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0 11:06:49  作者:迷城城主
  “她本就是死人,别大惊小怪的。”柳十三指挥着他,“赶紧将她抱回房间去。”
  薛珽云小心翼翼的靠近洄夕,洄夕趴在桌上一动不动。薛珽云伸手抱起她,只觉得一阵凉意从双臂直达心底,手中的人轻的几乎没有重量。他快步上楼,暮摇紧跟着上去。将洄夕放在床榻上,暮摇将灯笼中的烛火取出来,放在一旁,“去把窗户关上。”
  “为什么?”
  “火灭了,她就直接没了。”
  薛珽云急忙将窗户关上,看着那微弱的火苗子,不放心道,“这火可以燃多久?”
  “三天。”
  “你的意思是让我三天之内将六弟带到这里来?六弟在岭城,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三天内怎么可能赶得来?”
  暮摇道,“我怎么知道。”说完下了楼。
  柳十三等在楼下,薛珽云抢在暮摇之前下了楼,问道,“现在怎么办?”
  “她动不了,只能等着薛珽轩来看她。”柳十三摇着手中的云绸扇,漫不经心的说道。“可六弟不知道洄夕在这里啊,知道了三天之内也赶不过来的。”薛珽云有些苦恼,“都是有情人,可惜了。”
  柳十三笑了笑,“的确是有情人,就为了回来看一眼她的情郎,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放弃了。有缘自会相见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天色渐晚,薛珽云告辞离去,柳十三吩咐暮摇每隔一个时辰去看一眼那撮火苗,自己回了屋睡觉。
  子时前后,阴气最盛,暮摇去看洄夕时,火苗子很是旺盛,洄夕安静的躺在床榻上,嘴角竟有一丝微笑。暮摇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喃喃道,“都成这副样子了,怎么还笑得出来。”嘀咕完,又看了一眼那盏灯,转身离去。
  下楼的暮摇没有回屋,而是坐在柜台后,像是在等什么人。
  没过一会儿,门口走进来一个人,一个男人,男人穿着奇怪的衣服,头发乱糟糟的,垂下来挡住了大半张脸,背上背了把暗色桃木剑,剑上缠了一根铮亮的铁索。跨进门的时候带进来一阵凉意。
  男人看了暮摇一眼,环顾了一番四周,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楼上。暮摇冷冰冰的说,“没有空房了,找下家吧。”
  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我不是来住店的,我是来找人的。”
  “你想找谁?”
  “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子。”
  “没有。”
  男子侧头看向她,眼神犀利,“是吗?”说完身体离开了原地,眨眼间便到了上了楼梯。暮摇正要追上去,却听见柳十三的声音,“哎呀,真真是稀奇啊,暮摇,你看看这人,又是锁魂师,又是收妖师,得多累啊。”
  男子看着面前挡他去路的人,剑眉邹成一团,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啊,我是客栈的老板啊,我姓柳,名十三,你可以叫我柳老板,但我更希望你叫我柳公子。”柳十三眯着俩桃花眼看着他,嘴角盛满笑意。
  对面的男子看着柳十三的笑容,想起门前的那两串红灯笼,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追这个女鬼追了三年,不能再让她跑了。”
  柳十三继续笑,“可是从没有人可以从我这里带走人,我想你也不例外。”男子有些发怒,却只是忍着,柳十三继续道,“何况,你现在抓她回去也没用了,她就快灰飞烟灭了。”男子抬起头,沉默。
  柳十三道,“打伤她的是你吧,何必苦苦相逼呢,她不过是回来了心愿的,心愿了了,她自然会走的,心愿没了,你将她带回去也没用。如今你让她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会不会狠了些?”
  “这些不归我管,我只知道她是鬼,必须得去地府投胎,要是每只鬼都和她一样,那人间不得大乱啊。何况,又不是我逼她回魂的,她要是不选择回魂,就不会灰飞烟灭。”男子辩解道。
  还真是死心眼…柳十三揉了揉额角,眼前这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似乎比想象中的好对付一些。“她要是不回魂,能躲你三年吗?”
  “她要是乖乖跟我走,我能追着她不放吗?”
  柳十三翻了个白眼,“好了好了,这位兄台,我们下去说话?”说完,便摇着扇子优哉游哉的下了楼,也不管男子是否下去了。男子看了一眼那扇木门,里面便是那只女鬼,是冲进去呢,还是下楼聊天呢?
  柳十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下来啊。”
  男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了楼。
  “暮摇,上酒。”柳十三对着柜台后面的暮摇眨眨眼,“上最好的酒。”暮摇正在看账本,账本翻到了新的一页,上面只写了个“血玉一块,来自洄夕”,听见柳十三叫她,她便放下账本,去后屋拿酒。柳十三挑挑眉,“兄台,今晚我请你喝酒,上好的女儿红,隔壁张大娘为她女儿准备的,埋在地下十六年了,绝对的好酒。”
  男子坐下,撩了撩眼前的头发,说道,“我是来锁魂的,不是来喝酒的。”
  暮摇拿了一坛子酒“嘭”的一声砸在桌上,柳十三拧着盖子不好意思道,“这姑娘脾气不大好,来来来,我们喝酒。”酒倒出来的那一刻,酒香溢满了整个客栈,还没喝就被熏得微醉。
  男子闻着酒香,有些心动。柳十三将酒碗递给他,说道,“相遇就是朋友,是朋友就喝。”男子看了看柳十三,柳十三脸上挂着一贯的人畜无害的笑容。男子鬼使神差的端起酒碗,一口而尽。
  “好酒量,来,再来一碗。”柳十三又给他倒满。“真是好酒啊。”男子满意的点点头。“那可不,这可是兄弟我好不容易弄来的,喝光了就没了。”柳十三也开始喝。
  两人你一碗我一碗,很快,一坛子酒就被喝光了。
 
 
第3章 浮生醉第三章
  薛珽云来的时候,便看见柳十三和一个陌生男子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暮摇在一旁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桌子。
  “喂,柳十三,醒醒。”薛珽云推了推他。
  柳十三有一个缺点,就是逢酒必喝,一喝必醉。但是也有一个优点,就是喝完酒睡一觉立马清醒。他睁开眼睛,看着薛珽云放大的脸,噌的坐直,叫道,“靠我那么近,你想做什么?”
  薛珽云伸出手,邪恶道,“劫色啊。”
  “去,收起你这放荡的笑容,恶心。”柳十三起身,看了看对面还在睡的人,又看了看自己道,“我去换身衣服。”
  薛珽云冲他背影叫道,“快点出来啊,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然后凑到暮摇身旁,指了指睡得正熟的男子问道,“他是何人?”
  “你自己问他去。”暮摇扔下一句话,转身进了厨房。
  薛珽云拿起桌上的酒坛子闻了闻,将剩下的最后一口酒倒进了嘴里,再将坛子猛地砸在桌子上。男子立马直起身子,大叫道,“怎么了?”
  薛珽云笑眯眯的坐在他对面,双手撑着下巴,“兄台,你叫什么名儿啊?”
  “你叫什么名儿?”
  薛珽云笑得更开,“我啊,我以前叫薛珽云,现在叫柳云。”
  “俞双师。”
  “俞双师?”柳十三从里屋出来,手里依旧握着那把云绸扇,“真是人如其名啊,双师大侠,我上等的女儿红可是被喝完了的,你是不是该离开了?”
  俞双师果然起身告辞,“多谢柳公子的好酒。”走到门口时,似乎想起了什么,顿住脚步说道,“既然是我将那女鬼逼得魂飞魄散的,我会想办法救她。”
  柳十三笑了笑,“静候佳音。”
  暮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一旁,嘲讽道,“这人脑子有问题吧。”
  薛珽云不明所以,问道,“他究竟是谁啊,来这里做什么的?”
  “他啊,他就是打伤洄夕的锁魂师,看见他背上那根铁索没有?不管你是男鬼女鬼,恶鬼厉鬼,被锁上了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什么路?”
  柳十三举起云绸扇,在薛珽云肩上敲了敲,“黄泉路啊。”
  “那不正常吗?是鬼都得走一走那条路的。”
  柳十三坐到榻上,“还不笨嘛,你不是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吗?什么?”
  薛珽云走过去,带着一脸你绝对想不到的表情说道,“昨晚我去了趟宫里,三哥说西凉国的皇子来乾州会经过岭城,六弟负责迎接。也就是说,六弟最近会来乾州。什么叫做巧合?我算是知道了。”
  “说明洄夕和他的缘分还未尽,这不,续缘来了。”
  “说的有道理。”薛珽云赞同的点点头。高兴了一会儿,他又愁眉苦脸道,“我担心六弟不能及时到啊。”
  “又不是你的事情,何必担心?今儿天气不错,出去走走?”
  “说的也是。走吧,出去走走。”
  乾州城里种满了柳树,枝叶繁茂,一条小溪穿城而过,溪畔也全是柳树,因此得名浣柳溪。两人出了小巷子,沿着浣柳溪散步。路过东大街时,看见了一家新开的估衣铺子,铺子前人来人往的,生意很是不错。
  薛珽云伸长脖子瞧了瞧,说道,“走,我们去看看。”
  “你送我一套衣裳我就去。”柳十三道。
  “没问题。”薛珽云爽快的答应。
  两人走进铺子时,已没有了客人,小小的屋子里摆了两个木架子,上面挂满了各式的衣裳。一个女子坐在木架子旁,一身翠绿烟罗纱裙,上面缀着些金黄色的小花儿,蓝色绣花鞋露出一个尖儿。她低着头刺绣,长发垂下来铺在地上。纤细的手飞快的穿针引线,绣的是一副鸳鸯戏水图。女子绣得过于认真,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薛珽云咳了两声,女子应声抬头,随即露出一个笑容,嘴角的弧度弯的刚好,“两位公子看衣服吗?”
  柳十三看了她一眼,长得倒是花容月貌,笑容也很好看,只是未达眼里。可能做生意的人都是如此吧,顾客只是过客,笑容便只是招牌式的笑容,不带感情。
  薛珽云眼睛亮了亮,说道,“原来老板娘如此漂亮,怪不得生意这么好。”女子放下手中的活,站起身道,“公子见笑了,莫瑾见两位公子气度不凡,怎么会来估衣铺?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两位要是想要选到称心的衣裳,恐怕得去对街的布庄选料子,再去旁边的裁缝铺量身定做。”
  薛珽云愣了愣,问道,“你叫莫瑾?莫老板这是什么话,难不成不想做我们的生意?”
  “哪里的话?公子要是看得上这些衣服,乃是莫瑾的荣幸。”
  柳十三笑道,“虽然我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但是我着实没钱,如果我有钱,肯定不会来你这里了。”他对薛珽云道,“你不是要送我吗?给我选一套。”
  薛珽云将那些衣服都看了看,赞叹道,“这些衣裳都是姑娘你亲手改的?”
  莫瑾点头。
  “真是可惜了你这么好的手艺,用在了这些旧衣服上。”
  “将旧衣服变成新衣服,不是更好吗?”莫瑾笑道。
  “说的也是。”薛珽云拿了一件极其普通的麻布粗衣,仔细瞧了瞧问道,“这个怎么卖的?”
  “这件衣裳恐怕不适合这位公子。”莫瑾看着柳十三道。柳十三赞同的点点头,“姑娘很有眼光呀,我也这么觉得。”
  薛珽云拿着衣裳在柳十三面前比划了一番,真心实意的说,“我觉得很合适,这布料还是新的呢,在你这估衣铺中可不算是上品了吗?”说完,不管柳十三的不满,继续道,“不管多少钱,给我包起来吧,等等,好像短了,你给加长一些,还有,在袖口上绣一个云字,三天后我们来取如何。”
  莫瑾看了一眼柳十三,答应道,“好的。请先付一下定金,如果延期或是公子不满意,可退还的。”
  “姑娘可真会做生意。”薛珽云掏出一锭银子,“少了三天后来补,多的算到下一次吧。”
  “好,两位慢走。”莫瑾开始送客。
  柳十三和薛珽云出了估衣铺,慢慢走回小巷子。拐进巷口几步,便听见张大娘气急败坏的声音,“是谁啊,谁家的小兔崽子,把我的女儿红给挖走了。”随后听见两声闷响,又听见张大娘的声音,“不要让我逮到他,否则让他好看,气死老娘了…”声音充斥了整条巷子,一条老黄狗正慢悠悠的晃到巷口,刚想走进巷子,却及时打住撒腿跑开了。
  薛珽云一脸惊讶的看着老黄狗,由衷的叹道,“真是条识时务的狗啊。”抬头看了一眼天,刚好一朵白云停在头顶,他道,“今早我在你那小破客栈里看见的那坛子酒,很像张大娘家的女儿红啊。”
  柳十三也看了看天空,漫不经心道,“确是女儿红,但是你怎么能说是张大娘家的呢?”
  “我尝了一口,那味道分明就是张大娘家的女儿红的配方才能酿出来的,老实说,是不是?”
  柳十三用食指关节揉了揉太阳穴,他想起上个月张大娘的女儿年满十六,张大娘在巷子口唠嗑了好半天,说她女儿到了出嫁的年纪了,十六年前埋的女儿红该挖出来了。“我酿的女儿红,绝对不比皇上喝的宫廷御酒差,独家秘方,祖传的,传女不传男…”柳十三还记得她说这段话时,脸上骄傲的表情,也记得她越说越兴奋,将那所谓的独家秘方给说出来了一半,幸好她的闺女做饭不太顺利,房顶冒了些烟气儿,张大娘见状,慌慌张张的回了家,那秘方才勉强还算是秘方。柳十三更记得,张大娘在说秘方的时候,他就已经动了歪心思,那么好的酒,不尝尝岂不遗憾?
  “你喝出来了?”
  “自然,张大娘说的那几味配方果然独特,我找人试着酿了酿,味道还不错,却总归少了些味儿,今儿我算喝到正宗的了。”
  “什么配方很独特,什么正宗的?”张大娘突然出现在门口,将逗留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