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0 11:09:39  作者:鬼墨狐

   《有病就该放弃治疗》鬼墨狐

  文案
  萧子墨一直都知道自己不太正常,病入膏肓的那种,但是最后还是决定放弃治疗,一心只想带着自家蟒蛇和蘑菇君们过着小日子,直到他捡到了一只骷髅君,恩,萧子墨觉得自己,好像,大概,病得更重了?
  萧子墨:“遭了,病的更严重了。”
  骨头:“你没病。”
  萧子墨:“胡说没病怎么能看到骨头说话?”
  骨头:“……= =”
  这是一个自以为自己是神经病的假神经病在娱乐圈混日子的故事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娱乐圈 甜文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子墨 ┃ 配角:骨头,蟒蛇,蘑菇,小奶狗,花蝴蝶 ┃ 其它:娱乐圈,萌物,神经病
 
 
第1章 神经病萧子墨
  早6点,萧子墨是被沉重的压迫感弄醒的,揉了揉有发疼的头部,推开压在身上的东西,伸脚下床,无视着脚底下传来奇怪的触感,走向了卫生间,每天每天,他已经习以为常,在他视野里的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用凉水洗了把脸,这能让他清醒一点,顺手给水池边的那群彩色的小蘑菇弹了些水,小蘑菇欣喜的又撑大几分伞盖,看着又肥厚了许多,这东西要是能吃的话口感应该很好。
  萧子墨这样想着。
  伸手戳了戳,小蘑菇晃动了一下,然后用肥厚的伞盖蹭了蹭萧子墨的手指。
  ……还,挺可爱的。
  萧子墨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也不知道是否还能活到自己生日的那天。
  脚踝处传了异样感,萧子墨低头,看到的是一节有手臂粗的蛇尾缠了上来,顺着蛇尾再往上看去,是一条盘踞在卧室的巨大蟒蛇,大半个身子占着床铺,在床铺上占不下的,就随意的甩在地上的空地处,把萧子墨本来就不大的房子占的满满的。
  早上把自己压醒的和自己下床时踩到的就是这货吧?它越来越大了。
  萧子墨回忆了一下刚刚脚下的触感,冰凉滑腻的,在早上这个大脑不是很清楚的时候接触到,意外的感觉不错。
  把自己的脚从蛇尾中抽出,顺脚踢了踢挡道的蛇尾,这样会让他没法活动。
  走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鸡蛋和昨晚剩下的米饭,打算做个炒饭解决已经开始抗议的胃,然而刚打开锅盖映入眼帘的是一堆奇怪的黑色,会蠕动的团状物体,一瞬间所有的胃口都没了,萧子墨觉得头更疼了些,把鸡蛋和米饭又塞回了冰箱,粗暴的把锅里的东西倒进了垃圾桶,再怎么的他也没办法当成什么都没看见,继续把这黑乎乎的东西伴着米饭一起吃,即使他知道这一切只不过幻觉,但他也没有那个勇气!
  萧子墨有很严重的幻觉症,那种大把大把吃药也没有任何起色反而更加严重的病情。
  主治医生跟他说过“你要是再严重些只会被当成疯子,后半生呆在精神病院里。”
  萧子墨沉默了很久,从那时起他开始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而不是一个疯子,有些沉默,有些怯懦,但不再一惊一乍,也不再跟别人说自己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让自己看上去像一个只是有点奇怪和内向的正常人,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啪嗒。”是某种黏糊糊的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萧子墨放任自己看过去,必定他现在在自己家中,即使做了些奇怪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看到。
  刚刚被扔进垃圾桶里的黑色物体爬了出来,掉在了地上,缓慢的蠕动着,看着像是有点雾化的史莱姆。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病情又严重了?
  萧子墨揉了揉太阳穴,感觉那里面如同有根针,扎在里面还会随着自己的情绪在里面滑动。
  有时候连萧子墨自己都想敲开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有什么。
  萧子墨的病是从幻听开始的,打小就有,那时父母也只是觉得他是有些奇怪的小孩子,后来再大一些,萧子墨会偶尔说自己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既模糊又抽象的东西,那时谁都没当回事,只以为是小孩子天马行空的想象,只是孩子过于孤僻而产生的不良后果,孩子大一大就不会再胡思乱想,一直到上了小学,萧子墨看到听到的东西更多,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甚至出现了破坏东西的倾向,父母没有办法只能带他去医院看了医生。
  幻觉症,萧子墨从那时开始知道了这个名字,随之而来就是长达十多年的治疗。
  “你是我的患者中最严重的一个,任何治疗似乎对你都没什么用,我很高兴你能越来越好,你也没有再复诊的必要了。”主治医生开了最后一批药后对萧子墨这么说着,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类似于终于放下了某种重任的感觉。
  “吱!”类似于老鼠的声音,爬出垃圾桶的雾化的史莱姆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过来的巨蟒一口咬住,几口便整个都被吞了下去,蛇头慢慢的束起,在萧子墨下巴处蹭了蹭,冰冷顺滑的触感格外的舒服,一瞬间让萧子墨觉得头痛都好了很多。
  ……不知道当林医生知道自己又严重了会是什么表情?享受着巨蟒类似按摩的撒娇行为,萧子墨很想去看看他的主治医生,虽然他一直没什么用,但起码能听他唠叨唠叨。
  他大概不太想看到自己的。
  这点自知之明萧子墨还是有的,伸手抱住蟒蛇头部揉了两把,这家伙虽然占地方,还总是喜欢趁着自己睡着压在自己身上,但有的时候还是挺讨喜的。
  又在蟒蛇身上撸了两把,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很多。
  自己不该这样的,这样只会让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自我唾弃的萧子墨又偷偷的摸了两下,忽略了自己脑海里对自己的警告,自己小的时候总是听到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后来越来越严重,甚至吵闹的他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也是那一年,父母把他送进了医院,认识了自己十多年的主治医生林医生。
  那一整年萧子墨都是在医院中度过的,整个人瘦的只剩一层皮,精神也是恍恍惚惚的,后来出院后,林医生被他父母感恩戴德的送了不少旌旗,因为萧子墨看着虽然精神憔悴身体瘦弱,但行为正常了很多,只是他们都不知道那一年萧子墨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他身边多了一条蟒蛇。
  不是他的幻视幻听好转了,而是巨蟒赶走了他身边其他的东西,那一年萧子墨除了越发严重的幻听和幻视,也能触碰到了他幻想里的东西。
  在萧子墨觉得,巨蟒不仅仅是他病情更加严重的指标,还是他混乱生活中的保护神,在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出现然后一直保护着他。
  那时候萧子墨觉得没准自己病情再严重些,自己会变成人格分裂,而巨蟒会成为自己的一个人格,可是这十多年过去后,巨蟒除了更加的细节话外,自己并没有变成人格分裂。
  它是它,他还是他。
  看着那细致的蛇鳞,无论是纹路和光泽还是摸上去的细腻感觉,都仿佛如同真的一般,可是再真也是假的,他是有病的,他知道……
  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听到看到触摸到它们。
  没有得到早餐的胃抗议了一下,绞痛让萧子墨拉回了发散的思绪,揉了揉,看了看自己的锅,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没胃口继续吃点什么。
  忍忍就不疼了。
  拖拖踏踏的又回到了床上,抱着被子缩卷着,这样会让胃舒服一点,身体已经习惯了忍受疼痛……
  一会就会好的,萧子墨这样想着,然后失去了意识。
 
 
第2章 主治医生林医生
  萧子墨再一次清醒,人已经到了医院,惨白的墙壁,浓重的消毒水气味儿,无论怎么看都是医院的标准配置。
  医院?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明明记得是在自己家的床上来着。
  “你醒了?”
  萧子墨一愣,他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人的声音了?
  “怎么还没有缓过来吗?”那人又问,语气中是满满的都是关心。
  “……好久不见了,林医生。” 有那么几秒,萧子墨觉得自己是不是又产生了新的幻觉。
  “是有好久了,看来你过的不是很好。”面前的男人还如记忆中的一样。永远不变的白色医生服,看上去和蔼可亲的面容,配上他那阳光温柔的笑容,亲和力非常好。
  “你倒是越来越出息了,知道吗?你差一点儿胃穿孔。你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儿吗。”林医生立马又变了脸,大概是觉得自己一笑起来就没有什么说服力,嘴角绷着直直的,带着恨铁不成钢和貌似心疼的表情。
  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心疼,还是多少仅仅出于他的职业道德和职业习惯?
  林医生比萧子墨大了十五岁,他们相识的那一年,林医生正好大学毕业,新出炉的医生对自己的事业充满了热情和希望,只可惜那一年碰到了他。
  萧子墨觉得,如果当初的遇见是可以被选择的话,医生肯定是不会愿意再碰到他这样的人。
  “你怎么又在走神?是你的病情又严重了吗?”半天也没有得到萧子墨的回应,林医生又问了一句。
  “还好吧?还是老样子。”萧子墨下意识的摸了摸缠在自己手臂上的蛇身,蟒蛇还在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蟒蛇还在自己的身边,萧子墨就觉得任何事情都是可以面对的,更何况本来就治不好的,又何必告诉对方自己更严重了。
  小的时候就因为所有的事情都跟别人说了,所以他才会被关进精神病院。他从那里离开了就不想再进去。
  其实要看起来正常很简单,只要分清楚什么是幻觉,什么是真实,然后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当做它们是没有发生的,这样他就可以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正常的人。
  小的时候,他分不清楚,但是现在大多数的东西他都已经可以分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真正存在的,什么又只是他的假想。
  就像现在,他明明看到了医生背后的那只硕大的蜘蛛,但是他可以面无表情的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他不在是小孩子了,不会再告诉别人他看到了什么。
  “你现在的表现很像是在说谎,而且你的注意力明显比以前更不集中了。”林医生似乎有些不高兴,是因为以前太过乖巧了吗?现在在他面前说谎让对方心理不舒服了?萧子墨习惯性的有些慌,然后又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他已经不是自己的主治医生了……
  “医生是你把我送到医院来的吗?我该感谢你的,你现在都不是我的主治医生了我还在麻烦你。”萧子墨转移了话题,他已经不想再跟任何人讨论他的病情,他有病,他清楚的知道,他不需要别人一遍又一遍的提醒他。
  反正又治不了,不是吗?
  那又何必在这个问题上耿耿于怀?
  不是连他的主治医生都放弃了他吗?
  现在又一副很关心自己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啊。
  萧子墨摸着手低下的蛇,陷入了低沉黑暗的情绪中,似乎是察觉了萧子墨心情不好,蟒蛇顺着他手臂蹭了蹭,他知道,那是它在安抚他,它们是假的,但对他自己而言却比真实的世界里的事物更让他觉得舒服和贴心,甚至大多数都是可爱的,这大概也是自己病情越来越重的原因之一吧?
  因为不愿意面对现实。
  “……你不用谢我什么,庆幸的是,在你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你还记得给我打电话,虽然你什么都没说,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没什么特殊的实况,肯定不会给我打电话,所以本着碰运气的心理去了你家,不然的话,过几天只能在你那儿,找到你的尸体。”林医生有些尴尬说了一堆话,萧子墨很少这么正式且生疏的对自己道谢,对于他这个病人,林医生一直都是挺矛盾的。
  电话?是自己的病情又严重了吗?
  萧子墨一愣,他以前虽然会出现幻觉,但从来没出现过记忆断层和记忆障碍。
  他明明记得从胃疼开始。他就回到床上继续睡了,跟本没给任何人打过电话。
  “对了,还有以前不就跟你说过吗?不要把自己家备用钥匙放在门口的花盆儿里,你这样太不安全了。”林医生又想起了一件事,然后继续叮嘱。
  “医生,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操心呢,可是要不是把钥匙放在了花盆儿里,你今天就没有机会把我救回来了,不是吗?”安全?就他家那破屋子,估计也没有什么贼会惦记着,萧子墨眯着眼睛,自己家门口的花盆该浇水了,每次给它浇水的时候它都会表现的很愉快。
  林医生哑然,在萧子墨眯起眼睛的时候转开了视线,这话还真没办法反驳,要不是有那把钥匙,林医生估计也只是去敲敲门,看着没有人回复,就会离开,而不是怕有万一,用钥匙开了门进去。
  “好了,我知道你在担心我,我也老大不小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十多年的交集,让两人之间的相处变的很微妙,甚至有的时候让萧子墨觉得自己不是多了个主治医生而且爹。
  “你,你,这孩子!”林医生气急,却又对萧子墨无可奈何。
  似乎有些生气了?萧子墨看着林医生的表情有些不太确定。
  “病人刚醒,不要让病人情绪太过激动。”病房里又进来两个人,看穿着应该就是这里的医生和护士,一进来就开始对萧子墨进行各种检查。
  萧子墨偷偷的瞄了一眼,两人胸前的工作证,很好,是第四医院,而不是林医生所在的精神病院。
  “师姐!是我很激动!”林医生给了刚刚说话的人一个白眼,两人关系很好吧,林医生很少会对谁这么不客气。
  “嗯,好好,是你激动,当初送过来的时候跟天塌下来似的,这不是你私生子吧?”语气敷衍的很,但检查却一项也没落下,动作又稳又熟练。
  “师姐!”林医生跳脚了,明明都四十多岁了,这时却一下看着年轻了不少。
  “嗯,知道,我开玩笑的。”这话应得也没有多少真诚在里面。“行了,没什么大问题,你回去上班吧,小心翘班被抓,我会帮你照顾好大侄子的。”
  林医生:“师姐!”
  “啊,啊,啊,我说笑的,照顾好病人的。”
 
 
第3章 蟒蛇和蘑菇
  目送着林医生的离开,病房中安静了下来,病床上攀爬的蟒蛇,又往被子里塞了塞了,可惜病床太窄,把这部分塞进去了,那部分又掉了下去,反反复复的,这蟒是对自己体型没什么概念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