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0 11:07:40  作者:木子夕夕
  这大概是为什么殿下不愿意再碰酒的缘故。
  洛辰有些无聊地在放酒的台子旁边打转,还是有几个好事的官员凑上来,询问他关于两国开放贸易壁垒的看法。
  “神族几乎在所有农业产品上都拥有生产优势,而人族的工业产品我们又不需要,”洛辰还是拿了个酒杯在手里作势,“互通贸易当然是件好事,只是我担心贸易逆差过大会引发其他问题。”
  闻韶在旁边看着向官员们阐述论点的殿下,不知为什么总替官员们不甘心。因为太过完美了,总想找到一些缺陷来证明这个人也是现实存在的。他想起了之前洛辰冲他发火的那次,心里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满足。媒体们尽可以用华丽的辞藻称赞他的才华,面红耳赤的洛辰是在他面前才会出现的。
  “为什么总有人要我发表政见?”洛辰在解脱之后朝他抱怨,“我只是个名义上的储君而已,如果因为我说的话又造成了什么实际影响,议会那边又要嫌我参政。如果我什么话都不说,他们又要评论皇族世风日下,都是绣花枕头。”
  “因为你是皇储。”闻韶耸耸肩。
  洛辰抿起了嘴好像很不满意的样子,问了另一个问题:“你呢?对开放边境贸易有什么意见?”
  “就像你说的,刚开始会是单方面倾销,”闻韶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人族生产的东西神族需要的毕竟不多。你们有自己的通讯手段,也不需要交通工具,虽然机械化生产很方便,但你们用神力也能达到相同的效果。偶尔能有仙草之类长到人族境内,那也没有足够交易多年的量。”
  洛辰突然说:“我想看你的终端。”
  闻韶挑了挑眉,还是把自己的终端从手腕上摘下来,用虹膜解锁,递给殿下。洛辰郑重地捧着,完全不知道该按哪个按钮。
  闻韶从酒宴一直教到回家,洛辰学的孜孜不倦。储君殿下领悟力极高,很快掌握了现代化设备的用法,而且玩的不亦乐乎。
  “我觉得还是有这样的东西方便一些,比如通讯录什么的,神界的传信也只能在神界用,到鬼界和魔界的时候总会因为其他族群法术的扰动失效……”洛辰哗哗地往下划着显示屏,“信息还可以储存着以后再看,而且你们不是还有什么娱乐节目吗,这也可以随时翻出来看啊。”
  “你是说它在神界也会有市场?”闻韶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永生是件很无聊的事情,”洛辰放下终端,“总需要有东西打发时间,神界的娱乐业确实不够发达,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无聊的街头小报,只不过我们看不了人界的电影……电影也可以用这个看吧。”
  “在这里。”闻韶划出一个界面,随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试图赶紧把终端抢回来,但是已经晚了。
  洛辰扯着嗓子唱神界经典曲目“今夜无忧”的画面跳了出来,视频里的殿下抱着柱子不撒手,仿佛那是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洛辰的脸从耳根开始,连绵到两颊,刹那间火烧般的红起来。他看了闻韶一眼,把终端还了回去,好像这东西烫手一样。
  “抱歉,”闻韶在尴尬间还有些想笑,“我只是觉得很有意思。”
  洛辰撩了他一眼:“看我发疯很有意思?”
  “平常彬彬有礼的人,发起疯来最有意思,”闻韶又看了他一眼,笑出来,“不说了不说了,我把它删掉,行不行?”
  “你们不是还能重新把它下载回来吗?”
  “学得很快啊,”闻韶惊讶地看着他,“你连云端的概念都懂了吗?”
  “我懂很多好吧,”洛辰有些不满地嘟囔,“要不然在魔界的时候你从包围圈外面扔给我一把枪,我怎么就会用了?真不知道你当时想什么,给神界的人一把离子枪。”
  “你用枪的样子没有唱歌好看。”闻韶不打算放过使殿下手足无措的机会。
  洛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仿佛是下决心今晚不再说话了。
  “很多人云盘里都有,你得知道这可是年度猛料,”闻韶又补了一刀,“不过你怎么会喝成这样?”
  “我现在连喝酒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洛辰站起身来,“我回房间了,明天见。”
  “睡前不吻别一下吗?”闻韶继续调侃他,“合法伴侣的正常需求之类的?”
  洛辰回头看他,眼神有点难以捉摸:“我不想跟你开玩笑,将军。”
  “好吧。”闻韶不知怎么的有点气馁,“晚安,殿下。”                        
作者有话要说:  本人的微博是……笔名加个1,虽然欢迎骚扰但是常年不上微博并且也不怎么用……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更文……大家都懂的……
 
第6章 
 
  闻韶头一次看见神界贵族学校的真身。亮白色的石门看久了是要色盲的,教学楼一律是白墙黑顶,威严中透着一丝肃杀,活像封闭的棺材。闻韶待在练武场旁边观摩了一会儿实战课的演习,就走进教学楼去寻找自己的丈夫。
  洛辰看见他走进教室后门的一刹那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回复到正常的教学中。神族的学校是统一配置的贵族服装,家族的徽章绣在领口,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当然最赏心悦目的是讲台上的老师,一袭白衣的洛辰侃侃而谈,脸上是和面对记者媒体不一样的笑容。
  洛辰显然是很会调动课堂气氛的那种,多年面对公众的演讲经历使话语间透露着不凡的感染力。条理顺畅、逻辑清晰、案例生动且不乏幽默感,闻韶从来没有经历过正儿八经的学校教育,但觉得有这样老师的学生时代想必不错。
  下课后洛辰收拾了教案来找他,神态中欲言又止,闻韶猜他想问自己为什么会来。
  “现在我在人界军部那边基本上就算是挂了个虚职,其他几个将军怕我在床笫间泄露国家隐私,什么文件都不让我过目了,”闻韶迈着长腿在走道里往前行进,“我现在是个富贵闲人,对殿下的日常工作十分有兴趣。”
  洛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不用叫我殿下。”
  闻韶刚想开口说“抱歉又忘了”,就听见练武场那边传来一声巨响,学生们纷纷探出头来想看个究竟,几个心急的直接飞了过去。
  “看来是法术的练习又失败了,”洛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现在那些老一辈的总抱怨一代不如一代,和平的日子久了,现在的年轻人法术都疏松到一个可怕的地步,迟早会堕落到跟人族一个层次……抱歉,这话很冒犯。”
  “我知道你不会这么想,”闻韶轻松地带过了,“你呢?我感觉你也不像是勤于练习的样子。”
  “我……还算是个好学生吧,日常跟那些贵胄的子弟们切磋当然是有的了,不过也不算是真刀真枪地练,所以大概水平也就那样,”洛辰看了他一眼,“不像你们那个年代,听说你当年领导起义的时候,曾经只身一人来神界的议事堂,说服神界对人界的政局交替不予干涉。能在当时走到议事堂那一步,没有真本领是肯定不行的……”
  “说得好像我很老一样,”闻韶啧了一声,“也就是年轻的时候经历了一些事情,没有一点防身的技巧根本活不到现在……”
  洛辰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闻韶都在神界的暗杀榜上,后来还是他母亲当年的友人多方打点,最后神界才勉强摆出了撒手不管的态度。
  “怎么了?”闻韶侧过脸看他,“一脸沉痛的表情?”
  “明天是神历的新年,今晚有一个宴会我们得出席,”洛辰勉强把微笑又戴了回来,“你的秘书兼副官告诉你了没有?”
  “信号就只能撑到过边境一点,我在来学校的路上就收不到信息了,”闻韶给他看终端的显示,“之前她跟我说大概会坐飞行器过来,不过得傍晚才能到。”
  “好,”洛辰看了一眼天边,“看时间我们可以直接先过去了。”
  宴会对闻韶一向是折磨,神族的宴会尤甚。虽然他结了婚之后没少出席这样的场合,但厌恶之情并没有减少一点。尤其是像今天,这样神族贵族和政要汇聚一堂的晚宴,优越感的酸恶气简直令人窒息。
  天帝和帝后两人对自己这个儿婿一向是淡淡的,看见他就好像是看见访客来串门,还是不请自来的那一种,不过也不会怎样折磨他,寒暄两句就走了。闻韶在这种氛围下有一种莫名的寂寞,虽然他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是一个人打拼,但像现在这样喧闹中的寂寞更为明显。
  他放下酒杯打算去找洛辰,此时有一个熟悉可亲的人在心理上是莫大的慰藉。然而穿过一群白发冉冉的贵族旁时,几句话就这么不经意地飘进了耳朵里。
  “也不知道议会那群新派怎么就看上了那个杂种,神族的皇室竟然和这样的货色结姻,简直丢尽了脸。”
  “他母亲当年就疯疯癫癫的,有自己的婚约还跑到人界去……或者他们一家就是祖传的……”
  “不好意思,”闻韶顿住了脚,临时转向走到了那一群人面前,“请问阁下尊名?”
  似乎是为首的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他:“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有礼貌了吗?就算是陛下也不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既然阁下觉得告知我姓名有失体面,那也无妨,”闻韶微微抬起下巴,“但是阁下认为神族高人一等的观点,恕我难以认同。若阁下觉得我玷污了神族的血脉不配站在此地的话,想必神族是有什么优越之处的,敢问阁下是否愿意与我比试一番,也好让我知道纯种的神族究竟高贵在何处?”
  原来在另一头和几个青年王公谈话的洛辰也被这边吸引了注意,看到老者暴跳如雷地叫道“黄口小儿,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时候,连忙拨开人群过来,然而还是晚了一步,两人四周哗的一下散开,留出了比试的空间。
  老者先出了一招,凌厉的风刀迎面砍来,闻韶丝毫没有退让,抬起手筑了一道防护屏硬挨了这一下。随后二人竟真刀真枪打了起来,老者咄咄逼人不说,闻韶也是招招直逼要害。整个酒宴鸦雀无声,目光全集中在这一块地方,足以把闻韶射成筛子。
  刚出手时闻韶就知道自己胜算不大,老者毕竟是经历过万年风雨,怎么也不会这么轻易败在自己手下。但是从婚礼以来的那一口气仿佛就憋在胸口,他不能退让,今天,就在这里,他得证明自己是不能被欺侮的。
  最后闻韶还是用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险招,露出一个破绽硬挨了一下,逼退了老者。周围静谧了好久,才纷纷涌上来扶着老者退下。并没有人理睬一旁的闻韶,包括储君殿下,他正忙着为自己丈夫的无理行为向众人赔罪。
  后来还是赶来的季颜把闻韶带了回去,好在房子里有医药箱,闻韶的自愈力也比较强,并没有什么大碍。闻韶本来想离开这座婚居回自己人界的住所,被季颜堵了回来:“将军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今天这场麻烦又和殿下没有关系,人家还要帮你收拾烂摊子,你何必跟他生气呢。你说你也是,不就是几句难听的话吗,又不是没听过,还能掉一层皮不成?”
  “我就是看不惯……”闻韶刚开口,看见门开了,洛辰站在那里,神色冷冷的。
 
第7章 
 
  洛辰多年的涵养让他还是忍到了季颜离开的那一刻,之后他转向闻韶:“你为什么要在宴会上闹事?”
  闻韶觉得没压下去的火气又窜了上来:“你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是不对,神界总有那么一群人,观念一时改不过来,你就当一群老顽固说了几句废话不行吗?”洛辰深深地皱眉,“你一定要在所有王公贵胄和政要都在场的时候给人家脸色看?”
  “如果不这样我要一直听到什么时候?你觉得他们的观念是你和颜悦色劝几句就能改的吗?”闻韶不知道为什么站了起来,“还是你觉得我父母的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还一直斤斤计较太小气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洛辰的声音弱了下来,“但是有些场合对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并不能按自己的喜好活着。”
  “我之前是可以的,”闻韶冷冷地说,“直到我被拖进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婚姻里面。”
  洛辰的眼神在一刹那黯淡下来:“你总是这样,因为你是委屈的,你是不情愿的,所以就没必要忍。之前在记者面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我根本就不会,我也不想,”闻韶额角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我本来在军部的时候就不参加这些乱七八糟的宴会,现在我没有职权,也没有工作,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作为一个两族联谊的象征在我丈夫旁边当一个摆设。”
  “我也不喜欢作假,我也不喜欢虚与委蛇,但是我不也这样过来了吗?我这样过了几百年!”洛辰有些灰心丧气地大叫,“你为什么不能忍几次?”
  “因为你从出生开始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有人送到你面前,难道你牺牲一点不是应该的吗?”闻韶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怒气从何而来了,他纯粹只是想砸烂这个把自己关进去的世界,“我这辈子几十年躲躲藏藏,成年之前从来没有吃过饱饭,打仗的时候带着几十道伤口跑到神界,疼晕过去的时候只能自己用凉水把自己浇醒,等时局安定下来之后我以为我可以安心军务,结果就因为那一纸婚约,我现在又要和一群伪君子赔笑喝酒!然后父母被折辱的时候还得忍着,你就是这个意思不是吗?”
  洛辰盯着他,盯得闻韶浑身的气势渐渐松懈下来,然后殿下突然显得很疲惫,他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愿再吵下去:“我懂了,你恨这场婚姻,你恨那些贵族,你恨我。我不该逼你的,如果你实在过不下去这样的生活,我们可以离婚。”
  闻韶的一股怒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知道话题怎么会偏激到这种程度,即使在对所有人都抱着怨毒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离婚。明明自己是被逼来的,但是这场婚姻再破败也总有值得人留恋的地方,使人不能跨过这条底线,大概还是殿下太有魅力的缘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