的事情,小少爷也能揪着这仅有的温情对自己说,可以原谅他。
 
 
第02章 
  小少爷还没反应过来,刚才还拿着剑将豺狼斩成两截的男人就朝他倒过去。
  他身材高大,差点没把小少爷压背过气去。
  小少爷废了老大的劲儿才将男人从自己身上挪开。他身上滚烫,紧闭着眉眼像是很痛苦的样子,小少爷伸手去探他的额头,还没靠近,就被一股霸道却看不见的力道冲开了手。
  哦,原来是个修道之人啊。
  小少爷知道外面的世界总有人在探索所谓的天道,这几年来也建立了不少‘仙门’,他二哥离家四年,也是去投了其中一个名气蛮大的门派,二哥偶尔回家的时候,小少爷会躲在窗户外面听他眉飞色舞的说起那些他不曾见过的世界。
  修道之人身上会有护体的宝物也是听二哥说的。
  男人皱着眉,墨色的袍子上有隐约的血迹,小少爷有些苦恼,他从来没遇见这样的情况,现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最终他捡了些干柴,借着身上带的火折子生了火,抱着膝盖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小少爷是被一阵焦臭味熏醒的,火焰不知道什么时候撩到了男人的袍子,他手忙脚乱去扑火,手刚挨上去,就被一只滚烫的手掌握住了手腕。
  魔尊这时候的神思清明了一点,他看着身边这个半大少年,心里的震惊无以言表。
  少年显然有些受惊,眼睛瞪得浑圆,里面有不染世事的纯真,微褐的血液点在眉心,更加衬得他皮肤皎白如月。
  他的眼神又深又吓人,小少爷连轻轻挣扎都不敢,只能咬着嘴唇无助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烧烂你的衣服的.....”
  见男人还是沉默不语, 小少爷没什么底气的开口:“我爹是丞相,我有钱赔的。”最后一句小声得几乎听不见。
  不是他。
  他不会有这种畏畏缩缩的神情,不会动不动就把权势挂在嘴边,更不会神态懦弱像个废物。
  魔尊几乎有些厌恶的丢开他的手,小少爷一被放开就噌的远离他,像一只不安的小鹿。看着他那副神情,魔尊好歹是把已经到嘴边的那句‘你赔得起吗’给咽下去了。
  要是一会儿把他弄哭了就不好了,他不想看见任何人顶着这张和他过于相似的脸哭泣。
  他受的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魔尊闭上眼,之前心口受的那一剑周围开始结起细碎的冰晶,他呼出的气息之间都带着凛冽的寒意。魔尊强压下体内四处冲撞的寒气,没让胸口的冰晶蔓延到其他地方去,饶是这样,他现在也不敢妄动。
  小少爷已经缩在树下打起了盹,蓦地就被他喊醒了。
  “小废物,过来。”魔尊说。
  他的语气狂妄,有股睥睨天下的不羁。配上他好看得十分具有攻击性的容貌,小少爷打了个颤,更不敢过去了。
  魔尊皱了皱眉头,想用眼神瞪他吧又怕把自己瞪成斜视,想说话威胁他吧又看不得他眼泪汪汪的样子,最后只能耐着心诱哄,像是他十几岁的时候去野外吊兔子一样:“你...不饿吗?我这里有吃的。”
  饿的。小少爷在心里说,但惧怕还是占了上风,他仍然没有吭声。
  魔尊无奈,凝着最后一丝法力变了一颗琥珀色的糖果出来,“你看,我真的有。”
  小小的糖果被他捏在指尖,到底是抵不住诱惑,小少爷还是蹭过去了。
  他跟小兔子进食似的,舌头裹着糖,咂巴了两口,又咂巴了两口,绯红的唇看得魔尊有些愣神。
  “一点儿也不甜。”小少爷小声抱怨,他嘴里就像含了颗石子儿,什么味儿都没有。
  后来他才懂,不是糖果不甜,而是给糖的人一开始给的就是一个幻术罢了。后来的一切都是这样,只有他傻乎乎的含到糖化了还在期待甜味。
 
 
第03章 
  魔尊着迷一般看着小少爷吃完了糖,又怂兮兮的抱怨糖不甜,好不容易才压下嘴角。
  “小废物,去帮我找点东西过来。”魔尊淡淡开口说。
  小少爷有些不满,不敢怒也不敢言的看了他一眼,“找...找什么?”
  他说话细声细气的,似乎大声一点都能自己吓到自己。
  魔尊别过眼去,说了一串。他要的东西并不难找,但夜里山林黑黢黢的,小少爷惊惶地四处看了一眼,咬着嘴唇,眼里就要泛起泪花。看见躺在地上的男人又皱起眉,想起自己吃了人家的糖,只能转身一步一蹭的走开。
  “等等。”魔尊喊他。
  不知道这个小废物怎么能胆小成这样,等他找齐自己要的东西还不知道要等多久,魔尊从心口上结的冰晶抠了几块碎冰下来,碎冰一脱离他的身体,就自动化作雪白的小指甲盖那么大的光团,像是白色的萤火虫,飞舞在指尖。
  “循着这个光,快去快回。”
  小少爷没见过这么新奇的玩意儿,接宝似的接过来,捧在手心,好像也不怎么害怕了,一扭头朝林子里走去。
  “三长两短的槐树枝,五片柳叶......”小少爷一边念叨,一边在林子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
  灌木丛后又有响动,小少爷还没反应过来呢,手里的白色萤火虫咻一下就飞出去一只,野兽的呜咽还没来得及发出来,就没了声儿。
  “别害怕。”男人的声音从光团里传来,低沉微哑,让人无端安心。
  小少爷愣愣地看着手里的萤火虫,一,二,三....六,少了一只,刚才明明有七只的。这是他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东西,没想到还没捂热乎呢,就给弄缺了一个......
  小少爷心里涩涩的,小心翼翼地拢起手掌,加快了寻找东西的脚步。
  令魔尊的讶异的是,他没多久就回来了,或许是因为走得急,小脑门儿上全是汗水,还有一些细小的刮痕在白净的脸蛋上。东西倒是找全了,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像是讨赏的狗儿。
  魔尊哪里会夸人啊?他顶多是挑挑眉说:“小废物愣着干嘛?赶紧过来。”
  小少爷不知道他要用这些东西干嘛,乖乖过去了。现下他对这个男人的惧怕没那么深了,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就放了戒心,试探着伸出一点自己的爪牙,问道:“这个,能送给我吗?”
  魔尊没听清:“什么?”
  “这个!”小少爷将手里小心翼翼拢着的光团递过去,神情珍视得仿佛捧着什么宝贝。
  魔尊愣了愣,竟然一时接不上话,“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想要就拿去吧。”
  小少爷说:“谢谢!”又嘟囔了一句:“我觉得很好看啊。”他的眉眼在跳跃的火光间显得干净又透彻,魔尊几乎有些狼狈的转过眼去。
  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废物啊。
 
 
第04章 
  小少爷看见自己捡的那些零碎玩意儿,在魔尊的手中不知道怎么被摆弄,就成了一个古怪的阵。
  “过来。”魔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小少爷颐指气使,小少爷气鼓鼓的挪过去,“干嘛啊?”
  魔尊下巴一抬,示意小少爷将手拿过来。
  一只小小的手掌递过来,手心朝上,能看见手掌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伤痕,多是划痕,也有烫伤。
  .....手也不像,那人那么金贵,从出生伊始,就被许多人捧着,哪怕后来上了苓羽山,更是有几个师兄师姐护着,舍不得看他受一点苦,他好像生来就应该是最耀眼最明艳的。
  小少爷见他怔怔的盯着自己的手看,脸上有些烧,缩了缩手,没缩回去。
  他小时候没人照顾,虽然院子里有奶娘也有仆人,但大多懒散,谁还会对一个不受宠的偏房孩子上心呢?小少爷有一顿没一顿的吃,也不敢声张,饿了就自己搬张小板凳站在灶台前,往锅里扔点菜叶子,勉强填一下肚子。
  到底是年纪小,经常划伤手,开始的时候是会痛的,看着血争先恐后的从伤处往外冒,小小的人儿吓得眼泪吧嗒吧嗒掉,他记得娘亲死的那天也是这样,手腕上破了一大个口子,浸湿了身下的褥子。
  他哭了半天,直到伤口不再流血了也没人来哄他。
  后来就不再哭了,自己躲起来舔一舔,反正总是会好的。
  手上传来尖锐的痛感,小少爷回过神,看见魔尊用指甲轻易地划破了自己的手,血液顺着指尖流到阵法中心。
  魔尊将他的手扔开,小少爷知道大概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就缩回旁边去了。
  小少爷也没走太远,私心里有那么一点希望这个冷眉冷眼的男人可以分一个眼神给自己,问自己一句痛不痛也好啊,毕竟他还送了自己一捧萤火虫呢。
  但就像是滴了血也毫无反应的阵法一样,小少爷始终没有等到那句‘你痛吗?’。
  魔尊有些烦躁,按理说唤灵阵饮血后,方圆百里内的冤魂都会涌过来任他驱使。阵法没问题,那问题就出在那个小废物身上,他心下烦躁,口气也不怎么好听:“跑那么远,是怕本座吃了你吗?”
  他语气冰冷,小少爷打了个哆嗦,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只能巴巴走过去,蹲在他身边:“你这儿冷。”
  魔尊受伤,这会儿胸口的冰晶已经蔓延到胸腹处来,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这个小废物的血不管用,魔尊只能靠自己了,奈何他现在不敢有大幅度的动作,只能命令他:“帮我脱掉上衣。”
  小少爷呆呆的啊了一声,在魔尊不满的神色下也不敢废话,抖着手去解他的衣襟,墨色的袍子散开来,一大片紧实壮硕的肌肉毫无防备的撞进小少爷的眼中,他愣了愣,因为低着头的关系,鼻血吧嗒一下就砸在魔尊的胸口。
  在冰晶上绽开了一朵鲜艳的花。
  魔尊:“......?”
  小少爷:“!!!!!”
  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有那么一瞬间,魔尊竟然琢磨不懂自己的情绪了,但下一瞬他就板起脸,呵斥道:“小色胚,胆敢肖像本座的身体?”
  小少爷手忙脚乱的擦鼻血,“不,不是的,我......”
  话还没说完,小少爷和魔尊同时住了嘴——以血液为圆心,冰晶周围飞快的融化开来,升腾的雾气遮住了魔尊震惊打量小少爷的眼神。能让玄瞑剑带来的伤口迅速复原,这个小废物到底是什么人?
  冰晶融化的过程并不好受,伤口又一次裂开,血脉里的力量叫嚣着恢复,四肢百骸都在承受新一轮的痛苦,魔尊死死的握住小少爷的手腕,脖颈间青筋暴起。
  大概过了一刻钟,冰晶完全融化。
  小少爷眼睁睁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睛变得血红,他后知后觉:“你...你是魔?”
  魔尊站起身来,俯视着小少爷。因为角度的关系,他完全遮住了天边硕大的一轮月,暗夜为他添色,他的眼神沉静而幽深,里面有小少爷看不懂的算计和城府。
  “吾名容玺。”他话音刚落,四野里传来万鬼哭嚎般的声音,“小废物,记住了。”
  昼夜交替之替,男人的面容逐渐消失,只余下在指尖逐渐化成水的白色光团。
  小少爷被大哥找到的时候,正没心没肺的缩在树下打盹。他甫一睁眼,就看见自家大哥俊秀的脸紧皱着眉,“你...没事吧?”
  小少爷松了一口气,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彻底遗忘了。
  “有哪里不舒服吗?”半跪他面前的男人问道,小少爷避了一下他伸来扶自己的手,摇摇头,“没有。”
  男人看着自己落空的指尖,没再说话。他也不懂这个三弟为什么这么惧怕自己,他觉得小少爷要是有个壳的话,恐怕自己一靠近他就要缩回壳中去。
  最后没办法,只能示意身后的亲卫把马牵上来,“自己能走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