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0 11:06:49  作者:迷城城主
  薛珽轩没有动,洄夕走到马的旁边,却发现自己上不去,看着无动于衷的薛珽轩,冷哼一声,赌气的往回走。
  走了一会儿,就听见马蹄声,和薛珽轩带着笑意的声音,“生气了?”他伸出手,“上来吧。”洄夕第一次使了小性子,没有理他,而是快步向前走去。薛珽轩急忙追上去,挡在她跟前,有些着急道,“真的生气了?”
  洄夕绕过他,继续走。薛珽轩翻身下马,懊恼道,“我不是故意的,你陪你一起走还不行吗?”
  洄夕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又不想走了。”
  “那骑马?”
  “不。”
  “那怎么回去?”薛珽轩犯了难,突然,他两步走到洄夕前面蹲下身,说道,“我背你回去。”
  洄夕看着他的背影,眼睛有些发胀。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骑马回去吧。”
  薛珽轩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反常,但是也依着她。
  回了城里,才发现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大红灯笼,一片喜气洋洋。街上人山人海,齐齐望向皇宫的方向。
  洄夕疑惑道,“他们在做什么?”
  薛珽轩只是拉了她的手快步走着,“回去吧。”
  没走几步,一声巨响响起,空中一片绚烂。洄夕抬头望去,硕大的烟花照亮了整片天空。一朵接着一朵,五彩缤纷,形状各异,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可是这些不属于她,永远也不可能属于她。而是属于她最爱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的。
  “太子的婚礼就是不一样啊。”洄夕露出一丝苦涩的笑。
  薛珽轩看着她,烟花落在她脸上,印出层层暗影,眼里的悲伤那么明显。
  薛珽轩不知该怎么安慰她。虽说他很希望薛珽靳娶了慕容飞雪,伤了洄夕的心,自己就会有机会了。可是他看着洄夕难过,心也忍不住揪着,跟着她一起难过。他偷偷溜出来,将洄夕带出去,不过想分散她的注意力,不想让她看见薛珽靳的迎亲队伍走过,不想让她看见那热闹气派的场面。
  他自己也迷茫了。他应该做的,难道不是让洄夕亲眼看着她最爱的男人是怎么将另一个娶回去,怎样伤害她的吗?
  旁边一个声音传来,“太子就是不一样啊,慕容将军的女儿可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才能嫁给太子。”
  “可不是吗?今儿皇上还亲自册封她为太子妃呢,等太子登上皇位,那可就是皇后了。”
  “呸呸呸,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幸好没被人听见。”
  ……
  洄夕脸色苍白,却释怀一笑,慢慢往回走。薛珽轩怕她出事,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第8章 浮生醉第八章
  洄夕坐在窗前,手中拿了件男子的衣服,手指轻轻的摩挲着衣领的位置,望着窗外发呆。
  薛珽轩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身后,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衣服,抖开一看,上面一株翠绿的竹子傲然挺立,栩栩如生,正是自己画的那幅。“这是你为我做的?”薛珽轩惊喜的说。
  洄夕被他吓了一跳,看着他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有些心酸,狠了狠心,还是如实说道,“不是给你的。”
  薛珽轩脸色一变,将衣服扔在一边,皱着眉头说,“上次你作画就是为了给薛珽靳做衣服?早知如此,我才不会帮你画了那幅竹子。”
  洄夕见他像小孩子般的赌气,不禁笑了出来,调侃道,“多亏你画得好,这衣服才做得如此漂亮。”
  薛珽轩躺在躺椅上,不满道,“你这不是故意伤我吗?”
  洄夕没有再答话,走到琴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琴。虽然琴声断断续续,薛珽轩却闭着眼睛,听得很认真。洄夕的声音伴着琴声响起,“你有什么还没有实现的愿望吗?”
  薛珽轩仍是那个姿势,就像没有听见一般,没有任何回应。洄夕以为他不想回答,便没有再问。半晌后,薛珽轩却猛地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洄夕说,“你想知道吗?”洄夕一愣,不知他指的什么。薛珽轩续道,“我的愿望。”
  洄夕点点头。
  薛珽轩向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洄夕犹豫了一下,走至他跟前。薛珽轩拉过她,沉声道,“我想当皇帝。”洄夕噌的站起身,后退了两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薛珽轩冷笑道,“这么害怕做什么?你是怕我抢了你心上人的位置,还是怕我伤害他?”
  洄夕深呼吸两口气,平静了下来,肃然道,“你为何告诉我这个?”
  “是你问我的啊。”薛珽轩不以为然的说,“我还没说完呢,我想坐上那个位置…”他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向洄夕,将洄夕逼向角落,“与你共享天下…你,愿意吗?”
  洄夕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目光如炬,不像在开玩笑,她却真真实实的被吓到了。她急忙推开他,故作轻松的笑道,“我这样的人,哪里有资格呢?”
  “我说有就有。”
  洄夕一惊,看着他,又垂下了眸子,黯然道,“你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我只想与自己爱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一辈子,不离不弃。可是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他给不了我这样的生活。我知道他身不由己,我不怪他。事已至此,我明白,我与他再无可能了。”她复又抬头,明亮的眼睛闪了闪,“你与我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哪怕你是现在的你,与我之间也隔了千山万水,如果有一天,你…实现了你的愿望,你我之间,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薛珽轩没有说话,洄夕继续道,“你口口声声说爱我,那如果我说,我要你为了我,放弃你的愿望,与我一起实现我的愿望,你愿意吗?”
  薛珽轩知道她的意思,可是他做不到,他回到榻上,勾了勾嘴角说,“你知道吗?我的母妃就是一个□□,父皇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将她带进了宫,才有了我。宫里的其他妃嫔都看不起她,鄙夷她,欺负她,甚至宫女太监都不给她好脸色。而我的父皇,那个执意要将她带进宫中的男人,却将她慢慢遗忘了。她在那层层宫墙的包围中,孤立无援,所有的委屈只能自己受着。”
  洄夕对这些一无所知,震惊过后说道,“皇上既然力排众议将你母妃带进了宫,为什么不管她呢?”
  薛珽轩情绪有些激动,那是他心底最不愿意提起的秘密,那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阴影。“刚进宫时,母妃是受恩宠的,那些人就算再看不起她,表面上也得恭维着。可是,母妃再得欢心,却没有其他妃嫔的家世,怎么斗得过别人?后来,母妃被人诬陷,打入了冷宫,我当时还小,跟着母妃一起去了冷宫。”他突然恶狠狠的看着洄夕,“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那段日子的吗?仅仅三年,我的母妃就死在了冷宫。两个月后,母妃的遗体都已经腐烂了,父皇才知道这个消息,才有人来处理后事。”
  “当时我十岁,我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心里只有恨。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权势的重要。我发誓,终有一天,我要坐上那个位置,为我母亲正名,让当初那些欺负过我的人,看不起我的人,都付出代价。”
  怪不得他看起来有一种与年龄不符的稳重,怪不得他眼里总是冰冷一片,怪不得他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危险。洄夕心疼的看着他,眼里终于流露出一丝柔情,“你累吗?”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薛珽轩厉声道,“我不需要同情,需要同情的都是弱者。”
  “我不是同情你,我只是…”洄夕想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现在都无所谓了,我苦心经营那么多年,现在,我已经快实现我的愿望了。”薛珽轩勾了勾嘴角,那种狂傲不羁,睥睨天下的眼神让洄夕心口一紧。虽说她只是一介平民,可也知道争夺皇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薛珽靳是嫡长子,是理所当然的太子,而薛珽轩什么都没有,母妃出身卑微,从小就不受皇帝的待见,前面还有几个皇兄。他只有靠自己的努力,小心翼翼,立下一次又一次的战功,才得到了皇帝的关注。一无所有的他,拿什么去争呢?如果他输了,会怎么样?如果他赢了,那么薛珽靳呢,又是什么下场?洄夕不敢再想下去。
  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她猛地喝了口水才说道,“如今太子已经与慕容将军的女儿成了亲,地位更加巩固。你要做的,应该是找一个比慕容小姐身世更为显赫的姑娘成亲,让她助你一臂之力,而不是与我纠缠不清。”
  薛珽轩不屑道,“我不会因为权力而放弃我心爱的女人。我不会靠她们来争。”
  洄夕觉得心在不断下沉,薛珽靳是不是为了权力而放弃了自己呢?可自己又有资格与慕容飞雪比呢?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她只是一粒尘埃,薛珽靳能够爱上她,已是荣幸,不能奢求太多。可薛珽轩说的话,做的事却让她越来越乱。
  秋季在不知不觉中来临,定阳山上的雏菊开了一片又一片,菩提寺的香火依旧旺盛,寺门前的那棵姻缘树树叶渐渐枯黄,微风吹过,偶尔吹落一片树叶。
  洄夕看着那满树的红绸带,将手中的红绸带紧紧捏着,在手指上缠了一圈又一圈,却没有扔出去。她想起上一次被薛珽轩撕得粉碎的许愿带,上面的愿望和手中握着的,是一模一样的。以前,她对薛珽靳还有一丝期待,不过两个月的光景,她居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想了想,她举起手中的绸带,也撕了个粉碎。碎片随着秋风飘散,洄夕迈着沉重的步子回了鸢尾楼。
  刚到门口,景月叫住了她,“洄夕,靳公子来了。”
  洄夕一愣,“我知道了,谢谢。”
  走到房间门口,洄夕推门的手顿住,突然就不敢进去了,甚至有一种想逃走的冲动。可她已经那么久没有见到他了,他瘦了吗?他想她吗?迟疑了一会儿,她还是推门而入。
  屋里的薛珽靳应声回头,正对上洄夕的目光。视线交错,两人却只是沉默。空气似乎有些沉重。
  良久,薛珽靳先开了口,“洄夕,对不起。”
  洄夕笑了笑,“你没有对不起我。”
  薛珽靳道,“前段时间父皇病重,我走不开。昨日父皇病情好转,我立马就赶来了…”
  “太子妃漂亮吗?”洄夕打断了他。
  话题转的太快,薛珽靳一愣,看着洄夕有些消瘦苍白的脸庞,没有说话。
  “她一定很漂亮吧。”洄夕笑道,笑着笑着,眼泪就流出来了,“我一直在等你,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薛珽靳松了一口气,他笑了笑,“怎么会呢。”顿了顿,他道,“没有你漂亮。”
  洄夕笑了,擦了擦眼泪,“你就骗我吧。”洄夕觉得,在薛珽靳面前,她总是心软的,总是会不自觉的原谅他。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洄夕想起薛珽轩的话,提醒薛珽靳道,“六皇子野心勃勃,你要小心一些。”
  “我知道,现在形势更加复杂了,三弟不知为何,整日关在屋子里喝酒,醉生梦死,脸父皇病重,他都只是来看望了一回,就再也没出现过,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据四弟说,他已经完全没有争夺的心思了。现在就剩下六弟了,这几日,朝堂上赞赏六弟的大臣越来越多,不知道他在底下动了什么手脚。”薛珽靳揉了揉太阳穴,眉眼间略显疲惫。
  洄夕看着心疼,安慰道,“你是太子,有什么好担心的。”
  薛珽靳摇摇头,“没有坐上那个位置前,一切都是会变的。正因为我是太子,所有人的眼睛都会看着我,一旦我有什么失误,他们就会另选他人。就如我与你的关系,成了他们弹劾我的把柄,而六弟却没有…”说到这里,薛珽靳急忙住了口,看到洄夕脸色难看,转移话题道,“洄夕,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娶你的。”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一定会娶你。”
  “不,前一句…”
  “你等着我…”
  “薛珽靳,你知道我问的是哪一句。”洄夕带着怒气吼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我连累了你。是啊,你是堂堂一国太子,整日流连风月场所,成何样子?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走,你赶快走…”
  “洄夕,洄夕…”薛珽靳见她如此激动,稳住她道,“我知道你赶我走是怕我受影响,没关系的,我已经娶了慕容飞雪,我不会再让步了。”
  “靳,其实…”洄夕哽咽的说,“其实没有必要的,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呢?只要我心中有你,你心中有我不就够了吗?你去做你的正事,在那之前,不要再来找我了,就像你说的,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不能成为你的绊脚石。”她不给薛珽靳说话的机会,“你赶紧回去吧,没有要紧的事,不要再来了。不不…就算有再要紧的事,也不要来。”她将他推至门口,最后说,“我等你自由的那天。”说完,关上了房门。
  隔着朱红色的门,薛珽靳听见了洄夕低低的哭声,他举起手准备敲门,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第9章 浮生醉第九章
  薛珽靳很是意外,他以为自己去找洄夕做得够隐秘,没想到第二日早朝就有人弹劾他。弹劾他的人自是支持薛珽轩的人。慕容凛对他也颇有微词,毕竟才与慕容飞雪成婚一个月,就将正牌太子妃晾在一旁,与□□厮混,这让他很伤面子。
  薛苍赟更是气得不轻,他反复警告过薛珽靳,让他与洄夕断绝来往,没想到一向听话的儿子这次将他的话当了耳边风。
  下了早朝,薛珽靳直接找到薛珽轩。
  风拂过,花飞舞,树叶碰撞发出沙沙的声音。
  薛珽轩独自一人坐在小湖畔的亭子里,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酒。他拿起桌上倒满酒的玉点金丝酒盏,刚凑到嘴边,就看见薛珽靳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薛珽靳愣了愣,将手中的酒盏递过去,笑道,“太子,喝酒吗?”
  薛珽靳没有说话,直接走过去,一拳打在他脸上。酒盏落在地上滚了两圈,酒洒了一地,酒香瞬间飘散开来。薛珽轩往后退了两步,嘴角一丝腥甜。他擦了擦嘴角,眼神变得阴冷,寒声道,“太子这是做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