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09 09:19:51  作者:城西走马
  城内早已花团锦簇,一进城门,这唱诺声、落轿声、马蹄声、喧闹声,声声混杂,不绝于耳,这些曾经习以为常的场景对于已经在边塞外听了几个月风声的莫子衿来说,简直是恍若隔世。
  听着这些声音,莫子衿便待不住了,进了城门便从马车内跳了出来,于路边的小摊子处买了两坛子烧酒,然后顺着马车的窗子塞给了秦奕一坛,秦奕搂着酒坛子,有些哭笑不得。
  秦府的门庭冷清了一段日子,今日才变得喧闹了起来。秦府众小厮知道自家的主子今日归京,这日大早就开始准备了。院子里的花枝被修剪得整整齐齐,街上洒了水,厨下也备上了不少饭食,一切准备停当后,众人就都在门外候着,想在自己主子的面前露个脸,结果候了半天,只候到了几辆空马车,连自家主子的影子都没见到。
  秦奕此刻正站在宋薄衣家的门外,身旁没一个碍事儿的小厮,只有莫子衿一个人。莫子衿本是不想来的,他和宋薄衣本就没什么交情,但秦奕坚持,他也就跟在他的身后走来了。
  秦奕在紧关着的门外犹豫了片刻,他实则有点儿怕宋薄衣这家中藏着点儿什么妖媚女子,思量了一会儿才抬手要去敲门,却正赶上宋薄衣猛地拉开了门,看着门外的两个人愣住。
  “哟,稀客啊,秦大公子怎么想到上我这儿来了?”宋薄衣愣了片刻后,看着秦奕,靠在门上有些放浪地笑道。
  秦奕只冷冷白了他一眼,也不用他请,冷着脸自顾自地向门里走去。
  看着秦奕走进了门,宋薄衣这才转头看向莫子衿,收了刚刚的笑容,带着几分客气微微颔首,向他说道:“莫公子,进里面坐吧。”
  宋薄衣这家中格局很简单,一方院子两间矮房,院中种着一棵老梧桐,这树在初夏抽了新枝叶,深绿浅绿颜色不一,给那两间灰秃秃的房子舔了点儿生气。
  树下是一方石桌和几个石凳,秦奕挑了一个坐下,拄着头看着刚从门外进来的另外两个人。
  宋薄衣示意莫子衿坐下,自己推门进屋,端了些水出来给二人倒上,这水是白水,无温无色无味。
  “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宋薄衣倒了水后,蹲在石凳上向秦奕说道。
  秦奕懒懒地挑着眼皮,转着手里的杯子。
  “我没中。”宋薄衣继续说道,脸上是一种不羁的笑容,今年初春的科举考试,宋薄衣再次落第。
  秦奕点点头,这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以宋薄衣这狂傲的性子,真要中了,才是让他吃惊的,所以秦奕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布袋子,扔在宋薄衣的面前。
  宋薄衣怔了一下,伸手抓过放在鼻尖儿闻了闻,向秦奕幽幽笑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多谢了。”
  莫子衿在一旁眨了眨眼,他不大清楚布袋子里是个什么东西,只知道这东西是秦奕从一个塞外商人那里买到的,莫子衿原以为那是块儿香,因为那布袋子中总散出一点儿腻腻的味道,如今看来,应该不是那么简单。
  宋薄衣似乎是看出了莫子衿脸上的表情的疑惑,手腕一转,直接把那小布袋子塞到怀里了,撑在桌子上向莫子衿调笑道:“莫公子,这一路下来你是否定了心意了?”
  莫子衿皱了皱眉头,没理解宋薄衣的意思,刚想继续问,就见秦奕控了杯中的水,将杯子一把扣在宋薄衣的嘴上,把他脸上奇怪的笑容挡住,向后猛地一推。
  “呸。”宋薄衣转头挣脱,却依旧是笑,此时却是看向秦奕的。莫子衿被这二人弄得一愣一愣的,直到临走时也没弄明白其中的意味。
  那日晚些时候,秦奕留了莫子衿在秦府吃饭,秦府院中的花开得很艳,由着晚风送来淡淡的香气,再配上几道精致的小菜,那感觉着实惬意。
  饭毕,秦奕也没有再多留莫子衿,他也知劳累了一路,该让莫子衿回去歇歇,自己就算再想拢他在身边,也是该让他能够独自喘口气儿的。
  秦奕这想法自是没错,只是无奈宋薄衣从里面坏事。
  莫子衿从秦府出来后,眯眼感受了一下初夏的晚风,那风清清凉凉的吹得他有些飘然。
  “莫公子。”
  莫子衿刚在飘着,猛地就被这一声拉了回来,睁眼便见宋薄衣立在自己面前,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莫子衿也扯出一些笑,谦和地回了一句:“宋公子。”
  “这称呼真见外。”听了莫子衿的话后,宋薄衣笑道,抬手勾过莫子衿的肩,很亲昵地揽着他继续说道:“你既然和秦奕是朋友,就随他叫我一声薄衣就好。”
  莫子衿不大习惯地转了一下肩,宋薄衣身上淡淡的脂粉味弄得他有些不适应,但碍着秦奕的面子也不好说什么,只咬了一下唇道了句:“薄衣兄。”
  “哎。”宋薄衣轻快地应了一声,另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莫子衿的胸口,调笑道:“这一声兄弟我可不能让你白叫,走,我今儿晚上带你去找找乐子。”
  听宋薄衣这么一说,再联想着他往日的行径,莫子衿登时便明白了这乐子是何意味,他那脸马上就红了,忙推脱道:“薄衣兄,天色渐晚,我又有些疲累,改日吧。”
  “哎,择日不如撞日。”宋薄衣说道,神色顿了顿又接着贴近了莫子衿的耳朵:“莫兄,你不会是从没窥过床笫之事吧。”
  一句话,弄得莫子衿的脸上又红了几分,不过宋薄衣说的却是事实,莫子衿向来独来独往,那种交欢之事不过是偶尔想想而已却并没真正做过。
  尽管如此,莫子衿却并不愿意承认,摇摇头想挣开宋薄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但宋薄衣却更加用力地钳着他,低沉着嗓音说道:“既是未尝过滋味也无妨,今日莫兄不妨就放肆一回,温香软玉,定能让你忘掉一身的疲累。”
  宋薄衣这略沙哑的声音弄得莫子衿浑身一抖,竟然就这样没出息地动了心。
 
  第十四章 倚翠
 
  宋薄衣看见莫子衿这犹豫不决的样子,趁热打铁,揽着他连劝带骗地就向倚翠楼走。
  这倚翠楼算是京城第一大烟柳巷,那里面的女子各式各样。宋薄衣推着莫子衿进了装饰华丽的大门,那些满脸堆笑、涂脂抹粉的女子就立刻凑了过来,这些女子都是认得宋薄衣的,左一个宋公子右一个宋公子地叫得极为亲昵。
  “哟,宋公子,你今儿带来的这公子可比你俊多了。”不知哪位姑娘瞧着在一旁皱眉的莫子衿调笑了这么一句。
  “人是俊,就是还没有开窍。”宋薄衣笑道,拽过躲着的莫子衿,向着那些姑娘说道:“你们今儿要是能把我这个朋友哄高兴了,我可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得,这活我接了。”宋薄衣话音刚落,刚刚说话的那个姑娘立刻拍手说道。
  “不是……”莫子衿滞楞地开口想要辩解,脸上有羞有臊,还有一丝恼怒。
  “公子,有什么话,楼上再说。”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刚那姑娘就挽过了莫子衿的手臂,这姑娘穿得极少,轻纱漫舞,声音甜美,弄得莫子衿脑子白了一下。
  “诶。”趁着这个空当,宋薄衣将一个小布包扔给了那姑娘,正是秦奕与他的那个,“燃着这个,指甲那么大就好。”
  莫子衿睁着眼睛,不知宋薄衣的意思,那姑娘却掂了掂布包向宋薄衣嫣然一笑,“这可要多加五十两。”
  “好说。”宋薄衣笑着接过身旁姑娘们递过来的美酒,挑了一下眉眼说道。
  “公子,楼上坐。”那姑娘又笑笑,转头向莫子衿柔声说道。
  “别……姑娘……我……”莫子衿一阵吞吐躲闪,着实对这里的风景不适应,心里泛悔,也不知怎地,脑海里浮现出秦奕那张清冷的脸来。
  “来这儿你还正经什么?”宋薄衣看着莫子衿如此,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拍,推着他就往楼上送,几个姑娘这时也起了哄,几个人推搡着,在楼上寻了一间空房,将两人推进了里面,也不管莫子衿怎么推拒,反手“砰”地一声关了门,莫子衿再一转身,就觉那姑娘滑蛇一般钻进了自己的怀里。
  “公子……”姑娘那声音黏黏糯糯,“今儿晚上让奴家陪陪你吧。”
  那声音在这燃着幽幽烛火的屋内回荡着,一丝一丝扣紧莫子衿的心,他试探性地搂了一下这姑娘,便觉得这姑娘身子柔软得很,棉花一般。
  如此,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终被香炉中的一点情香引燃,烧得轰轰烈烈。
  在那过程中,莫子衿实则不太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觉得浑身痒热,无法静下,尤其是身下的一处,胀痛得极其厉害,让他的理智有些溃散,朦胧间就只听见了几声呢喃呻~吟,而那声音又渐飘渐远,让他迷茫得不知生死。
  莫子衿于那床笫上醉生梦死,宋薄衣却没有在倚翠楼久留,他在莫子衿那屋外默默听了片刻,便起身出了倚翠楼,向秦府走去。
  天已快至深夜,秦奕饮尽杯中快要凉掉的茶,刚刚想要睡下,就见宋薄衣直接踹了他的门进来,一脸得逞了的微笑。
  秦奕揉着额头重重叹口气,皱眉看着他。
  “你今儿应该谢谢我。”宋薄衣走近屋内来,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说道。
  秦奕不解地看着宋薄衣,眼神带着困倦。
  宋薄衣喝尽了那杯茶,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我今儿算是帮你验了货了,你的那个莫公子还真是单纯得可以,竟连男女之事都从没经历过。”
  秦奕的目光猛然一凛,两步跨过去抓住宋薄衣的衣领,咬着牙恨恨说道:“你什么意思?”
  “嘿哟。”宋薄衣缩了一下脖子,看了看秦奕抓着自己衣领的手,笑道:“一提他你的火气怎么就这么大?秦奕,有些事儿,我劝你可别当真。”
  秦奕眯着眼睛,将宋薄衣的衣领在自己的手上多绞了两圈,勒得宋薄衣直咳,说道:“咳……人在倚翠楼。”
  秦奕这才放手,却仍是死盯着宋薄衣不放,他有时候真的恨不得将这个人生吞活剥。但宋薄衣看着秦奕这样的眼神却仍是笑,继续说道:“进去的时候悠着点儿,里面还燃着香,你给的那香,当真是好东西。”
  的确,当真是好东西,只指甲大的一块儿,早已将莫子衿折磨得精疲力尽,秦奕赶到时,他仍是全身泛红,身上带着星星点点的印记,还说着一些让人难以分辨的话,这一番场景看得秦奕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赶走了屋里那姑娘、敞了窗子,伸手摸了一把莫子衿滚烫的脸。
  那香的药效仍在,莫子衿身上痒痒的根本老实不下,一双手抓住秦奕的胳膊,似要将所有的不适感都发泄在他的身上,秦奕皱眉,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用空出的一只手拽下系着床幔的绳子,用力将莫子衿的手脚捆住,再拽了冰凉的冰丝被子裹住他,压着他的两肩看着他像干渴的鱼儿一样大口喘着粗气用力扭转着身子,直折腾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见他慢慢平静下来沉沉睡去。
  莫子衿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他那脑子昏昏沉沉的,全身带着无力感,歪过头眯上朦胧的眼,就将秦奕站在窗前的身影收了进去。
  莫子衿仍未清醒,只觉自己眼花了,自嘲地笑了笑翻个身想要起来,却没成想自己的手脚被捆着,一用力竟然卷着被子滚下了床。
  站在窗边的秦奕感受到了脚下的震动,转过身来就见莫子衿披头散发地摔在地上,狼狈不堪。
  莫子衿这一摔才清醒了些,吐了口气抬起沉重的头,就见秦奕将一张纸展在了他的面前,上面写道:“昨晚上,你过得可舒服?”
  莫子衿哑然,对着这句似揶揄似嘲笑的话迅速回忆着昨晚的情形,那些细痒而又痛快的感觉让他印象尤为深刻,但那些感觉碰见秦奕的面孔却又让他臊得不行,那脸便红得似要滴出血来。
  秦奕看着他这番样子,摇了摇头,摸进被子中替他解了手上和脚上的绳子,莫子衿低下头,默默不语由着秦奕摆弄,却在不经意间瞥到了散落在身上那被子的空隙处,自己大腿上侧白色的印记。
 
  第十五章 代价
 
  莫子衿看了这东西后立刻呆住,小腹莫名地坠了一下,把头埋得更低,觉得看见秦奕的衣角都如此难为情。
  秦奕眼见着莫子衿神情的变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了那些污物后,闭眼叹了一口气,抬手将那块儿的被子拽好,揽过仍坐在地上的莫子衿,将他拥在怀里连人带被地打横抱了起来。
  莫子衿觉得身子一飘,差点儿轻呼出声,下意识地勾了一下秦奕的脖子不让自己掉下去,稳下来后又觉得这一姿势太过放肆了些,想把手拿下来但又不敢在秦奕的怀中乱动。
  秦奕本有些怒气和无奈,此刻看着莫子衿的反应倒是有些想笑,故意慢吞吞地向床榻挪过去,将怀里的人在床榻上内侧放好,然后出了房门打算去差人弄些洗澡水来给榻上那个人洗一洗。
  秦奕开门出去后,莫子衿无力地缩在榻角上,紧张地思量着秦奕是何时找到他的,又是否看见了他昨晚的那些行径,又在想若是真的看到了他以后应该和秦奕如何相处下去,这些乱糟糟没有答案的想法混在在一起,让莫子衿的脑子更沉了些,竟没听见屋里的哗哗水响,直到秦奕再次站在他的面前,他才回过了神。
  “洗个澡吧。”秦奕在纸上写道。
  “啊?”莫子衿愣愣地回了一句,这一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嗓子哑得厉害,喉咙里火烧火燎的,弄得他皱了一下眉,接着又缩了一下身子,到底是不愿意在秦奕面前坦然,摇头吞吐道:“不……不必了。”
  秦奕见着莫子衿这幅模样,用鼻子冷哼一声,将手里的纸张团了,墨笔“啪”地扔到了地上,然后再次抱起了榻上的莫子衿,疾步走到浴桶旁,手上力道一松,将他连人带被扔进了浴桶中,将浴桶中的水哗啦啦地溅了一地。
  莫子衿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扔进了桶中,呛了几口水进去,好不容易才摸到浴桶的边缘,趴在上面咳着,悄悄抬眼瞄着秦奕,当真是后悔昨夜听了宋薄衣的那些话,来了这么个鬼地方,惹了这一身说不清的东西。
  “洗干净。”秦奕立在一旁出声说道,语气平静却不怒自威,吐字和常人略有不同,说罢就转身向屏风后走去。
  “秦……”莫子衿对着秦奕的背影小声唤了一句,想想便也罢了,缩回浴桶内,紧张又懊悔地清理着自己的身子,那上面留下的点点印记直叫他额头发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