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9 09:17:36  作者:巢鸟
  “所以说你这个人情商一点都不高,情人之所以和你嘴里说得那些人不一样,就是因为他没有目的性…哎呀,好凶的藤蔓。”避开藤蔓致命一击,姜云瑶躲在一边直喊好险。
  “你和齐悦是什么关系?”藤蔓并不攻击苏筠,只是轻轻在他腰间缠一圈,防止人再被拐跑。
  苏筠并没不厌恶这些藤蔓。
  不知为什么,自从他失去了神力后,那很无论如何也搓不掉的傲骨突然就消失了。他或许还不会允许别的人照顾他,却对许飏的偏袒十分受用。
  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放弃了在许飏身边的挣扎。
  只是为什么那条路还是没有出现?
  “啧,说不清,炮友?反正不是恋人就是了。”眼见自己的肉票是绑不走了,姜云瑶也不再往苏筠身边凑,就那么乖乖地站在原地,“我是他第七个老婆,是一个为了救你杀了神巫夺取神格的女人,齐悦并不喜欢我,或许是因为我喜欢你喜欢的太直白?他说他每次看见我都恨不得把我杀了做成礼物送给你…你说我们能是什么感情呢?”
  姜云瑶的目光有些冷漠,但穿过冷漠假面后的瞳眸中有些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苏筠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情。
  事实上人类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生物,或许爱着一个人,心中印象最深刻的却是自己被中伤的时候。
  后背贴上温暖的胸膛,许飏轻轻握住他的手,“我来了。”
  “哦。”苏筠不是一个一定有问有答的人,但这次他很想回应许飏,告诉对方自己被抓后最想被营救的对象是他。
  许飏很少有说什么我救你,我保护你的话,因为没有机会,苏筠的尊严也根本不允许,但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苏筠闭上眼放松了身子靠在许飏怀里。这里天大地大,他看见的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他仍然清楚自己很难活下去,所以他接受了许飏的保护,连同接受了那颗小心翼翼示好的心。
  齐悦看着没有炸毛的苏筠,嘴角微微上扬,知会一声,“我去欺负另一个了啊!”
  许飏明显瞪了他一眼,但看着并没有开口阻止的苏筠,便也没说什么。
  苏筠瞥了眼偷偷开溜的姜云瑶,也没有叫她,只是对许飏说,“我大概感觉到那条路在哪里了,但还有些不太清楚。”
  许飏倒是不着急,“无妨,你不必担心,我就算凉也还要几天呢。”
  作者有话要说:
  快完了
 
 
第42章 最重要的
  话说齐雒爹不亲,娘不爱地栽进裂缝后就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悠悠转醒,口中不禁爆出一连串的□□来。
  他已经觉得自己很倒霉了,谁知道现在倒霉又升级了。
  看着身边摇摇晃晃爬起来,头发留得老长,眼睛大睁,嘴唇已被割烂,长长的挂在下巴上的…鬼。
  “…”齐雒忍不住爬开些,大喊出声。
  “啊!!!”
  一直关注着齐雒一举一动的苏晗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没有过去帮忙。
  在来这里之前,齐雒根本不知道齐雒怕鬼。
  好在齐雒怕鬼是怕鬼,叫完了爬起来还是一条硬汉。
  他快速翻身站起来,试图从身边找到可以防身的武器。谁知手在地上一阵摸索,最后只摸了一手土。
  “…”
  他的运气还可以再差一点吗?
  好在那个看起来想亲亲的鬼并没有再凑过来,而是站在原地打摆,一副喝了假酒的模样。
  “…”
  齐雒还能说什么呢?
  他只能沉默以对。
  齐雒正对着鬼一步步后退,一面注意防止被鬼偷袭,一面尽量移动早点碰到墙壁。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黑暗给他一种没边没落的感觉,时间感与方向感都在快速消失。
  齐雒又尝试着走了几步,但期待的墙之类的东西并没有出现。
  要亲亲的鬼已经离他有一段距离了,这时像是突然找到了方向感,冲着他的方向大踏步的往过冲。
  齐雒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鬼,身子有些僵。苏晗看着他嘴皮微动,以为他要说什么,谁知齐雒转身就跑。
  “…”
  和他相处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人反射弧这么长。
  不再在一旁观战,苏晗直接一把抓住那鬼的脖子,看着鬼的脖子在手中折断。齐雒站在他身后诧异地看着鬼。
  “…苏晗?”
  这是他们离别一个月后齐雒对他说得第一句话。
  苏晗看着他的目光穿透自己的身体,竟不准备回应他,就这么转身走了。
  “别走!”齐雒有些着急,目光胡乱寻找着苏晗的方向。
  苏晗看着他向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方向走去,不由得叹了口气。
  对他而言,他觉得自己为齐雒选择的这条路很好,他们之间因恩怨生出的爱情本就是无稽之谈,如果不是他们都分别在自己的人生做了错事,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苏晗…他们都觉得是因为我的原因才看不到你…我不这么觉得。”齐雒不走了,“苏晗,是你不想让我看见你才对!”
  苏晗并不接话,看着齐雒一个人激动。他突然想,这样是不是才应该是齐雒真正的模样?
  一个不神秘,不话里有话的人?
  “其实我觉得我是个话痨,但曾经为了活命我不能说,现在因为我讨厌你所以我依旧不说。”
  齐雒说着,像个赌气的孩子,继续向前走去。他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前面迎接他的是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苏晗就这么在身后一直跟着。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直到眼前终于有了光亮,直到他听到了都市熟悉的车笛声。
  他们就这样没有目的地的,稀里糊涂地回到了凡间。
  或许他们还有矛盾没有解开,或许他们依旧觉得这样的状态是在相互拖欠,但至少走出的那一刻他们明白,带他们重返人间的,是彼此的爱。
  悄咪指示鬼吓唬人的齐悦回来了,苏筠和许飏并肩站在一栋废弃的楼门口。
  “姜云瑶跑了。”齐悦还没开口发问,苏筠已经摇头道。
  齐悦看了看身后陷入死寂一般的小楼,一个人吊儿郎当地坐在小楼的台阶上,“我知道你的疑问有很多…对于这个世界其实我也所知甚少,我虽然在这里呆了很久,但老实说我连脚下的这片土地都没有走完。这里如阴间一样是亡灵的归属,却只属于神,这个空间不受神灵左右,却是神的一份奖励…它带走了神身上的力,却给了神另一条命。”
  苏筠若有所思道,“所以哪怕我并不是一定会在以后选择许飏,但至少现在我们为了彼此活下去,所以那条路还是会出现?”
  “可以这么说,这个空间是仁慈的。”
  “那你呢?你为什么不走?”许飏的问题让齐悦有些猝不及防。
  “你会担心我?”
  许飏没有理会齐悦的调戏,只是一本正经道,“我和苏晗刚来的时候曾经误打误撞进入过姜云瑶的房间,她把自己的房间布置的很像曾经她的寝宫。或许我的理解并不准确,但你在她心中的地位应该不轻。”
  “呵…上路前还要听故事怕寂寞?”齐悦眯着眼看着身后的楼,“曾经对靖宁帝一见倾心的女人并不少,之后你死了为你报仇的人自然也不会少。如果说我当年初见她只是觉得她很像宁笙,想感受一下那份感情,那后来不如说,我是真得觉得她有意思。只不过每个人求爱的方式都不一样。我用我的方式喜欢她,而她不喜欢。”
  “像你这种人,倒是很难找到合拍的了。”苏筠挖苦着说完,就拉着许飏顺着眼前的小道走了。
  “到最后齐悦也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要留下。”许飏看苏筠走着无聊,便开口道。
  苏筠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猜姜云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知最后被齐悦什么打动为他而死,说起来倒也可笑。不过她来这里后就死心了,后来听说齐悦是他的引路人,也没同意和他走。再后来齐悦也来了这里,他们经常是一个人追,一个人躲…”
  “这些是你偷窥后的收获?”
  “你当真以为女子的闺房那么好进?”许飏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我用自己的故事换了她的故事。”
  苏筠看着眼前若隐若现的门,问道,“那个故事的主角是我吗?”
  “是。”许飏同苏筠把手放在门,缓缓用力将门推开。
  “我给她讲一个痴情人和一个自私鬼的故事。里面的痴情人是你,自私鬼是我…”
  “那你现在知错了吗?”
  “知错了。”
  苏筠笑了,主动拉起许飏的手,“知道我为什么改变主意和你走了吗?
  “因为你是我的,只能被我欺负,只能死在我手里,只能与我共生共生…”
  许飏并没有告诉他,齐悦为了姜云瑶留在了那里,迎接他的只有彻底的死亡,没有肉体,没有灵魂,连同他的名字,都会在岁月的长河里散尽。
  那是姜云瑶不原谅他的惩罚,也将是他们的结局。
  看着向山下缓缓沉去的夕阳,这世上或许仍有像他们这样的人,哪怕是挚爱仍不愿妥协,哪怕自己一无所知仍不愿求助,但人生漫长,总有一天人们会明白,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大概,应该,可能没有番外…
  比原本打算的早了几个月…
  这篇我he了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