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9 09:13:20  作者:清明摇曳

 =================

《老师,你和我哥谈恋爱呗》作者:清明摇曳
 
文案:
     梁浅好不容易甩开总裁这个锅,转职老师后本想悠悠做个平淡咸鱼小市民,谁知自从遇到乖僻少年黎洛后,生活画风直转狗血恋爱八点档偶像剧。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业界精英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浅,黎晏 ┃ 配角:黎洛,梁湛,其他 ┃ 其它:
 
==================
 
  ☆、辞职以后
 
  第一章
  京都。
  幕色不声不响的笼罩大地确掩盖不住繁华街道,高楼大厦绚彩灯光的层次绽放,随之更加灯火通明的街道,市集,散发着奇光异彩的不夜绚烂。
  犹如夜间城市王者存在般耸立直上的盛朝大厦,此时正严谨肃然的举行着一场股东大会。
  诺大的会议室内,分两边围座,氛围凝重肃然,众人的关注点都集中于中央投影演讲的一道西装修长身影。
  微卷的浅褐色头发,轻轻的洒在额前,眉宇间散发着的倨傲气息,乌黑的眼眸宛若璀璨星辰一般,好像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吸引着在座的众人。
  梁浅一瞬暂停了话语,指节分明的纤细手指翻动着案台上的文件夹,翻页的动作潇洒流畅。
  只见梁浅明亮乌黑的眸子一瞬深邃,好看的薄唇微微挑起一个弧度,此时俊容透着的是一种倨傲的痞气。
  清亮磁性的声音最后响起:“这次的会议,差不多也该结束了,最后说一件小事。”
  “从现在开始,我正式辞去盛朝集团总裁一职,文件已经正式生效,望各位知悉。”
  说完便自顾自的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蓝带表,嗯,十一点了,还有时间撸个串。
  完全忽略此时会议室内喧哗凌乱的众人。
  其中一位戴着金边框眼镜,身体发福的中年男人,低沉向欲要离去的梁浅问道:“梁浅!你就这么直接辞职,接下来的AE项目又有谁主导!你知道这会对盛朝带来多大影响吗?”
  “是啊!梁浅,盛朝的股市若是跌了!!!”
  “没有经过股东商议毫无征兆的辞去总裁一职!你根本就没有这个权利!”
  ·········
  其他元老级别之人也是被梁浅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惊讶到,连连复议。
  盛朝集团,京都商界一大巨鳄,梁光与梁浅父子两更是凭着天才果断毒辣的雷厉风行处事在商界声名显赫,更是将盛朝推向了辉煌!
  如今忽然毫无征兆的辞职举动更是让在座的股东不能不震惊万分。
  只见梁浅一脸痞气笑道:“那就不关我的事了,我也就是个打工的!有空约出来喝茶啊!”话语宛若家常一般透着简单愉悦。
  潇洒的摆摆手便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留下凌乱的众人·······
  线条流畅的劳斯莱斯宛若一道闪电驰骋着夜间的道路,极速的刺激与快感让他愉悦万分。
  最后回到一片老旧的城区处,一座静谧的欧式别墅,停好车,下单点了个烧烤外卖,开始迈进浴室洗澡。
  仿佛是这二十六年以来最开心的时光!
  冲完澡后,热气萦绕,俊拔健硕的身形无一不彰显他的健康,晶莹的水珠顺着碎发滑落,整个人显得凌乱帅气。慵懒的靠躺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后,拿起早已被电话信息骚动不安的手机。
  打开微信,果然。
  手指轻越忽视所有信息之后,锁定其中一人,视频通话拨出——梁湛。
  只是一秒,手机对面便映入一张清冷俊俏的面容,深邃黝黑的眸子搭配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此人的疏离的禁欲气息。
  梁浅将其中一个抱枕垫靠在脑后,随后淡淡打趣道:“怎样!一夜荣升总裁的感觉如何?”
  梁湛一脸漠然:“无所谓,从你暗自移交股权那一天开始就能猜到。”
  梁浅一脸笑意:“你哥我可是光荣下岗!接下来就靠你去忽悠那堆老头子了!”
  谁能想到处事凌厉的商界鬼才,此时一副痞里痞气的慵懒模样。
  梁浅早在老妈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想要脱离这种没日没夜与一帮斯文败类处事周旋的生活了!在这么下去,晚年绝壁要去植发!
  梁湛乃是梁浅同父异母的弟弟,不过是小两岁而已,这小子性格倒是比他还要冷!但并没有所谓的兄弟不和,相对的,在梁浅眼里,哥两关系还是不错的,毕竟小时候还一起吃棒棒冰呢不是。
  秉着控制欲极强的变态老爸性格,就算我忽然脱离盛朝,为了不会影响到股市的波动,膝盖一想都知道让梁湛这个第二继承人顶上是理所当然的。
  作为盛朝最多股权持有者,早在他两出生时就极力培养,以成为最佳继承人为目标一同学习实践,从小到大,人生宛若都被这个死老爸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他讨厌这样的生活,他想要像她那个没心没肺的妈妈一样自由随意。
  梁湛抿着唇一阵思绪以后,最后低沉问道:“为什么要选择离开,你大可与他商议。”
  自小两人在一起学习生活,身边的人只会不断的告诫他们,唯一的目的便是成为最优秀的继承人,他也成为此而努力,甚至就像是一道使命一般,不断的追求着,就是为了超过那个在各方面以碾压般优势与他的人!
  眼前这个一脸蠢笑的哥哥,忽然退出,内心深处绷紧的弦忽然一瞬断裂!莫名的心慌与不甘。
  只听到屏幕对方传来一道清越明亮的声音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那个位置么?哥让给你就是了!不说了,我还要继续撸串呢。”
  谁知打趣的话语仿佛一瞬激怒了梁湛摇曳的内心,厉声直道:“谁需要你让!少在哪里自以为是!”
  话语一洛,便挂断了通话。
  梁浅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界面莞尔一笑。
  梁小湛只有傲娇的时候才会说这么中二的话!小老弟,真阔爱。
  忽然手机被一通来自洪城的未知电话震动。
  梁浅双眉紧促,因为工作繁琐,假期厌恶被工作的电话打扰,才留的这个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更何况是洪城打来的,正是妈妈的本家。
  出于疑虑,最后还是接通,语气低沉:“喂。”
  对面传来一道洪亮的女子尖锐声,硬是让梁浅将手机从耳朵边移开老远:“喂喂喂!你是方大同亲戚么!赶紧来警察局给他领回去!”
  方大同?外公?!!!
  脑海中浮现那个一脸憨厚笑意的姥爷,总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饿了吧,姥爷给你做好吃的!
  不禁心头一紧。
  梁浅问道:“警察局?是因为什么事故进的?人现在没事吧!”
  只见中年妇女音急促说道:“猥亵妇女算不算!赶紧的□□仔子!屁话忒多!”
  浓重的口音说着许久未见听到的暴力黄语言,一瞬梁浅不知如何回语。
  猥亵妇女???他外公要事没记错的话,今年应该差不多六十了吧!!猥亵谁?隔壁大妈???想都不敢想。
  好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愉悦小心情一瞬荡然无存。
  赶最后一班飞机,到达洪城,之时已经是清晨5点。
  一下飞机便被淡淡的晨雾吸引,与无夜的京都相比,这座偏远晨雾还未散去的山城,仿佛还沉浸在睡眠中,祥和宁静。
  洪城虽是老旧城镇,但地大路折,电话中提供的地址更是偏僻崎岖,到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晌午,对于连夜赶机,一夜未眠的梁浅来说,着实有所疲惫。
  路上的行人开始渐渐熙攘起来,一轮初阳刺眼的透过松软的云层,朦胧的金光唤醒了城镇的生灵。
  虽说是派出所,但大老远看过去,也就是一个两层的老旧办公楼,门口还摆着春卷摊点,清晨赶早市的妇女与朝气蓬勃的学生正匆忙走着。
  多年在京都生活的粱浅身穿一身淡蓝色衬衫,揉了揉自己浅褐色碎发凌乱的散落在额头,格格不入的站在派出所门口,与这充满生活气息的城镇简直格格不入。
  滴——滴——
  刺耳的鸣笛声惊醒了梁浅,只见一位正骑三轮蹦蹦出摊的中年男子洪亮嚷声道:“哎哎哎!干嘛呢!处在中间干嘛呢!挡道了,麻溜点滚一边去。”
  梁浅呆滞了两秒,随后走进派出所,只见中年男子愣是看着梁浅修长的身影,咳了一口老痰,在地上粗鲁的摩擦道:“咳,呸!原来是犯事的小白脸!啧,晦气。”
  来到咨询窗口,出于礼貌询问道:“你好,我是方大同的保释人,请问......”
  待话还未说完便被窗口内正吃着韭菜饺子的警员,猛地一抬头,边嚼边说:“理就是方大同的外孙?”
  被一股浓郁的韭菜味熏得此时肠胃一阵翻腾,只想着赶紧带人离开,强忍着情绪说道:“是。”
  只见对方甩了一张罚单,油腻的手在签名处点了点,又塞了一口饺子说道:“嗯,皆里签一下字,交个保释金就阔以走了。”
  许是按照交钱好办事的朴实原理,只见其中一位警员从旁边的拘留处的门打开,往里面吆喝了一声:“方大头!你孙子来接你回家了。”
  只见一位身形微壮的身影缓缓映入眼帘,按理说60岁的老爷子,两鬓早已斑白,但方大同的板寸正精神抖擞的树立着,就连白银发丝泛着微黄,精气十足的模样,那点像年过半百之人。
  只见方大同灰溜溜的眼珠,瞪了一眼目光微滞的梁浅斥道:“这廋排骨是谁家的!韭菜张,你乱说什么!”
  正在吃韭菜饺子的警员一脸嫌弃说道:“人家户口本都上过了,还能是你女儿垃圾桶捡的不成!”
  说完还不忘对一旁一脸懵逼的梁浅说道:“赶紧带你姥爷去医院看看,这健忘症越发严重了,昨晚菜市场买菜还非说六婶少了他的秤!臭脾气直接将上去将人家衣服扯坏了!闹得的那叫一个揪心!”
  梁浅一愣,印象中的外公总是会做一手好菜,每次回到外公家总是乐呵呵的笑着,但后来由于学业原因便很少回来,有的也是电话短短的几句寒暄,如今这健忘症怕是中老年人的通病罢,心中如是想到。
  还在他回忆思绪中的一刻,方大同便径直甩手离去。
  梁浅连忙上前:“姥爷,你要去那?”
  方大同莫名的又看了一眼梁浅,随后厉声说道:“谁是你姥爷!我大孙子还在国外读书呢!瞎叫什么。”
  梁浅一瞬手足无措,掏出手机翻出和妈妈的合照,指着说:“姥爷,我是小浅啊!喏,你闺女,我妈!!”
  只见老人家眉头一皱,紧紧地盯着方云宁的照片,嘴巴微微颤抖,听不出来说了什么,嘭的一声,人便晕倒在地!
  梁浅一瞬内心狂澜,连忙将人扶起,往背上一背便带往医院。
  这人这么说晕就晕!
  医院内,梁浅看着一旁躺在床上挂着点滴的熟睡的姥爷,在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病历本。
  患高血压多年,加上健忘症病史,医生建议最好多加看护照料。看来需要在这里多住些日子了!
  外婆在印象当中就已经不存在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恐怕外公都是一个人生活!突然莫名的对妈妈置之不顾的行为感到愤怒。
  想打电话一问究竟之时,手机早就没电了!医院宁静的氛围让一夜未眠的疲倦感更是席卷全身,愣是靠在床沿上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肚子传来的机,饥饿感让他苏醒,一双粗糙干燥的手正揉着他的发梢。
  方大同此时笑脸盈盈的说道:“醒啦?”
  梁浅猛地一抬头,看着一脸慈祥洋溢的笑脸,顿时惊讶说道:“姥爷,你,好了?”
  肚子传来强烈饥肠辘辘的乐章——咕——咕——咕
  方大同大声笑道:“小浅,饿了吧!咱回家,姥爷给你做好吃的。”
  简单的话语还是让梁浅心生暖意,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外公家是一座二层的复式民居楼,因为是厨师出身,院子里总是种满了不少调料小菜!就连窗沿上都挂上了几串红红的辣椒。
  进屋子以后,方大同便径直到菜园里摘起菜来,吆喝道:“你睡你妈隔壁那屋就成!待会就能开饭了啊。”
  梁浅笑意点头道:“嗯。”
  因为是连夜赶来的原因,并没有带行李,上楼第一件事就是想给手机充电!找到排插之时才想起,自己连充电器都没带。
  长叹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间的窗口,这一折腾,已经傍晚。
  夏日的黄昏,热气而又魅力,天和一线的彩霞宛若是一个优雅的少妇,正穿着五彩的裙据拢鬓轻抚,雍容华贵。走向妈妈的房间,他记得小时候只要一回来,就和妈妈一同睡在一张床上。
  推开房门,房间内整整齐齐,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就连梳妆台上摆放的用品也未曾动过,仿佛房间的人刚走不久。
  外公一定很想妈妈回家吧,就连自己若不是那通电话的联系,怕也不会想到回来。
  长叹了一口气,正忧伤时,一个方大同手拎着锅铲,怒声对着梁浅斥道:“谁家的混小子!跑我女儿的房间作甚!”
  “赶紧给劳资滚出来!”
  梁浅被吼的一脸懵逼:“......”
  病又犯了??
  “姥爷,是我!小浅,你外孙! ”
  正想拿手机翻找照片时,顿时无奈,手机没电了!!!
  “谁是你姥爷!混小子偷东西都偷到我家来了!”
  眼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方大同,梁浅只能掏出自己的身份证,边指边说:“这是我身份证!梁浅!你连你外孙叫什么名字都忘了?”
  梁浅觉得这一天里宛若沙雕一般反复证实着自己的名字已经很绝望了。
  这要是再不想起来!照这个架势,怕要干架起来。
  只见方大同挠了挠他的板寸,神情一瞬恍然:“小浅,你回来了?你不是还在英国留学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