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0 11:07:40  作者:木子夕夕
  面对媒体侃侃而谈的时候,跑到异族地盘体察民情的时候,在讲台上传道授业的时候,卑躬屈膝为丈夫道歉的时候,尤其是,尤其是突然想看神鸟穿过树林,突然想去贫民窟,突然想看终端的时候,这时候的储君殿下有一种孩童般的渴望和天真,让人想拼尽一切把他想要的呈现在他面前。
  然而现在的殿下,无奈中带着一丝绝望的转身离开,这背影不知怎么的让闻韶觉得撕心裂肺,他伸出手想抓住他,却被立刻挣开了。
  “我想你大概不想看见我,”洛辰的声音很困倦,“既然你不走,那就我走。”
  门关上了,空旷的屋子静的吓人。闻韶数着自己的心跳声,忽然觉得一切都很无谓。他们两个不过是偶然被时局捆绑到了一起,勉强适应着彼此的存在,然而就像抱团取暖的刺猬一样,怎么都会受伤。
  但是离婚?闻韶试着想象诸神议会又商议着给洛辰另择良配,然后他就可以在各大媒体的报道上看到,洛辰意气风发地挽着另一个人的手臂,像之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对任何攻讦都回应得无懈可击。
  说到底,那是储君殿下的专长,换一个人也没什么两样,民众仍然能看到一个美满的婚姻。
  闻韶突然觉得这画面难以忍受,单单是洛辰可能会用那种渴望的眼神看着其他人就引起一股无名火,直烧到心里去。
  他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换了好几个姿势都觉得无法平复心情,最终还是走到门前,下决心把殿下找回来。无论如何,离婚这件事没得商量,这是要说清楚的。
  门像感应一样自动开了,闻韶吃惊地看着去而复返的洛辰……和他的侍从官莫轩。有视力的人都能看出殿下此时处于不清醒状态,像八爪鱼一样缠着莫轩,好像他就是摘星楼上的那根柱子。闻韶盯着他紧抱对方的手臂,忍了好久才没有给侍从官下逐客令。
  “殿下喝多了,”莫轩做着多余的解释,“我担心去其他地方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想了好久还是把殿下送到这里。将军能去殿下的卧室里找一下醒酒药吗?从上次出事之后殿下就常备着的。”
  闻韶皱了皱眉,还是首先很不客气地把洛辰从侍从官身上剥离出来,安放到沙发上,然后转身去对方卧室找药。
  走到门前的时候他意识到结婚两个月来自己从没踏进过丈夫的卧室,最多不过是在门口说几句话。
  卧室像殿下本人一样井井有条,各类物品的摆放地点一望而知。闻韶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走向卧室中唯一一个有小抽屉的柜子。
  最上层是各类佩饰,然后是一些法术的器具,下层有类似药品的东西,最里面的一个抽屉只放着一样东西。
  那把离子枪。
  闻韶把它拿起来,分量很轻,被新主人保养的很好,金属表面闪着冷光,闻韶在倒影中看见自己的眼睛。洛辰拿起它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呢?那场被媒体颠来倒去宣传的救援,对他而言真的仅仅是一次擦肩而过的会面吗?
  闻韶站直了身子,向旁边望去,架子上堆了满满的书籍。自己的传记,自己的那段历史,被安置在最显眼的地方,也许是翻的时间过长,书脊的部分有些脱页了。
  握着药品的手不知不觉攥紧了,闻韶闭着眼睛,回想过去两个月间发生的一切,那么明显,自己却浑然未觉。
  我早就该明白的。
 
第8章 
 
  闻韶给洛辰递水,让他把药送下去的时候,莫轩还在一旁赖着没走。看将军的眼神忧心忡忡,好像生怕那水里下了毒。
  闻韶扫了他一眼,气莫名很不顺:“接下来我会照顾他的。”
  “将军,我知道这话由一个外人来说不大合适,”莫轩的眼神表示当讲不当讲他都要讲,“请您真心一点对待殿下,就算您不喜欢他,殿下也没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您大可以把殿下当成朋友。毕竟,”
  顿了一会儿,莫轩还是把好像憋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殿下是真的,真的很喜欢您。”
  闻韶把逐客令咽了回去,神情复杂地看了侍从官一眼:“我知道。”
  “您不知道,”莫轩突然壮起胆,“殿下知道这次婚约的对象是将军的时候,激动地喝了比前几百年还多的酒,结果就搞出了这辈子唯一一次负面新闻。从上学的时候他就很敬仰您,您的生平他比您还清楚,还有……”
  闻韶突然想大声喝止他,但是话却莫名梗在喉咙口。他看着沙发上的正在从酒精中缓过来的洛辰,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着爬出来,把胸口都撕裂了。
  “我明白,”闻韶缓缓蹲下身握住洛辰的手,“我明白,我一定会做到的,虽然有点晚。”
  莫轩好像还没有发表完自己的意见,但是看着情形,还是很识趣地走开了。闻韶等他走了之后把额头贴在对方的手背上,憎恨自己过去两个月为什么丝毫没有察觉。
  洛辰在手背上的温度下醒来了,他看着身旁的将军,好像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等到好像想明白了,瞬时把手抽了回来。
  闻韶失去了对方的温度,抬起头来看着他。
  洛辰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盯着自己的丈夫,半天没说出话来,就叹了一口气:“现在你有了新的取笑材料了。”
  “抱歉,”闻韶很认真地看着他,“刚才又冲你发火了。”
  洛辰低头研究自己的手指甲,好像那上面刻着社会学最新的研究材料:“该抱歉的是我,把你拖进这么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你本来不用受这份罪的。他们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你发火也是应该的,我不能用皇室的标准来要求你。”
  闻韶想开口说些什么,洛辰却一直说了下去:“你说得对,我从小要什么都有,就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到……但这其实不对,是吗?”
  洛辰笑了一下,不知是在笑这个世界还是笑他自己:“我不能让你喜欢上我,是不是?”
  闻韶重新又拉回他的手轻轻握住,语气罕见地温柔:“你怎么知道不能?”
  “你要在失去了这么多之后还能接受这场婚姻,这就已经很难得了,还要忍受旧派大臣的攻击和无处不在的媒体,这根本做不到,正常人都做不到,”洛辰没有把手收回来,但神情很是自暴自弃,“你没办法成为皇储的丈夫,是不是?”
  “我确实很不擅长,而且至今为止也做的很不好,”闻韶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是非常不好,但是我可以试着学习,看能不能变得好一点……如果你还能愿意给我机会的话。”
  洛辰吃惊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什么?”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说你有什么做不到的事,”闻韶倾身在他额头上庄重地吻了一下,“你无所不能,殿下。”
  洛辰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用手轻轻触了一下额头被吻过的地方,又扭过头看他,沉默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有一点点喜欢我,是吗?”
  “不,”闻韶看了一眼他迅速黯淡下来的表情,赶快补上了下一句,“是非常喜欢。”
  洛辰一脸的难以置信,摇摇头,又把目光移开:“我不信,你在安慰我。”
  闻韶有些头疼:“那殿下怎样才肯信呢?”
  “说了几百遍不要叫我殿下了。”
  闻韶叹了一口气,从客厅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用手举着放在前方,语气十分郑重:“从我在婚礼上正式认识你开始,你就不紧不慢地走进了我心里。虽然身为殿下的你很完美,但我更喜欢在我面前的你。如果你能原谅我刚才的那些气话,请你千万不要再提离婚的事情,我可以用漫长的今后去弥补你从前的等待。如果我违背了以上承诺,就当场刎颈自尽,以此为据。”
  洛辰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闻韶摁下了结束键,把终端递给他:“拍完了,就在视频的缓存文件里。”
  洛辰接过全新的终端,又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买的?”
  “你闹着要看之后,不过实用性不怎么强,神界大部分区域都没有信号。”闻韶接着补充,“但是缓存的东西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只要别忘了充电。以后要是你觉得我混蛋的时候,就放给我听。”
  “我才没有你这么无聊,还把对方的把柄存在终端里,”话虽然这么说,洛辰却没动手删掉,“还刎颈,你是哪个年代的人啊。”
  “一千年前的,”闻韶耸了耸肩,“你不是研究我研究的很透彻吗?连传记都翻烂了。”
  洛辰又一次吃惊地看着他,脸色一红一白分外好看:“你知道了……你进我的房间了?”
  “是无心之失,”闻韶举起双手,“找药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
  洛辰把脸埋在臂弯里:“你一定觉得我很傻。”
  又是这种稍稍有些孩子气的时候。闻韶用双手把洛辰的脸捧起来,很正式地,像婚礼上会做的,吻了上去。
  刚开始是似有若无的触碰,很圣洁的,而后这个吻开始变得湿润起来。鼻子呼出的气息轻轻拍在对方的脸颊上,湿润感就蔓延到了两边。闻韶描摹着对方的口腔,舌头轻轻刮擦在牙齿上带来一阵阵酥痒的感觉,间或会和对方的舌头缠绕在一起。洛辰会在这时候发出一点微妙的呻吟,闻韶简直没有聆听过比这更美妙的声音。
  等两人喘息着分开时,闻韶帮他撩开了散落到额头上的碎发,专心注视着他,眼睛里藏了一个袖珍版的储君殿下:“傻的不是你,是我。”
 
第9章 
 
  在剖白自己的内心之后,房中的世界变得微妙起来。当晚回房间的时候,闻韶倚在门口看着对方,洛辰也在原地磨蹭了好久,好不容易说出话来,语气却很平淡:“你的伤怎么样了?”
  “还好,”闻韶活动了一下肩膀,“骨头可能有点错位了,需要缓两天。”
  洛辰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以后不准随便这么挑衅别人,尤其是实力比自己强的。”
  “没经过战争年代的人啊,”闻韶往前去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心疼了吗?”
  洛辰一脸无可救药的表情,就好像看到班里直到期末才出现的为自己不挂科求情的学生:“你今后几天在家好好休息,正好现在不是抛头露面的时候。我想那边既然打输了应该不会让消息流传出去,但还是以防万一,你暂时先避一会儿风头。”
  “听你的,你是专家,”闻韶打开门,看了一眼殿下的表情,“好了好了,我发誓以后不会这么冲动,行不行?”
  “晚安,将军。”洛辰故意趾高气昂地走了,闻韶猜他还是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殿下虽然能让任何人予取予求,然而离子枪也只是偷偷放在抽屉的最深处,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倾吐给自己听。
  第二天闻韶果然足不出户地在家里闲了一天,上完课的洛辰回来时,他正用一种极不雅观的姿势仰卧在沙发上,面前的悬浮显示屏写满了字。
  “在看什么呢?”洛辰凑近了屏幕,闻韶保持着姿势仰望他,能看见殿下浓密的睫毛斜溢出来,洒下了一片阴影。
  “我们两个的同人创作。”
  “什么?”洛辰皱着眉看他,“同人?”
  闻韶坐起身来,拍拍身旁的空位,打算给殿下好好上一课:“同人,就是借用已有的文艺作品或现实生活中人物的名字和设定,然后自己进行二次创作。”
  洛辰半天没有眨眼:“有的人这么闲?”
  “当消遣来看还是挺有意思的。”闻韶往上划了划屏幕,翻到文章开头,把屏幕移动到他眼前。
  洛辰的脸随着屏幕的下移渐渐被煮熟了,等看到某些情节的时候手一抖,把屏幕拍了个底朝天。闻韶忍俊不禁地把屏幕拉回来,又换了一部新小说。
  “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天啊!”洛辰把头埋在手里,让闻韶又忍不住想吻他,“什么琉璃金做的碗碟,紫晶的酒杯里面乘着琥珀色的玉液琼浆,墙缝中还有什么暗金绘制的浮雕,他们觉得这个预算能通得过众神议会?”
  “你得允许人家想象贵族的生活。”
  “还有,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每天下午都沐浴着夕阳在花园里□□的?”洛辰说的语速越来越快,“还有这点我最不能忍,这个姿势他们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光看着就觉得腿都要断了!”
  “这是艺术创作而已,”闻韶已经笑得不能自已,“你的关注点就在这几点上吗?”
  洛辰剜了他一眼:“那你还想让我关注什么?”
  “文章的前面有两个主人公的介绍,两人的名字当中有个破折号,你知道这个顺序代表着什么吗?”
  “那……可能……”洛辰看了看他的表情,又啪地把屏幕拍掉了,“为什么笑成那样?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就算不知道看这几篇的描写也知道了。”
  “好好好,你知道,”闻韶收住笑看他,“你对此没有什么意见?自己一直都是后面的那一个?”
  洛辰眯起眼睛,这个表情就像蓄势待发要挠人的猫:“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推断的……不过,大体上是正确的吧,如果你没有什么问题的话。”
  闻韶长叹了一口气:“你早说,我还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
  “什么?”洛辰笑了出来,“你的意思是你愿意……”
  “我们当这段对话没有发生过好吗?”闻韶苦恼地摆了摆手,“而且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发生什么……”
  “书里说的那些绝对不会发生,”洛辰斩钉截铁地说,“想都别想。”
  “还有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呢,主演已经选好了,等上映的时候,你要是有空我们可以去看看,”闻韶把屏幕拉起来,“你看主演。”
  洛辰扫了一眼超清的两张照片,可以看出导演煞费苦心地找了两个与他们很相像的人,在屏幕上穿着戏服摆出很酷的造型。他只淡淡地评论了一句:“选的不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