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0 11:07:40  作者:木子夕夕
  洛辰皱着眉看几个孩子哄抢一块面包,其中一个摔了一跤,把皮蹭破了,正蹲在地上用手抹眼睛:“政府不是有最低救济金吗?”
  “不可能覆盖所有人的,而且如果商店没有剩余的粮食可以卖,有了钱也没有什么用,”闻韶摇摇头,“所以现在正在讨论和神界通商的事,我们的人口基数太过庞大,不像你们的人均土地面积还在很安全的值域范围内。”
  这里的工厂也曾经向工业输送着营养,但现在就像被切割开的血管,只留下死去的空壳。
  “大部分劳力都被机器替代了,工作岗位也没有那么多,如果受教育程度不高的话,很难在城市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闻韶看着他,“就像你在报告里写的那样。”
  “写出来和亲眼看见的感觉还是完全不一样的,”洛辰的声音低低的,“我一直想能不能做些什么,但是神界的很多人太固执……”
  “嗯,”闻韶拦住险些踩进泥坑的洛辰,“我知道,小心别弄脏你的衣服。”
  洛辰皱着眉看他,闻韶用念力帮他把裤脚卷了起来:“很多高级工匠赶工出来的,糟蹋了很可惜。”
  “我这是在集市上随便买的,”洛辰很平板地说,“我也不是所有衣服都是礼服。”
  “要是让那边的人看到了可能会怀疑的,我没把清洗的机器带在身边,”闻韶站起身来,“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回去吧。”
  洛辰神情复杂的看着他,抿紧了嘴固执地站在原地,闻韶看回去,他就低下头,转过身接着往前走:“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都觉得我这是一时兴起,我真的想接触他们,如果能住在这的话就更好了……”
  闻韶开口:“殿下……”
  “不用你提醒我这不可能,”洛辰故意把脚步放的很快,虽然闻韶追上他也没花多少力气,“我只是想做个实地考察,为什么那么难呢?”
  “因为你还是皇储,殿下,你不可能长时间留在外族的贫民区的。”闻韶走在一旁,心想这道理他自己明明知道。
  洛辰沉默片刻,换了个话题:“你知道吗,法案昨天在议会上通过了,人神两族的婚姻现在被神界正式承认是有效的。”
  毕竟储君殿下结姻的都是个混血,法案不通过这场婚事岂不成了笑话。
  闻韶只简单地评论了一句:“那很好。”
  “今天就这场法案有一个晚宴,父亲会发言,”洛辰的语气渐渐有些尴尬起来,“莫轩昨天传信说我们要出席。”
  莫轩是殿下的侍从官,闻韶在那场救援之后见过一面,一张正气凌然的脸上是平平淡淡的五官,事后甚至无法回想起他到底是方脸还是圆脸。
  闻韶想起神界的传信方式,眼前突然出现悬浮的纸条,字体一个个跃动着显现出来,内容完整后纸条就自动在空中焚烧。人间有很多科学家研究过其中的原理,比如原子共振还是什么的,但最终没有得出准确结论,也许神族的物理原理和人族不同。
  “哦,”闻韶打开自己的终端,果然秘书兼副官也发了类似的一个讯息过来,“那我们要回去了,你不是还要换衣服吗?”
  闻韶对这样的场合一向避之不及,本来他不是长袖善舞的性格,说话也偏于耿直,多露面无非是多树敌,这种得罪人的事上了年纪之后就不愿意干了,并且以他现在的地位也没有人逼他出席,再不济还可以派个代理。
  然而这门婚事之后,似乎这种事情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否则明天的新闻头条估计就是怀疑他们情感破裂貌合神离,正式场合都不愿意同框。
  虽然本来就没有情感也谈不上破裂吧。
  闻韶看着一席华衣的殿下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对着人族和神族的媒体侃侃而谈,两人的手当然是交握着的,因此闻韶就好像被绑在了旁边。
  “我们当然希望有更多有情人能够因为这条法案完成未了的心愿,”洛辰对着记者们的包围圈说,“爱情是没有种族和国界的,我们希望今后两族人民都能够更加包容彼此,消除‘异族’的固有印象。”
  人族的一个女性记者显然是他们的CP粉,带着使劲收也收不回去的灿烂微笑问出了大部分记者想问的问题:“新婚的感觉怎么样?”
  洛辰大笑着挽起闻韶的手臂,闻韶当然任由他挽着,同时对洛辰暗地里扯自己的衣角视若无睹。洛辰只好代他回答:“非常开心,就好像你一直觉得自己的心里缺失的地方一下都被填满了。”
  媒体一阵轰然,终于有记者大着胆子问一旁的闻韶:“闻将军,您对这次法案通过有什么想说的吗?”
  闻韶看着面前一张张期待的脸庞,周围神界的贵族们正在交杯换盏,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带着完美的面具。他深吸了一口气,轻松地说:“我认为这是一次很大的进步,神族对异族通婚有着非常严苛的过去,我很高兴他们终于迈出了这一步,虽然有些晚,很多悲剧已经造成了。”
  洛辰的微笑一瞬间僵在了脸上,媒体的众人也悻悻然带着官方的礼貌如潮水般退去了。闻韶很莫名地耸耸肩,转头看了洛辰一眼,洛辰把手臂抽出来,抿了抿嘴,找正要上台的天帝去了。
  当天晚上洛辰十分沉默寡言,闻韶把终端在指端转来转去,终于开口:“我只是想看看那些期望着歌舞升平的记者会有什么表情而已。”
  “所以你很开心?”洛辰正对着看他,闻韶惊讶地发现原来一向温文尔雅的储君殿下也会有生气的表情,“那些话在稿子里有吗?”
  “所以我现在没有自由发言的权利了是吗?”
  “这不是自由言论的事!”洛辰的眉间蹙起一道深痕,“有些话就是只能在有些场合说的,今天记者问我们的婚后感受的时候……”
  闻韶望着他:“我们都知道这场婚姻是怎么回事,殿下。”
  洛辰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极其难以捉摸,他屡次想张口,最后无奈地撇了撇嘴,露出很疲惫的神色:“是啊,我当然知道。”
 
第4章 
 
  闻韶知道,自己一时兴起想恶心一下神界那帮自以为通过法案是对人族恩宽似海的老顽固其实很无聊。并且他也不该把洛辰推出去让他独自面对媒体,毕竟这场婚姻被逼来的又不止自己一个人。
  殿下回房之后,完全没有动用神力,直接用手狠狠摔上了门。闻韶本来挂在嘴边的“对不起”就一下子被摔了回去,他把终端又戴回了手腕,马上显示有通话。
  秘书兼副官季颜上门讨账了。
  “你为什么要说那句话!”季颜一上来的嗓门就险些震翻神界木材制成的屋顶,“你知道刚发出来的新闻简讯都在说什么吗?他们猜你还没有放下过去和神族的恩怨,跟殿下的感情已经开始出现了危机,从你今天的冷漠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将军啊,你那是新婚的表情吗?你那是上断头台的表情!”
  “那你们还想要我怎么样?”闻韶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今晚所有人都要来找我的麻烦是不是?”
  “问题是神族的人觉得你还在介意千年以前的事,并且媒体会认为你的态度也间接反映了人族很多民众的态度,你觉得那些推动法案通过的神界大臣会怎么想?你以后还怎么在神界立足?”
  “他们为什么想象力这么丰富?”闻韶突然觉得什么都不对,自己的丈夫,这场婚姻,乱七八糟的晚宴,一切的一切,“而且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你现在不是人界的将军,是储君的合法丈夫啊,”闻韶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出季颜扶额的表情,“公关不是已经给你写好稿子了吗,你为什么不照着上面念?还有,你就不能说一句新婚很快乐?你知道这场婚姻有多大影响力吗?现在连你们因为最终无法跨越种族差异感情破裂的头条都出来了!”
  闻韶使劲地深呼吸,提醒自己这一地鸡毛的生活终归会过去,并且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那怎么办?还能补救吗?”
  “明天有一个人神两族商界政要的酒宴,和你们预定的蜜月行程地很近,明天你和殿下必须出席,并且表现出你们婚姻非常圆满的样子,好吗?”季颜长叹了一口气,“将军,就算你再不情愿,为那些翘首期盼你们的婚姻能带来观念改变的人民想一想好吗?你们现在可是国民代表啊。”
  “我懂了我懂了,”闻韶用手捂住脸,“有现稿吗?明天中午之前发过来让我过一下。”
  “好的,”季颜的样子是正在和另一个人同时通话交代着什么,“还有,将军,”她顿了一会儿,“抱歉,我知道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
  “我们都不可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闻韶挂了电话。
  他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觉得还是自己应该先让步,毕竟好歹虚长了洛辰几百岁,这样真的很幼稚。
  他敲了敲房门,刚开始没有动静,但过了一会儿门还是自动开了,殿下正坐在榻上读书,白色的袍子和手脚融为一体了,只有乌黑的眉毛和鲜红的嘴唇在这张国画上点缀了颜色。洛辰放下书朝这里抬了抬眼皮,仿佛不认识来人是谁一样。
  “刚刚我的秘书兼副官给我打来电话……我们明天可能要出席一个酒宴……”闻韶摸了摸鼻梁,“可能一会儿你的侍从官也会通知你……”
  “你来就是为了特地告诉我一声?”洛辰又把目光放回到书上,“我知道了,谢谢你。”
  “抱歉,”闻韶看着他,“我知道我不该随口那么说的,明明之前我还对你说教……”
  洛辰仿佛是看不进去了,把书移开,新近剪短的头发散乱的落在耳侧,挡住了表情:“没事,我知道你不经常出席这类场合。”
  “还有其他的,刚才说的那些话,抱歉。”
  殿下终于正眼看他了:“我知道你是被逼来的,抱怨也很正常,只不过我们处于现在这个位置……明天别再把稿子背错了。”
  闻韶没想到自己果真花了大工夫去记那些肉麻的台词,比如说“看到他的那一刻就像找到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块拼图”,“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出现在我面前就是最完美的答案”,闻韶想着要是洛辰来说肯定是能把女读者感动得喜极而泣的,自己读就是死水一潭毫不生动。
  洛辰在进入会场前频繁地看他,闻韶递了一个疑问的表情,洛辰开口说:“你笑的太僵硬了。”
  闻韶又调整了一下表情,洛辰无奈地摇摇头,想了一会儿,指着远处的一个人:“认识北原公吗?现在掌管财政的神族官员?”
  北原公那缥缈的胡子始终保养得宜,柔顺地可以做洗发水,脸上的皱纹也讨喜地温柔,穿着改版后的神界新款正装,意气风发地和几个政要高谈阔论,挺出来中年发福的肚子一起一伏。
  “你就想象他在会场中心跳肚皮舞好了。”
  闻韶撑不住笑出来,而且好久都没停住,洛辰一直在旁边看着,忍不住陪着他笑。
  “现在自然多了。”洛辰伸出手臂,然而闻韶没有挽过去,而是直接揽住对方的腰向前走去,是一个十分有占有欲的姿势。殿下惊异的表情让他得意了一会儿,当然脸上泛出的红晕也没有错过。
  “两位在蜜月的百忙之中还是很关心政务啊,”记者们指挥自动摄影机咔嚓咔嚓拍着两人的合照,“看起来将军阁下心情比昨天好多了。”
  “昨天我们因为行程问题小小地发生了一些口角,”洛辰笑对着镜头,“后来差点就变成婚姻危机了。事实证明,无论感情有多深,婚姻生活到头来还是柴米油盐这些小事。”
  记者们哄笑起来,有人将话题抛给闻韶:“将军也会在意这些小事吗?”
  “事情没有大小,”闻韶脑子里不停放映着跳舞的片段,“关心则乱。”
  洛辰笑着侧过头来看他,闻韶的心跳漏了一拍,在现在这个场合,这个氛围,这个神情,他有一瞬间想这是真的也不错。
  “两位现在很快乐啊。”
  闻韶看着镜头和人群,看着洛辰,对方正用嘴型提醒他快说,闻韶想着那一句一句的既定台词,怎么说出来好像都不和气氛。
  他搂过洛辰的肩膀,在对方惊异的眼神和四周的欢呼声中吻了下去。
 
第5章 
 
  “抱歉。”闻韶等周围的人群都保持在安全距离外之后,放开了洛辰腰侧的手。
  对方瞥了他一眼,反问:“抱歉什么?”
  “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偏离了预定计划,”闻韶微微做了个鞠躬的姿势,“而且……希望你没感觉被冒犯……”
  “我们是合法伴侣……我是说,亲吻这种事不需要预先打招呼,解决生理需求是很正常的……不是生理需求……我是说在法律范围内其实……”
  闻韶往正在努力修复语言系统的殿下手里塞了一杯酒:“等等再说。”
  洛辰低头看了一眼,握着杯子的手一松一紧:“我不喝酒……酒品不太好。”
  闻韶有些诧异:“我以为你们都是酒坛子里泡大的。”
  “有些事是天生的,没办法,”洛辰最终还是把酒放了回去,“一般情况下我都会偷偷用法术把酒杯里的酒调换成水再喝,反正也没有人会检查我的杯子。”
  “那我现在算是知道你的一个秘密了?”闻韶挑了挑眉,“还有其他皇家秘闻之类的可以爆料吗?”
  “没有,”洛辰皱了皱眉,“我一向很中规中矩的。”
  不用他说闻韶也知道神族的皇储是最理想的一个继承人,除了过于温和的政治理念无可指摘,就算掘地三尺也找不出一个污点,唯一一次算不上丑闻的丑闻就是在贵族子弟的一次宴会上喝的酩酊大醉之后,跳到摘星台上引吭高歌,碰巧被附近的人界游客们录下来了,媒体当年哄抢这段视频,把价格抬到了令人乍舌的程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