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2-11 09:40:20  作者:季堤

   《亲上加亲》作者:季堤 

  内容简介:
  還是傻白甜。日更。短。姊夫x小舅子 
  
  第1章
  当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时,舒岳皱起眉,心底咒骂着大清早的谁那么不长眼拚命打电话。
  「你真的不接吗?」
  舒岳撇撇嘴角,心想当然不接,白痴才接。
  ……等等,睡醒身边有个男人不奇怪,但这声音怎么有点熟?
  舒岳睁开眼瞄了下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干净且骨节分明,脑海中窜过几个画面后,他心底一凉,手软脚软地想坐起身,只可惜没成功又趴了回去。「干!……喔靠,我的屁股……喂,你是谁?」
  话一出口,舒岳发现自己几乎没了声音,想到原因很有可能是昨晚叫得太狠而导致如此,他咬紧牙,思考到底是哪个浑蛋敢这样办了他。
  「上床的隔天早上问这种话,你没被床伴赏过巴掌或者问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还有谁吗?」
  舒岳扶着腰趴在床上,恨恨地骂:「没有!我他妈在床上都是Top,不会因为屁股痛而要问凶手是谁!」
  「哦?那真是我的荣幸。」男人语气里带着笑,甚至着手帮舒岳揉腰。
  「荣你全家去死,马的,你昨天是灌醉我吗?」舒岳在男人按到他腰上酸痛处时哀了两声,头痛腰痛的愤怒让他强忍不适侧身转头瞪向男人。
  「我要是你我就不会这么说。」男人温柔笑着,彷佛完全不受舒岳恶劣的态度影响,「毕竟,在昨天之后,你姊姊还得叫我一声大哥,当然,如果她想跟着我弟喊我名字也无妨,我很随和。」
  舒岳忍下差点要脱口而出的「你是随便吧!」,他张着嘴,不知现在还能说什么好。
  哈啰,姊夫的哥哥?干!不是吧?这男人昨天趁他酒醉上了他耶!
  舒岳憋着一口气,直到男人的手机响起一段被用烂的〈四季〉,而男人接起手机回答「哦,小岳在我这边」,他才崩溃似的吼出一句:「姊!翟品和绑架我!」
  翟品和看了他一眼,又说:「是啊,他脾气……等他宿醉好点我就过去。」
  舒岳怎么也没想到通话就这么结束了,他只好咬牙低咒:「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这是强暴。」
  翟品和将手机放回床头柜后下了床,舒岳有些不爽地发现对方背上全是鲜红抓痕,而且身材也太好了吧浑蛋!「喂!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翟品和草草穿好衣物后转过身扣着掉线的袖扣,弯腰凑近他眼前,低声道:「我想,你姊可能会比较相信是你强暴我。」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
  翟品和站直身,居高临下看着他,气势不同于方才的和气好说话,舒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紧张地等待宣判。
  「昨天舒静婚礼后的宴会,你可是热情如火跟大家宣布亲上加亲也不错,巴在我身上死活不下来,」翟品和顿了下,像在回忆昨天的事发经过,接着又说:「对了,你姊好像知道你性向,但依亲家母的表情看来,他们应该是不知道的,你今天可能皮要绷紧一点。」
  舒岳张嘴想说什么,却悲哀地发现自己连该说什么都不确定,他想象了下爸妈可能会有的反应后,神色哀戚地抓住翟品和的裤管。
  翟品和依然笑容可掬,看起来一点也不在乎几分钟前才被他问候过全家,温柔地应了句「嗯?」。
  舒岳颤声哭道:「……大哥,救救我。」
  翟品和没有为难他,甚至在答应协助后还为他披上西装外套,主动搀他去浴室打理自己,更在他扶着洗手台刷牙时放了半缸热水。
  舒岳想,要不是这家伙趁人之危,凭翟品和这身材size跟优秀床技,隔天早上还这么贴心,最重要的是还愿意帮他忙,实在是个好对象。
  但一想到自己隐隐作痛的器官与酸疼不已的腰,舒岳只好忍痛放弃这极品。再说了,这人是姊夫的哥哥,到时候要是不合得分手,那肯定很难看。
  舒岳泡着澡,正感伤这么好的人竟然近在眼前却无法吃到嘴里时,浴室外传来翟品和低沉的嗓音。
  「你姊姊来了,她叫你洗快点。」
  「好啦!」舒岳扶着浴缸边缘,吃力地弯着腰爬出浴缸外,随便地把自己擦干后换上饭店准备的浴袍。
  一开门他就看见总是妆容完美的舒静坐在沙发上,一脸看戏的从容样。舒岳啧了声,努力假装自己的腰一点不痛地走到姊姊面前,「爸跟妈知道了?」
  舒静摇摇头,「他们不知道你是在下面的那个,我也不知道。」她拨了拨浏海,又道:「不过你跟大哥的事,爸妈已经知道了。」
  话没听完就转过头瞪翟品和的舒岳哪管后面那串,他恶狠狠地以唇语问「你跟我姊讲了什么」,只换得翟品和装聋作哑的回应。
  「你凶什么凶啊舒岳,」新嫁娘站起身走到弟弟面前,气势十足地教训起从小骂到大的舒家浪荡子,「我警告你,你跟大哥早就在交往的事现在两家人都知道了,我不管你当初怎么瞒过我们的,总之你这次不能像以前那样玩玩就算了……」
  「等等等,」舒岳虽惧淫威但事关自己未来,他还是勇敢地抬手抗议,「妳说什么?交往?」
  舒静把华丽的水晶指甲用力戳进弟弟的掌心里,引来舒岳一阵机哇乱叫后才接着说:「是啊,大哥说你们交往快一个月了,大概是在我们筹备婚礼时你们看上眼的。」
  翟品和点点头,忽略了舒岳鬼叫「啥小?」的咒骂,凛然地向舒静报备:「就是妳跟品循去看婚纱那次,之后我跟小岳就约出来见见面,一开始是聊你们,后来是聊我们。」
  「我,」舒岳张口欲言,却被自家姊姊一脚踢中膝盖,痛得他弯腰想揉,一弯腰,他立刻惨叫一声跌坐在地。
  他马的,腰好痛……
  当舒岳痛得不顾形象直接趴在地上时,泛着泪光的眼角瞄见了翟品和的西装裤裤管,下一秒,他被一种名为公主抱的羞耻方式抱回床上躺好。
  他抽了抽鼻子抹去眼角泪水,悲愤地看向床前两人。
  虽然舒静了然于心的笑容很贱,虽然翟品和说了一串谎话很……很莫名其妙,但腰躺在柔软床铺上的感觉实在太好,舒岳决定暂时休兵,反正现在他也无力反击。
  舒岳揉着腰,恨恨的想:君子报仇,三年不晚,老子要是真的被逼着跟翟品和交往的话,舒静妳就得叫我……呃。
  「啊,要是你们在一起,我以后该不会要叫舒岳嫂嫂吧?」舒静以指腹点唇,笑得像是天真无邪的邻居小妹。
  「这又太早了,」翟品和貌似腼腆地笑了笑,「不过我当然是希望能长长久久走下去的。」
  舒静两手一拍,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事情是这样,为了你们的爱情着想,我先去跟爸妈说说,一定不让大哥失望!」
  「哇靠,妳要说什么?」舒岳伸手一抓,勉强拉住了姊姊的洋装一角,「妳别乱说我警告妳……」
  舒静轻轻地以两指指甲捏住舒岳的手背皮肉,利落地转了九十度,下一秒,舒岳立刻惨叫着松了手。「说什么?说实话啊。」
  舒岳手痛腰也痛,抱着手欲哭无泪,只能在翟品和送走姊姊并关上房门后摆低姿态问:「你跟我姊说我们在交往?」
  翟品和点头承认后在床缘坐下,「除非你想让你爸妈认为你很习惯找一夜情了。」
  「呃……当然不行。」
  「当然不行。」翟品和重复了一次后接着说:「我们现在在一条船上,我一定不会让船沉了。」
  舒岳想想也对便点头称是。「不过我姊什么时候来的啊?我很快就出来了耶你们讲这么快?」
  翟品和起身为舒岳倒了杯水后回到床边,「泡完澡喝点水吧。」
  「好。」
  「你在泡澡时舒静就来了,我没说多少怕出纰漏,等等我们确认两边说法后就可以过去你爸妈那边。」翟品和又道:「还有可能要麻烦你跟我走一趟我爸妈那边,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早就跟他们报备过性向了。」
  「你没被骂?」
  翟品和笑了笑,没有回答。舒岳挣扎着坐起身躺在枕头上喝水,趁翟品和去帮他捡地上衣服时偷瞄着男人的背影。
  该不会这人有什么悲伤的过去吧?舒岳舔舔嘴唇,突然有些担心起来。
  
  第2章
  在舒岳二十九年的岁月里,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在烦恼「怎么跟父母出柜」这件事。
  他是舒家独子,早在大一那年发现自己对系花的追求无动于衷,却在梦里朝羽毛球系队队长上下其手时就开始想要怎么出柜才不会被打断腿。
  好运一点爸妈接受的话,他只要领养就可以解决香火问题。惨一点爸妈不接受的话他就只好当个孤独一生的瘸腿老阿杯。
  在这样的心理建设下,舒岳早早决定在年轻时好好谈几场恋爱,就算日后被打断腿,至少还能躺在床上想想自己的年少雄风。
  尽管后来有点走偏了……但大方向还是没改过的。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出柜的地点会在舒静的婚后派对上,也没猜到想象中的后续家庭革命会是这样的状况。
  舒岳站在翟品和旁边,有些不好意思地听着翟家两位长辈跟爸妈道歉的句子。内容绕来绕去不外乎那几句「小孩子不懂事」、「他们会分手的」、「舒岳是独子我们知道」,听起来像是翟品和诱拐了无知小鬼,而他什么都不知道是个受害者。
  对此,身边的翟品和什么也没反驳,就只站得直直的,好像对一切概括承受。
  直到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说话的舒家女主人开口问话,舒岳才收回自己一直在偷瞄翟品和的视线。
  「你们会分手吗?」
  舒岳用力地点点头后看见父母亲皆松了口气,坐在一旁的新婚夫妇却一脸不认同,他偷偷转头看向翟品和,却发现对方正欲言又止地凝望着他。
  对,凝望。舒岳吞了口唾液,赫然想起自己没多久前的身份是「与翟品和交往一阵子的小男友」,刚刚自己卖力点头答应分手的动作几乎是赏了这男人一巴掌。
  ……但是管他呢,他屁股还痛着!恨不得多打两巴掌!
  舒岳转过头,正打算痛心疾首承认自己做错事情只求父母原谅时,翟品和却抢得先机夺得发言权。
  「我知道瞒着双方家长是我的错,这件事走到最后总要面对的,拖到最后一刻才被这样难堪地揭开,对谁都不算好事。」翟品和不卑不亢地说完后,又转身看向舒岳,「你想分手我理解,很抱歉我搞砸了这一切,之后我们分道扬镳,你要好好保重。」
  舒岳听着姊姊还在旁边说「不是吧居然分手了」这种风凉话,他看着几乎是背对双方家长,目前正深情望着自己的翟品和,突然意识到对方的最后一句话不是祝福,而是活生生的地狱。
  他们分道扬镳,可是翟品和是同性恋的事情早就跟爸妈沟通过了,但他虽然分手了,回家却可能要面临被逼着相亲啦纠正性向啦再教育的日子。
  舒岳抽了口气,在屁股有点痛的状况下挣扎几秒后做了决定:要死,也要死一双,整死那个上他的王八蛋。
  「我……」舒岳闭上眼,牙一咬,「我不想分手。」
  不远处传来舒静的欢呼声,还有爸爸怒斥「你说什么」的吼声,舒岳缩了缩肩膀,决定提前面对本来他打算三十好几再来处理的家庭革命。
  至少站在他旁边可能会被爸给打死的那个人不是未来自己想守护的另一半,要是翟品和被打死了,他会早晚三炷香谢谢翟先生伟大的牺牲情操的。
  舒岳僵硬地转过身,不敢去想爸手里的檀木杖什么时候会打在他背上,他咬牙道:「我是同性恋,爸,对不起,我……」
  「什么对不起!你说什么!」
  舒岳紧张地握紧拳头,在心底调侃自己:是啊什么对不起,是同性恋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
  接着是一片混乱,舒静跟妈拦着盛怒中的爸爸,亲家们更是紧张地在一旁缓颊,无辜被卷入这场闹剧里的翟品循则站在兄长前面,大概是怕檀木杖越过人海砸到他哥吧。
  可在这一片混乱之中,舒岳错愕地发现翟品和竟抱紧了他,右手还护在他后脑勺上,简直就像他心中彩排过无数次,如果自己有天跟男友一起出柜了,他一定要抱着那个人保护好,不让对方受伤的情景。
  舒岳愣愣地看着翟品和皱紧的眉头,还有对方说话时张阖的唇瓣,绝望地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感动。
  干,怎么会是感动!
  「你说出来了。」
  「啊?」舒岳愣了会后才理解翟品和的意思是指他泄漏了内心吐槽话,他尴尬地笑了笑,「我胡说八道的,你就当我是被我爸吓傻了。」
  对方但笑不语的响应让舒岳有点不满,但至少翟品和没白目到硬要讨论哪里让他觉得感动,舒岳撇撇嘴角,放任自己继续烂在翟品和的怀抱里,享受一下临死前的宁静。
  过没多久,发现咆哮影响不了儿子的舒爸爸将木杖狠狠往桌脚一敲,从小被打到大的舒岳闻声则下意识想跪地讨饶。
  可惜翟品和稳稳扶住舒岳腰侧,撑着他站直别腿软,却没料到这样的动作激怒了向来用此绝招逼儿子妥协的舒爸爸,老人家大喝一声「我们回家!」后,舒岳立刻垮下脸推开翟品和转身就走。
  「舒岳。」
  「干吗?」舒岳跟着父母踏出房间,在厚重的房门即将自动关上前,听见了翟品和只对他说的一句话。
  「西装口袋,」翟品和道:「内侧那个。」
  该不会是什么锦囊妙计可以助他逃过大劫吧?舒岳紧张地吞了口唾液,确认父母已走到电梯门附近,应该是没听见翟品和说了什么。他颤着手,将掌心压在心口部分的那块布料上抹了抹,果不其然摸到了一片硬物。
  他边走边想:翟品和真他妈的混蛋,不管这东西是信用卡房卡还是悠游卡,都救不了他等等就要被打断的腿啊!
  他马的来个人先帮他报警家暴行不行啊干!
  等翟家两老找了个理由回家后,偌大的新人房里只剩下窝在沙发上沉思的舒静、在帮亲亲老婆泡咖啡的翟品循以及看起来暂时不打算走的翟品和。
  三个人各怀心事谁也不说话,直到舒静喝完两杯咖啡后翻出手机点开传讯软件,以让在场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道:「小岳在我这,不用担心。还附上舒岳睡觉的蠢照片,我一早起来就看见这个,打电话过去想问清楚呢,舒岳一直不接,反而是传讯息来的人接了电话,大哥,你知道原因吗?」
  翟品和不急不徐地说:「因为他在睡觉所以不想接,我有叫他接电话可是他赖在床上说什么也不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