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9 09:09:05  作者:萌一脸基血

 ======================================================================

《[荼岩]怡暮》萌一脸基血
 
文案
 
【说明】
《怡暮》是我和十七在给我俩的荼岩文集取名字的时候取的。十七那个时候在听一首叫《恰空》的小提琴曲子, 然后她就用这个名字做了文集的名字。我随手取了一个对应的《怡暮》,“舒怡于晚暮”
文集包含我认为没有必要独立成坑的荼岩短篇和小段子
虐向甜向肉等等都可能有,请大家自取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岩,神荼 ┃ 配角: ┃ 其它:荼岩,勇者大冒险
 
 
 
 
第1章 端午
我有些局促地抬头看了看钟,焦虑地把筷子拿起又放下。
好饿……
我瞪着桌上的肉粽,桌上的肉粽也在瞪我,热气腾腾的身体好像在邀约一场狼吞虎咽的盛宴。用力咽了一下口水以免它滴在桌子上,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双棕色木筷,狠辣地插入小粽柔软的内在里。筷子上的手腕一使劲将糯米纵向撕裂,一团白色蒸汽从咸鸭蛋黄的内心里喷薄出来,濡湿了瘦肉块的身体,沾润了干贝的皮肤,米粒粘腻之间拉扯出细长的银丝。
正被虚妄的幻想折磨得腹中纠结的时候,门关忽然咔嗒一声响。
是盛宴的另一位食客到了。
我估计是我饥饿的眼神太裸露了,在接触到对方瞳仁的一瞬间又忘记了收敛,以至于他会错了意思,眼里闪过些不善的神光。
“干什么不怀好意地看着我?”我一皱眉头,忽带恶意地问,“发/情期到了?”
他眼色又一沉,然后几步走到饭桌前,抬起我的下巴抚摩着,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我说:“知道你还做出这种表情?”
“我饿了——不是那个饿是这个饿!”昂着头很难受,我把他的手挥开,拿起筷子敲了敲盘子道,“我都热了三遍了,再不吃我觉得里面的鸭蛋都要硬成石头了。”
他拉过椅子在我手边坐下,一张表情不悦的脸在我眼前放大:“我也饿了,既是这个饿也是那个饿,更何况还有人在说话时特意把‘硬’那个字咬得特别重。”
我面对着他正色道:“我可没暗示什么奇怪的东西。我看,你八成是心里有鬼。”
他没搭腔,瞥了眼桌上的粽子,然后看着我说:“先吃饭吧。”转身就拿起碗筷开始对付第一个粘呼呼的敌手。
他转过去的时候我心里暗出了一口长气,嘴里咕哝道:“也不用那么用力插着粽子咬吧。”他才刚刚下牙第二口,听我语尾刚落,就把筷子啪地往餐桌上一放,瓷碗磕得一声闷响。“你什么意思?”
我听得莫名其妙,冲他那张欠揍的脸提高声音道。“神荼你什么意思?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钟头,一个钟头!整整六十分钟三千六百秒啊大爷!我饿成狗了也半句也没抱怨,你倒是先冲我发脾气了!”我也学着他那样儿把筷子啪地一搁,“不伺候了!”
就在我把双手一抄、臭脸往外一摆的瞬间,他忽然一个猛力把我往他的方向一拽,连带我整个上半身都扑了过去,锁骨抵靠在他的肩膀,骨头硌骨头的微疼。接着他做了一个简直可以被称为“惊骇”的动作。
他扣住我的手腕把我的手往下带,一下我的掌心就抵在了一处触感粗糙的凸起上。啪地一下脑神经像电通了一样,我一下就明白了手掌心底下覆的是什么东西。我去!就算我已经没节操到天天对着电脑撸炮,也不能这么直白地刺激我的感觉神经吧?
他忽地在我耳边低声说:“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尽力避免说‘插’或者‘咬’一类的暗示意味严重的词汇。我的定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带有吐息的声音像带了毒一样……这人真的不是属蛇的?
我抽手轻拍他的背,示意我明白了:“好好好我不说了,咱们继续加油干掉这些粽子吧!”我当然在说到“干”字的时候加强语气了。
看他因我而吃瘪绝对是人间一大快事,更别提他此时眼神里时如涨潮而涌来、又被他惯常以冰冷的理性镇下的一些情绪,让我莫名多了些调戏了这块冰块的快感。但是这个时候如果再多说什么就是在恶意折磨他了,于是我抬了下眉毛,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不说了,吃粽子。端午节快乐啊。”
我假装认真地攻略起了剩余的粽子,他视线热灼地看了我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往常的语气纠正道:“是端午安康。”
我一愣点点头,嚼着糯米含糊地说:“安康安康,合家安康……”
想着,和爸妈,再加上他,和他的家人,全都平安健康就是我这一辈子的福分了。
 
 
 
 
 
第2章 火车
火车票是连座的。神荼走在前面,很自然地就先坐进了里边靠窗的位子,也不管身后跟着的人,倚着靠背沉默地看起了窗子外面。
安岩看着那张侧脸心想,这不是正好忧郁的看风景45度嘛,装逼大神果然对这些东西了如指掌。
小镇很偏僻,这条铁路又以年代久远而闻名。呜呜拉了两声长笛,火车一起步就开始左右摇晃。也不比普通铁路的速度,像是个含着风流余韵的民国老太太,沿着铁轨石子路一步一扭腰肢地那么走。
本来就受不了车船颠簸,再加上这辆车又颠得特别慢,催人欲睡。火车的靠背调不了,直挺挺地立着背脊睡觉让人非常难受。安岩鸡啄米似的点着头,但总是在身体快散架的时候一个激灵,鲤鱼打挺似的窜了起来。
反复折腾两三回,踱着步子的民国老太太还是摇得那么闲散,终于成功地让安岩的意识彻底迷糊了下去,后来他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歪头睡着了。头底下好像塞了一个硬枕头,有点硌,但总比挺着背睡好多了。
肩头上的脑袋动了动,选了个骨头不那么硬的地方乖乖呆好。神荼等着动静都消失了,才把眼神从窗外的山峦和野埂上收回来,侧目看着自己的肩窝好一会儿。
一觉不知春秋,安岩醒来的时候四周吵嚷,广播里已经在喊“本次列车即将到达终点站”。他打了个呵欠,从枕头上起来准备伸伸手脚,忽然心觉不妙地看了看自己刚才靠的地方。
神荼好像一尊雕塑似的,从上车到下车,一直不言语地看着窗外。安岩在旁边如坐针毡,觉得自己犯了错,心里跟揣了一只兔子一样。
火车一停,神荼就站了起来。安岩慌慌张张地起身让位,差点左脚踩右脚把自己绊倒。
“你怕我什么?”
安岩一愣,发现自己也不知道在怕什么,似乎只是习惯了被对方生人勿近的低温气场所威慑。“谢谢......借我肩膀,我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就是这破火车坐着太困了......”他尴尬地说。
神荼没再回答,又是不管身后人地转身走了。安岩赶紧几步小跑追上去跟在神荼背后,心里咕囔着,你要是觉得我靠着你不舒服,你倒是把我喊醒啊。
这种时候还耍帅,纯属自找罪受。
 
作者有话要说:
一五年中秋的时候去St. Jacobs小镇,在那里坐着小火车时竟然睡着了。算是中秋贺文吧~
 
 
 
 
 
第3章 无
您好,本章内容因不可以被描写而被删除。感谢你的支持。
 
 
 
 
 
第4章 断崖
名词解释:
Superego:“超我”,即人性中的理智和道德本能。
Id:“本我”,即人性中的欲望本能。
Ego:“自我”,即人在现实中所体现出的性格。
-----
#superego#神荼转身走的时候很果断。他的理智太强大,以至于将他完全束缚住,不允许他有一丝一毫的欲念为自我而生。这是他自小就被教诲和训诫的条规,而早已成人、能独当一面的他,却无法打破内心那道清清楚楚摆在他身前数丈的玻璃墙。他必须离开了。
 
#id#一切皆是本能。安岩的脸上、手臂上、小腿上俱是尖锐的断岩和山体植被留下的擦痕。向上。向上。他只想要攀上悬崖,哪怕流尽浑身血液,耗尽生的最后一口气息,也要再见那个人一面。
 
#superego#安岩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那道玻璃的墙仍旧坚硬而不为所动。对方前进一步,他便忍让地后退一步。只要保持这数米的距离,他和安岩都还是安全的,都还是完整的自己。他没有害怕,因为他的理智不会让他有过失,不会允许他去害怕任何过失所可能带来的后果。
 
#id#神荼冷眼看着他,看得他咽了咽喉咙里的唾液。这个人的表情愈是寒冷,体内咆哮着想要融化那寒冷的本能就越是强烈。失控的欲望将他的身体和心脏尽数焚烧,他已经忘记了一切情感,脑中只有那想要将对方的防御全部摧毁的冲动,将神经大口撕咬着。
 
#superego#此时没有别的选择。神荼的手中又化现出了那柄清除了无数秽物的短剑,而此时这柄剑正对着他的眉心。没有怜悯,亦没有悲喜,仿佛倒下的那一具躯体只是他驱散的又一个恶灵,而与之前的无数个,没有任何区别。本来应该在十数米之外现在玻璃墙稳稳地立在他的眼睛前面,让他看着外界葱茏阴郁的树和山时,还带着闪烁着月色微光的眼睛。
 
#id#安岩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向他靠近。不管是被荆条拉开的皮肉伤口,抑或是被惊蛰穿出的额头血洞,都已经让他自身灼烫剥落的皮肤感受不到痛觉。半步不到的距离,安岩的眼睛里全是他笔直而冰冷的倒影,雀跃、满足和狂喜将他骤然跳动的心脏淹没。有星点白色落在了他的头发和脸颊上,安岩感觉不到冷,但知道是高山寒夜的小雪,纷纷扬扬又落了下来。
 
#ego#断崖的雪越下越大,一直下到了后半夜才终于停了下来。鱼鳞松树根处的雪深几寸,盖着一具像是在烈火中烧过,辨认不出形体的炭骨。骨头旁边阴冷的雪被底下压着一株花,连附叶都没有了,生存气息已然非常微弱。浅紫色的花丝零零碎碎落在茎条周围,像一颗被摔碎的小小的心脏。
 
作者有话要说:
复习心理学考试的时候摸鱼
 
 
 
 
 
第5章 无
本章内容已搬运至《怡暮》的后面章节,感谢阅读!
 
 
 
 
 
第6章 情调与经济学
#情调与经济学#
【第一讲:什么是经济学】
经济学就在我们身边。
宏观经济涉及货币(Money)、汇率(Exchange rate)与进出口(Import/Export)等话题,主要从国际、国家与各国政府、银行的角度出发,阐述市场变化的规律。
例如,央行降息将会如何影响到人民币兑卢比的汇率,进而影响到协会下一个B级秘境任务“印度泰姬陵”的预算,进而影响到安岩、神荼和胖哥老张能不能坐国航头等舱。
微观经济则更容易解释一些。它纯粹研究个体和商户,由于各自需求(Demand)和供给(Supply)的变化,在市场中做出的选择。
“就以燕坪的礼品市场为例。”安岩把头埋在厚厚的中译版《迈克尔·帕金微观经济学》教科书当中,音波被书页过滤去一些,听起来有点奇怪。
“……”
“当节日来临的时候,送礼的人变多,无论任何价格阶段的礼品,需求量都会全面增长。市场均衡被破坏,需求大于供给,市场将产生自动的价格调节。”安岩合上书本放下,滴溜溜转着眼睛。
“只有价格上浮了,市场总需求量才会下降、总供给量才会上升,才能又保持市场的稳定均衡。”
他伸手抬了抬金丝眼镜,好似一名学者:“总结——这个月月底是万圣节,礼品肯定都会涨价。”
神荼在旁边坐了半晌,一直盯着安岩看,却一句话不说。
“门神同学,请复述一下刚刚课题中的重点部分。”
安岩语气严厉,眼睛里扑棱扑棱闪着的光却实在太刺眼了。神荼倚靠在椅子的木质靠背上,淡淡地说:“万圣节你也没任务,晚上出去玩吧。”
“说定了啊!”二货同学的学者脸分分钟垮塌,人一下就咧嘴笑开了花儿。
约会大作战·计划成功!
至于安岩刚刚解释的各种概念,神荼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全是黑线。
跟着我倒是把装逼这一套学得像模像样的……
 
 
 
 
 
第7章 断章
【凶舍利】
(注:非荼岩,《勇者大冒险》小说第14章结尾荼哥视角改梗)
我正蹲摊子前面看古莲青铜盘,莲心的黑色圆石子,是师傅提过的凶舍利。旁边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我反应极快的掐住了他的手腕,那贼眉鼠眼的年轻人一脸“你干什么”的神色。我冷眼看着他,不入行的人直接上手摸了盘就会被认主咒死。
“放手。”我说。
 
【哦】
(注:第一人称安份,时间点为胡乱拼的小说19章结尾+安岩坐法航以前)
半夜好不容易三个人各自折腾了一个房间入睡。我睡不着,裸着臂脖坐在窗前瞪着天空看。山里的月亮没了城市里PM2.5的阻挡,看上去真他妈是小学课本里的,又大又圆。
我掏出手机准备照个相,发现居然收到了老弟的短信:哥,你在哪?
我心道这兔崽子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是在大学里头又玩脱了,要我这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哥撑腰。莫名有点辛酸,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