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0 11:02:43  作者:琅琊子

   《[综武侠]那个专和反派交朋友的剑客》琅琊子

  什么是剑?以情入剑,寄情于剑,一剑出,红尘现!
  朝闻道,夕可死矣。
  在临死之际,陆红尘带着遗憾闭了眼。
  谁知道他还能睁开眼。
  但这已经不是他熟悉的世界。
  没有关系,在这个世界,陆红尘依旧有朋友。
  只是,交的这些个朋友……
  叶孤城你身为一城之主,绝世剑客,为何自堕红尘?
  宫九你天资横溢,武功高强,身世高贵,有什么想不开要去谋那个位置!
  但,既为朋友……
  一剑红尘缠,沧海归无际!
  在决战之际,陆红尘握着剑笑着说,“陆红尘最大的缺点,就是护短。”
  陆小鸡笑着说,“你这样可是会没朋友的。”
  陆红尘摇摇头,“有人告诉我,护短才会让朋友心暖。”
  这是一个没有内力的武功高手混武林的故事,也是一个护短狂魔混武林的故事,姑且看做论内力尽失混武林的可能吧。
  注意:
  1.本文主攻,CP是西门吹雪,雷者退。
  2.主要以陆小凤世界为主。
  3.每晚11点更新,其余时间都在修文。
  4.可能进展会有点慢。
  新文已开坑。小天使点进去看一看,有兴趣的可以收藏哦!
  《小师傅,快来收了我呀!》
  玄空下山只有一个目的——度化世人,建立佛国。在这个过程中,他收获了大魔王一只,小魔王若干。佛国内,遍地是魔。
  若不是头上泛着金光,他还以为自己是魔王转世。
  看着那只在佛国里肆意宣告主权的妖魅大魔王,他低眉:过来!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背后伸出,摸上他的胸膛:小和尚,我来了。
  ps:这是一个佛子一路劈荆斩棘,度化妖孽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红尘,西门吹雪 ┃ 配角:叶孤城,陆小凤,楚留香,李寻欢 ┃ 其它:武侠,江湖,剑02-09 完结
 
 
第1章 引子
  “咳,咳咳!”大口大口的血从陆红尘口中涌出,但陆红尘的嘴角弧度却越扬越大。
  什么是剑?剑者,利器。剑意,人心。以心悟剑,以心凝剑,剑中有心,心中有剑,剑意不灭,剑心不死。
  什么是剑?以情入剑,寄情于剑,一剑出,红尘现。陆红尘手指勉强动了一下,碰到了冰冷的剑柄。那是他的剑,以他的名字命名,红尘剑。
  他对不起它,它陪伴他这么多年,他为它取名红尘,然而直到现在才真正懂得了红尘的含义,才真正领悟了他自己的剑道,然而却不能与它分享。更过分的是,它恐怕要陪着他永远埋葬在这深无人知的山谷了。
  若是可以,他会起来找个岩壁,挥出一剑,留下传承,尽管他现在被废了丹田,功力尽失,但他的剑却已然更上一层。再给自己挖上一个坑,立一块无名碑,总比暴尸荒野,被野兽啃死强。
  可惜他不能,他经脉尽断,从高高的山顶摔下来,只能僵硬地躺在湿润的泥土上,等着自己死去。
  僵硬地动了动手指,一根,两根,三根,直至将红尘剑牢牢地握在手中,才猛地松了口气,“咳咳,咳咳!”血大滩大滩地流出来。
  陆红尘望着天,也不知道老友的事解决没有。陆红尘有个缺点,这个缺点几次将他置于死地,但最后他都幸运的脱身了,现在……看来他的运气已经用光了。
  但陆红尘无怨,只是有些遗憾。他握着红尘缓缓闭上了眼睛,朝闻道,夕可死矣。
 
 
第2章 初入(第一个世界)
  海风呼呼地吹着,海浪拍打在沙地上,将不少海中的珍宝送上陆地。
  天微微亮,一个身影在海边挥着剑,劈、砍、刺、点、撩、崩……这般简单的剑式他练了不下十遍。日日练剑,自少年起,三十年从未间断。纵使他已经成了天下闻名的剑客——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叶孤城收起手中的剑,那是一把形式奇古的剑,他从没用过其他的剑,从他得到这把剑开始,他就日日拿着这把剑,三十年,他已经对这把剑了如指掌,剑长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剑是好剑,这世上恐怕也没有几把。
  但他现在看到了另一把剑,另一把不下于他的剑的剑,而这把剑却不属于任何一个他知道的剑客。
  那是一把铁剑,上面似乎被海水腐蚀,还有一些锈迹。但这并不妨碍叶孤城在看到的第一眼就认为这是一把好剑。因为上面有剑意,这证明他有一个是不世出剑才的主人。叶孤城的剑之所以是好剑,也是因为它是叶孤城的佩剑。
  剑是好剑,但应该与剑紧密相连的主人却不在。叶孤城紧了紧剑,沿着海边走去。果然,在离剑不远的地方,躺着一个人。
  他在一块岩石的后面,若是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他。当然,一旦天亮,渔民们到海上捕鱼,只有这么大的海岸,这人肯定还是会被发现的。
  但因为他的剑,叶孤城对附近上了心,然后发现了他,也不得不说,这是缘分,也是运气,看来这人的运气还不太差。
  微弱的呼吸声,鼻尖已经开始闻到海水的咸味里混杂的越加浓郁的血腥味……叶孤城将剑别在腰间,蹲下身,那人全身的经脉都在渗着血,这人穿着一袭黑衣,若不是叶孤城眼尖,只怕也发现不了这些。而且,面前这人没有内力!
  叶孤城面色一变,抱起这人飞快地朝着城内飞去。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带上那把剑——那把带有些许锈迹的铁剑。
  叶孤城立在庭院中,看着手上这把铁剑。长三尺,重七斤。整把剑都是黑色,剑柄和剑身浑如一体。
  门户开合的声音传来,叶孤城转过身去,看到大夫一脸遗憾地对他摇了摇头,“全身经脉尽断,丹田被废……”
  后面的话大夫没有说完,叶孤城也明白,“经脉还能再接起来吗?”
  “这……”大夫犹豫了一下,“只能看命。”扯了扯白胡须,“就算接好了,也不能拿重物。”说着看了一眼城主手中的铁剑。
  叶孤城默然。
  “接。”叶孤城开口。然后走进屋,将铁剑放在男人的身旁,静立了半响才离去。
  陆红尘醒来的时候,意识还有点模糊。习惯性的去摸自己的剑,手指动了动,却只摸到滑溜的绸缎。费力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前的是雕花的床梁和绣花的苏锦。
  转头,看见距离自己一寸的铁剑,想伸手去拿,才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一寸的距离,对他来说,如同天堑。
  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被废了丹田,断了经脉,投下山崖,还记得谷底湿润腐朽的泥土的感觉,现在他还没死,果然是他的好运还未用完吗?这样想着,陆红尘弯了弯嘴角。
  这一幕刚好被叶孤城看见,叶孤城本是顺路过来看看,没成想看到了这一幕。不管是谁,他现在还能笑出来,就是非常人所能及的英雄。眼底的欣赏之色却是转眼尽皆化为遗憾。他在门口站了许久,还是转身离去。
  陆红尘感觉到门外人的气息,无他,叶孤城身上的剑气实在太盛,对同是剑客的人,就如同黑夜中的灯火,明白无误。
  陆红尘本以为这位剑客会进来,但他却是走了。想了一会儿,陆红尘就明白了这位剑客的心思,心里浮起一丝暖意,这样的人,若是为友,必是舒心的。
  “公子。”一个丫鬟脆生生地叫着,手里端着一个黑瓷嵌金的碗,走了进来。她将药碗放在一旁,俯身抱起陆红尘的上半身,往床头垫了一个枕头,将陆红尘的身子小心地安放在枕头上,这才坐到床边,端起药碗,给陆红尘喂药。
  陆红尘一直笑着看着她做这一切,这时也只是顺从地张开嘴,一勺一勺,直到陆红尘把药喝完了,这丫鬟才露出笑容。
  她一笑,两颗小虎牙就露了出来,衬着大大的眼睛,甚是可爱。
  “是你救了我吗?”陆红尘温和地笑着。
  “是我们城主!是他把你带回来的,还有你的剑。”小丫头说到城主的时候,眼里露出崇拜的光,说到他的剑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眼里露出一丝怜悯之色。
  这丫头……情绪明显得他都不用猜。看着为自己感到哀伤的小丫头,让陆红尘忍不住想要摸摸她的头,安慰一下她。
  他心念一动,只有几根手指稍微动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情况,无奈地笑了笑,还是不习惯啊。
  小丫头看见陆红尘的举动更加伤心了,她看着眼前的男子,五官平常,因为受伤的原因,带着病态的白,瘫倒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但却有种奇怪的令人亲近的气质。怎么说呢?她年纪小,形容不来,只觉得是一种和自家城主完全不同的英俊,像,像什么呢?
  “想什么呢?”陆红尘无奈地看着这丫头在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出神,不得不出声将她的思绪唤了回来。
  小丫头还在苦苦思索,突然听得一声唤,回过神来,正对上陆红尘看着她的包容的眼神,对了!像爷爷!
  “我很老吗?”小丫头这才发现自己刚刚一不小心说了出来,红了脸,就是像爷爷嘛!只有爷爷才会有这种目光。
  “绿蚁?”窗外一声呼喊。绿蚁回应了一声,就要将陆红尘放躺在床上,却被陆红尘阻止了,“我也躺了许久了,现在就想坐一下。另外能不能把窗户撑大一点,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绿蚁想着大夫爷爷的吩咐,公子现在不宜多动,最好仰躺……抿了抿唇,不说话了。陆红尘见状也知道必是大夫吩咐了什么,但他也不想退让,每一次历经死亡,都会让他感到生的可贵,他想要呼吸新鲜的空气,想要看看这新鲜的世界,这种欲望强烈而迫切。
  绿蚁等了半响,也不见公子说话,抬头望去,看见公子正在出神地望着窗外。心中顿时一软,瘪了瘪嘴,终于松了口,“公子,那只能一会儿,一会儿我就过来。”
  “好。”陆红尘看着眼前这小丫头,“也不用叫我公子,我姓陆,名红尘,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绿蚁有点羞涩,“陆公子。”
  陆红尘无奈,但也点了点头,“我想拜见你们城主,表示感激之情,能帮我通报一下吗?”
  绿蚁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语气迟疑,“城主很忙的。”虽然陆公子长得很好,看起来也像个好人的样子,但以往这样不怀好心的接近城主的人也是不少。
  陆红尘一眼就看出了绿蚁的想法,不由失笑的同时,对这个城主多了一丝好奇,“只是通报一声,见与不见都在城主。”
  绿蚁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将窗撑得大些,然后离开了。
  窗外的花开得正好,盛发出勃勃的生机。
  绿蚁不久就回来了,说是一会儿,真的是一会儿。“城主说他晚上过来。”
  陆红尘点了点头。然后他就看到绿蚁在他身旁开始折腾起她刚刚带来的那个漆木盒子,漆黑的木盒上红色的梅花栩栩如生,精致的工艺,就算不懂行的陆红尘也知道必非凡品。又想起刚刚用来盛药的黑瓷嵌金的碗,和身下这闻名的苏锦。短短时日,所见所用俱为精品。他对这位城主的好奇又多了一重。城主,不知是哪个城的城主?
  正想着,就看见绿蚁探过身来,将他抱入怀中,放平。陆红尘的心态一向很好,这次本以为必死无疑,却还能侥幸活了下来,他是感激的。对于绿蚁,能够不顾男女大防为他做这些,他也是感激的,正想将自己的感激说出口的陆红尘瞬间感觉到了不对。
  绿蚁将他放平了之后没有离开,而是就此解起了他的衣服。“绿蚁姑娘,你这是做什么?”陆红尘整个人都僵硬了。
  “大夫爷爷说,要每天按摩才能恢复得快。”绿蚁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她爷爷是大夫,她从小给他爷爷打下手,这些也是司空见惯。
  “那我昏迷的这些天……”
  “都是我为公子按摩的。”绿蚁似乎也明白过来,两只眼弯成一道月牙儿。
  “多谢。”陆红尘郑重地开口。
  绿蚁本来还想打趣,听到陆红尘郑重地道谢,却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些是绿蚁应该做的,大夫爷爷说,学医就该济世救人。”绿蚁说着又看了陆红尘一眼,安慰道,“绿蚁听大夫爷爷说,公子会好起来的,也能够正常的行走,除了拿不了重物,其他的都跟常人一样。”
  陆红尘笑了笑,绿蚁虽然会武功,但她终究不是江湖人,不是男人,不明白拿不了重物对一个江湖人,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将话题转了过去,“你为什么叫你爷爷叫大夫爷爷?”
  “因为我说爷爷大家都不知道是谁,我一说大夫大家都知道了,我又不能不叫他爷爷。所以我就叫他大夫爷爷。”绿蚁挂上一个大大的笑容。
  陆红尘现在已经被脱掉了衣物,现在他躺在床上,身边只有一个女子,这女子还在他身上上下其手,虽然不是常人想象的那个样子,但他终究是不自然的。“绿蚁,给我讲讲江湖的事把。”话一说完他就后悔了,绿蚁应该是没有接触过多少外面的世界的,要不也不会养成这样的性子。
  但令陆红尘吃惊的是,绿蚁还真就兴致勃勃地讲了起来,还讲得头头是道的,首先讲得就是一个剑客——西门吹雪,“西门吹雪,吹的是血,不是雪……”
  听着这些陌生的江湖事情,陆红尘有点茫然,这不是他熟悉的世界,他的世界规矩由官府制定,犯禁者斩。而这个世界,侠以武犯禁。这些事,这些人,也从未出现在他的世界。
  “公子?”陆红尘回过神来,天下这么大,总有他不知道的事不是吗?听说他是城主救回来的,到时候问一下这位城主便是了。他刚刚从绿蚁的口中得知了这位城主的名字——叶孤城。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叶孤城。海外白云城的城主。想起那天门外的剑客,陆红尘想见这位城主的心情变得迫切起来。
  但陆红尘最终还是没有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叶城主,因为他……生病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蠢作者沉迷于码文,竟把昨天要发文的事忘记了……所以今天早上蠢作者一大早爬起来更新了,嗯,今天晚上11点还有一章。新文开坑,日更三千,欢迎收藏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