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9 09:19:51  作者:城西走马
  白猫懒懒地趴在门口,见秦奕出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向他的脚边蹭。
  秦奕将白猫抱起来,走向院中的石桌,在石桌旁坐下,看着渐渐发白的天幕,昏沉的感觉又袭来几分,秦奕直眯眼挺了一会儿,便趴在石桌上睡着了。
  莫子衿醒来的时候,秦奕还在石桌上趴着,白猫在他脸旁趴着,也在打盹。
  莫子衿颇为无奈,从屋子里取了个厚一点的袍子披在了秦奕的身上,暗自嘀咕道:“好好的床榻不睡,偏要趴在这么个地方,着凉了我可不管你。”
  秦奕睡得很沉。
  莫子衿望着他的睡相笑笑,用手指肚划过秦奕脸上的轮廓,认命、认怂,莫子衿这辈子就只陷在这一样事物中难以脱身,于是莫子衿抻过另一个石椅,坐在秦奕身旁守着,等他伴着洒在脸上的阳光醒过来。
  这件事,莫子衿晚上必定要写给秦奕看。
 
  第六十一章 终章
 
  齐霜后来从山外砍了一大堆竹子回来,用刀削成了细细的竹条,说是要给自己的侄儿做些好玩的东西。
  “这东西……小孩子能喜欢吗?”莫子衿拎着齐霜用细竹条编的一个小盒子问道。
  齐霜嘿嘿地笑,“不喜欢我就重新做,直到喜欢为止。”
  “摊上你这么个舅舅……”莫子衿啧啧说道。
  “我如何了?”齐霜手指翻飞地笑道,“我都想好了,阿雪要是生了个小子,我就去教他些拳脚功夫,要是生了个丫头,就让她识些字,读读书。”
  莫子衿笑笑,看着齐霜满脸春风的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了,拉着身边秦奕说道:“走,让他自己在这儿浪吧,不管他,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莫子衿说的好地方,其实就是自己屋子的屋顶,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不过一弯新月身影已经显现,轻浅的银河散发出淡淡的银色光辉。
  夏日的晚风总带着一股好闻的花香,莫子衿深吸了一口,对秦奕说道:“怎么样,这里的风景挺好看的吧。”
  秦奕微微抬着头,向远处眺望,眼中映着点点星光。
  莫子衿扭了扭身子,接着说道:“其实秦府原来的屋顶,要比这里的舒服很多,不过那时候我每次叫你上来陪我你都推脱,这下好了,可算是把你骗了上来。”说罢递给秦奕一壶酒。
  秦奕不大喜欢喝酒,就只是把酒壶搂在了怀里。
  莫子衿吹着晚风,心情很是舒畅,一边喝着酒,一边慢慢地向秦奕身边挪着,一点一点地挪,比蜗牛快不了多少,直到自己的肩膀挨着秦奕的肩膀后才停下来。
  秦奕转头看向莫子衿。
  莫子衿装成没事人一样继续喝酒,天幕已经完全暗了下去,他觉得今儿这夜色是当真好看。
  秦奕悄悄勾起唇角,慢慢张开胳膊环住莫子衿,晚风吹鼓气他宽松的衣袍,衣料摩擦着发出轻微的窸窣声。
  莫子衿忍着笑,灌下一大口酒,向秦奕身上使劲儿地拱了一下,拱得秦奕一晃。
  秦奕眨眨眼睛,用胳膊将莫子衿环得更紧了,紧接着脸便在莫子衿的额头上贴了贴。
  莫子衿闭上眼睛,脸上的笑意浓得化不开,继续向秦奕身上凑,将脸埋在他的颈窝中,吐着微醺的醉意,黏黏腻腻地不知在说些什么,和白日里的他不大相像,让人平白生出些爱怜的感情来。
  秦奕眼里泛着温柔,不掩饰也不躲闪,他将怀中酒壶放在了一旁,侧头轻吻过莫子衿的脸颊,眼角,最后印在唇上。
  莫子衿抬头看他,觉得夏风里的花香更浓了,和秦奕的气息一起,化成无解的□□,却让他欲罢不能。
  在秦奕逐渐热烈起来的亲吻中,莫子衿似乎慢慢被抽干了力气,手中的酒壶自屋檐上滑下,掉落在院子里,“咣啷”一声,吓得院中满头大汗给自己的侄儿编东西的齐霜抖了一个激灵,差点儿被竹条划到手指。
  齐霜向屋顶上望了一眼,不过什么都没看见,兀自摇摇头。
  ——————
  一年后,仍是盛夏的时节,晴空朗日,鸟虫和鸣。
  “秦奕秦奕,你看我带回了什么。”
  莫子衿从门外兴冲冲地进来,将手里的鱼篮子拿给秦奕看,篮子里翻腾着一条黑色的大鲶鱼,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秦奕正剥着一盘莲子,甩甩沾着水的手,只向篮子里瞄了一眼就嫌弃地躲开了。
  莫子衿呲牙笑,向齐霜的屋子喊道:“齐霜,你帮我杀条鱼吧,这鱼太大了我怕弄不住。”
  半晌,没人答应。
  莫子衿疑惑了一下,放下篮子坐到秦奕身边,秦奕如今已经可以与人交流无畅了,随身也一直带着纸笔,只不过墨笔太麻烦,被莫子衿替换成了碳棒。
  “齐霜去哪儿了?”莫子衿抻过一张纸来写道。
  秦奕甩干了手上的水,写道:“去看他的小侄儿了。”
  去年冬天,阿雪生下了一个男孩儿,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自那以后,齐霜至少每个月都要去看他的侄儿几趟,而且每次都要带上一大堆吃的用的。
  这一年中,陵游也给莫子衿写过几次信,信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都是些江湖见闻和他的一些琐碎唠叨,只是字里行间藏着些牵绊和挂念。
  莫子衿本也想回信的,不过想着他云游四海居无定所的,也就罢了。
  而且后来陵游的来信就越来越少了,莫子衿觉得他应该是找到比自己更值得倾诉的人,过他想要的日子去了。
  “好吧。”莫子衿看着秦奕写的话叹了口气,起身拎着鱼篮子边走边嘀咕道:“再让这大肥鱼多活一会儿。”
  秦奕望着莫子衿的背影发了一会呆,等莫子衿放好了鱼篮子再转回来的时候,秦奕仍是在发呆。
  莫子衿笑笑,走过去在他的眼前晃了一下手,写道:“发什么呆呢。”
  秦奕摇摇头,捻起盘子里一个剥好的莲子放到了自己的嘴里,还是有些出神地嚼着。
  莫子衿轻敲了一下秦奕的脑门,也捻过一个莲子嚼着,继续写道:“到底想什么呢,你和我说说。”
  秦奕犹豫了一下,刚想写些什么,齐霜便从门外进来了,脸上堆着满满的笑容。
  “哟,回来了。”莫子衿对齐霜说道,“你那小侄儿怎么样。”
  “好着呢。”齐霜走过来说道,“几日不见就长大了不少,对了,阿雪还让我给你和秦奕带好来着。”
  “改日我也跟你去看看。”莫子衿说道。
  “好啊。”齐霜抚掌笑道,“阿雪见到你估计会开心得很。”
  莫子衿抿嘴笑笑,起身说道:“你回来也别闲着,厨下有条鲶鱼,帮忙杀掉,晚上做红烧鲶鱼。”
  “着什么急,容我喝一口水的。”齐霜说着就要向椅子上坐下。
  莫子衿把椅子一拉,“厨下也有水,快去快去。”说罢就推着齐霜向厨下走。
  秦奕暗自叹口气,继续剥着还没剥完的莲子。其实秦奕刚刚想写的东西很简单,他只是想知道莫子衿的名字。
  说来也奇怪,这么久了,秦奕并没有问过那个整日在自己身边的人叫什么,因为秦奕通常都是将心中所想直接写下来放在那个人的面前,并没有必要多加上一个称呼。
  不过秦奕最近却心血来潮般很想知道,只是因为这几日晚上,他总能梦见一些奇怪的片段,梦见一场汹涌而来的大火,热浪滔天,似乎能将人烤化,又梦见一方别致庭院,锦鲤跃于池,清风抚细柳,再多的情景,便回想不起来了。
  秦奕想着想着,又游神去了,白猫跳上桌台,偷走了两颗莲子都不知道。
  莫子衿带回来的鲶鱼味道很鲜,吃得他有些撑,晚上的时候一只手揉着肚子,另一只手照例写着今日的事情给秦奕看。
  “齐霜说,他那小侄儿长得很好很壮实,阿雪还向你问好来着,我在想过段日子,我们也过去看看她,你还记得阿雪吧?”莫子衿写道。
  秦奕点点头,侧趴在桌上,一只手帮着莫子衿揉肚子。莫子衿将下巴垫在桌上,舒服地哼了一声。
  秦奕看着他的样子笑笑,拾过桌上的碳棒,写道:“肚子好受点儿了?”
  “好受多了。”莫子衿写道。
  “那我问你件事。”秦奕继续写道。
  莫子衿睁开半闭着的眼睛,点点头,难得秦奕这么正经地想问他事情。
  “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秦奕也侧趴在桌上,用左手写道,字迹歪歪扭扭,莫子衿半天才辨认出来。
  “这算个什么问题。”莫子衿嘀咕道,可下笔的时候,却犹豫了起来,望了一眼秦奕,最后却在纸上写了两个字:“燕北。”
  其实不管过了多少年,也不管莫子衿有多洒脱,这件事永远都是他的一个心结,纸上的燕北二字藏了太多的爱恨纠葛。
  莫子衿将这两个字递给秦奕看,又细细观察着秦奕脸色的变化,但秦奕看过这两个字之后,眼神中却没有一丝的波澜,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写道:“记住了。”
  莫子衿知道,秦奕若是对这两个字都没有反应,那他就仍是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他也不得不承认,如今他还是认为,燕北在秦奕的心中留着比他更挥之不去的一笔。
  莫子衿自嘲地笑笑。
  没来由地,又突然觉得胃里更加难受了,想直起身子待一会儿,却被秦奕抓了回来。
  秦奕又铺开一张纸,换了右手写道:“你认得莫子衿吗,这个人在哪?”
  莫子衿愣住,呼吸心跳在一瞬间都停住了。
  秦奕歪头看他。
  半晌,莫子衿才抖着手握过碳棒,压着心里的惊涛骇浪,在那张纸上写道:“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秦奕微蹙着眉头想了想,写道:“我也说不清楚,只是脑中猛然浮现出来的,仅仅就这三个字而已,再没有别的印象了,你认得他?”
  莫子衿笑了,眼眶有些红,重重写道:“我认得,而且我知道,他等你很久了。”
  秦奕怔了一下,忙接着写道:“你知道他在哪里?”
  莫子衿摇摇头,写道:“不过我知道,他早晚会回来的。”
  秦奕看着那张纸出神,似乎是在琢磨莫子衿的意思。
  其实莫子衿还有下半句话想说,这话他没写在纸上,而是轻轻揽过秦奕的肩,对着摇曳的烛火和屋内缓缓流动的温暖空气,说道:“我还知道,某一天,你也会回来的。”
  再后来,那日晚上,秦奕睡得很沉。
  他不知道屋外,莫子衿握着两人交谈的那张纸,哭得像是一个刚被人抢走糖葫芦的孩子。
  ——全文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