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9 09:17:36  作者:巢鸟
  “你怀疑沈何生在中间动了手脚?不会的。温雅这种人天生没什么存在感,在她身上做文章,不值得。”苏筠怀里抱着兔子,略有些疲倦地打了个哈欠,“虽然不知道他们走到一起的理由,但她这次回来不是为了复仇。”
  宁笙抬头看着苏筠嘴角淡淡的笑容,不再多言。她想,苏筠真得是一个敏感到可怕的人。
  他们又走了片刻,在大片被外力折断的灌木丛后面找到了被迫冲下缓坡的出租车。
  从车窗往里看,沈何生被温雅护着,身上只有几处擦伤。扭曲的车门被宁笙拆下来。温雅警惕地看着他们,分明容颜早已面目全非却仍能从中依稀辨出恐惧来。
  “你没杀人,我不管你。但这个人我受人之托不能让他缺胳膊少腿,还有这辆车,天亮前弄走。”
  苏筠说完作势要走。一只昏迷不醒的沈何生突然推开温雅手脚并用地爬出来,冲他们喊道,“杀了她!”
  无人注意到温雅暗淡的目光,眼见沈何生毫无阻拦地跑过来,苏筠手中寒光一闪,一柄银白色巨镰刚好勾住沈何生的脖子,只差分毫便可让他人头落地。
  “我不是杀猪的。”看着沈何生布满冷汗的额头,苏筠握镰刀的手微动,迫使对方一点点挪过来。
  如果有心人注意到期间温雅几欲冲过来的态势,便一定会重新思考流言中二人的感情。
  不知何时,头顶的天更加黑暗,身处其中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密闭的空间,伸手不见五指。
  “放我下来。”宁笙秀眉轻皱,将小声和她说话的兔子放在地上,不过眨眼功夫兔子就不见了踪影。她眉头不解,身在浓墨般的黑夜之中,明明鬼怪已经现身,为何周身阴气还是越来越重?再看苏筠,好想并不在意这些,她只等悄声护在他身后。
  “人若死,葬天地,披其袍,染其妆,借其生,享其乐…此谓,小鬼之欲。只是不知道夫人这只鬼,要何时夺主还生呢?”苏筠并未注意到沈何生略变的脸色。分明是相同的内容,却是出自不同人之口,苏筠究竟是什么人?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和他是什么关系?
  苏筠收起镰刀,和气道,“温夫人人鬼情未了回来看丈夫,又何必被过去的选择困扰,一再试探对方的心意呢?他爱不爱你,恕在下无知,你爱不爱他却早已在生死抉择时做出了答复。何况如今他生你死,纵使情景再现你也得不到什么好结果。”
  谁知两人听后皆是一愣。温雅看着沈何生,即使此时早已脚踏实地,刚才沈何生吼出的言语却依旧让她杀心大起,但只是再看一眼那颇为狼狈的人,她便又不舍地收了手。
  曾经她嫁无悔,而后她死无怨。往事重现,他将自己推向死亡,道一句你已经死了。重忆旧日,自己也曾庆幸,对方还活着。
  因为她死了,便失去了问心的机会。而后百年,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再次娶妻生子,最后寿终正寝,而自己却连一句是否真心喜欢也得不到。
  可她,还是心甘情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每一个给我鼓励的人,更新啦
 
 
第3章 莫辩真假
  车座上鬼的身影淡了些,如一捧薄纱,虚虚地覆着,秋风袭来,那身影便又淡了几分,几乎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苏筠对宁笙道了句带走,宁笙便像是早已等候多时,不由分说地抓住沈何生的手臂就往走拉。黑夜如膜,不过片刻两人的身影就彻底消失不见。
  苏筠目送着那两人离开,依旧没有在意越发漆黑的世界。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困倦的双眼好像随时都会彻底闭上,最终却都迫不得已地再次睁开。
  “沈家家母之前给我看了一样东西,说是沈何生准备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既然后来他没有拿出来,那就等他以后想通了,再烧给你吧。”
  “是不是一个小坠子?”温雅猛地晃到苏筠身前,想要抓住他的肩膀却被对方轻易避开。她没有顾及太多,焦急地问,“是不是一个小玻璃瓶,里面放着一颗写了平安二字的米?”那是刚才沈何生昏迷的时候,她在他口袋里看到的,当时她还对着那个坠子恍惚了很久。
  曾经有个人,每当她过生日的时候就会悄悄在她的枕边放下一个挂坠,有时里面放的米上是一句情话,有时则只是普通的祝福。
  简简单单,却情真意切。
  说起来那不过就是学生时代最廉价的小玩意,却是他们初遇时聊起来的第一个话题。孩童时期的天真无邪不会被金钱玷污,应试教育除了压制孩子贪玩的天性,同时也让他们每个人变得相对平等。
  她知道世上有很多人嚼他们的舌根,在众人眼中他们相敬如宾,互不相欠,沈何生不喜欢她,而她,也只是个连巴结都没人愿意来的无脑女,但她心里清楚,沈何生对外刻意的掩饰只是为了给她一个干净宁静的家,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也不需要向任何人展示,只要想,她可以拥有一切。
  所以她爱着这个人,哪怕对方的回应是那样的隐晦,她就是那么清楚,这个人也像自己喜欢他那样喜欢着自己。
  可最终她还是担心地偷跑回来找他,哪怕她只是想再看看他…以她的本事如果这个人真得移情别恋了她也没什么办法,可她就是想再回来看一眼,看他伪装下的内心有没有疲惫,看他多病的身体有没有稍稍恢复,她只想回来看他一眼,从此万水千山,景似,人非。
  苏筠看着她红了眼睛,伸手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乖,美女流泪是大忌,你还要早点受完罚去奈何桥等他呢…”
  不存在的恩仇,就让它们平息于这安静的长夜吧。
  温雅抬手擦拭着并不存在泪痕,轮廓模糊,终于消失在天地间。
  苏筠知道,当黎明再次降临在这尘世上时,每个人都要学会忘记这个深情的女子,就当一场梦,只有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才能圆梦。
  他困倦地打着哈欠,眼角沁着的泪带着血,被他抽出纸巾小心擦掉。
  七窍流血,他总有一天得死在这条不归路上。他心中暗自想着。有时人一辈子都在扮演角色,从始至终都不曾是自我,哪怕是朝夕相处的恋人,也会有迷茫畏惧的时候,但是世上痴情的人啊,如果你心里真得爱着这么一个人,如果现在还无法得到应证,那么就请耐心等下去吧。人至暮年,命至黄昏,总有一天,你会等到答案。
  夜灯吹拂着路旁的野草,报废的出租在熊熊烈火中燃烧,静谧却优美,跃动的火焰如这历史长河中不断起伏挣扎的生灵,总会得到救赎。
  恍惚间,水滴声落在青草间,由远及近,生生响起,如同生命计时。
  一道黑影在火焰上猛地一跃,再次融入黑暗。苏筠手握长镰,警惕地看着四周。此时的黑暗,真得应证了那句伸手不见五指,他几乎只能依靠直觉来判断自己该如何躲避。
  突然脚下泥土一松,苏筠脚下连忙错步,一只干黄枯瘦的手拔地而起,锋利的指甲划破他的脚腕,几乎是瞬间,整个空间都活跃起来,只身站在其间如同深陷怪物腹中。
  寒光闪过,断手落地,苏筠冷冷道,“阁下既然有求于人,为何还要吓人伤人?你是觉得自己做鬼了厉害的不行,还是觉得世上的人都贪生怕死窝囊至极?”他后半句说得甚是讽刺,“可惜人越胆小越惜命,而你,是个打不过任何一个道士的废物。”
  那鬼并不说话,许是衣袖在黑暗中无意间触到了火焰,只身在风中一跃,那火焰便拖着一道长长的尾巴,如彩蝶化带,如流星做桥,连接两端黑夜,照亮路人脸庞。
  天空乍亮片刻,苏筠只来得及看清那只鬼浮肿的脸,便再次陷入黑暗之中。不再思索,苏筠提刀去斩,那桥便如被强行打碎的琉璃,纷纷扬扬地落下。
  远处,一只披发水鬼跪伏在地上,身体如薄冰般出现裂痕。苏筠欲上前询问,刚迈出步,脚腕便是一阵刺痛。他不得已跪倒在地,看着刚被抓伤的地方泛着恶臭,已经化脓。
  他眉头一皱,也不知是在为水鬼惹得祸烦心,还是在为他受伤后可能引来的百鬼烦心。
  古人所言百鬼夜行其中多有修道之灵怪,性行纯良,不会出手伤人,而他引来之物,皆是六道极恶之物,除非一战,不然绝无善终。
  他瞥了眼受伤一时半会儿起不来的水鬼,问道,“你究竟想干什么?报仇?寻人?还是活腻歪了?”那水鬼大睁着眼看着他,甚是惊恐。顺着她的视线看过了,自己抠挖腐肉,血淋淋的手指才刚从伤口里伸出来。
  “你害怕?连这都怕你怎么没让你的鬼样吓死。”苏筠讽刺地说着,明明身子疼的轻颤,偏偏每个字都说得轻描淡写。
  这时一道利刃强行劈开了黑夜,月光流泻下来,撒在那人身上。苏筠看清来者样貌,一时表情十分精彩。
  他借着长镰站起来,身子疼得发抖,可他还是不得不孤身面对,因为他身边已经没有可以救他的人了。
  脚下的路并不好走,有时脚抬得很高却还是会被东西绊到,有时脚平伸出去却踏入坑中身子一闪。
  也不知走了多久,沈何生觉得周身渐渐亮了,他隐约可以看见远处光秃秃的山丘上好像有人在缓慢行走。
  “你这辈子比很多人都要幸运,看到那上面的人了吗?那是是死路,给不喘气的人走的,终点是阴间。而你脚下的这条是生路。人生艰险路也不平,但好在终点是凡间。”宁笙仰视着山上的人,目光中带着几丝怨。当年那个人被百吏拉扯着走在这条路上,三步回身一叩首,一路上不知流了多少血。如今远远望着,她只愿此路不复存在。
  沈何生许是受了惊吓,很久才道,“温雅还会回来吗?”
  “原本她没犯什么罪,是该上奈何桥的人,可惜她未受批准私自跑回来找你,这种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是不知道那些个玩意会怎么判定了。”脚下的路平坦了许多,宁笙也加快了步伐,“怎么听你的语气像是很想让她回来?”
  “没有。”沈何生否认道。
  人生如逆水行舟,亦如山上人负重前行。只是他们的终点不同。沈何生一再看向身后的山丘,那里是他妻子将要再次走过的地方。他想…
  沈何生止了步,执着地看着那里。他就是笃定温雅一定会出现。
  宁笙也停下脚步,她没有催促,只是做个安静的旁观者,他们等了很久,久到沈何生因为阴气袭体而脸色苍白。她终于看到山坡上有人被锁链拉扯着,跌跌撞撞地走着。
  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沈何生却突然超过她向前走去,一路上再没回过头,好像是对后面的山丘失去了好奇,又好像是没有认出那个人。
  “她…”
  “温雅已经死了,那个人我不认识,在我的生命里我的妻子已经死了,不存在了,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再见到活着的她了。”沈何生颠倒地说着,表面看似冷静无比,心却已经乱了。宁笙没有嘲笑,却也没有同情。她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不再看她一眼,或许你们永生永世都见不到了。”运气好,百年后奈何桥头再见一面,万般思念就着一碗孟婆汤也就平了。世上少有几生几世的恋人,看似的人定胜天其实也是早有定数。何况,他们还可能运气不好呢。
  沈何生脚步一顿,头顶的月光分割着生与死,将他小心拢回人世,再回首,身后早已没有山丘和坑洼不平的路了。
  他茫然地环顾四周,虫鸣,灯亮,人生,风吹,熟悉的环境无声安抚着他的内心。他匆忙向前跑去,穿过无数街道,猛地停在某栋楼下。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一层一层地数着,目光期待又畏惧,直到视线定格,他终于忍不住哽咽出声。漆黑的房间不曾有人来过,那个永远会等他的人已经走了,再也不会有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他回家,再也不会有人给他做可口的家常菜等着他表扬,那个他只希望能平静过一辈子的人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今夜过后人们依旧觉得沈何生不喜欢温雅,温雅有可能是被沈何生害死的,沈何生是个人渣。
  他不介意。
  可是,这个世界还不知道我们相爱呢…沈何生想着,从口袋里拿出写着平安字样的挂坠,紧紧握在掌心。就像那年她握着枕边的挂坠,平稳入梦那般。
  他知道,无论自己如何选择余生,在那些人眼中,诞生的永远都只是一个个充满戏剧性的传闻。
  作者有话要说:
  挂坠是米上刻字,以前学校门口最便宜的才卖一块钱。
  下周开始应该是保证不了周更的,某鸟又生病又上学也是很累的啊,要是点击收藏评论什么能多点就好了…
  嗯…虽然是最紧的一年,但愿不愿意牺牲时间在写文上还是我自己的事,自己刚清楚了就足够了,所以呢,相约有期,终将不负。下一章见~
 
 
第4章 如影随形
  一声虫鸣撕破仅剩的静谧,月光再次撒向大地,两柄利器在月夜下交锋,迸射的火花暗示着来者无名的杀意。
  苏筠一再躲避,额头覆满汗珠,刚才还困顿朦胧的眼清澈冷静,哪怕当下局势不利依旧沉着应对。受伤的脚强行受力,脓水和血水打湿了鞋袜。他咬牙强行接下一记攻击。
  借着月光,他终于看清了来者的容貌,无头,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是刑天。那可是曾与天帝争位的神,虽然后来脑袋分家了吧,但也不是他这种蝼蚁对付的了的。
  来不及为自己默哀,苏筠脚部脱力,整个人向一边倒去。与此同时,巨斧从头顶劈下,一边的水鬼惊叫出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以她的能为,还没靠近就会被斩得魂飞魄散。
  “滚开!”呵退水鬼,苏筠原地一滚避开致命一击,双手握住长镰迎上劈来的巨斧。他紧咬的牙关微微渗血,身子几乎要被强行摁进土中。
  “把我的头还给我!”刑天腹部双眼大睁,血丝可见。原本苏筠的体质虽然特殊,却未必能让刑天这样的神完全失去理智,但不知是拜谁所赐把这里的阳气尽数散去,形成了极阴的地势,再加上刑天身上的戾气,几乎让他坐实了疯狗的形象。
  苏筠心想,如果有个活人就好了,只要是会喘气的就能破除现在极阴的地气,刑天就可以恢复神智了。
  “谁他妈要你的头!”苏筠被他吼得耳朵生疼,强行的压制给他一种已经嵌进泥土的错觉。
  脱力的手臂再也架不住面前的巨斧,他眼前黑暗一波盖过一波,孰不知就在此时,他手中长镰发出鬼的哭声,凄厉又绝望。一股血气涌上口鼻,鲜血顺着双眼快速流下。就在这是,他身后出现了一具披着黑色斗篷的骷髅,那具骷髅手中握着一把一模一样的长镰,冷笑着对准怪物挥刀砍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