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0 11:07:40  作者:木子夕夕
  “这是什么?”洛辰微微弯下身,指着面前绿油油的一个麻袋。
  闻韶看了一眼,回答:“蕨菜。”
  “什么菜?”
  将军看着他叹了一口气:“适应性很强的一种蔬菜,低温也能生长,但是不耐干旱。”
  殿下的好奇心一直持续到打水枪、射气球、套玩偶和吃路边摊之后,闻韶半是嫌弃半是满足地觉得自己像是个带十岁小孩出来春游的老父。
  “你的衣服,”闻韶用刚买的手帕擦着上面的水渍,“都被你毁了。”
  “我们可以新买一件,”洛辰指着前面用竹竿挂起来的一排排随风飘摇的衣架,“你看,还有情侣装。”
  闻韶像是眼睛受伤了一样:“你不嫌弃我嫌弃行不行?我们能不挑大红大绿的买吗?”
  殿下像是不满意的样子:“我有自己的工资,不花你的钱。”
  闻韶刚想开口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洛辰已经在和摆摊的小姑娘开始亲切的谈话了。
  闻韶看着面前的古式长袍,脸上显出一种抵死不从的决绝:“不该带你来的。”
  “决策失误了就要承担后果,”洛辰的眼睛闪闪发光,“这样吧,你穿上,我今晚就满足你的幻想。”
  闻韶眼睛不眨地接过来:“成交。”
  换上之后两人疯地更厉害了,闻韶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没有什么童年的缘故,所以对这一点缺憾格外珍重,他们两都是这样。
  下午来逛集市的越来越多,熙熙攘攘的人流让闻韶握紧了到处乱跑的野孩子的手,生怕一转眼就把神界的继承人给丢了。
  然而不幸总会发生。
  在洛辰试图穿过人潮看小镇独有的歌舞表演的时候,制作得不怎么精良而且质量也不怎么好的面具,掉了。
  首先由一个人惊呼:“殿下!”然后人群轰然炸开了锅,目光纷纷集中到这里,“看那!”,“今天见到活人了!”,“他们穿的衣服和我一样诶!”,“不是看这里是那里眼睛长哪了!”此起彼伏。
  人群中不乏人族的游客,训练有素地打开终端,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周围没有护卫和侍从官,洛辰眨了眨眼,不知道此时是应该摆个造型还是用袍子遮住自己的脸。
  闻韶一把拉住丈夫的衣角:“跑。”
  “说真的?!”洛辰盯着他,“我还没有在民众面前逃跑过……”
  “如果你不想被他们围住求合影求签名求到下个月的话,就赶紧跑!”闻韶见他还没反应过来,搂住了对方的腰,向下一蹋,从人群里冲出来。
  没有飞行能力的人族暂且不论,民风彪悍并且身怀神技的当地群众怎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一个个衣着鲜艳的平地而起,好像开在半空中的一朵朵蘑菇。
  人族也就愣了片刻的神,立即反应过来,推推搡搡地寻找自己的飞行器,嗡嗡地升天开始进行激烈角逐。
  洛辰望了一眼后方的追兵,打了个寒战:“莫轩会杀了我的,还有父王和母后以及皇室的公关……”
  “那些以后再想,”闻韶这时候仿佛才想起来,“你不是还有一个晚宴要参加吗?”
  是日,站在门口迎宾的侍从惊讶地看到,储君殿下身着大红色的长袍,上面还绣着几朵浓艳的牡丹花,和他绿油油的夫婿一起,气喘吁吁、狼狈不堪地出现在了会场。
  而飞行器混杂着各路群众在天上的这场追逐战,也成为了今后几个月媒体津津乐道的花边新闻。洛辰被皇室各路神仙轮番轰炸,不得已闭门不出了几天,而闻韶对于屏幕上滚动的拍的异常难看的照片倒没有什么意见,只要殿下能兑现那个和衣服有关的承诺就行了。
 
第13章 
 
  比面对媒体更可怕的是面对岳父母。
  闻韶没见过分桌吃饭的家庭聚餐,但是显然皇室有所不同。晚餐的主题比起吃饭更像是开会,每个人依次汇报自己的近况之后,主座上的天帝就开始针对自己有兴趣的点进行提问。闻韶向后坐了坐,努力让自己的存在感降低为零。
  自己的丈夫,很幸运地,一直在研究一些天帝他老人家不感兴趣的问题,比如人界最近的饥荒问题和魔界的佃农工资波动,因而没有受到诘问。闻韶舒了一口气,偷偷瞄着自己的终端想着晚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最近听莫怀忠说了一些事,”闻韶听见声音向自己这个方向传来的时候,驰骋沙场身经百战的身躯突然颤抖了起来,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对着自己的丈夫说的,“你最近怎么了?一会儿跑到魔界一会儿跑到乡下一会儿又被游客在天上追着跑?你穿着一件布袍参加北部边防落成典礼是怎么回事?”
  洛辰本来专心致志地把盘子里自己不喜欢吃的调味酱拨开,突然发现火力转向了自己,从叔叔看向堂兄们又看向自己的丈夫,发现无人搭救,只好放下了筷子回答:“抱歉,那天出了一点意外,本来是想回去换了衣服再去的……”
  “重点不在这里,”天帝看着自己的独子,整个五官显得不怒自威,“你怎么会突然擅自跑去逛市集,还被这么多人看到了?”
  闻韶想起了神界小报上的图像,神界虽然没有摄像机,但是记者们都有神速作画的功力,报纸上两人的表情栩栩如生,好像是一场生死大逃亡。
  洛辰捅了捅自己的丈夫,对方打定了主意当一座雕像,于是他又下死劲掐了一下。闻韶觉得今晚回去自己可能没有好日子过了,只得开口:“是我看到这个小镇的,带着殿下去的。”
  天帝看着他,好像刚刚发现这个人的存在,眯起眼睛看着这个倒插门的儿婿,闻韶刚刚咽进食道的食物就被这道目光逼得卡在了半路。
  天帝缓缓地又把目光转向洛辰:“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最近以来你就不不太关心自己的形象,我不希望你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
  闻韶发现自己再也吃不下去了,再来几次他非得被梗死不可。
  “抱歉,”洛辰的声音一个字比一个字低,“我今后一定会注意的。”
  好了,殿下失落的神情比一切杀伤性武器都厉害,闻韶突然后悔自己带他去了那里,更后悔他竟然不得不后悔这件事。
  他在桌下握住了洛辰的手,轻轻地捏了捏,对方回握了一下,但马上撤了回去,侧脸给了他一个“没事”的表情。
  结束了这漫长的处刑之后两人回到自己的住宅,洛辰一路上都没有说话,闻韶不时地观察他,但是对方只是沉默地打开门,坐到沙发上。
  “其实这件事也没有什么,”闻韶试着开解他,“为什么皇储就一定得待在温室里,你们不讲究创造亲民的形象吗?你看那张照片多么的接地气……”
  洛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过头,闻韶看他嘴唇的形状好像是在跟谁置气。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洛辰盯着面前的插花,“我就非得时时刻刻衣冠整齐地站在皇城里,每去一个地方都得打报告吗?”
  闻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除了“因为你是皇储”这种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理由外。
  仿佛是要拯救这窒息的寂静,洛辰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传讯的纸条,龙飞凤舞的字闪动了几下,殿下的表情突然变了。之前的失望和抑郁一扫而空,充满了对未知的那种孩童般的激动。
  闻韶忍不住(这种情况下谁忍得住)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了?”
  “通过了,”洛辰简直是立即满血复活地站起来,抓起外套就往外走,“跨界环境基金会。”
  “什么?”
  “现在主要是面向人神两族,毕竟最近关系比较融洽,”洛辰一边走一边解释,“底层民众可以通过提交救助申请来获得资助,通过审核之后可以针对情况进行救助。”
  “你要成立一个慈善组织?”闻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惊讶,“资金来源是什么?”
  “我名下有财产,”洛辰开门的时候回头瞟了他一眼,“哦还有洛铭,他是主要资助人,我们经常举办各种晚宴来筹集资金。主要是审批流程太复杂,尤其是跨界的,民政那边一直不肯批。”
  “所以你现在要去?”
  “发布会,”洛辰打开终端看了一眼时间,“就在今天晚上。”
  “好吧,”闻韶很高兴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两小时之前的事,“恭喜你们。”
  洛铭不愧是和人族打了多年生意交道的人,会场有人族国家新闻频道的记者直播,闻韶通过电子屏幕看着自己的丈夫站在台上,做着希望两界能够携手解决贫困和人界科技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的演讲。真挚的感情和以往每一次面对镜头时一样无懈可击。
  看看他的眼睛,闻韶想,在这个充满谎言和伪装的皇族世界里完美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同时也保留着属于自己的真实。殿下的做戏和真情流露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后者因为前者显得更加动人。
  闻韶看了看时间,离发布会结束还有一会儿,他思考了一会儿,拿上大衣出了门。
  洛辰看到来接自己的丈夫本来不该惊讶的,但是对方手里的东西实在出乎意料。一向在镜头前处变不惊的殿下此时竟然有些绷不住自己的笑容。
  “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个?”洛辰从闻韶手中接过绿油油的花束。
  “蕨菜,”闻韶解释道,“正如我所说,是一种生命力顽强的蔬菜,你会惊讶于找到它有多容易。”
  洛辰大笑着捧起由蕨菜制成的,来自自己丈夫的献花,引得媒体像发现光源的飞蛾一样扑了上来。
  “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您要送给殿下这份礼物吗?”有记者提问。
  “我在小的时候经常生吃这种蔬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算是救过我的命,”闻韶感受到了洛辰带有感情的注视,“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所以我决定在这个场合把我们的晚餐送给殿下,我们都同样希望贫困和饥饿有一天能彻底消失。”
  所以就是这样了,皇储和他的储君抱着蕨菜的封面在各界疯狂传播。父亲和母亲也许又会说点什么,但是洛辰看着那张照片,只觉得生活从未如此完美。
 
第14章 
 
  闻韶看着已经盯着屏幕几小时,并且还在不断刷新视频和新闻的丈夫,忍不住说了一句:“战局的情况不是已经有东宫那边发过来了吗?”
  “我还是不懂,”洛辰皱着眉头看屏幕里的硝烟,“魔族近几年闭关锁国成那样,怎么突然想起来侵略鬼族了?”
  “人神结盟让它紧张了吧,能当团柿子捏的也就只有鬼族这个附属国了,”闻韶看着洛辰的眼神,严肃了一些,“神族和魔族是世仇众所周知,它可能担心这样下去人神联军可能会去帮它解放民众。”
  “虽然我不喜欢中央集权封建□□,但是这是他国内政,我们为什么要干涉?”洛辰叹了口气,“现在好了,魔族那些可怜的佃农要被抓壮丁,鬼族的部落制也要被冲的七零八落。”
  “说不定这样能促进他们进化,你知道,”闻韶指出,“人族从封建走向共和打了将近一百年的仗。”
  “无论如何我反对战争,不管它是出于什么名义。”
  “哪怕魔族的平民活在税负和官僚腐败的水深火热里,哪怕鬼族现在还像个原住民一样毫无科技进展?”
  “战争会让这变得更糟。”
  “殿下,”一旁站着当背景的莫轩发出了画外音,“现在离公众宣讲还有两个小时,您该出发了。”
  “我陪他一起去。”闻韶站起来。
  “这时候还在搞慈善宣传是不是有点冷血?”洛辰有些犹豫,“毕竟现在每分钟都有很多生命死去。”
  “这是他国内政。”闻韶挽住他的胳膊往前走。
  演讲其实就是殿下日常的演讲,闻韶听得多了,就不惊讶于它的动人了。本来这应该安安稳稳地结束,然后公众疯狂鼓掌,可能每人会捐一些钱。但是在提问环节突然有人问了一个问题:“捐助对象主要是神族和人族的底层民众吗?”
  “我们希望是所有种族。”
  “魔族也算?”有人提出了异议,“那些到处滥用能力,伤害无辜的杂种也算?”
  “魔族有非常多民众生活在徭役和重税的残酷环境里,”洛辰的反驳也很温和,“战争对他们中很多人是上边强迫的选择。”
  闻韶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他们杀了多少神族!”有民众开始高呼,“难道世仇就这么忘了吗?现在他们又跑去杀鬼族那些蛮子了,天生就是恶贯满盈。”
  闻韶漠然地想起千年之前魔族经常骚扰人族的时候,因为先天的能力优势造成了多少惨剧,那时候神族大概也就感叹了一句“魔族真是邪恶,把人族那些软脚虾打的满地找牙”。
  以洛辰多年的媒体经验肯定看出了此时不适合再说下去,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不忘世仇是应该的,意见和而不同就好。”
  司仪开始示意殿下下台,他打算发表结尾的致辞了,于是洛辰朝他点点头,转身打算下去。
  意外就是在此时发生的。
  一道尖利的亮光划过人群,直逼着要下台的皇储而去。洛辰毕竟是接受过最优秀的法术训练的,当下立即闪避同时伸手划出防护结界挡住,只是在闪开的那一刻迸出的余波擦破了肩头的衣服。
  闻韶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地跑上台把他拦在身后,同时四处搜寻这一击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法术的火花已经到了指尖。
  然后始作俑者自告奋勇地自报家门:“叛徒!神族的叛徒!”四周的护卫立即把那人押走了。
  洛辰拦住想要冲上去的闻韶:“我们不能对民众动武,之后会有专业人士走法律程序起诉他的。”
  “他居然攻击你?”闻韶余怒未消,“他在我的面前攻击你?他知道上一次在我面前伤害我在意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