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9 09:15:04  作者:等登等灯

 

 
 
《孤木成林》作者:等登等灯
 
 
简介
    小偶像在大影帝和小同事魔爪下的狗血成长史
  谈请说爱这门课,我们都是入行新手。
  你演你的浪子回头,我尝我的成长快乐。
  分分合合,都不过是从头再来。
  娱乐圈是名利场也是大染缸,奋不顾身跳进来了,苦果我吃,脏水我受,报应我等,结局我认。
  这一切虽然因你而起,以后却跟你没什么关系了。成长,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第1章 楔子
  紫金湾饭店矗立在H市江畔,江水缓缓流动,沿江灯火辉煌,夜色悠悠铺在一整片耀眼灯火与水光之上,像是给绚烂夜景加了一层神秘绰约的滤镜。饭店是江畔的地标式建筑,隔着远远的跨江大桥,似乎都能嗅得见饭店里纸醉金迷的奢靡气息。
  紫金湾饭店前身是战争时期的外资饭店,几十年前就是H市最高档的地点之一,随后几经转手,历经浮沉,十年前由盛海集团高价拍下,整体翻修两年后才对外营业,甫一开张,就受到H市乃至全国名流的竞相追捧。
  这一天晚上紫金湾饭店被包下来给H市鼎鼎有名的阔少唐大少过生日,夜色已深,花样百出的轰趴热闹了好几轮,终于归为平静。
  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里住着的都是贵宾贵客,这酒店隔音效果极好,自然是听不见每间房门门后此起彼伏的呻吟声。
  但是1808号房的叫声着实有些大了,站在走廊里,居然能勉强听到里边时高时低的动静。那声音隐藏着痛苦又压抑着欢愉,听着并不十分悦耳,但却意外勾人。
  天边泛起鱼肚白,那持续了大半夜的呻吟终于停了下来,房间里陷入沉寂,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尚且不知外边是何天地。
 
 
第2章 
  谌锐是一位影帝。
  这样说不准确,应该说他是一位手握三金和欧洲三大提名并曾几度获奖的影帝。演员最看重的影帝奖杯在手,照得他整个星途闪闪发光,一路朝着演技、口碑、观众缘都绝佳的杰克苏之路向前。
  虽然谌锐在知名校友录里按照年纪辈分谦逊地排在自己同龄人的末梢,但近几届电影学院的学生们却都习惯把谌锐当做精神偶像。
  谌锐正经科班出身,进校时是风风光光的专业课文化课双第一,毕业时拿着最佳毕业大戏,由学校名誉校长亲自拨穗,还在校的时候就受到国内顶尖导演赏识,毕业后保持一年一部卖座电影一部口碑作品的战略,稳扎稳打,稳坐国内顶级男艺人宝座。
  也稳坐电影学院必拜考神的宝座。
  更何况业界一直流传着他家世雄厚的传说,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谌这姓并不多见,有名有姓的就更少,不过那几个人,观众和娱乐媒体一直在往谌锐的家族关系上套着,也没个人来证实——也不怪人这样扒谌锐家底,这世上天赋异禀的人再多,又有几个能在刚一毕业就接到顶尖导演的年度大戏。更别说那剧本里的人物设定,简直就像是为谌锐量身定做的。
  谌锐专业技能没得挑,一直是班上的佼佼者,电影学院不苟言笑白发苍苍的学院派老教授们这么些年过去,最常提起的还是谌锐。
  “你们谌锐学长当年……”这是老教授们惯常的开场白。追忆一下英雄少年时,偶尔会感叹一声,谌锐如今虽然势头猛进,当年的灵气却与日递减。
  但这并不影响学生们对他的崇拜,尤其是要考试的时候,大家对他这位传奇学霸师哥的崇拜近乎盲目,恨不能点上两炷香把谌锐的巨幅海报供在宿舍里,以求风调雨顺,逢考必过。
  别人都拜,魏晓林可不拜。
  魏晓林自认自己也是响当当的学霸一枚,演戏一来要灵气,二来要勤奋,拜别人有什么用。另一个原因,则是魏晓林自己心里门清,却又耻于承认的。他自认自己如果有机会,取得的成就未必会低于谌锐,只是自己现在时运不济罢了。
  这想法多少有些怀才不遇的愤懑,魏晓林心高气傲的,又怎么能承认。
  电影学院表演专业新生班,今年招生26人,男女各半,有一小半都是家里钱多来电影学院烧钱满足明星梦的,有三个童星,艺考的时候就全网出通稿互相艳压,有七八个网红,除了来上学,平时还要兼顾自己某宝店的化妆品代购和服装生产事业。
  魏晓林是网红之一,但没归在那七八个网红里。因为魏晓林的程度更low,辗转过的短视频平台像被下了蛊似的纷纷被约谈,可见魏晓林的画风与内容也不会有多么高大上,他在夹缝中求生存,已然产生了要和公司一拍两散的心思。
  魏晓林自小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别人家的小孩”,他父母都是高校教师,抬举着说一声,他算是腐书网出身,因此无论是读书学习还是唱歌跳舞,他都做得很好。
  小时候唱歌跳舞只是魏晓林的业余爱好,跟着邻居家的阿姨学了些基本功,一路也没断过。因为长得好看,上高中的时候魏晓林就进了娱乐公司做了练习生,后来给人伴舞的时候因为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惊艳了无数人,于是被现在的公司看中,签约做了艺人。
  魏晓林本以为自己是幸运的那一类人,将爱好做成职业,然后少年成名未来可期。可谁知他社会经验太少,他的父母也从未接触过娱乐行业,并不了解签了他的是个什么样的公司。魏晓林自己也是进了公司大半年才慢慢发现,这公司虽然规模也不小,资源也不少,但明着是捧艺人,暗地里却在做一些拉皮条的勾当。
  圈内大佬、导演制片、名流贵妇,这都是公司的潜在客户,虽然是暗地里的生意,摆的位置却也没有多暗,算得上公司里公开的秘密。对于公司里签约的艺人而言,这没什么,向上爬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是人人都能挤进人气高奖项好的第一梯队,弯道超车不算可耻,这个圈子大家只看结果。
  公司一开始对魏晓林是寄予厚望的,他年轻,好看,单纯,又有一股天生的傲气,怎么看都会是一盘抢手的香饽饽。但是魏晓林发现公司的状况以后就表现得极为不配合,对公司介绍的各类饭局酒会能推则推,推不掉的去了也会躲。
  公司在拉皮条的业内是有些口碑的也有点威望的,再者说搞艺术的人玩得就是那个你情我愿的浪漫,不希望也不屑于强取豪夺,被这样推三阻四的,总归是不喜欢,时间一久,魏晓林就从公司炙手可热的新人稳稳当当坐在了冷板凳上。
  不过那时的魏晓林尚且不知娱乐圈这潭水的深浅,他想着冷板凳就冷板凳,也没什么不好,跟他同期进公司的人都在外边跑剧组接通告,他没那么多活儿,公司安排了就上,没安排的时候就温书复习,艺考的时候反倒比同期新人考得都好,面试就在前列,文化课又是他一直以来的强项,于是顺理成章高分考入电影学院。
  说起来魏晓林自小父母就格外尊重他,他厌倦将来要像父母一样一生与学生、与实验室打交道的工作,选择换个行当,还在高中时期冒险北漂,父母都给予了极大的支持。
  魏晓林出发之前父母送他,他至今仍然记得母亲拍拍他的肩膀,让他放心去吧。在许多魏晓林觉得苦累的时刻,母亲那句“我知道我们小林不论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都是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
  但是这个动力,支撑到现在,仿佛也有些支撑不下去了。
  魏晓林觉得自己是有些天赋和才华的,心里总怀揣着自己能红火的梦想,尚未进入电影学院之前,他即便坐冷板凳也坐得心安理得,总归是对得起自己的内心。但进了学校以后,他才知道自己从前在公司里也如同生在温室中。
  班上的童星开学只来参加了军训上了几天课就请假了,他们各自有剧组、、商业活动要参加,做网红的同学也拿到了拍的机会,一到周末就进了摄影棚,更别提班上钱多的烧得慌的几位土豪,他们穿梭在各式各样的剧组里,有的甚至打通关系拿到了综艺真人秀的资源。
  全国上下一年最引人注目的大一新生班里,几个高校的表演班算其中一类。几个班级总共也不到百人,却都有成为明日之星的可能。
  大家都是星,相比起来魏晓林的优秀就显得太过苍白无力且没有吸引力了。
  班上一小半的人都请了假,魏晓林无假可请,每天规规矩矩去上课,听着老师在讲台上语重心长地告诫教室里为数不多的学生:“刚进学校,不要急着接戏,不要急于出名,多学两年实在的本领,打牢基本功,到时候再走出去,你们的底气也会比现在更足。”
  但这样的呼唤是徒劳无功的。市场变幻这么快,即便是人气爆棚的“流量”,如果缩在学校里三五个月没有动静,也会被观众遗忘,更何况是他们这群新生,一群大都是一张白纸一样的新人。
  都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前魏晓林觉得这话糊弄人,感到伤害还不都是自己内心的贪念,现在魏晓林却觉得不无道理,分明大家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他们资质未必优越,却因为加速器而将自己远远甩在后面,但凡有点好胜心的人都不会甘心。
  选择进娱乐圈的哪有甘于做配角的呢?
  魏晓林在开学两个月以后的周末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说是有个活儿分给他。如果是以前,魏晓林可能会先问个清楚是不是又是那种社交场合。但是这次魏晓林什么也没问,他心里还是过不了那个坎,却也想试试,万一情况不像是自己想象中那么不堪呢,哪能什么机会都推掉?
  魏晓林在公司的经纪人是个精瘦的中年男人,魏晓林来公司来了这么久,没听人喊过他的名字,大家都叫他阿麦,魏晓林不甚喜欢他,但家教还是让魏晓林尊称他一声麦哥。
  可能是因为这声尊称,让阿麦一直以来都比较关照魏晓林,尽管他屡屡拒绝公司的拉皮条聚会,但有什么活儿了,阿麦还是会通知魏晓林一声。
  魏晓林到了公司,阿麦正在会议室沙发上等他,于是他上前先打了招呼:“麦哥。”
  阿麦的法令纹顺着鼻翼一直牵动到嘴角,勾出一个十分油腻的笑容,魏晓林看着就觉得神奇,阿麦这样瘦,居然也能有油腻之感,可见相由心生。
  “今天啤酒大亨家的公子过生日,包下了H市的紫金湾饭店,咱们呢有一个名额,我想着你好几个月没活儿,平时又对着我哥长哥短,就做主先把帖子压下了,晚上八点开始,你准备准备?”阿麦说。
  魏晓林听了这话,方才来的路上那点儿雄心壮志又都消磨掉了,空留下一点厌恶,他克制着自己的语气说:“麦哥,我都不认识什么啤酒大亨家的公子,过生日这么私人的场合,我去不太好吧。”
  阿麦的笑意收敛了一些,但嘴角法令纹却更重了,说:“不认得人,总喝过他家的酒。你也别想多,今天不光是过生日,也是他家新品发布。之所以叫你来呢,是因为他家刚刚赞助了一部电影,现在还有几个重要角色正在海选,这电影主创团队今天晚上都要去,想着你是咱们公司考得最好的高材生,这才想让你去碰碰运气。”
  阿麦这样说,着实有些戳到魏晓林的心坎上,他低头想了想,然后说:“成,那我去试试。”
  阿麦拍拍他的肩,说:“你放心,今天我陪你一起去,咱们争取一举拿下个好角色。”
 
 
第3章 
  魏晓林听阿麦的口音,只能隐约猜到他是南方人,但具体是哪里人他也听不出。但阿麦承诺同他一起去的时候,魏晓林却莫名觉得这场面就仿佛十多年前的TVB港片,街头古惑仔要去大杀四方之时的互相鼓励。
  阿麦在诺大京城做艺人经纪并不容易,自然也想找个妥帖靠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手里握着几个不温不火的十八线艺人。阿麦觉得魏晓林能红,就算眼下红不了,但将来总能红。他哥哥在港城做狗仔,早些年跟他传授经验,说是自视甚高的年轻艺人要么一飞冲天,要么自毁前程永无出头之日,这类人是不会甘心在中流跟庸才共沉沦的。
  阿麦看着魏晓林,觉得他值得自己赌一把。即便魏晓林没有那么高尚,但看着纸醉金迷的世界,沉得下心待价而沽这么久,也是聪明人了。
  他喜欢和聪明人合作。
  魏晓林当天下午就和阿麦买了去H市的机票,在飞机上的时候阳光非常刺眼,他拉下遮光板昏昏欲睡,隐约间听到阿麦小声说:“等你红了,咱们就不用坐在经济舱了。”
  魏晓林在入睡前还是忍不住对这一畅想未来的行为报以一个礼貌的假笑,前路尚且未知,他不敢做梦自己真的能红。
  到达的时候正是下午,他们搭车直接去了饭店,然后阿麦刷卡,给魏晓林现买了一套行头。魏晓林被阿麦逼着换上衣服,他有些手足无措,尴尬道:“麦哥,怎么能刷你的卡。”
  阿麦摆摆手,道:“要是将来你红了,这身行头就当我投资了。”
  进了生日会会场,阿麦冲魏晓林道:“你不要总是跟着我,我在那边沙发坐着,你多跟来的宾客打交道。就算跟他们说不上话,也要听听看看他们的聊天内容。”
  魏晓林的人生学识并不包括这样的内容,他显得有些茫然。在会场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最后丧气地放下酒杯,打算觅食。
  唐公子的生日宴会办得相对正规,大约是还兼任了新品发布,商业意义远大于社交意义,出席的人都衣冠楚楚,与新闻报道中那些浮华奢靡的二代作风相去甚远。
  魏晓林在来的路上只知道主人公姓唐,他连唐大少姓甚名谁都不曾记得——这实在不怪他,阿麦在酒店的时候一边让他穿衣打扮,一边给他填鸭式科普唐大少一家的发家简史,让他消化的信息量实在太多了,他本就是一时冲动才来,并不很适应这样的活动,故而也实在没记住。
  唐公子家投资的电影是个现代都市喜剧片,导演是个新人,大概也是个二代圈子里的,除了有钱暂时还没有什么值得作为谈资的,令人关注的是电影的主角,男主敲定谌锐,女主据说已经试过戏了,过些天就会公布。
  魏晓林在会场见到不少穿梭其中的前辈艺人面孔,大约都是听到这部戏的风声前来打探的,这让魏晓林觉得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一口饭百家抢,不晓得要用些什么手段才能挣得来。
  一想到这里,魏晓林就觉得身心俱疲,他趁阿麦不注意,偷偷溜出宴会厅。好在魏晓林并没有难么不识相,他只是打算透透气、换换脑子,归根结底还是得回到那个大厅里的。
  紫金湾饭店大厅也要比别的酒店大一些,在寸土寸金的江畔大肆展示自己背后的雄厚财力。魏晓林原本只是想在大厅里四处看看,却不知不觉就走进了电梯,他索性按下自己楼层,想要去房间里边小眯一会儿——压力太大了,他比平时更容易疲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